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云巅之战(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837字
  • 2015-05-11 23:23:15

惨白色的光辉中,整个空间被辉映出各色光彩,显现出好似霓虹的景致。而位于中央的惨白色弧形刀芒,则如众星拱卫着的明月,将李逸云面前的众人尽数笼入它的光辉之内。

转瞬间的变故令李逸云应接不暇,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森寒的光芒将面前的人尽数吞噬,而几乎是同时,一股纤细如针的气劲从他的后方袭来,直射他的后心。

天山遁瞬间发动,李逸云的身体出现在了距原本位置十余丈的左侧。转头瞧去,只见一道浑身裹在白芒中的身影出现在了自己刚刚所在位置的,此时白光正渐渐散去,秦玄面无表情的神色浮现了出来。

而那攻向几位老者的刀光也已见了成效。刀锋所过,除了白云老祖身体瞬间化为虚无,让那刀锋如斩中烟雾般掠过外。其他的几位老者如同迸溅的水花,刀光掠过之下,立刻便化为漫天的血雾。魂魄也随之散作了满天星,再无恢复的可能。

李逸云脸上已然被恐惧所笼罩。若非秦玄先出手攻击几位老者,给了他些许的反应时间,此时他的结局必然也是神魂俱灭。望着面前这挥手间斩杀数位造物境修士的恶魔,他不断地在心中自言自语道:“他的实力怎么会这样强??怎么会这样强?”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现实。

白云老祖倒还算冷静,面沉如水瞧着眼前的不速之客,沉声道:“你便是秦玄吧?抬手便取人性命,真是无法无天。老朽今日以九州鼎取你性命,你也算是罪有应得了!”

秦玄狂笑一声,手掌一招。那散布着的漫天血雾连同游离着的魂魄碎片顿时云集响应。在空中划过一道道弧线,与他的掌中凝聚成一团莹白如玉的光球。只听他笑道:“老前辈,您就那么有把握用九州鼎能够胜得了我?你已经是旧时代的人啦,现在这个世界,早就不是您的天地了。所以,前辈还是早些去您该去的地方吧!您放心,您的徒弟徒孙我也安排我的徒弟打点着了,您路上绝不会孤单。”说着手腕一抖,掌中的光球立刻向外飞散,天女散花似的射出一道道锁链,朝着白云老祖当头罩去。

“小贼找死!”白云老祖大吼一声,双掌在胸前凌空一张。一缕缕奇特的灵力立刻从四周涌入他的体内,化为一根根粗壮的枝干从掌心生出。那枝干在空中迅速的交织成网,迎向那扑面而来的白色锁链。

“轰”的一声,两者在璀璨的光华中相互湮灭,白色的锁链重新散作游离的光斑,而密布着的层层枝干也已被绞的粉碎,停在两人身前的空中静止不动。

一缕惊讶浮上白云老祖那满是皱纹的脸,而远远站在一旁的李逸云则更是震惊。按着白云老祖所说,他以九州鼎之力能够驾驭全部的天地之力,未到混元境界的人都无法相抗,但如今对上秦玄,虽说还占着上风,却也没有压倒性的优势,这再一次证明了秦玄距离混元境界,真的只有一步之遥了。

忧虑之情在李逸云的心底挥之不去。对于白云老祖所说的话,他有着不同的想法:九州鼎的确能够驾驭全部的天地之力,而要想与天地之力抗衡,也必须得混元境界的人才能做到。但是有一点,操纵着这股力量的白云老祖可尚未达到混元境界!

掌控力量的人若是没有与之相应境界,便如同手握利剑的孩童一样,无法将力量完全的发挥出来。这就像是当初初破玉清雷劫的李逸云手持南斗神剑,却也无法与那羽化境界的虞炎抗衡一样。想到这儿,李逸云不禁有些担忧起了白云老祖。

“年轻人。我解决这厮恐怕要耗费一些时间,不知你可否去外面帮扶一下我那些不成器的弟子们?”白云老祖堪堪避过秦玄的一道刀光,急切的向着李逸云说道。话音刚落,他的身体便被接踵而至的光芒击中,颤抖着化为一段焦黑的枯木。这正是李代桃僵之术,他的真身则已然趁机来到了几丈远的一旁,双手紧扣法诀,一道道碧色光芒以他为中心散射而出,化为一条条气势凛然的巨龙,向秦玄射出。

李逸云略一思忖,便下了决心。这里的战场不是自己能插得上手的。蓬莱之战时,他之所以能用三生剑气使得战局突变,最重要的原因在于当时交战人数众多,局势较为混乱,因而他才能浑水摸鱼。而放在如今的情形,则完全不可能给自己那样的机会。于是他应了声“好”,手掌在身侧一挥,便利用浩渺辉光诀找出了这空间中物质的构造形态,虽然无法直接操控,但想要离开这里却是足够了。

一个通透的金色光环随着他手掌的挥动浮现而出,光环内部则是充斥着那白金色的辉光粒子,将这片空间撕开了一个空洞,形成了一条连通内外的通路。紧接着,那光环之内激射出潮水般白金色的光芒,将李逸云的身体裹挟在内,再向回一扯,李逸云的身体便消失在了孔洞之中,而那莹白色的光芒,也随之如长鲸吸水,“嗖”的一下缩小不见。

周围的天地霍然一变,李逸云从那单调无色的空间再度回到了多彩云朵的包裹之中。然而一股血腥气立刻从四周涌来,冲入他的感官。想起刚刚秦玄所说的话,李逸云连忙用元灵锁定住这云海迷宫的出口,运起天山遁传送之术,瞬间跨过百余丈的距离,来到了迷宫之外。紧接着,他纵身一跃上了高空,羽化神甲随之将全身笼罩,于是他便看到了这云端之上的世界的现状。

原本充满了祥瑞之气的七彩云霞已经被搅得一片混沌。空间结界也多处破损,那扰动光线影响视觉的效果已经消失不见。一具具血肉模糊的身体纷纷倒在那圣洁的白云之上,有的身体之上,鲜血还在不断的涌出,在白色的云端点缀出一抹抹醒目的鲜红。

如同修罗炼狱般的景象尽数映在李逸云的眼中,他紧咬牙关,元灵之力向四周飞快地一扫,便找到了做出这等杀戮的人。身体一晃便跨越了彼此的距离,来到对方身前,手掌一挥,不发一言便将三生剑气朝着对方头顶斩落。

“姓李的,你总算出来啦!”楚戾却似早有防备,轻飘飘的将身子一闪,三生剑气便扑了个空。而那被他打得眼看便要落败的上官纵也趁机向后窜出数丈,抹了抹嘴角的鲜血,怨毒的瞧着那趾高气扬的凶手。

“楚戾!这些人都是你杀的?”李逸云面沉如水。“哼!当然!这些蝼蚁一般的人死活又有何想干?姓李的你别急,我很快也送你与他们一起上路!”说着,带着莹白色光芒的紫晶色光晕从他的身体中涌出,瞬间浸染了他周边的空间,并飞速向李逸云的身周扩散。

来自法力与魂魄双方面的压迫立刻作用到了李逸云的身上。李逸云双臂一张,属于三生剑气的璀璨光华从体内涌出,将楚戾焕然一新的领域阻挡在十数丈之外。而他那无形无迹的造化之域也已然悄然绽开。

“上官兄,你先去救助贵派弟子吧,这里交给我了。”李逸云上前一步,背对着一身白色神甲的上官纵说道。上官纵早已筋疲力尽,连水晶般的羽化神甲也已经多处破损。见李逸云能阻住的实力恐怖的敌人,顿时露出一丝希冀的神色,轻轻地点了点头,便身化白光,扑向下方他那些受了伤的师弟们的方向。

“沐翎在哪里?”李逸云垂着双手,冷冷的道。“哈哈!”楚戾的笑声透过他那幽紫色的面甲传了出来,带着些许嘲讽的味道。“终于想起她了吗?放心,一根汗毛都没少!”说着手掌在腰间的芥子袋上一划,一道紫金色光华从中飞掠而出,在他的身旁显现出了风沐翎的模样。

一见李逸云,风沐翎的眼中立刻露出了激动的神色,立刻高声叫道:“逸云小心!楚戾吞噬了他师弟的内丹,练成了接近他师父层次的吞魂大法,修为也达到了……”她突然说不下去了。并不是因为楚戾出手阻拦,相反的,自始至终楚戾也没有出手,他只是定定地看着面前的女子,双目如水般温柔,溢满了对她的关怀,沉淀着深沉的伤痛。

瞧着这双眼,风沐翎的心也不禁被轻轻地颤动了一下,声音不自觉的越来越小……“羽化境界的巅峰。”说完这句话,她叹了口气,用李逸云听不到的声音轻声道:“你这又是何苦?”之后便闭上了双眼,不再言语。

李逸云依旧淡然若素。因为他曾用《易经》中的“风火家人”在风沐翎的身上布下一道法印,这门法术可以通过所布下的法印感应出对方的位置、状况等,练到高深处还可以通过这其中的联系进行相互传送。李逸云只是初窥门径,但也能过用来感应出风沐翎的身体状况。他感应到,此时的风沐翎除了经脉、元神被封闭之外,并未有其他的损伤,于是便瞧着楚戾,等着看他下一步有何举动。

见风沐翎不再说话,楚戾转过头,一双眼睛再度充斥了仇恨的光芒。坚固的面甲挡住了楚戾的面容,他咬着牙厉声说道:“李逸云!既然她想说,那我就亲口告诉你!我师父所传的吞魂融体神功,练习条件原本极为苛刻,但师父在将其练就之后,另辟蹊径,创出了一种新的修炼方式,即一人专修魂魄,一人专修精气,然后两者相融,便可成就这掌控精、神的绝世神功!原本我还有些担忧这最后一步难以实现,多亏你杀了我那不成器的师弟,我才能成就这师父独有的神功!”

“那又如何?”李逸云冷冷道。倒不是他如何狂妄,而是他有足够的信心,自己的三生剑气比起这门邪异的功法,在境界上绝对要高出一大截。对手若是秦玄,自己自然是束手无策,但只是一个楚戾,就算是他再强一些,突破到了造物境界,也奈何不了李逸云。

听了这话,楚戾却没有再针锋相对,而是轻轻的笑了笑,神色间满是苦涩的说:“没什么如何,只是这是她想要告诉你的话,我替他说完罢了。”这一刻,他那一双消却了愤恨、阴鸷的眼睛,掠过李逸云的身影,眺向遥远的天际,不知在想些什么。

李逸云心中一颤,暗道:没想到他对沐翎竟然情深至此!眼神也随之变得复杂。在蓬莱岛上秦玄突施辣手之时,楚戾便不顾安危将风沐翎拖走。李逸云想到楚戾曾向风沐翎其表露心迹。于是心情变得很是复杂,一方面因为这层关系对风沐翎的担忧稍稍减轻了些,但另一方面却也有种说不出的不自在。而如今眼见楚戾对风沐翎情深至此,李逸云反而生出一种惭愧之感,觉得自己对爱侣的付出,似乎有些逊色了。

“楚戾!你想怎么样?说句痛快的吧!”李逸云平复了一下心境,开口道。楚戾的心神也被他的这句话拉回到了现实,森寒的光芒从他的双眼中激射而出。他一抬手,一道幽紫色的剑芒便架到了身边女子的脖颈上,沉声道:“李逸云!想要让她活命,你就立刻自断全身经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