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锥心之痛(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374字
  • 2015-04-06 21:33:20

惨叫声中,围在外围的蓬莱岛二代弟子们纷纷如旋转的陀螺一般失去了控制,径直跌入那白色火焰的笼罩之中,“快跑呀!”这是许多二代弟子朝着地面上的少年们喊出的最后一句话。

蓬莱岛的弟子们转眼便被那看不见的能量融化为一股股各色的光华,又被那白色火焰同化,使它燃烧的更加旺盛,绽出更强盛的吸力。这股吸力不仅格外强盛,而且似乎断绝了这片宇宙与外界的所有联系,连精擅宇宙法术的胡钧山也无法脱身,更别说其余的人,只能拼劲全力的抵挡,而又在那不断增强的吸力之中,绝望而无声的化为乌有。

白色火焰越发旺盛。终于,在这诡异而又绝命的吸力之下,李逸云也坚持不住了,他身周的光芒开始变得紊乱,体内的法力也渐渐枯竭。转回头来,李逸云瞧了一眼远处仅能凝立自保的师父、白晓苏两人,以及那一日间化友为敌的彭祖,最后定格在身旁的妻子身上。

在这期间,他在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将人生从头至尾回忆了一番。他惊讶的发现,他竟然没有什么不舍与伤悲。无论是幼年时养母的悉心呵护,还是之后昆仑山十载的学艺生涯,都满是难能可贵的快乐时光,而下山后一路行来,虽然颇多艰辛,但有真心爱着自己的妻子一路相伴,一切也都是足慰平生。

随着心思的轮转,他的眼神渐渐变得释然而广阔,如同艳阳高照时的天空,令人感到无比的舒适。而风沐翎也是一脸温柔的瞧着他,眼中丝毫不见惊惧与遗憾,她的嘴角轻轻地勾勒出一个俏丽的弧度,将那绝美的一刻定格在了李逸云的心头。

李逸云也释然一笑,周身荡漾起一层淡淡的金光,便要将晶晶从身体中剥离出来。事到如今,法力眼看就要耗尽,伸头缩头都是一刀。而将晶晶放出,说不定以他的特殊身份,说不定能够有方法逃过一劫。

金色的虚影已经在他的背后缓缓凝聚,而李逸云的身体也因为力量的削弱慢慢的却又不可阻挡的向前移动着。心念一动,他正要一鼓作气做个了结。一只手掌突然从身旁探来,将他的手臂紧紧攥住,打断了他的举动。

法力的运转一终止,那金色的光芒立刻重新涌入李逸云的体内,暂时止住了他继续前行的势头。李逸云一惊,急转头去看。只见胡钧山不知怎样来到了他的身边,一边用力扯着他的手臂,一边双目圆睁,显然将法力施展到了极致。

而在这过程中,那些围绕着众人的蓬莱岛弟子们一个个的被吸入其中,扩充着白色火焰的力量。而胡钧山的身躯也开始颤抖起来。面色变得铁青。李逸云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前辈,放手吧。在这样下去你也会被我们连累的!”

“闭嘴!”胡钧山一声冷喝,再不多说一句,只是握着李逸云手臂的关节绷得更紧。李逸云见他坚持,也没有办法,只好专心致志,运足全身的法力抵抗着秦玄的攻击。

但令他意外的是,此番面对着更强的吸力,他身上的压力竟然比之前还要小得多。他环顾四周,只见自己与风沐翎身周的空间布着一层扭曲的结界,如同一个蚕蛹一样将两人团团裹住,一圈圈波纹似的律动在这“蚕蛹”之上缓缓地行进着,最终尽数涌入胡钧山周身的空间之中。

显然,胡钧山用这种法术,将两人所受到冲击的绝大多数均引导到了自己的身上。这样一来,以两人所剩不多的法力也能勉强维持。但他所承受的吸力,却是达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程度,饶是凭借他太乙境界的修为再加上神妙的空间法术,依旧呈现出渐渐不支的势头。

不过这时,秦玄的这招惊天之式,终于露出了它的第一个弱点。外围的蓬莱岛修士中,除了修为最强又见机迅速撤离的两位长老之外,所有的二代弟子都被当做养料填充进了他那白色光焰之中。除了能够抗衡吸力的几人外,周围再也没有其他的人存在,吸力的增长便到此为止了。

白色的光焰渐渐凝实,由原本蓬松的火焰形态,凝聚成长度近十丈,宽达三尺的白色长剑。长剑如同实体一般,由秦玄手掌之上的剑锷延伸开来,直指苍穹。与它形成过程中的血腥截然相反。整个剑身萦绕着莹白色的柔和光晕,如同一块巨大的玉石,透出一股自然之美。而那持续不断的吸力,也伴随着长剑的凝实,逐渐的消失着。

此刻,秦玄周围的众人终于可以正常的运转法力了,然而大家的神色却是更加凝重,因为连修为最弱的李逸云也看得出,秦玄的这招凝聚了一位货真价实的造物境界修士,连同数十位羽化境界修士的全部生命之力,那这招的威能究竟能达到怎样一个恐怖的地步!

李逸云正心中忐忑,却突然觉出被胡钧山握着的掌心传来一阵温热舒适的触感,似乎是一块玉石正被放入他的手中,李逸云立刻想到了秦玄的目的,而魂魄之中也同时传来了胡钧山的声音:“你在这里也帮不上忙,收好玉珪,快走!”

瞧了眼胡钧山的神色,李逸云立刻心领神会。这时,秦玄手中的长剑终于彻底的凝实了,那股限制着周围空间的力量也彻底的消失殆尽,李逸云将手一抽,从胡钧山的掌中脱了出来。与此同时,银色的光华已经将他的全身包围,光芒一闪,他便带着风沐翎瞬间移到了三十丈之外,并且身周再次闪动银色光芒,将要继续跨越空间。

就在这一瞬,一股致命的危机感从心底升起。李逸云周身闪烁的银光如同结冰一般凝固起来,连同着周围的空间全部冻结。李逸云打了个激灵,在空中急转过身,迎面而来的便是一道形如白虹的璀璨剑光!

秦玄蓄势而发的第一击,竟然毫不犹豫地斩向实力最弱的李逸云。而他的身体,此时也跨越了数十丈的空间,完全脱出了几人的包围。而他跨越空间之时,竟然没有引起一丝的法力波动。

“他已然达到了半混元境!”李逸云心中狂呼道。而他的思维也仅仅够想出这一点,随后他胸前的羽化神甲连同这穿着的长袍,便破碎成了一团四散的光点,几颗血珠也迸溅而出,跃至李逸云的面前,眼看着他的整个身体也要随之被劈成两半。

“嘭”的一声,剑芒斩中了身体,发出了沉闷的一声响动。李逸云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只见那自己的身前出现了一道修长的身影,将那斩向自己的剑芒挡在了身后,而他的脸色则已然变得苍白如雪,刺目的血花从他的后背绽开,将周围的天际也染得通红。

“胡前辈!”李逸云惊叫一声。而他的叫声随后便被替他挡住的胡钧山压下,只听他长啸一声,竟如月下孤兽的嘶吼一般,苍凉而静寂。而随着他这声长啸,一团琉璃似的七彩光影便从他的身体中腾跃而起,赫然是一只张牙舞爪的狐狸!而它的身后,则生着刚好九根硕大的长尾,将那被白色剑光遮蔽的天空硬生生的撕开一个口子。

“九尾狐!”秦玄惊呼一声,随后身形一转,立刻便要远遁而去。但只见那闪着七彩光芒的狐狸身影一闪,立刻便跨越了数十丈的距离到了他的面前,合身一扑便化为一道七彩光柱,冲入了他的胸膛。

造物境界的修士,他们的羽化神甲已然与自身融合。但他们所穿的衣袍,却是经由他们的内宇宙炼化而成的,更有许多还加入了许多天地奇宝,强韧程度比起羽化神甲只强不弱。

然而,在这七彩光芒之下,秦玄那天蓝色的长袍立刻便如纸糊的一般,立刻如败革般破碎,那七彩光柱毫无阻滞的贯入了他的胸口。

被这光柱一冲,秦玄立刻便如崖间迸裂的石块般飞射而出,同时仰天喷出一蓬血雾。

吴尘和白晓苏见状,立刻身影一闪,便从两侧向他跃去。不过彭祖也早已蓄势待发,双手在胸前一圈,便圈出一个律动着的白色圆环,将两人的身形阻住。而被他护住的秦玄,则趁势探出左手,朝着李逸云的方向一招,那之前已然因为他的剑气所激而脱开李逸云手掌的火红色玉珪立刻如乳燕还巢般投入了他的掌中。

“走!”秦玄似乎在忍着疼痛叫道。话音刚落,还在飞掠的身体便毫无征兆地消失在了原地,不见踪影。而彭祖这时在两人的夹攻之下,掌中的光环终于玉碎似的化为碎片,他的身体也被两人接踵而至的攻击完全命中。

不过依旧如之前一样,这对他人来说致命的伤势,在彭祖的身上确是完全瞧不出成效,仍旧是那股玄妙的气息一荡,伤势转瞬痊愈。接着,彭祖凭空向后跨出一步,便也消失不见。

见敌人均远遁而去,两人只好撤回将要发出的攻势,调息了一下法力,转头朝李逸云的方向掠去。

倾尽全力发出了最后一击,胡钧山仿佛丧失了所有的生机,毫无支撑的向下跌落,李逸云刚忙上前一步,探手托在他的腰间,将他揽到身前。

“前辈,你为何要舍命来救我?我……”李逸云双目含泪,想起两人过往的情谊,不禁心生悲痛。胡钧山勉强的撑出一丝笑意道:“哪儿那么多废话!总不能让你这个晚辈为了我丧命吧?那不是太丢……”胡钧山猛地瞪大了双眼,直盯盯的瞧着李逸云的胸口,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喷出一团团的血雾来。

“前辈,你怎……”还未等李逸云询问,胡钧山已然抓住了他的有些破败的衣襟扯了开来,将他的胸膛完全的袒露出来,嘶声道:“你这是从小就有的吗?”颤抖的声音,竟陡然变得如春水般柔媚,比起风沐翎那动人的嗓音还要悦耳许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