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白云深处(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338字
  • 2015-05-05 19:53:23

这招正是李逸云对三色剑气有了新的体悟后衍化出的变式,威能比起完整版的剑气自然小了不少,可对自身的消耗也自然降低了许多。他施展这招的时候,便隐约的觉出对方所用的招式似乎在哪里见过,于是出手时也收敛了一些,否则就算是这剑气的变式,全力施展之下,被击中的人也不是受点轻伤这么简单了。

听见对方说话,李逸云立刻将目光转向那人的方向,仔细地打量起来人。只见那人不到三十岁的年纪,高大的身材罩上了一身翠绿色的袍服,在这白色的天地间分外惹眼。

再瞧他的相貌,英姿勃发之态比起李逸云来毫不逊色。相比起来,这青年脸部的线条有些生硬,少了李逸云面容的那份自然圆融,但却也因此多了份刚毅果断的气质,而不像李逸云那柔顺的眉眼般缺少威严。

“你是……”李逸云思索着瞧着对方,在自己的脑海中仔细搜寻自己认识的人,一时间却是毫无所获。那人也不以为意,爽朗的笑了笑说:“也难怪李兄记不得了,说实话若不是你自报姓名我恐怕也认不出你了。李兄,可还记得八年前的藏剑山?”

“呀!你是上官纵。”李逸云恍然大悟道。上官纵哈哈一笑道:“难得李兄还记得我,荣幸之至啊!”李逸云赶忙回敬道:“上官兄说的哪里话?当年还多亏您仗义出手,否则我恐怕要被那几个家伙整惨了。”说到这儿,上官纵不由疑惑地问道:“李兄,刚刚我师弟说你自称玉虚宫门下,那你岂不是和当年那些狂徒师出同门吗?那为何当初你不表明身份呢?还是……其中有什么变故,不知可否向在下说一说。”

李逸云微微一笑,想起当年自己的处境,也难怪对方不解,于是便将自己当年的情由简略地说了出来,只是关于自己与师父的纠葛,只是说自己误解了师父。接着,他又避开了在向上官纵传信回来的少年与那一直留在门口的弟子,将从邢诚舸那里得知的有关九州鼎的消息,以及自己对秦玄行踪的猜测说给上官纵听。

听李逸云说完这些,上官纵也不由得愣在当地,呆立了半晌才缓缓开口道:“这……说实话,我在祖师门下十数载,却也分毫没有听过九州鼎的只言片语。今日若非李兄,换成他人说这些话,我定然以为他在说胡话。不过李兄既然如此说,想必定然已是万分危机。我这就带你去见祖师。”说着做了个请的手势,便带着李逸云迈过南天门,向着云海的深处大步行去。

行走之间,一座座云团堆积成的殿堂房屋,在云海间渐渐地浮现而出,瞧得李逸云不禁频频颔首。在这云的世界中,稍远处的景致便如同虚无,只有走得近了它们才如同从雾中浮现一般的显现而出。而云海的背景偏偏又是纯净的白色,这便显得十分奇异了。

这云海间景色有别于他处的特点之一便在于此。云海四周均被结界阻隔,再向外则是厚实的云层,连更高处的阳光也透不进来。此处的照明完全依靠雕镂在云团内部的法阵汲取天地灵气施为。而在这中光的作用之下,云海中的光线便在相互交织间形成了互相的干扰,便有了这样奇异的景象。

尽管思索之后明白了其中的道理,李逸云还是不住的赞叹。这便是所谓的知易行难了。就像当初在长白山时被白晓苏炉火纯青的五行之术折服一般,李逸云在这精巧而又神妙的布置之前同样惊叹不已。也让自己刚刚有了没几天的自信重新变为了渺小之感。如今以他的能力,五行化生之法的施展也已到了信手拈来的境界,可布置这样巧夺天工的法阵,不知还有多远的路要走。

而这里的殿阁风格,与世间其他相似的所在有着类同形状,但在其他建筑中出现的殿角飞檐,在这里却丝毫也见不到。但凡棱角尖锐之类的事物,在此处都化方为圆,以圆润的弧度代替了生硬的曲折。那自然而又特异的造型落到了李逸云这初来乍到的人的眼中,不禁给他本就叹服的眼神中更添了几分赞赏的光彩。

而与这层叠的建筑一起出现的,还有许多与守门的两名少年年岁相仿的弟子,也都是毫无例外的一袭白衣。也有一些年龄稍长的青年,身上的衣袍在原本的白色之上增添了其他的颜色,但毫无例外的,每个人见上官纵走来都面带尊敬的施礼道:“大师兄好!”与他并肩而行的李逸云也因此受到了不少的注目。

一边走着,上官纵一边向李逸云介绍说:“我们门派以云为号,因而在衣着上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凡是尚未突破雷劫的弟子都穿白色衣袍,而突破雷劫后便可根据自己的喜好在衣袍上添加其他的颜色。而等到突破了羽化境界之后,全身便不着一丝白色,以示超脱之意。”

李逸云点头笑道:“原来如此,这倒也是颇有特色呀,今日到这白云深处一游,我可真是大有长进呀!”上官纵连忙谦虚道:“李兄谬赞了!倒是李兄如今的修为可真让我叹服,和八年前相比,似乎连根本的法诀都脱胎换骨,不像我只能拾前辈的牙慧。不瞒李兄,我很好奇你刚刚使得那招破掉我四十九道云天分身的法术,看样子李兄那招并未尽全力。不知可否说说这法术的由来,也好让我长长见识。”

李逸云闻言一愣,他倒是无意隐瞒,但若是将自己前往上古之世的经历详细说来则不知要说道何年何月了。他只好简略地说道:“说起来实在是运气。在下的这招法术,是在巧合之下以三种剑气融汇而出的成果,刚刚形成的时候,还因为消耗过大给我造成了不少的麻烦。即使是现在,我也还没将它完全掌握,它可是个苛刻的家伙。”

上官纵羡慕地点点头说:“李兄真是好运气。要求越是严苛,说明这法术的威能越强,等到李兄将这剑气完全掌握的时候,恐怕整个世间都没有几人能与你为敌了!”

而李逸云此时想着的却是秦玄那依旧隐藏着的最终目的、被楚戾带走下落不明的风沐翎……听了上官纵的话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只能苦笑一下,敷衍道:“借上官兄吉言,但愿如此吧。”

说着,只见眼前景致陡然一变,一道高达两丈的厚实云门如退潮中的礁石从云海中钻出身影。没有名为“南天门”的那扇门那样高大,却更加的瑰丽多姿。宽达数尺的云柱之上,镂刻着纷繁复杂的纹路,这些纹路又在不停地轮转变换,带动起整个云门浪潮般涌动,显露出犹如生命般的律动。

两根门柱的两边则是空荡荡的虚空,但如那南天门一般,仔细看去便会发现密不透风的结界阻拦者去路,而那云门深处,则遍布着闪烁着各色光芒的云团,如夜空中漫天的萤火一般飞舞,在这白色的世界中晃得人眼花缭乱。

上官纵在门前止住脚步,朝李逸云微笑道:“李兄,祖师连同各位派中宿老都在这云门之内的深处,只是祖师他老人家已有近十年前未曾踏出这道门了。他老人家当时曾说,若是有强敌来袭,他自会感应得到,其他的事情都不许来扰他的清修。这门内的法阵也是祖师他老人家为防我们这些后辈打扰设下的屏障,惭愧的很,不才至今尚未掌握破解之法,每次尝试觐见都以失败告终,李兄若想寻找祖师,恐怕还要施展下手段。”说着,嘴角不由露出一丝微不可见的笑意。

听了这话,李逸云顿时觉出他语气中的古怪,转头看去,刚好看到他那一闪即逝笑意,顿时有些明悟了他的想法,心中不禁有些好笑:“原来对刚才在我手下吃了亏还有些不忿,想借着这事看我的笑话。不过看你的表情似乎也不是说谎,那就让你再看看我的手段!”

于是,李逸云朝他拱了拱手说:“既是如此便多谢上官兄了,那咱们就过会儿再见了!”说着一转身,大步跨进厚重的云门,之后身周便闪过一道光芒,他的背影也跟着消失在多彩的云浪之中,只剩下门外有些呆愣的上官纵依旧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进入云门之中,李逸云只觉眼前强光一闪,立刻不由自主地紧闭上双眼,等到光芒减弱之后才尝试着再度睁开,呈现在他眼前的景象依旧是那漫天的缤纷云团,但它们的布局分布却与在门外时所见的完全不同。一道道各不相同的结界依托着云团分布,如同一面面墙壁,将前方的空间分割成一道道看不见尽头的小路。而再向后方望去,来时的通路完全被纷乱的云团取代,踪迹不见。

选了一条道路,李逸云尝试着向前迈出了两步。刚想要仔细观察云团辨别一下方位,眼前云团的布局却又陡然一变,众多的云团如同流星般疾速划过天际,再把李逸云晃得眼花缭乱之后,又形成了一个截然不同的景象,结界的分布也随之变化,让李逸云再度失去了对方位的把握。

若是李逸云再向深层走一些,恐怕连返回的方向也找不到了,他这才明白为何上官纵吃准自己会栽在这上面。以这样变幻莫测的云团构成的法阵,除非在奇门遁甲之上有着绝高的造诣,或是达到造物境界,借助内宇宙之力,否则极难找出通路。

不过李逸云微微一笑,心道:“上官兄,你恐怕又要失算了。我也许的确找不到道路,但……为何非要去找呢?”他将双眼一阖,浓郁的如同液体般的三色光芒在他的眉心荡漾开来,如一团绽开的浪花,向着四面八方的缤纷云团,喷涌而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