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廿载祸源(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4024字
  • 2015-04-09 21:53:02

“不是小媚呀……”那老者的声音中满是疲惫,眼神也跟着黯淡下去,颓然垂下了头。沉默片刻,又突然抬起头来,半长不短的灰白头发被扬了起来,在惨白的火焰之下如同恶鬼般嘶吼道:“那你是谁?来这里做什么?”言语中,目光中满是凶厉之色。

接着上方数团火焰投射下来的光华,李逸云仔细的将面前之人打量了一番。只见他那残缺不全的头颅之下,是一副更加残破的身体。上身从腰部折断,胸部以上如断了的树干般弯折向前。他席地坐在青石地面之上,双手双脚都软绵绵的拖在地上,随着他的叫喊如蛇一样的摆来摆去,显然均被折断。

听着他对母亲的称呼,又想到母亲与崔询的对话。李逸云福至心灵,嘴角微微抽动,冷冷的说:“你是邢诚舸吧?”比起那残废怪人的呼喊,李逸云的声音如同蚊呐,但话音刚落,那怪客的喊叫声立刻戛然而止。他直勾勾地瞪着李逸云,目光中的神采越发的强盛,但疯狂之意却渐渐散去。

一阵旋风从顶上吹落,将他那头杂乱的灰发吹起,尽数压向脑后。他微仰着头颅,却如同居高临下般注视着李逸云。仿佛又变回了数十年前那潇洒俊逸的绝代高人。

数十载后的邢岛主坐在地上,瞧着面前面无表情的年轻人,略带惊讶的回答道:“不错!正是老朽。不知阁下是何人,可识得小徒胡媚儿?来此找我又有何贵干?”

李逸云叹了口气,心中无端浮起一股悲凉之感,苦涩地说:“我当然识得她呀!我就是听了她的话才会来这里的啊!我是他的儿子!”“啪”一声,一滴泪水随着这句话打在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不可能!”邢诚舸刚刚平复的神色又变得激动起来,他全身不住的颤抖着,须发散乱的吼道:“那孩子明明二十多年前就死了!你一定是假冒的!说!你是不是想通过欺骗媚儿得到什么好处?说!”他将双眼瞪得目眦欲裂,显然是一副怒不可遏的模样。

“闭嘴!”李逸云终于也爆发了,他大吼一声,立刻将邢诚舸的吼叫声盖了过去。这一声如同引爆火山的火种,将他的愤怒尽数引出。他大声喊道:“你个老废物在那嚷嚷什么!我骗我娘?我娘已经死了我还怎么骗她?她为了保护我!为了保护你托给她的那个什么破玉珪!搭上了自己的一切!你还他妈在那嚷嚷什么!”说着,李逸云信手一挥,一道血红气刃斩出,劈到远处的石壁之上,溅起一连串的火花。

一口气喊了这么多话,李逸云有些吃不消了,呼哧呼哧的喘起粗气来。而对面的邢诚舸也安静了下来,双目变得呆滞,好像失去了转动的能力一样,凝固在那一个点上,一动不动。

“什么?媚儿她……死了?”半晌,邢诚舸才吐出这一句话。所有的力气也仿佛随着这句话被抽离而去,他那折断的上身也塌了下去。头倒是依旧向上扬起,对着李逸云,双眼却已然变得呆滞无神。

他闭上了双眼,微微的摇着头,喃喃道:“傻丫头,你干嘛要管那什么玉珪呀?真是太傻啦——”说着,浑浊的泪水从他的眼角溢出,顺着脸上纵横交错的纹路,向下流淌而去。

“别他娘的惺惺作态!”李逸云怒道:“我娘和那么多的人都把命搭上了也没保住的那个破玉珪,它到底是个什么宝贝?值得上那么多的性命!你说!你说啊!”

说着,李逸云满面含泪,双膝一软跪在地上,泣不成声。

而与他正相反,听了这话的邢诚舸神色间的悲痛立刻消失不见,残破的五官露出如同雷击般的惊愕之色,喃喃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世上怎么还能有人知道离雉玉珪的来历?不可能,不可能……”

李逸云听了他的自语,诧异的止住泪水抬头去看。在瞧见对方那惊愕中带着恐惧的神色,不禁也心中一惊。之前即使是再疯狂,这前任蓬莱岛主的眼中所表露的,都至多只是癫狂,从未有此时的恐惧之色。见此情形,李逸云顾不上其他,赶忙问道:“什么离雉玉珪?你说清楚,那到底是什么?”

听了他的断喝,邢诚舸这才从旁若无人的状态中恢复过来,面色阴晴不定的闪烁了片刻,终于似乎想到了什么,神色稍稍的安定了下来,这才用他那如同冷风入窗的嘶哑嗓音说道:“这离雉玉珪是八方玉珪之一。顾名思义,八方玉珪是八块散落在九州各个方位的玉珪,按照先天八卦的方位排布,并雕镂成对应的动物模样。依次是南方乾驹玉珪、东南兑羚玉珪、东方离雉玉珪、东北震龙玉珪、西南巽鸢玉珪、西方坎豕玉珪、西北艮犬玉珪,以及正北坤牤玉珪。”

终于听到了这玉珪的来历,李逸云迫不及待地追问:“那这些玉珪到底有什么用?”邢诚舸显然也没有心思卖关子,喘了口气便接着说:“这八块玉珪单独拿出来没有任何用处,它们只有集合在一起才能实现效果,而那时,它们将成为开启一件神器的钥匙,而我们蓬莱岛的创派祖师正是受了那件神器主人的托付,才世代保管着这件离雉玉珪。”

说到这儿,他又长出了一口气,似乎在平复有些激荡的心情,随后再度开口,一字一顿的说道:“这件神器的名字叫做九州鼎,而它的主人,便是千年前的大禹。”

听到这任谁也无法忽视的名字,李逸云不禁生出一种敬仰之感,但随即便被深深地忧虑取代。秦玄的目的竟然最终指向了上古神人,他到底想要做些什么?他忍不住接口道:“古老相传,九州鼎是大禹采九州之铜,架起天火熔炉煅烧九九八十一日制成的九尊宝鼎,是九州气运的象征,自夏朝以来便被天子用来供奉上天。可是……它到底有什么用?”

邢诚舸似乎用他那破烂的嘴冷笑了一下,说道:“你是说供奉在洛邑的那所谓周鼎?那是假的!真的神器哪里会放在那里?任凭俗人糟蹋?”

“那是假的?”李逸云的认知瞬间便被颠覆了。他瞪大了双眼瞧着邢诚舸,满脸的不可置信。邢诚舸冷哼一声说:“当然是假的,真的九州鼎存放在洛邑西南的白云山之上,据说白云山上有位白云老祖,是自禹皇时代便存在的高手。负责看守九州鼎的便是他。不过想来那抢夺玉珪之人既然能够得知八方玉珪的存在,那九州鼎的真是地点八成也已探知。”

见李逸云满面愁容,邢诚舸叹了口气,缓缓说道:“暂时还不用担心。八方玉珪每一块都有专人守护,而且据我所知,有几处放置玉珪的地点还有着特定的阵法,必须要在特定的日子才能够进入,甚至数年才有一日。所以还不用着急,应当还有些时间挽救。”

可李逸云听了这话,却是惨然一笑,摇摇头说:“恐怕没什么时间了。在这之前,我亲眼见到流落在燕国宗室的震龙玉珪已经被他们得到。”说着,他直视着邢诚舸的双眼,沉声道:“而那,已经是近两年前的事情了。”

“什么?”邢诚舸惨呼一声。旋即垂下目光,喃喃道:“怎会这样?怎会这样?”而李逸云的双眼,则重新显出之前被疑惑取代的怒火。他一把攥住邢诚舸的衣领,将他那残缺的身体提到半空。厉声道:“别说了!这之后的事情就与你无关了。我现在要问你的是,二十五年前究竟发生过什么?我怎会与我的生身父母分离。我的父亲……”

李逸云双目赤红,他的耳畔传来了母亲曾说过的话:“我师父杀了我的儿子与爱人。”他怒视着面前的老者,如野兽般嘶吼道:“是不是你杀的?”

迎着李逸云赤红的双目,邢诚舸却反而双目一眯,微微的笑了起来。嘶哑的笑声如同鬼嚎,充满了嘲讽与凄凉,听的人毛骨悚然。李逸云本就恼怒的心绪被他这笑声一激,顿时燃起滔天怒火,手腕一震,便将被提着的老者向地上用力掼去。

砰地一声摔在地上,老者的笑声顿时戛然而止,一连串的咳嗽声从他那破败的喉咙中传出,显示着他的痛苦。李逸云听着这咳嗽,不禁生出一股内疚之情,但又想起此人可能便是导致自己一家生离死别的元凶,脑中立刻便被恨意填满。手腕一抖,五彩的光芒化为利剑喷吐而出,紧紧的抵在老者的额头。

“咳咳……把剑、把剑放下,我就告诉你。”邢诚舸的咳嗽声还没有彻底止住,便针锋相对的向李逸云说道。李逸云双目圆睁,怒视着面前的老者那毫无惧色的神态,那挑衅般的目光分别在说:“来吧,杀了我吧。只要你愿意将当年事情的真相彻底埋葬,只要你想要抛弃你能够抓住的,你的父母在这世间留下的唯一事迹。”

想到这层,李逸云悲伤心头,泪水险些便要跌落,忙冷哼一声。随手将剑光撤回,顺势别过头去,将自己的悲伤掩盖住。原以为邢诚舸会趁机讥笑,却听他轻叹了口气,将自身的气息平复,便开始了叙述。

“二十五年前……是吧?那时候我刚刚根据上古的典籍中创出一种法术,从理论上来说,可以毫无弊端的将一个从未修炼过的人迅速提高到到羽化的境界,只是这受者必须有一半的妖族血统。于是我便开始在天地间寻找合适的实验者。”

“在遇到媚儿之前。我也发现了不少有着半妖血统的人,但那些人要么已然有了灵力根基,难以改变,要么已在周边人们排斥的眼光中变得心魔深重,再难求道。”

“遇到她的那天是八月初的一天,那是一块被梧桐树环绕着的麦田,在梧桐叶飘落之中,她正抱着一个刚足月的婴儿,给她在田间的丈夫擦汗。若是你所说属实,那这婴儿便是你了。瞧着她那阳光中毫无杂质的笑脸,再加上她那九尾狐族的强大血统。我立刻就知道,这就是我要找的人。”

“于是我便从天而降,对她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讲诉清楚。她当时可能是怕我伤害你父亲和你,犹豫了片刻便答应了我的要求,将你交给你父亲,准备随我离开。倒是她那丈夫,在我的实力面前明明如同蝼蚁一般,却还一副要舍命保护她的样子,与我年轻时一样,当真可笑。”说到这儿,邢诚舸的语调中带上了一丝苦涩,不过是一闪即逝,恢复了原本的平淡。

“于是我强行把她带走。一路上为了照顾她的心情,我还特意带她游山玩水,并且答应她只要试验结束,便让她与家人团聚。几天下来,她的脸上又重新开始出现了笑容。”

邢诚舸双目中发出一股柔和的光华,似乎也颇为怀念那时的日子,接着,他的嘴角一撇,露出一个苦涩的笑意,接着说:“说来你父亲可真是愚蠢,不过在你看来也许会觉得骄傲吧?他竟然算准了我返回的路程,抢先在一处山路之上摆了个茶摊,还装扮了一番,竟然骗过了我的眼睛,然后又在茶水中下了蒙汗药,用来对付我。”

“这药当然对我没什么用!但却激起了我的怒气,他见事情败露,便一边抱着你,一边苦苦的哀求我让他一家团聚,你母亲也在一边哭哭啼啼,我一时心情烦闷,便抬手去推你父亲,结果一时忘记了他是常人,用力过猛之下,将他连同他怀中的你一起推下了悬崖。”

老者似乎有所惋惜,但语气立刻又转为强硬道:“我不是解释,人就是我杀的,当年对你母亲我没奢望过她原谅,如今对你也是,我只是将事情的真相说出来,仅此而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