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白云深处(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457字
  • 2015-04-13 21:58:44

辰时三刻,明媚的阳光驱散了晨曦的雾霭,以初秋时节特有的金黄色辉光,洒在苍青色的群山之巅,为它们披上了一层薄薄的轻纱。

天下四海中央的沃土,共分为九州。而天下公认的九州中央,即为河南洛邑。往洛邑西南约莫百里,便是这在阳光中如同披金戴紫的山中盛景——白云山。

峰如其名。白云山的美景之一便是环绕其顶峰之上,覆盖方圆数十里的云团。熟悉白云山的人们都知道,无论阴晴雨雪,白云山的顶峰都是十年如一日的萦绕着团团白云,那在平时只能成为衬托的云彩,在这里却喧宾夺主,让那青山碧空成了它的附庸,为它营造出宛若仙境般的景致。

这白云的奇景自然引起了好多人的好奇。每年的春夏之际,总有人攀上峰顶,试图进入那白云深处一窥究竟。但当他们进入其中之后,能看到的只有白茫茫的一片,摸索一番之后,便又从峰顶的某个方位钻出云团,扫兴的寻找山路下山。

钻入峰顶的云团中,云气越发的浓重,走出几步远后,人们的眼中便只剩下了白茫茫的一片,虽不是黑夜,可也达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效果,人们越是往前走,云气越是浓重,所以那些探索云团深处之人往往走着走着,方向便开始偏离,最终便会从云团的其他方位钻出来。

而即使他们始终不偏离方向,在他们的前方,还布有带有宇之法则的结界,当他们深入到一定程度之时,结界便会自行发动,将他们周围的空间进行扭曲,从而把他们送出云团之外。而那埋藏在云团深处的秘密,则不动声色的沉寂着,一晃便是千年。

结界之内,秘密一览无余的呈现在环绕着它的白云之中。在这里,无处不在的云气自动的避开了中央径长数十丈的一块圆形空地,如同围墙环绕在这片空地的周围。而在这方空地的中央,仅存的云团凝成一朵朵磨盘大小的巨大花团,一朵连着一朵,不断地向上延伸而去,升入更高处的天际。

在那巨大的花朵阶梯尽头,是一片完全由云朵凝聚的开阔地,一只只刚生出头角的梅花鹿四蹄踏着白云悠闲的散步,一只只体态婀娜的仙鹤发出一声声清朗嘹亮的鸣叫,在更高的空中自在的飞舞,不时的降下身体,带起一团团青烟似的云气。

阶梯的正对面,盘坐着两个十五六岁少年,一身纤尘不染的白衣和那背后古朴的松鞘长剑,都让两人本就清秀的面容带上了一股仙风道骨的滋味。在他们的身后,立着两根高达数丈的圆柱,同样是由云气凝结而成,以它们为依托,一座雄伟的牌楼竖立在少年们的头顶,牌楼的正中浮现着三个巨大的篆字,在一片白云的笼罩中闪烁着迷离的七彩光华——南天门!

“踏、踏……”一阵清脆的脚步声传入两个少年的耳中,两人同时睁开眼来,相互对视了一眼,面带疑惑的瞧着数丈之外的阶梯。阶梯本是云气凝结,即使是毫无修为的凡人踏上也不该有如此的脚步声。如今的情况必然是来着故意为之,想来是提前告知,以表礼貌。只是白云山与世无争,两个少年自打上山来,十数年间也未曾见过一位访客,却不知如今的来人是所为何来?。

在两人的注视之中,一道挺拔的身影从那云梯的尽头扶摇而上,在距离两人几丈远的地方站住了脚步。那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一身从头到脚的素白色劲装勾勒出高挑笔直的身姿,顾盼之间颇有一股出尘之态。

站稳了脚步,那白衣青年瞧着两个少年,微微一笑,顿时好像在脸上镀上了一层柔和的淡金光华,让人瞧来便不由自主的生出一股亲近之感,接着只见他抬起手来,朝着两个少年拱了拱手道:“两位仙友请了,在下昆仑山玉虚宫后进李逸云,特来拜访白云老祖仙长,有要事禀告,请二位帮忙通告一声,这里先行谢过了。”说着微微敛首,冲着二人施了个礼。

两个少年在门派之中本是被人颐指气使的角色,见李逸云如此礼遇,立刻便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连忙向李逸云还礼。左侧的那名瞧着沉稳些的少年跟着开口道:“李兄客气了,不过祖师他老人家已然有数年不曾见客,所以此事我们要先去禀告大师兄,由他来定夺。委屈兄台在这里稍候。”

李逸云笑容始终挂在嘴角,听了对方的话后又笑着拱了拱手道:“如此麻烦仙友了。”那少年点了点头,朝着身边的另一名少年嘀咕了两句,便转身跨过南天门,朝云门深处奔去。剩下的那个少年则冲着李逸云笑了笑,脸上却是跟着一红,垂下头去不再言语,显然是性格羞涩不善言辞,李逸云见他行状可爱,不由得微微莞尔。

经过蓬莱岛之事,李逸云终于知道,秦玄的目的便着落在这上古神器九州鼎之上。与吴尘等人商议之后,便决定分头行事,吴尘返回玉虚宫,集合与他同辈的师兄弟,合力抗击实力超绝的秦玄。白晓苏则有些担心此事波及长白山妖族,而且阿彩的伤势十分严重,于是便带着阿彩返回天池安排后续的事宜。

晶晶的情况则十分的特别,按着他所说,它吸收了那枚融合他千年前后双身力量的羽毛,急需时间将其炼化吸收。而顺利的话,他便可以借着这个契机完成第二次的进化,若是按着正常的情况,第二次进化至少要等到每次出生的二十年后。

这样一来,前往白云山告知白云老祖此事的,就只剩下形单影只的李逸云了。他在洛阳之时曾经远远的望见过白云山,自然也不会迷路。而那峰顶的雾气对一般人来说如同难以跨越的天堑,但以李逸云的修为,不过是小小的障眼法罢了。他甚至都没有出手将结界破除,只是用浩渺辉光诀在结界上找到了一个薄弱之处,再施展宇宙诀,便轻巧的进入了这白云深处的神秘之地。

正耐心的等待着那所谓的“大师兄”,李逸云突然感到一股柔和的法力正如灵蛇般蠕动着,渐渐的朝他的身边靠近。李逸云微微一笑,也不点破,只是暗自留意着它的动向,表面上则是装出一副淡淡的不耐烦,有些焦急的瞧向云门的深处。

而那如蛇般行进的法力,在到了距离李逸云五丈远左右的位置时,终于按捺不住,闪电般的发动了。那柔韧的法力瞬间暴发出令人心悸的能量,一条长达数十丈的白色巨蟒吐着长信在李逸云头侧探了出来,粗壮的身躯凌空一卷,立刻便要将李逸云裹在其中。

巨蟒来势如电,但李逸云早就留意上了它,又怎能被击中?他手腕轻轻一扭,掌心对着下方的虚空轻轻一按,五彩的光芒立刻便从他的脚下升起,如倒卷的瀑布一般弹射成一根长达两丈的圆形光柱,将他的身体包裹在内。

而后,那五彩的光柱又如花蕊绽放般,轻柔的颤动间,却暴发出无可匹敌的力量,那白色的巨蟒被这五彩光芒从内而外一撑,立刻被撑断成数十截,化为了一个个云团状的事物漂浮在空中。

但这数十个云团随着李逸云周身那五彩光芒的散去,立刻剧烈的蠕动,顷刻间化为数十个身高过丈的巨人。最靠近李逸云身周的几个立刻扑了上来,或在掌中凝出种种武器,或展开拳掌招式,攻向他的四面八方,而离得稍远的那些人则纷纷双手疾舞,一道道凌厉的法术便从他们的身上喷薄而出,与前方的攻击不分先后的向李逸云身上砸来。

看着这形态各异的巨大身影,李逸云心中闪过一丝熟悉之感。他将左手抬起,拇指指端压住食指,轻轻一弹,一道闪烁着金红碧三色的光点萤火似的弹射而出,随后在空中微微一滞,分裂成无数更加细小的光点,朝着那或远或近的云团巨人更加快速的飞射而去。

那细小如蚊蝇的光点无比精确的射中了每一个云团巨人,而他们那高大的身影被这渺小的光点射中后,竟如落入熊熊烈火之中,庞大的身躯在剧烈的颤抖中不住的缩小,那些距离李逸云仅有咫尺之距的刀光剑影、风雷水火也在那些光点击中巨人们的瞬间烟消云散。

而那些击中巨人身体的光点,却是毫不停留的从那些巨人身体的另一侧钻出,如星斗般射向更远的空中。而那些巨人则在这一刻发出更加猛的颤动,急速缩小为一颗颗莹白色的光球,逃命似的汇聚向那南天门内的某处,而在那个位置,一道高挑的身影也在云团的环绕中现出身来,闷哼一声俯下身来,险些便到跪倒在地。

“大师兄!”那守门的少年高叫一声,疾奔几步来到那人的身前,立刻转过身来怒视着李逸云,背后的长剑也被他紧握在了手中,只不过剑刃不由自主的跟着他的手腕轻轻颤动。

强迫着自己鼓足勇气,可还是抑制不住心底的恐惧之感。少年很清楚自己与对方实力的对比,自己不过是元神境界的修为,连一重雷劫都没能渡过,与身边羽化境界的大师兄相比,简直是云泥之别。

而面前这看似比大师兄还要年轻一些的青年,挥手之间,便使得大师兄负伤,那若是想取自己性命,岂不是如同探囊取物?

正当他心中忐忑之时,一只修长的手掌搭在了他的肩上。被他护在身后的人平复着气息,轻声道:“师弟,谢谢关心,不过别担心。这人不是敌人。”说着,那声音的主人绕开少年,走上前来朝着李逸云拱了拱手道:“李兄,多年不见,别来无恙啊!我原本想着和李兄开个玩笑,没想到李兄如今的修为已然如此高绝,实在是自取其辱了。”

李逸云闻言一愣,食指朝天一竖,那漫天的光点霎时如飞蛾扑火般尽数聚拢到他的指端,凝成了胡桃大小的一团三色火焰,轻轻地律动着,接着又陡然一颤,化为一道灵蛇般的细线,顺着手指钻回李逸云的体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