第196章 云巅之战(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519字
  • 2015-05-13 07:31:47

“慢!”李逸云惊的一身冷汗,连忙出言阻拦。但随即便冷静了下来,脑中思绪闪电般扭转:他真的变脸如此之快还是想借此骗我?自断经脉肯定不行,怎么办?一时间也想不出办法,李逸云只好拖延道:“你如何保证我自断经脉后一定能放过她?”一边说着,一边仔细地盯着楚戾,寻找他可能出现的破绽。

“我保证不了!”楚戾冷冷道。“我只能说,你若是自断经脉,我应该会保全她的性命。信不信看你。换言之,你愿不愿意用你的性命,换取她一个活命的机会?”他如同铜浇铁铸一般,连说话的时候,那横着剑气的手也纹丝不动,不露一点破绽。

李逸云心中一震,双目瞬间浮上一层红色,如蓄势待发的岩浆般涌动。“楚戾!你若是敢伤她,我定叫你死无葬身之地!说到做到!”说着,李逸云体内的法力已催发到了极限,他打算等楚戾动手的那一瞬间,也是唯一可能救出风沐翎的机会,全力一搏。

可楚戾却笑了。他满是嘲讽地盯着李逸云说:“不愿意是吗?姓李的你说的这些废话有什么用?就算你杀了我给她报仇,难道就能救的回她了吗?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霎时,李逸云的心如同被重物击中了一般:是啊!自己就算能为她报仇,又能怎样呢?死了就是死了,再也无法活过来!说到底,自己的确是自私的呀!爱一个人,难道不应该用自己的一切来保护她?可是,这样可能得不到回报的保护又究竟是否值得呢?一时间心绪纠结,无从开解。

他正在那里胡思乱想,站在一旁的风沐翎再度开口了。然而语气却是不辨喜怒:“别再多此一举了,你说的这种交换,恐怕天底下没人会愿意吧?若是想杀我的话,现在就动手吧。”说着轻轻地闭上了眼,不再说话。

李逸云听的怔怔不语,而楚戾的眼神却也凝固了起来。指端那锋锐的剑气缓缓的消散于无形,但他却似乎一无所觉,仍是愣在原地。李逸云此刻则陷在对自己的拷问中,竟无视了他的反应,没有在这时放手一搏。

“谁说的?”一声轻轻地苦笑中,楚戾扔下了两个字:“我会。”随后,滔天的紫芒再度咆哮了起来,无数张森然的巨口带着锋利的牙齿从中不停地涌出,正如他修炼这门法术时所吞噬的无尽冤魂。

背负着这将他团团包裹的罪孽,楚戾探出食指和中指,并成剑指指着李逸云说:“李逸云!我们两个的恩怨从开始到现在已经有些年头了,我懒得去翻谁对谁错,也不想再拖拉了。今日在此处,我们就一招定生死!如何?”言语间却丝毫不提及风沐翎,竟将这极为重要的人质完全撇在了一边,不予理会。

他的一声断喝将李逸云从迷茫中惊醒,将这些事放在一边,眼神瞬间恢复了光彩。“好!那就如你所愿!”说着,李逸云手掌一挥,积蓄的法力在掌心凝聚成晶莹的七曜轮,旋转着喷吐而出,一边放大一边沉向两人的身下。转眼间,那巴掌大的花朵已然变成了方圆数十丈的庞然大物。阴阳交错的太极图稳稳地浮在两人的下方,将他们与下方的空间隔离开来。

而后,五片原本平铺着的花瓣又翻卷而起,旋转着在上方聚在一处,形成了一个完全密封的空间。而在经过风沐翎身侧时,那花瓣又十分灵巧的轻轻一颤,避开了她的身体,只是将李、楚二人包裹在内。按说以楚戾的修为,这样的招式想困住他定然不会如此顺利,可他却毫不反抗,任由李逸云施为,于是在一个呼吸之间,整个过程便尽数完成。璀璨的五色光华不住的旋转着,将各色光芒投射到他们的脸上,映出一丝丝斑驳的光晕。

这也是七曜谱中的法术,原本该是“日月五行界”,但经由李逸云使来,叫做“阴阳五行界”似乎更为恰当。顾名思义,这招即是使用相应属性的法力制造结界,隔绝内外的法门。

原本李逸云并不喜欢使用结界,他更喜欢的是因势利导,潇洒无羁的战斗方式。但如今布下结界却是势在必行,一方面是为了防止风沐翎被卷入其中,另一方面则是他想到了在蓬莱岛时,秦玄施展的那最后的杀招,以楚戾的修为,即使是相同的一招,李逸云也不担心他能及得上秦玄的十之一二,但那些本就有伤的云间弟子们,恐怕就会所有损伤了。

两人相对而立,眼中均是瞬间便凝起了杀机。五道颜色各异的光华从身周那轮转着的炫目“花瓣”之上探出,缠绕上了李逸云那轻灵优雅的光翼。一股股浓郁的灵力通过它们不断地注入李逸云的体内。而在他脚下黑白分明的阴阳鱼也分别探出一缕轻柔的“丝线”,缠绕上他的双腿,送出一股股黑白双色的能量。

而楚戾则是另一番姿态了。他明明就站在眼前,但在李逸云的感知中,他却从这片空间中完全消失了,丝毫也察觉不出他的气息。而仔细瞧去,他那踏着太极图的双脚已完全被浸染成了黑白两色,如同已融化在那阴阳鱼图中。两股截然相反的法力顺着他的双腿向上流淌,渐渐的,他的整个身体,连同着一身幽紫色的羽化神甲,都被浸染成了黑白双色。左半边身子雪白、右半边身子漆黑,纯粹而浓郁。而随着他身上黑白双色的不断加深,这片由李逸云布下的结界竟然隐隐显出了随他体内法力运转而变化的迹象!

楚戾嘴角勾勒出一丝冷笑。心中暗喜:李逸云怎么也不会想到,在这由他布下的结界中,自己竟丝毫不落下风,反倒隐隐占据了主动。说来这还要归功于早年风沐翎传授给他的《两仪轮转诀》。正是这门法术在当年使他的修为突飞猛进。而在镐京与风沐翎闹翻之后,他又自行将这法术参悟了多年,一方面是为了参悟阴阳之力的奥秘,但更多的,却是追忆那已绝无可能的伊人,寄托心底的思愁。

数年如一日,就在这执着而又无果的思念中,他竟将这门法术修炼至超越了原本的最高境界,练出了调和阴阳的两仪之身,于是才能在今日异军突起。而他之所以能够练就那吞魂的逆天法门,也要得益于这门法术。

体内的阴阳之力已经快压缩到了极限。楚戾将右手手掌高举过顶,体内的黑白双色立刻疯狂的向上奔涌,经由他身体的转化,化为了一道长达数十丈,直插天际的巨大光剑。与此同时,一股源自魂魄的震慑之力也陡然炸开,覆盖了结界中的整个空间。正与秦玄曾施展过的那招异曲同工。

白中透紫的晶莹光芒从这滔天的剑芒中绽放开来。虽说没有秦玄当日那纯白色剑芒那样返璞归真,但微微透出的那一抹紫意却也显露出一丝邪魅的气息,瞧着便威力非凡。

而反观此时的李逸云,却让人十分不解。面对着结界被楚戾利用的情形,他竟然毫无反应,甚至还闭起了双眼。而原本注入他身体的灵力还能让他的身上带上些光芒,但如今所发出的光芒却已是极为微弱,仿佛他要停止聚集法力了似的。

楚戾瞧着心中疑惑:他究竟在干什么?难道是自知敌不过我,想要求死?那好!我就成全你!

除去对风沐翎的情感,楚戾实实在在的是个杀伐果断之人。而以他如今的阅历,早就很清楚无论他杀不杀死李逸云,都不可能得到伊人的心。心念一定,杀机顿起。手腕带着整个手臂瞬间挥下,那数十丈的巨大剑芒顿时便朝李逸云当头斩下,将他周围数丈方圆的区域均笼罩在光芒之中。

但李逸云难道真的放弃了吗?当然不是,他立刻便用行动回答了这个问题:在绝对的差距之前,只要不出意外,所有的细枝末节都可以忽略不计!

眼看着那充满了邪魅之气的剑光便要斩到头顶,李逸云轻轻的一挑手腕,三生剑气经由早就捏好剑指,以一道宽约寸许,长约两尺的剑气形态旋转着激射而出。单看体积,与那滔天的剑芒想比便如蝼蚁之与巨兽!

然而,两种光芒甫一相触,那比对方庞大了数十倍的剑气瞬间便被对方渲染成了三色光彩。接着,李逸云挥出的剑气旋转着破开了已变了颜色的光柱,在那光芒的中央轰然炸开。而那本由楚戾施展的滔天剑气则随之倒卷而回,转瞬间便将他的身影淹没在了如同实质的三色光芒之中。那混合着的金、红、碧三色光彩轻柔的闪烁一下,又在下一刻毫无征兆的炸裂开来。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巨响之中,李逸云的身体瞬间来到了风沐翎的身边,一把搂住她的肩头,身周的空间再度扭曲一下,又来到了距离结界数十丈远的地方。而就在他们离开的下一刻,那声势浩大的结界已然从中炸开,璀璨的三色光芒顷刻间占据了整片天空。云端之上的所有云朵,都被渲染成了与它相同的颜色!

咆哮许久,君临天下的三生剑气才如潮水般缓缓退去。楚戾的身影在其中浮现出来。只见他浑身浴血,一身羽化神甲变得破破烂烂,身体更是残缺不全,整个右臂不见了踪影,胸腹处的身体也残缺了不少。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淡淡的白光在体内流转,残缺的肢体迅速的重生,但要想继续战斗,却是再无可能了。他抬起头,绝望的瞧着李逸云,那目光如同在说:“我败了,杀了我吧。”

李逸云皱了皱眉,正要飞身上前。却只觉整个空间突然剧烈的震颤了一下,紧接着,只见楚戾背后十数丈远的地方,那片已然被毁的迷宫云海的中央,无声无息的浮现出一颗若有若无的球形事物。它径长三丈,通体透明,在周围云海的环绕下闪现着淡淡的光芒。李逸云立刻便想到了它的名字。

但他还没来得及惊讶,两声不分先后的撕裂之声从那事物上传出,两道身影在那球状物中弹了出来。两人均是一身棕色长袍,衣领处翠绿之色蔓延向下,两张一模一样的苍老面容怒目相对,失去了原有的慈爱之色。

这两个人竟都是白云老祖的模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