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九鼎非鼎(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500字
  • 2015-05-08 22:14:35

李逸云连忙双手抱拳,躬身施礼道:“前辈便是白云祖师吧?晚辈李逸云有礼了。刚刚的这招,是晚辈巧合之下所获的法术,晚辈叫它‘三生剑气’,还请前辈多多指点。”

白云老祖点了点头,默认了自己的身份,随后伸出他那满是皱纹的手掌,捋了捋垂到胸口的雪白胡须说:“‘三生剑气’?你这招似乎与轮回转生并不关联呀!”见老者误解,李逸云连忙解释道:“前辈误会了,我的这‘三生’乃是取义《易经》中的:‘三生万物’,与前世因果并无关联!”

“好一个三生万物,年轻人果然有魄力!好好钻研吧,你这招在层次上已经是老朽不能企及的了,若是能够将其参悟透彻,说不定能够突破这九州数百年五人达到的混元之境。老朽实在有些羡慕你呢!”言语中毫不掩饰赞许之意,听的李逸云倒有些惭愧了,连忙说道:“前辈谬赞了!晚辈定当尽力就是。”

笑了笑,白云老祖便又开口道:“我看你的法术修为,与我白云门一脉大相径庭,应当不是我门中弟子,不知你是从何处而来?见老朽又有何事?”

听到这话,李逸云连忙将自己的身份来历和盘托出。但他却惊讶的发现,刚开始的时候,白云老祖和其他几位老者还是一副面色凝重的模样,但李逸云说得越多,他们的神色却反而越发的轻松了起来,说到最后,甚至有的老者还露出了释然的笑意,让李逸云万分不解。

疑惑之下,李逸云渐渐地有些恼怒了。想起那无辜惨死的蓬莱岛众人,以及因此丧命的母亲。这些人居然还这样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他终于忍不住沉声道:“前辈,晚辈斗胆问一句。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怀疑我信口胡言吗?”说着,双目也跟着瞪了起来,露出一丝愠怒之色。

白云老祖见了李逸云的反应,也是尴尬了一下,随后正色道:“年轻人,你误会了。老朽和徒弟们没有丝毫怀疑你的地方,只是觉得。那谋求所谓‘九州鼎’的人,恐怕是要白费心机了。无论他做什么,只要他还未突破到混元境界,那就绝不可能拿走九州鼎!”

听了这话,李逸云脸上的怒色才渐渐消去,但仍旧十分担忧。正要向白云老祖询问缘由,就听面前之前向他出手的一个老者开口道:“年轻人,你可知道九州鼎是何种形态?”

“这……”李逸云还真被问住了。仔细想来,九州鼎的名字自幼时便从古籍中常常见到,但说起它到底是何模样,却没有一处提到过。踟蹰片刻,李逸云硬着头皮答道:“应该是……是鼎的模样吧?还能是什么模样?”

“哈哈,这你可就大错特错了!”另一位老者笑着说道,语气中倒也没有恶意,只是如单纯的听到有趣的话一样,在李逸云惊讶的神色中他接着说道:“九州鼎连接着整个天下的灵气,又怎会拘泥于方寸间的形态,实话告诉你,我们如今所处的位置,便是九州鼎的内部,这片空间便是九州鼎!”

“哦?”李逸云立刻瞪大了眼睛,询问似的瞧向白云老祖。白云老祖也是微微一笑,进一步解释道:“禹皇当年治理天下水系,本是极为艰难之事,但他不仅将天下水系治理安定,还从中治水的过程中悟成大道,臻至混元之境。”

“人们修炼法术,所追求的多是无中生有的神通,而禹皇却另辟蹊径,以‘有中生无’之道独步于天下。这九州鼎,便是以他那‘有中生无’之道所铸造的神器。因此才能够生出你之前到来这里时所经过的那片虚无之境。而在那之后,则又以‘无中生有’的绝世神通,将整个天地的灵气与这九州鼎相连接。”

“如今在这神鼎所化的空间中,与神鼎相融的我便借由神鼎掌控着整个天地间所有的灵气。与我为战,便等同于与整个天地相斗,除非达到混元境界,内宇宙尽善尽美,能够与整个天地抗衡,否则即使是再接近那个层次,拥有再强横的邪法魔功,他也是必死无疑。”说着,以白云老祖为首的众人脸上都显出一丝自信的神采。

李逸云心绪电转,又有些担忧地问道:“可是前辈,几日前在蓬莱之时,秦玄便已达到了极为接近混元的境界,穿梭于内外宇宙如履平地,他万一已经达到了混元境界岂不是危险了?”

“孩子你不用担心。”白云老祖慈爱的说道:“你想必未曾见过有人突破混元境界吧?以老朽我千多年的寿命也只见过三次。每一次有人突破混元境界,都会有天地异象随之而生,震荡九州四海。若是你说的那人突破到混元境界,我们不可能毫无察觉。”

“竟是这样?”李逸云不由讶然。他师承名门,又游历多年,见识自然博大。但若说那传说中的混元境界,却依旧懵懂。别说是他,就是教导过他的几位前辈,也从未亲眼见过混元境界的高手。这样说来,反倒是与颛顼帝有过一面之缘的他胜过一筹了。

“前辈,不知有人突破混元境界之时,究竟是何种征兆?还请前辈指点,晚辈也好加以防范。”李逸云毕恭毕敬地请教。“这个嘛……”白云老祖反倒犹豫了起来,片刻后才说道:“我所见过的三次混元境界的出现,情形也各不相同。我也只能一一说给你听,至于其中奥妙,老朽也是一窍不通。”

“第一人便是禹皇,他悟道之时,东方升起七彩霓虹,然后是刺目的烈日消失,但天地间却丝毫不见昏暗。如此异象,持续了半月有余,才渐渐散去。第二人是前朝开国皇帝殷汤,他悟道之日,凤鸟降世,引领百鸟在九州上空翱翔不止,所到之处,万物都跟着披上了一层彩光,持续了七八日才渐渐消散。”

“第三次……”白云老祖的神色突然一凛,似乎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件,长出了口气才说道:“那是将近三百年前的一天。太阳和月亮同时消失不见,大地被黑暗笼罩。紧跟着,漆黑的天空突然开裂,露出了一道数百丈宽,无边无际的裂缝,狂暴而充满毁灭气息的光芒在裂缝中不住的闪耀。再之后,便是江水、河水同时改道,淹没万顷良田,百姓死伤无数。当时人们边说这是‘天地裂,江河决,万物罹难。’”

“一日后,日月重现,但大地已是一片疮痍,若非当时在位的帝君贤明有为,即使的救援灾祸,怕是有可能一举退回到上古时代的纷争之世。”

听了老者讲完,李逸云更加惊奇了,于是问道:“前辈,同样是突破到混元境界,为什么竟会有这样大的差别?”

白云老祖轻轻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并非老朽藏私,你的问题我也不是很了解。否则岂不早已达到混元之境?我只能尽我所能给你讲解一下。”

“依旧要从修炼的境界来说。你现在正处在羽化的巅峰,再向前进一步,那便是造物的境界,即是在以极度凝实的法力开辟出非内非外,而又无处不在内宇宙,再以自己的领悟在其中创造事物,使其成为一个独立的宇宙,直至最后能与这九州天地相抗衡,从而脱出天地的桎梏,达到混元的境界。那我问你,在内宇宙中创造事物,该依照何等法则进行?”

“这……”李逸云愣了愣,随后试探道:“难道不是效仿这天地间的万物构造,再按部就班的进行吗?”白云老祖微笑地摇了摇头,其他的老者中,也有人插嘴道:“年轻人心志挺高的呀!哈哈!”

李逸云尚未来得及向师父请教造物境界的奥妙,之前的回答只是猜测。听到笑声,知道又是在笑自己的无知了,但作为晚辈,被嘲笑两句又有何妨?于是也不去计较,只是专心等着白云老祖的回答。只听他说道:“你说的倒是没错,只是太难了。须知这大千世界,大小之物又何止千万?你若是想要分毫不差的造出与这相同的世界,即使用上数百年的光阴也未必能成。

接着,他的语气透出一股崇敬之感:“从古至今,仅有一人能够将内宇宙炼的与这世界完全相同,那便是被称为道之始祖的伏羲大帝。而成就大道之时,还未到三十岁。直到现在,也没有人知道,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垂下头,白云老祖直视着李逸云说:“而对于其他的人,内宇宙的建造完全取决于他所领悟的道。举个例子,若是有人参悟的是雷电之道,那么他的内宇宙中的所有事物,都是让雷电能够更加完满,等到雷电完满无缺之时,他的道也就成了。”

停顿了片刻,白云老祖又补充道:“不过道境见心胸,仅仅以雷电为道的人,心境定然不甚广博,恐怕无缘大道。我只是给你举个例子来用。”

李逸云点点头,诚恳的说:“我懂了,多谢前辈点拨。正是因为那几位达到混元境界的前辈所构造的内宇宙大相径庭,所以与这宇宙间的关系也就各不相同,因此便有了各异的变化,我说的对吗?”“不错不错,就是这样。”白云老祖慈祥的笑了笑说。

“前辈。”李逸云终于忍不住好奇,问出了另一个问题:“您所说的那位引发了‘天地裂,江河决’异象的前辈,究竟是何人呀?”白云老祖神色一黯,犹豫了半晌才开口道:“本来不想告诉你的。他的名字在当年是整个九州的禁忌,即使是百年之后人们提起他也将他引发天灾的事尽数揭过。而他所留下的法诀,又引发了几百年后的又一场变革。他的名字叫……”

李逸云越听越好奇,全神贯注在了白云老祖的身上。完全没有注意到,一道轻微的裂缝,正在他身后的地方,悄然裂开,借着他的身形挡住了其他人的视线。而那裂缝的开裂,也没有任何声音的响起,整个空间只听得到白云老祖的声音缓缓地吐出两个字:“鸿钧!”

“嘭”的一声爆响,一道冷冽的白光从李逸云身后亮起,瞬间越过了他那目瞪口呆的脸,斩出一道弯月似的弧线,将所有的老者笼罩其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