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风雨故人来(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506字
  • 2015-04-05 22:18:55

之前被那突兀的法力所阻,李逸云自然留了心眼。见又有法力暴起,立刻将计就计,将二人置于这法力的轰击之下。

两人的实力尚且及不上此时的李逸云,若是被这银光击中恐怕立刻便要被空间之力割得支离破碎。但两人却毫无闪避的意图,只是将相互靠近,而他们背后天际那暗紫色的领域的色彩变得更加浓郁了。两人目光同时闪动,那暗紫色气流组成的领域便迎上了璀璨的银光。

一切显得格外安静,没有想象中的爆炸出现,那银色的光柱与暗紫色的光芒刚一接触,便如同融化了的冰块一般变得流动不定,而那暗紫色的光芒中则蠕动出无数张狰狞的嘴,裹住那银色的光华,争先恐后的啃噬着。

银光不断地爆发开来,将那些黑紫色的嘴炸得“血肉横飞”。但又立刻有后来者争相而来,将那银色光柱糊的密不透风,不多时,银色的光芒便完全融入了空中那暗紫色气流之中。

吞噬了银色光柱之后,暗紫色的光彩变得淡了许多,但两人目光中的神采却愈发明亮,身上的法力也比之前有所恢复。两人瞧了瞧紫色气流暗淡的程度,想来是对着领域的威能十分满意。

然而李逸云却对此视而不见,趁着两人被暴起的法力所阻,李逸云背后的五彩羽翼快若奔雷的扇动几次,他的身影则在空中如残影般闪动跳跃,转眼间便接近了秦玄、吴尘等四人混战的地带。

比起另外三人,崔询的实力要差了不少。原本以为凭借着吴尘和胡钧山两人的实力,几个回合便可分出胜负,不料秦玄却是异乎寻常的顽强,几番以一敌二却依旧稳住了局面,毫无败北之象。

跃动间,李逸云已然到了胡钧山的背后。他探出左掌,陡然大吼一声道:“胡前辈,借我些法力!”话音未落,一只修长的的手掌已然搭上了他的掌心,汹涌的法力随之而来,灌入李逸云的体内。

双目一睁,璀璨的神光由他的眼中和身上同时绽开。红碧两色光带如蛟龙一般拱卫着金色烈日般的剑芒,从他的手掌中绽放而出!这奥妙无端的三色剑气,终于在属于李逸云自己的时代中首次现身!

经过一番的琢磨,李逸云稍稍懂了些操控这道剑气的法门,此时的他将剑气的威能大大的压缩,因此才能仅靠胡钧山的法力便使其现身。

饶是如此,三色剑气一出,立刻便迸发出一股天海般浩瀚无垠的气势,连几位高手的魂魄也瞬间为之一震。而随着李逸云手掌的举起,剑气凌空闪耀,散发着天地间唯我独尊的光芒,附近那因为混战而纷乱的天地灵力,自然而然的便缠上那耀眼的剑芒,融入了其中。

高举剑光,李逸云手腕一振,刺目的剑芒便携着滔天的气势向秦玄当头斩来。但可惜的是,之前尽管胡钧山与其颇有默契,但仍旧比不上自身法力调动来的迅捷,而这剑芒的气势都过于磅礴,未出手时便被秦玄留意到。他的身影如轻烟般摇晃了几下,便凭空移出三丈多远,刚好脱出了剑芒所笼罩的范围。

不过李逸云却依旧是一副志在必得的表情,他那斩出的剑芒依旧一往无前。但剑芒却发生了诡异的变化,后半段依旧握在李逸云的手中,前半段则跨越了数丈的空间,如同从中断折一般,转眼便到了四丈多远的崔询头顶,迅雷般斩击而下,狠狠地劈在了崔询的头顶。

一团如烈日般耀眼的光芒从中炸开,掀起一阵狂猛的气浪。以吴尘和胡钧山两人的修为,也被这股气浪炸得倒飞出十数丈才稳住身形。李逸云更是如同箭矢一样破空而出,不过方向却是相反。

转眼间,他已然弹入了数十丈之后的由张锋和楚戾联手施展的结界之中,他的后背距离两人不足一丈。这两人此时刚刚解决了李逸云借势而来的攻击,见敌人主动凑了上来,顿时新欢怒放,双双出手,两股法力如锁链般交缠,在空中凝成一道与他们结界颜色相同的螺旋长矛,向李逸云的后背刺去。

而这时,李逸云那倒退着的身影突然如风中之火般晃了一晃。随后他那张神色凛然的面孔便正对上了两人的攻势,而他的手中,还握着竹竿般纤细的三色剑芒。

这自然是李逸云的幻术,却不是刚刚才使用的。早在李逸云想要用晶晶的手段一举制敌而使用瞳术之时,他便在两人的魂魄之中留下了幻术的烙印,只等待恰当的时机便可随时引发。两种瞳术之中,穷奇之力所产生的是瞬发型的法术,而源自五毒咒的瞳术却有持久的效用,正是凭着它的这一特点,李逸云才将幻术如此妙用。

当两人意识到眼前的景象是幻术的时候,李逸云的三色剑芒已经与他们手中的暗紫色长矛对在了一起,一朵朵灿烂的流光在空中绽放,李逸云手中剑芒的变化微不可查,而两人合力击出的长矛却是片片破碎,散做了漫天的碎屑。

眼看着剑芒便要将两人同时笼罩。这时,楚戾双目陡然一凛,手掌如电般撤回,手腕一转,立刻便扣住了身旁张锋双臂处的经脉,随手用力一推,将他的身躯迎向剑芒,自己则顺势飞退,纵出数丈远,只留下满脸绝望的张锋被那无坚不摧的剑芒洞穿了胸腹。

“啊!”的一声惨叫,张锋被剑芒洞穿的胸口顿时燃烧起五光十色的火焰,瞬间将他的整个身躯连同惨叫声吞没,几个弹指,火焰便燃烧殆尽,只剩下一颗暗红色的通透内丹漂浮在空中,内丹中缭绕着一缕缕鲜血状的猩红气流,想来便是残存其中的魂魄之力。

而另一边,崔询所炸开的光焰也已然消逝,剩下的情形大致类似,只是崔询的内丹呈现的是通透的银色,残存的魂魄则在内丹的表面上下浮动,努力地想要聚成人形。

全场寂静无声。因为白晓苏与彭祖两人的打斗将天地灵气搅乱,此时的天空已经布满了乌云,不知不觉间已变为豆大的雨滴从高空滴落,那两颗漂浮在空中的内丹顿时便显出一股寂寞冷清之感。

谁也没想到,率先打破僵局的竟然是李逸云这个羽化境界的后辈。更让人难以相信的是,他那剑气的威力竟然能强大到如此的程度,先后将一个造物境界的高手与一个羽化境界的修士斩的身魂俱灭。

就连早已见识过剑气之威的胡钧山,甚至是李逸云本人也有些惊讶的神色,在那上古之世,他们的敌手是半混元境界的穷奇,那时的剑芒虽然更强。但在对付穷奇的效果却没有这样震撼,直到此时,对上这个造物境初期的崔询,才一击毙敌,甚至还捞上了张锋这个垫背的。

雨还在下着。众人的打斗也暂时的停了下来。白晓苏和彭祖那范围甚广的攻守之态也缓了下来,双双用惊讶的眼光瞧着李逸云。依旧包围着他们的蓬莱岛修士,则显得更加的不知所措,凝立在空中进退两难。

众人之中,只有一人依旧是一副淡然处之的神色。只见白光一闪,崔询剩下的内丹便被他握在掌中。他朗声道:“徒弟!这里没有你的事了,先走吧!”

众人听了这话,才连忙回过神来,瞧向那不见喜怒的秦玄,只见他左掌托着崔询的内丹。一股诡异的白色气流从他的体内钻出,在内丹之上缭绕而起,腾跃为一簇小小的白色火焰,在他的掌心不住的震颤着。

楚戾见状却是面色大惊,他一把将张锋的内丹揽入怀中,身形一动,便到了依旧呆愣的风沐翎跟前,探手扯住她手中的紫色长绫,大喝一声:“快跟我走!”随后身影便化为一团聚散不定的烟气,眼看便要抽身远遁。

而风沐翎这时也回过神来,见正要被楚戾扯着离去,连忙壮士断腕。将手中的法力散去。那连接着两人的长绫立刻便断为两截。楚戾的手中只剩下一缕渐渐消散的紫色烟气,而他的法术却已启动,他身侧的空间陡然出现一个诡异的涡流,将他的身体与那映着他绝望的神色的紫芒一同吸入其中,不见踪迹。

楚戾的身形刚一消失,一股巨大的吸力便从秦玄的掌心发出。整个天地间散逸的所有成股的法力、四散的灵气、以至于空中的云气、漫天的雨滴,都疯狂地朝他手中那不起眼的白色火焰涌去。当然,也包括周围的人们。

李逸云只感觉一股拉扯之力毫无止歇的撕扯着自己的全身,将自己朝那火焰的中心拉去。这股力量甚至作用到了他的魂魄之上,使他不断地产生一股股魂魄抽离的感觉,难以集中精神。

而这时,距离较近的几人中,法力最弱的风沐翎和那银甲男子首先支撑不住了。两人大叫一声,身体便如坠落的陨石般向着秦玄的方向射去。李逸云赶忙探手,一把握紧风沐翎的手,一股拉扯之力从她的手上传来,立刻带着李逸云的身子向前猛跌几步。李逸云运足全身法力,周身荡漾起一片迤逦彩光,这才勉强稳住两人的身形。

另一边孤身一人的银甲男子,已然被吸入那白色光芒的笼罩之中。他的身体上也腾跃起相同颜色的光焰,接着便如同被火点燃的蜡烛一样,变成了一滩流动着的脂状物质,落入了那燃烧着的内丹之上。

“腾”的一下,那火焰得到了燃料。立刻便顺势而升。腾起一尺多高的白芒,而那拉扯之力也瞬间变得更加强大。这时,终于有人叫出了他这法术的名称:“这是融魂换日大法?秦玄!你修炼的当真是这个?”一脸惊骇的吴尘失声叫道。

“哈哈!师兄,你早该想到的呀?凭我幼年时的天资,三年才修成内丹,你觉得除了这能够吸人魂魄得其精华的绝世功法,还有哪种法术能够让我脱胎换骨,成为你们畏惧的存在呢?”

说着,秦玄的神色开始变得狰狞而疯狂。他将掌中的火焰向天空一举,大吼道:“来来来!就让我用这偷天换日的奇功。来会会天下英雄!”话音刚落,他掌心中的白色火焰陡然闪烁出更强烈的光芒。

吸力又猛的增强了数倍,拉扯着四周的人们,投向那致命的地狱之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