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风雨故人来(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146字
  • 2015-04-03 21:38:00

“彭前辈,怎么是你?”李逸云近乎嘶吼的大叫道。

敌方那陡然出现的援手并不陌生,正是多次帮助李逸云的彭祖。此时的他神色淡漠,好似根本未听到李逸云的言语一样。面无表情的瞧着面前的吴尘和白晓苏。

他的胸膛之上,一道狭长的剑痕穿透了他的心脏,露出了支离破碎的脏腑,右胸则印着一道殷红的掌印,被打断了的肋骨如折断的树枝一般刺穿了他那一袭白衣,露出一截截骨骼的断茬。而他的脸色也已经变得如雪般苍白,好似随时都要魂飞魄散。

但首当其冲的吴尘和白晓苏却没有丝毫轻松的神色。而就在他们的眼前,彭祖的身上发出了一种奇妙的气息,那是一种混杂着生命之力,阴阳之力等等复杂成分的能量。远处的李逸云一边避开抢攻着他的两人,一边仍旧震惊的瞧着彭祖,而在他此时体内弥漫出的能量之中,李逸云竟感到了有些熟悉的雷风恒的味道,只不过那股力量比起他的雷风恒,还要强盛数倍。

就在这股能量的笼罩下,彭祖那致命的伤势仅仅是一瞬间便恢复如初,他微微低头,瞧着胸前那踪迹皆无的创伤,淡漠的脸上竟然闪过一丝失望之色,令人不胜惊奇。

此时,深陷围攻之中的李逸云,已因为刚刚的分神落了下风,身形腾挪的空间被两人迫的仅余数丈。此时两人又从两面袭来,李逸云陡然双目圆睁,左眼的瞳孔瞬间闪耀起五色神光,而右眼则变得一片血红。双色光芒分袭左右两人,正是李逸云从五毒咒以及从鲲鹏虞鸢那里吸纳的诅咒之力中领悟的瞳术。

两人防备不当,立刻便被光芒射入双眸,他们的动作立刻便僵在了半空。李逸云向后跃出,一边趁机大喊道:“彭前辈!这秦玄居心叵测,您可千万别被他蛊惑!”一边轻转手指,两圈金色的光环在他的指尖升腾而起,向着两人的头顶罩去。

这正是属于晶晶的天赋招数。能够让让修为比自身低的人法力燃尽。面前的两人实力突飞猛进的令人意外,李逸云即使与晶晶融合之后也不过比他们略强,无法产生压倒性的优势。但有了这一特性,即使是高出一点点就足够了。两道灿金色的光环凌空而下,眼看便要一举分出胜负。却见两人的眉心之处突然闪出一缕幽黑的光芒,而他们的神色则仿佛遭遇了莫大的痛苦一般,变得狰狞不堪。但魂魄却也脱出了李逸云的幻术,恢复了正常。

身形一闪,两人与金色光轮擦身而过。光轮击到空处,立刻便散为片片光点,消失无踪。晶晶的这招虽说神妙,但依旧有其缺陷,准备时间便是很大的短板,李逸云之前用幻术控制住二人便是要营造这时间,却还是失之毫厘。

这时,那一直沉默着的彭祖终于开口了。他朝着面前的两人拱了拱手道:“开阳子,定光仙,彭某久违了。”听了这话,白晓苏哼了一声不做理会。吴尘则是面色阴沉的道:“彭前辈,我一直很是钦佩敬您,可您今日怎么能为虎作伥,帮着秦玄这恶徒为非作歹呢?”

彭祖依旧是面无表情,他轻轻地摇摇头说:“开阳子,我有我的苦衷,今日必然得拿到那火灵玉珪。还请你多多谅解。”说着竟然缓缓躬身,朝着吴尘施了个礼。

白晓苏冷笑道:“装神弄鬼的老家伙!既然冥顽不灵就别怪我们了!吴尘,上!”说着,双掌齐挥,一金一银两道长达数丈的匹练如两条蛟龙一般,从彭祖的两侧向他击去。

彭祖却是不闪不避,任凭两条长鞭向他身上抽来。同时遥遥的探出一根食指,指尖闪耀着漆黑如墨的光华,径直点向白晓苏的眉心。满是一副同归于尽的姿态。

瞧他一副不管不顾的姿态,白晓苏立刻想到刚刚他那诡异的恢复能力,白晓苏便不敢与之硬拼,脚下一转,侧身避开了彭祖的指端。而她那金银两色的长鞭也因此失去了准头,仅仅是刮开了彭祖的衣袍,带出几滴血珠。

还没等那些零星的血珠溅出,同样的气息再度从彭祖身周发出。甚至连过程都没有,他的伤势便恢复如初,连身上的袍服都是毫无缺损,让白晓苏怀疑起刚刚他受伤的景象是否是错觉。

此时,吴尘也攻了上来。右手手掌五指并拢,由上至下劈斩而去,银色的雷霆在他的手掌之上聚成了长达数丈的霹雳光刃。闪电纵横跳跃,如同一条条张牙舞爪的巨蟒,在无尘的手掌带动下,夹着开天辟地的气势,向着彭祖的头顶咆哮而来。

不动手则已,一动手便势如霹雳。吴尘掌中的太乙神雷散发着一股来自远古的莽荒之力,远处的李逸云也受到了波及,顿时令他如同置身于上古太行山的异兽群中,一股苍凉豪迈之感从他心中升起。信手一挥,诛仙剑气竟暂时脱离了体内那三色剑气的限制,长虹似的挥斩而出,将面前的两人击出老远,立刻令他们受了轻伤。

吴尘的这道剑光,正是师法上古雄奇天象,再以天雷为基形成的招数,法术攻击的同时,也以那苍凉猛烈的气势从魂魄上进行攻击。

李逸云早就见过吴尘的太乙神雷,又亲眼见过那上古异兽频出,风雷漫天之景,反倒激发出一股豪气,但其他的人就没这样的运气了。他面前的张、楚两人立刻神色一凛,手上的攻势为之一缓,这才让李逸云一击得手。就连修为如白晓苏一般,也感到呼吸有一瞬间的停滞。

但反观彭祖,依旧是一副无喜无怒的神色,双掌同出,聚起两道硕大的掌影,朝吴尘的两侧击去。与之前白晓苏和他对战的景象相同,只是双方的攻击方式互换,而结果同样是吴尘为之稍稍避退。而那未能准确命中的雷电剑芒,带给彭祖的依旧是转瞬即逝的伤口。

“开阳子,你去那边相助蓬莱岛主。这老家伙有些邪门儿,我先来拖住他!”白晓苏沉声道。话音未落,吴尘身形一闪,便朝着另一边的战场掠去。而白晓苏那双俏丽的杏眼则透出了凌厉的神色,她手掌一招,方圆数十丈的空间中凝聚起道道光柱,夹着漫天的风雷水火之力,如同一根根贯穿天地的巨矛,从四面八方射出,眼看着便要将彭祖射成蜂窝。

这正是当初她用来试炼李逸云的诛仙剑气所使用的招式,只不过此时她再不留手,全力施为之下,威能胜过前次十倍有余!

但他的对手可也不是当初那羽化境界初期的李逸云。只见彭祖同样的将手掌一挥,且姿态更为随意洒脱。而在他的这一挥手之下,滔天的飓风便以他为中心,从中央爆发而出,将那密不透风的光柱尽数阻挡在外。

两人的战局依旧稳定,但他们却把周围的战局搅得天翻地覆。白晓苏的光柱覆盖的空间足有方圆数十丈。在这个范围之中,天地灵气如沸水般暴起升腾,风沐翎和那银甲大汉且战且走,已然距离原本的位置甚远,而秦玄几人虽说处在白晓苏攻势的边缘,但以他们造物境界的实力,受到的影响也不大。

可李逸云这边的情况就不同了。两道丈余粗细的光柱在李逸云身侧的空中陡然钻出,分别带着风与雷的天地之力,交织着向那战场的中央袭去。

两道光柱一交,顿时便擦出一股强横的法力,不分敌我的向周围蔓延开去。那风雷交织的法力如潮水般涌来,打在了刚刚回击了两人攻势的李逸云身上。

尖锐的法力如同一根根牛毛似的细针,从羽化神甲中硬生生的钻入,刺入他的经脉之中,立刻将他体内的法力搅的翻江倒海。李逸云忙运转七曜谱,再配合炼化万物的浩渺辉光诀,法力经过一番起伏,这才把这股力道抵消。而对面的楚戾和张锋两人则更是不堪。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显然是被这法力在体内不断激荡,体内法力不能稳定。

这时李逸云已从不适之中恢复过来,瞧着敌人的窘迫。他双掌中同时聚起七彩光轮,身周银光一闪,在天山遁的作用下瞬间移到了两人身后一步的远近,双掌齐落,朝着二人的后背击下。

此时,两人正调运体内法力稳定体内的状况,而李逸云此战中初次施展的天山遁又令他们倍感意外,一时间再难分出心神抵挡李逸云的攻击,眼看着便要被李逸云双手蓄力的光轮击中,以败北收场。

但就在这时,白晓苏召唤的光柱又一次在李逸云的身侧相交,一股被狂风加强的火焰之力向李逸云当头罩来,却偏偏避开了无法动弹的两人。

这股火焰之力比起之前的那道法力还要强盛数倍。若是被它击中,李逸云甚至有可能直接被炸成碎片。一咬牙,李逸云不得不放弃了眼前得胜的时机,再度展开天山遁,消失在了那狂暴的火焰之前。

李逸云这边错失良机,张、楚两人已然调整好了状态,合身而上,再度朝李逸云攻来。不过只见李逸云诡异的一笑,身形一转,背后银光一闪,一道充斥着空间之力的光芒如闪电般划过天际,向着两人的身周袭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