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锥心之痛(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014字
  • 2015-04-07 22:13:19

惊讶之下,李逸云来不及估计他嗓音的变化,忙向他手指指向的方向去看,此时的李逸云已然将羽化神甲散去,胸前被剑气刮破的衣襟也被胡钧山撕开,浮现在他眼前的正是他裸露的胸膛,上面有着一块两寸多长的叶子状狭长胎记。

李逸云脑中嗡的一声,忽然意识到了一件极为重要的事,张大了嘴说不出话来,只是不住的点头。胡钧山更焦急地问:“你是哪里的人?何年所生?”

“我是凤丘人,戊辰年八月初六所生……”李逸云下意识的脱口而出,好像生怕错过了一瞬的时间一样。

“啊——”胡钧山一声惊叹,他的脸也在这声叹息之中如春雪般融化,英挺的剑眉化为二月的嫩柳,一双凤目也化为了水汪汪的杏眼,满是柔情的注视着李逸云。

“孩子,你的生辰不是八月初六,应该是七月初九才对!”面前的妇人颤抖而又温柔地说道。

瞧着面前这改换一新的面目,李逸云如同再度被九天雷霆击中一般,瞪大了双眼僵在了那里。面前的容貌,是一张看上去三十左右的女子脸庞,柳眉杏眼,玉鼻檀口。与李逸云曾见过的另一张脸庞极为相像,只是相比起镜中的那张脸,眼前的脸庞显得要消瘦的多了。

李逸云张大了嘴,剧烈的颤动了一番,突然仰天叫道:“娘——!”随后垂下头来,双目已满是热泪。

“好孩子,别哭。让娘好好看看。”面前的妇人双手捧住李逸云脸,温柔的说道。李逸云用力的点点头,却止不住眼中留下的泪水。

“儿呀,娘姓胡,名字叫媚儿,是你外公给我取的呢。可惜他身为九尾狐被修道者发现,早早的被杀了。你爹爹的名字叫钧山,说来可巧了,他也姓李,我们本来给你起的名字叫商容,不过你现在这名字听着似乎更好些,也别再改了!”

“娘您别说了!我这就给您治伤!师父!白前辈!救救我娘!救救我娘啊!”李逸云狂吼道。同时疯狂的将法力注入胡媚儿的的体内,却如同泥牛入海一般,毫无作用的消失不见。

白晓苏和吴尘不分先后的来到李逸云身前,探手搭上胡媚儿的手臂,送入法力,但旋即便相视一眼,黯然的微微摇头。

胡媚儿显然也知道自己的状况,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云儿你别逼人家了。娘刚刚伤了秦玄的那一招已然将我的肉身与魂魄尽数引爆,如今你面前是我在那之前用法术将自己的状态暂时转换为发出那招之前的样子。”接着,他冲着目光如火的李逸云摇了摇头:“别费劲了,雷风恒也没用,再说,娘可不想过那活死人的日子。”

“娘啊!”李逸云紧紧的将母亲拥入怀中,绝望地放声道:“我还有好多话要问你呀!我还有好多事情要跟你说呀!啊啊啊啊——”说到这儿,他已然泣不成声。环抱着她的李逸云此时感觉到,她的身躯正诡异的变得越来越轻,似乎所有的骨肉都在化为乌有一样。

胡媚儿也用力的抱住他,泪水不住的向下流着,脸上却满是笑意。她喃喃道:“孩子,真没想到你还活着呀。长得这么大了,娘能在临死之前见你一面,也终于能够瞑目了。”

李逸云此时已然有些神志不清了,他泪流满面,只知道不停的长呼:“娘!娘!娘!”好像这样便能挽留住怀中人的生命一般。

瞧着他的样子,胡媚儿不禁轻轻的笑了笑,笑容中充满了母亲对孩子天真模样的溺爱之情。那笑容如同春日的阳光一般,瞧得吴尘和白晓苏也微微动容。而她的身体,此时开始发出淡淡的莹白色光华,连通着身着的长袍,开始散为点点的流光。

“云儿你听娘说。娘没有时间了,当年一家离散的原委来不及亲口告诉你了。高塔的地下有暗层,最底下一层关着一个人,你去问他就好了。”胡媚儿将嘴贴到李逸云的耳畔,轻声道。

李逸云用力的摇头说:“不!娘!我要你亲口告诉我!亲口告诉我呀!”胡媚儿又笑了,她轻轻的摇了摇头,身体向后微微一动,便从李逸云的怀抱中脱身而出。原来到了这时,她的身体已然尽数消散,只剩下一道似真似幻的虚影。

“云儿,别哭了。”她用那轻烟般的双手捧住李逸云的脸庞,轻轻地“擦拭”着他脸上的泪水,温柔的说:“以后的日子,也要像之前的二十五年一样,好好的生活。最后要记得一件事。”

说着,她贴向李逸云的面前,轻轻地吻在他的额头。接着,她那最后的话语便随着她的身体消散在了空中。

“娘!”李逸云的整个身子都扑了上去,但却还是扑了个空。点点的光华如细雪一样散在空中,转眼间便融入天空,再不剩一丝一毫。“娘——”李逸云扬起了头,用尽了力气呼喊。此时空中的雨更大了,噼里啪啦的咋在他的脸上,溅起一朵朵温热的水花。

黑色的高塔之前,宇宙两位长老带着一些年长的弟子围在门前,严阵以待着瞧着前方。而远处的空地上,浑身浴血,衣衫破烂的李逸云正缓缓朝这边走来。身旁还跟着吴尘、白晓苏以及从他体内脱出的晶晶。

“这时蓬莱岛的禁地,你们给我站住!”宙派的王长老壮着胆子叫道。李逸云似乎没看到面前阻拦的人群一样,毫不停留的向前走去。两位长老又壮了壮胆子,正要再次阻拦。但却瞧见了李逸云此时的双目。

那双眼睛布满了血色,似乎随时都要喷出鲜血来。眼中已然没有了泪水,也看不出悲伤的神色,但却如同两个正在苏醒的火山口一样,随时就要爆发出毁天灭地的烈焰洪流,将自己与他人一同毁灭。

两人立刻想起了刚才李逸云的那道惊天之斩。不由得心底一寒,相视一眼,不情愿的让到一边。而几个不知天高地厚少年子弟却开始叫嚷起来:“说你呢!快退回去!”说着还要上前去挡李逸云,两位长老见状连忙将他们拉了回来,狠狠地瞪了他们几眼,这才没人敢动。

走到塔前,李逸云也不伸手。用刚刚愈合的胸口撞开大门,踏着重重的脚步走了进去。跟在他身后的三人则止住脚步,站在了塔门前。吴尘信手一挥,凭空变出三张椅子,三人面无表情的坐了下来。将塔门与蓬莱岛众人隔开。这时只听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整个天地似乎都随着震动了一下。而那七层的高塔则剧烈的摇晃一阵,险些便要倒塌。

这自然是李逸云所为,神思恍惚的他走入塔中,选择了最直接的方式。他集中全身的法力向下一击,顿时将整个塔震得一阵摇晃,而高塔的地面也在这一声巨响中化为齑粉。

失去了地面的支撑,李逸云立刻便向下坠去。他却也不用法力稳住身躯,而是任由自己不断的下坠、下坠……而在他的四周,环绕着一圈不断向下的青石台阶,看样子是基于岛屿的岩石地基修建而成,那才是常规的下降途径。而在那阶梯的周围,则星罗棋布着一些或大或小的石室,李逸云向里一望,大致都是些竹简,不知是何典籍。下方则是一团漆黑,瞧不清是何形貌。

下坠的速度越来越快,李逸云已瞧不清周围的景色,只剩下尖锐的风声在他的耳边环绕。也不知下降了多远的距离,周围忽然燃起数团白色的火焰,照的整个地下都是一片通明。李逸云转头环顾,只见那一圈火焰燃在高达十数丈的石柱之顶,如同一盏盏巨型的宫灯。而脚下青石的地面也被映照而出,并与的他距离已不到十丈。

手掌再度向下一拍,李逸云击出一道山岳般的掌风,他的身体在这道掌风之下硬生生的止住坠落之势,反而向上冲了少许。力道过于突然,剧烈的疼痛从全身传来,李逸云却恍若未觉。身形如岩石般砸在地上,踩出两个深深的脚印。

他抬眼瞧去,只见面前是一块方圆十数丈的空地。一个如那被毁的高塔一层地面上的法阵镂刻在之上,却比那还要庞大的多,向着四面八方的地层延伸而去,看不到尽头。而在那法阵的正中,有一个不知是什么生物的东西正瘫在地面之上,一动也不动。

想起胡媚儿临终时的话,李逸云顾不上奇怪,向前走了几步来到那身影面前,正要出言询问。那怎么看也不像是人的家伙却抢先开口,用刺耳的声音好到:“哈哈!我的乖徒弟又来看师父啦!说吧,这次又想怎么孝敬师父!”

说着,他抬起了头,那颗头颅如同被乱啃一顿的苹果一样,已然不成样子,颇为可怕。而他那竟然完好的双眼在瞧见李逸云相貌之时,顿时变得呆愣,说不出话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