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九鼎非鼎(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485字
  • 2015-05-07 21:37:22

一道道光轮从李逸云的额头不断的扩散开来,三色光芒交相辉映,潮水似的向着四面八方冲去。而在他的脑海中,繁杂的结界与云团所释放的灵力波动,分毫不差地呈现了出来。

这便是李逸云如今的元灵所拥有的能力。随着修为的日益加深,他的元灵也跟着水涨船高,在诸多原本落后于元婴的方面渐渐的赶了上来,甚至还有所超越。而这堪称蹿升般的提升速度却又没有留下一点根基不稳的弊端,这便是元灵厚积薄发的优势所在了。

而此时,云海中的道路扑朔迷离,正是元灵之力的用武之地。于是李逸云将它全力施展开来,并将体内那独特剑气也融于其中,向着这变幻莫测的云海展开了全面的探索。

对这剑气,李逸云如今也算是有了些了解。构成这剑气的三者,本就都是玄妙无方之物。如今融合在一处,更是包罗万象。稍稍改变三种法力的位置分布、结合方式,以及数量的多寡,便可以达到截然不同的效用。而在这些效用之中,李逸云最熟悉的便是屡屡破敌制胜的,消融万物的功效。

层层叠叠的结界云团,在这无坚不摧的剑气面前,立刻消融瓦解,被那细密如针的剑气破开一个个小孔。而混合在其中的元灵之力便紧跟而上,穿过这些细密的小孔,将越来越远处的状况纷纷传回李逸云的脑中。

过了许久,李逸云的眼睛仍在闭着,双眉则缓缓的皱了起来。他的元灵之力已然将方圆十数里中的一切尽皆搜索完毕,最远处已经脱出了云层,到达了空无一物的碧空之中。但自始至终,从没能找到哪怕一个生命气息。

李逸云不禁心中犯疑,若是说以白云老祖的实力,能够将自身的气息收敛到令李逸云无法察觉那还说得过去。但如上官纵所说,与白云老祖一同闭关的还有历代宿老。这样一来,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得到了邢诚舸的全部法力之后,李逸云的修为已然达到了羽化境界的巅峰。这还是他的肉身强度因为被法力的锤炼时间尚短,有所欠缺,否则有可能已然具备了冲击造物境界的实力。再加上剑气的辅助,一般造物级别的修士也难以遁形。而若是这些人全都到了那种造物境界的巅峰程度,秦玄哪儿还能翻得起浪?他倒也不用担心了。

想到这儿,李逸云赶忙收敛心神,又一次仔细的探查起来。当元灵之力再度掠过刚刚经过的某处时,李逸云轻轻地“咦”了一声。将搜寻的目标定在了那里。

那个地方距离李逸云大约有百丈远,一股沉静的灵力如同缓缓流动的小溪一般在那里轻轻的律动着。它并没有对自己进行伪装,但那灵力流动所映入李逸云脑中的形象,与一面结界十分相像,只是多了流动的姿态。因此才在李逸云的第一次探索中瞒天过海。

“难道这整个云海都是个幌子?需要借着那面墙传送到另一个去处?”李逸云心想。而他的动作则依旧继续着。额头的中央光芒一闪,显现出天山遁的卦象来。元灵之力立刻便将那处位置锁定。他的身体紧跟着在原地消失,瞬间便到了那面“墙”的面前。

平淡无奇的结界,流动着淡淡的光华,看上去与四周的其他结界毫无区别。但李逸云瞧着它,目光却是越发的凝重。他能够感受得到,若是触碰到这道结界,便会触动其中的法术烙印,将自己传送到另一处空间。但究竟是何处,却是连一点迹象也看不出。

犹豫再三,李逸云还是定下决心,毕竟这是白云老祖为后辈弟子留下的考验,想必即使惊险也不至致命。于是他抬起手来,将掌心轻轻的按在那面通透的墙壁之上,掌心一吐,法力顺着手臂涌出,注入那面墙壁之中。

如同在火焰中滴入了一滴油,一股强横的力道瞬间从墙壁之上反卷而出,将李逸云的全身笼罩在内。李逸云早就料想到了这样的结果,自然也就不加反抗,反而顺着这股力道调运法力,使自己的身形始终保持平稳。

环绕着他的空间在这股力道的席卷之下,就像被剥开的果皮一样将他的身体从中部剥离出来。在某个时刻,李逸云清晰地感觉到。在包裹着他的结界之外,只剩下了一样东西。那是他自幼时便常常听闻,但在这之前一直尚未见到的东西——虚无!而随后,他的身体便已然被传送到了另一处空间。

李逸云眼前一暗,所有的光都在一瞬间湮灭,笼罩着他的结界之力也已然消失殆尽。李逸云惊讶的发现,此时他所在的空间,充斥着一种物质,也是唯一的一种物质,这种物质他从未见过,但直觉告诉他,这种物质能够产生另一样东西,就是他刚刚经历的虚无。

正暗自揣度,李逸云陡然觉得脚下一空,紧接着,身体便如空中坠落的飞鸟一般急坠而下。他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这片空间,竟然无法如平常用法力浮空!

下坠的趋势越来越快,李逸云仿佛瞬间变成了当年幼小的孩童,心中溢满了无助之感。而这时,他眼前的黑幕又突然被扯裂开来。两道璀璨的金色电光由下至上,迎着他下坠的趋势倒卷而来,如两条腾跃飞纵的金龙,将自己的全部力量绽放而出,想要撕裂面前的一切。

来不及琢磨这奇异的空间,李逸云双手合握,三色光芒在掌心烛火般亮起,盘旋着将他的双手笼罩在内。在那光芒漫过他的指尖之时,李逸云一旋手腕,双掌平展开来,掌心相向横在胸前,体内的法力则在此时迅速反转,带着他的身体在空中疾速划过一道弧线,变作了头下脚上的姿态。双掌向两旁一扯。三色光芒便随之化作长长的丝带,向那来势汹汹的两道金光迎去。

双方的攻势甫一相触,那耀眼的金光立刻将李逸云紧紧的压制住。自下而上的金色光芒暴发出一往无前的气势,将他的反击瞬间击退,连带着李逸云的身体,也跟着向上方倒翻而去。

但若是仔细瞧去,便会发现那金色的光芒正迅速地黯淡下去。而环绕着李逸云轻纱似的光晕却反而越发的强盛起来,似乎正不断的将对方的攻势化为己用。

随着两道金光的减弱,李逸云向上的势头也跟着缓了下来。他低喝一声,向外推出的双掌轻轻一收。顿时如长鲸吸水般将那两道已近如烛火的金光吞入掌间。

三色光芒顿时闪烁出他那无可比拟的神光,连它周围那独属于这片空间的物质,也纷纷避让开来。李逸云双手合拢高举过头,手中的光带也随之凝聚成旋转着的光球。借着它绽放的光华,李逸云居高临下的望去,如同手托星辰的神祇。

光华闪耀之下,他立刻发现了那之前向他发出攻击的两道身影。双手向外一拨,头顶的璀璨光球立刻一分为二,化为两条张牙舞爪的巨龙,琉璃似的身体一闪而过,朝着那两人分别袭去。

而两人的防守也在须臾间完成。淡白色的光华在他们的身前亮起,形成了圆形的防护,迎向两条咆哮而来的巨龙。光芒映照之下,隐约可见两位老者的神情都十分从容。但攻守双方的招式刚一相触,淡白色的屏障便如融化了一般消融无影。

两人见状大惊,连忙双手齐动。此处空间中那独有之物立刻在他们的身前重新凝结成盾牌的形状。堪堪的拦住了近在咫尺的巨龙。两声闷响随后响起,巨龙撞在那不知名的物质之上,立刻粉身碎骨,化为千万光点,但那两人手中的盾牌也不断地破裂消散,靠着两人不停地聚拢周围的物质才能勉强维持。

而上方的李逸云则停下了攻势,满脸犹疑的瞧着那挡住它剑气的盾牌。这第一次见识到的物质可真是匪夷所思,它并非虚无,也不是吞噬光芒的黑暗。这样说来,在光芒的映照下应当瞧得出它的形貌。李逸云也确实瞧见了它的面貌,却更加奇异了。因为从一个方位来看,那分明是由闪烁着银色电光的雷电凝成,但稍稍换了一个角度去看,却又变成了厚重的岩石、燃烧的烈焰……

凡此种种,层出不穷。李逸云只将头转过少半,便见识了近十种的变化。他还想接着观察,但之前的两条光龙就在这一刻尽数消散,面前再度变成了漆黑的一片,而他身体的上升之势也戛然而止,身体在这奇异的空间之中,不受控制的再次跌落下去。

这时,一道苍凉高古的声音从李逸云的四面八方一同响起:“无上无下,无内无外,不滞一物,大道可成。”悠长的音调来回激荡,形成了若有若无的旋律,不住的在李逸云的耳边回响。李逸云也跟着轻声念了起来:“无上无下,无内无外……”

霍然间,他脑中灵光一闪,忍不住哈哈一笑,身周原本想用来尝试稳定身形的法力瞬间被他尽数收回,连同身体也在刹那间向内一缩,好像要从这空间中消失一样。但随着他这有些诡异的举动,那之前丝毫不见减弱的下坠之势立刻无影无踪,李逸云长出了口气,直起身来,转头朝四面八方瞧去。

几点光晕在这广阔的空间缓缓点亮,映入李逸云的眼中。前方左右两侧的两处的淡金色光芒中,盘坐着的正是方才攻向自己的老者。而在他们两侧,又有三人以同样的姿势凌空而坐,身周环绕着柔和的各色光华。这时,刚刚的那道声音再度响起:“年轻人,你刚刚的招数实在神妙,不知是何法术?”

声音在头顶的上方传来。李逸云抬起头来,便瞧见了那端坐于高处的老者。青翠欲滴的光晕中,两根碗口粗细的棕色树枝从两旁的空间钻出,交织着将他的身体托在半空。老者一身深棕色的长袍,一道道翠绿色的花纹在长袍间纵横交错,勾勒出一副溢满了生机的图样。

翠绿的衣领之上,老者扬了扬他那雪白的、垂落近一尺的长眉,微笑着眯起慈祥的双眼,再次向有些错愕的李逸云问道:“年轻人,你刚刚使用的,是何种法术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