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战蓬莱(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967字
  • 2015-04-02 19:43:31

火光一出,秦玄的目光顿时便被吸引住了。随后他便听见胡钧山不紧不慢的声音:“秦真人,你说的便是它吧?”秦玄微微颔首道:“不错!胡岛主当真大气,毫不犹豫的便将这等信物拿出示人,看来小人的谣言必然是腹诽,在下定当为您澄清。”说着,手掌一探,便向那被胡钧山握住一半的火红玉珪抓去。

胡钧山一直微笑的瞧着他,手掌一动不动的托着玉珪。眼见秦玄的指尖已经摸到了玉珪的边缘,胡钧山的眼神陡然一变,一团漆黑的空间裂缝如同利刃般出现在玉珪的前方,将秦玄那探出的手掌绞在其中。

秦玄的手掌连同着周围的空间,转瞬便被绞的粉碎。而那裂缝还在不住的扩大,向着秦玄的身体蔓延过去。

令人奇怪的是,秦玄面无表情,好像丝毫未受伤一样,他的身体在扭曲间化为一团白芒,如同一团跳跃的火焰来到了崔询的身侧,再度显出身形。而他那被绞断了的手掌处则迅速的凝聚起一团白色烟气,烟气快速的凝实,不多时便重新化为手掌,就好像刚刚的断掌之景只是一场幻觉。

这时,崔询的神色终于重新安定下来,想是此时他才又有了把握不被秦玄抛弃。趁着这机会,他连忙向秦玄说道:“秦道友,我早就说过我这师侄很是不晓事,你还一定要亲身尝试一下。怎么样?我说的不错吧?还是干脆些,直接动手抢吧!”说罢,露出一脸跃跃欲试的神色,实际上却是在等着秦玄的决断。

秦玄却不像他那样慌乱,神色如常的望着胡钧山。缓缓道:“胡岛主,这玉珪在你手中不过是个稍微漂亮些的装饰物,你真要为了它放手一搏,还是?你没看清现在的形势?”

说着,只见他手掌向空中一举,顿时便有一丝丝乳白色的气流从四面八方涌向他的掌心。感知之下,李逸云心中骇然,那一缕缕乳白色的气流,竟然是散逸在天地间的魂魄之力!

魂魄之力缥缈无迹,极难掌控。虽说按着浩渺辉光诀的经义所说,魂魄之力也是由辉光所构成,但却是几乎不可能被模拟而出的,别说是李逸云,就连临终时已然窥视混元境界的通天教主也无法将其模拟,因为魂魄之力中含有着浩渺辉光诀唯一无法造就的事物——生命之力。

生命,乃是万物生灵区别于水火风雷的本质,是生灵能够展现自身活力的唯一凭借。它至高无上,却又玄妙之极。无数的修道者钻研其中,不可自拔。可除了那光耀千古的伏羲大帝,却从未听说有人能够仅靠天地灵气便创造出新的生命体。至多不过是像鸿钧造出九婴那样,在现有的基础上再行“加工”。

而那些所谓的山魈水鬼,也是因为巧合间得到了一些生命之力,否则就算是再怎么山灵水秀,也无法无中生有的诞生出生机。

看秦玄的出手,再结合与他弟子交手之时的经验,李逸云迅速的判断出,秦玄应当是修炼了一门与魂魄有关的法术,这也正好应了他当年“七邪魔君”,杀生噬魂的名头。而处在生灵体内的魂魄,因为尚未散逸,自具有其运行的规律,相比起来也便容易操控。但此时他举手投足间,操纵的却是散逸状态的魂魄之力,这样的魂魄之力纷乱无章,毫无规律可循。秦玄能够操控它们,必然在此道上的修为已近巅峰。

随着魂魄之力的凝聚,一股作用于灵魂深处的威压从秦玄身上逸散开来。在场的所有人不论敌我,均被迫撑起结界,抵抗着这股压制,亦或是远远地避开。

胡钧山首当其冲,犹如实质的魂魄之力不时地射出一颗颗飘忽不定的光点,向他激射而来。却又被他身周的一层荡漾着的空间吞噬一空,不知去了何处。

“的确,这东西我还真不知道是做什么的。不过……邢诚舸那老家伙求我的唯一一件事,便是守护好它。我们虽说有仇,但早已两清。而这,是我师父托付给我的唯一一样事物,我绝不会允许他落入任何人的手中!”

话音未落,胡钧山的身影已然化为一团青光,抢先发起了攻势!而他选择的目标,却是在一旁煽风点火的崔询。

崔询面露惊恐,一看便是怕极了自己的师侄。但作为造物境界修士的本能尚存。双掌一圈,一道银色的弧形光芒便散射而出,迎上了那胡钧山随手掌竖直劈下的光刀。

这一出手,双方修为高的人们便都看出了门道。胡钧山那一刀,充斥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刀锋两侧的空间被斩出了道道裂痕,夹着如旋风般裹挟而来的天地灵气,向着崔询当头斩来。而崔询的防守招式虽说也不寻常,可相比对方的攻势却要逊色不少。

秦玄自然也看出了强弱之势。高举的右掌向内一握,那团盘踞在他头顶的白色雾气便凝为一柄长达十数丈的冲天长剑。威灵四射的气势从那长剑之上四散开来。秦玄手腕一转,便要隔着数丈的空间将长剑斩落。

突然间,秦玄的双目陡然一变,似惊讶,又似讥嘲。他硬生生的将手中的就要斩下的长剑收住,手腕猛的向身周一转,挥出一道圆形的剑光。人们正觉讶异,只见圆形剑光的两侧爆发出两道夺目的光华,随后两道身影便出现在了秦玄的两侧。

看到这两道身影出现,李逸云悬着的心终于是落了底。而在这两人出现的同时,一股熟悉的气息也悄然的出现在了他的身旁,轻轻地握住了他的手。温暖的感觉袭上心头,让李逸云倍感安心。

这时,只听秦玄高声笑道:“呦!这不是开阳子道友和定光仙前辈吗?怎么?居然恨我恨到了这个地步,偷袭和以多欺少都用上啦?”

只见吴尘神色凛然,沉声道:“秦玄,对付你这妖邪那里还顾得上什么讲究?我承认若是单打独斗我确实没有取你性命的把握,不过那又如何?今日,你定当葬身于此,为你做过的孽障付出代价!”

而另一边的白晓苏却没有这么多的说辞,手掌一挥,一道玉色的长鞭出现在她的手中,手腕一挥,那条长鞭便朝着秦玄兜头盖脸的砸去,她的喝声也随后传来:“秦玄,你哪来这么多废话?五年前你杀死我长白山门人之时就该等着这一天了,受死吧!”

剑光纵横,秦玄手中的白色长剑与那蛟龙般的上下交击,炸出一团团璀璨的光华。而另一边的崔询,则在胡钧山的攻势之下不住的后退闪避。但能够躲闪的范围却是越来越小。

两人师出同门,都十分了解对方的根底。技巧之类的法术作用不大,决胜所依靠的便是修为的高低。那崔询不过是造物境界的初期,而胡钧山本就达到了造物境界的中后期,上古之旅的见闻又令他颇有进境,自然远远胜过崔询,几招之间,便将他逼得左支右绌,败象已成。

吴尘也已然加入了战团,与白晓苏一左一右夹击着秦玄。三人出手如电,呼吸之间,便已交手数次。秦玄与吴尘的情形与另一边的战局相同,均是师出同门。招式大开大阖间互不相让,而他与白晓苏之间却又是一番奇招频出,互有长短的情形。

李逸云正集中精神观看着战局。突然,一阵暴起的法力出现在他的右侧,眼中所见,一道长达数丈的空间裂缝由上至下斩落,深邃黝黑的裂缝中,充斥着繁杂狂暴的空间乱流,正朝着他与风沐翎的中央袭来。

两人目光一对,相握着的手掌同时向外一推。立刻向着两旁分跃而去,将这突如其来的攻击避开。而还没等他们稳住身形,敌人便冲到了眼前。

袭向风沐翎的是那个一身银色神甲的男子,他的整个脸都笼罩在银色的面罩之中,看不出年纪。挥手间,便是数到蕴含着宇之法力的气刃,想必是得到了崔询的传授。

而李逸云这边,却是楚戾和张锋两个熟人一起攻来。楚戾手中依旧挥舞着那幽绿色的剑气,但威势却要比上次见面强了数倍。而那张锋却是双掌舒展开来,指端射出一道道盘旋曲折的光线,如同丝线一般,向李逸云缠绕而去。

两人中的每个人,实力比起李逸云来都只高不低。此时的李逸云,便如同被蜘蛛缚在网中的小虫,而又即将面临楚戾那剑气的致命一击。但他毫无惧色,所依靠的依旧是那无往不利的底牌。

金光一闪,晶晶再度与李逸云合为一体。双掌向前一推,璀璨的阴阳五行轮便出现在他的面前,将楚戾的幽绿色剑气挡住。光轮疾转,那幽绿色的剑气立刻被荡到一旁,同时那不住变换的五行法力,也将从周围袭来的如蛛网般的光线,搅得七零八落。

挡开对方的攻势,李逸云偷眼瞧去。风沐翎与那银甲男子的实力应是不相上下,此刻两人周身光芒闪动,已然施展开领域之力相互倾轧。而那被击退的楚戾和张锋,也施展开了领域。

楚戾的领域是一片如他那剑气一般的光芒,阴森诡异,又透出十足的怨恨之情,而那张峰的领域,则是暗红之色。两人的领域相触,居然立刻便融合起来,成了一片暗紫色的领域。一股震慑灵魂的气息从那领域中传出,压在李逸云的魂魄之上。

李逸云那独特的领域自然无法与他们倾轧,可他还有浩渺辉光诀的“化天地”之法,心念一动,他周围的天地立刻便被五行属性的灵气充满,法力源源不绝的涌入体内,将那灵魂上的压迫抵消了大半。还翻卷而出,将两人融合后的暗紫色领域压迫的缩小了许多。虽说是以二对一,但李逸云融合晶晶之后,修为反而优势,丝毫不惧两人联合的气势。

几人眼看着便要形成僵局,但这时,那真正高手间的比拼,却已然要分了胜负。

吴尘和白晓苏围攻秦玄,所说还没有必胜之态,但也站了绝对的上风。而另一边胡钧山早已将崔询逼得无路可退。此时他左掌挥舞间,布下一张张由空间裂缝组成的巨网,将崔询牢牢的围在当中,右手则在胸前轻托,一团通透的光华在他手中凝聚成球形,眼看着便要向无处可躲的崔询击出,取了他的性命。

而那些蓬莱岛的其他弟子,此时也终于回过了些滋味,在宇宙两派长老的组织下围成一个圆圈,将交战的众人围在了当中。

眼看着崔询就要丧命,秦玄一行也快功败垂成。只见秦玄猛然脚尖一旋,身子转向了胡钧山所在的方向,丝毫不顾背后袭来的两人,全力将剑光刺向正要使出决胜一击的胡钧山,逼得他扔下崔询,将手中的光球顶向那袭来的剑光。

吴尘和白晓苏顿时一愣,他们实在无法理解秦玄的行为,难道竟然为了救别人自己丧命?但疑惑归疑惑,两人的攻势丝毫不停,一掌一剑夹着滔天的法力,向着秦玄的背后重重击落。

背对着两人的秦玄突然诡异的一笑,随后,他的背后突兀的出现了一道身影。“嘭”“嘭”两声,剑光掌影尽数击在那人的身上,他却恍若未觉,而是一掌挥出。一道同样强横的法力挥洒而出,正抽在吴尘和白晓苏两人的胸口。

同样的打击声响起,白晓苏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而吴尘更是立刻便从嘴角渗出了血迹。

竟能够一招便在两大高手的围攻下占到上风?远处观战的李逸云也觉得不可思议,然而当他瞧清楚那人的相貌时,更是惊的目瞪口呆,险些便被楚戾的剑气洞穿了胸腹。

竟然是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