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轩辕圣剑斩凶顽
  • 云起尘封
  • 慕笛
  • 4167字
  • 2015-03-25 20:52:27

“撤!快撤!”响若洪钟的声音从仓颉口中传出,即使是他,见了这太古凶兽之威,语气中也带上了些惊惶之色。说着他一掌击出,将身前的一团紫气逼退逼退,接着身形一闪来到穷奇的身前,挥手斩出一道凛冽剑光。

再瞧那穷奇,依旧保持着仰天怒吼的姿势,双眼斜瞥着上方不看几人,竟露出一副颇为人性化的轻蔑姿态,它腾空的右前足向前一抓,虚空中便生出一道血红色罡风,迎上了仓颉那劈斩而至的剑芒。

“轰”的一声,两道光芒在空中炸开,仓颉的剑光瞬间溃散,不过他也借着这股反冲力向后倒飞出四五丈才远。“走!”他高喊一声正要撤退,却猛地停住脚步,不敢相信地指着穷奇的后背说:“那!那就是轩辕剑!”

“什么?”几人放眼瞧去,果然见穷奇那高耸着的后背上,有一柄金色长剑笔直地插在那里,露在外面的剑身约有两尺,没入它身体的长度不知多少。

几人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轩辕剑,若是没有它,宇宙轮无法完成,李逸云等人也就永远回不去了。想到这儿,李逸云一咬牙:“前辈!交给我!”

说着,他丝毫不顾穷奇那闪电般接近的利爪,而是将双手轻轻地合拢,紧接着,他的身体如水波般微微一荡,便消失在了原本的位置。与此同时,穷奇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而在它的背上,李逸云已经凌空而起,手中牢牢地握着那柄金色长剑。

这一招自然是“天山遁”之术,在李逸云晋入羽化境界后才对它有所领悟。这招法术,能够瞬间将自身传送到一定距离内的其他空间。而传送的极限距离,则是根据施展者在这招上的领悟而定。

如此的招数自然是神乎其技,可消耗也是巨大的,一下子便耗掉了李逸云两成的法力,再加上之前的消耗,更是让他剩余的法力直接掉到了六成左右。

拿到轩辕剑的同时,李逸云便大喊道:“晶晶!过来帮我,我们冲出去!”“吼!”一声巨吼从晶晶口中发出,他一如往昔,整个身体化为金色的流光,一股脑儿地涌入李逸云的体内。强横的法力从身体中涌出,李逸云身上的羽化神甲发出如同燃烧般的光彩,不住的向内压缩着,似乎随时都要尽数没入李逸云的体内。若是将羽化神甲融入身体,李逸云便会达到下一重境界——造物。

“走!”李逸云朝着身旁的仓颉和胡钧山说道。随后背后双翅一振,身体腾空而起,径直越过了右侧数十丈的山壁,便要朝着那背着山谷的一侧飞掠而去。

这时,只听胡钧山惊呼一声:“小心!”背后立刻便传来一声尖锐的鸣叫,一阵如刀般的劲风已向他的脑后袭来,李逸云赶忙硬生生地收住冲势,身子迅捷的下坠数尺,这才将那自背后的攻势躲闪开来,不过他那头披散的头发却被那股劲风扫中,瞬间便被斩断了一大截。

劲风之后,那两只数丈宽的巨大翼膜缓缓从空中落下,带着浓重的血色光芒和无与伦比的煞气,落在了李逸云面前。

浑浊的声音从穷奇口中发出:“小杂碎!居然还想跑?快说!你那金红色剑气是怎么练成的?”说着,他那四十丈的宽大翼膜用力一扇,便鼓出一阵猛烈的罡风,他的身躯也随之如闪电般窜出,直扑面前的李逸云。

双翼一振,李逸云闪开向他攻来的血色光芒,但穷奇连绵不绝的攻击转瞬即至,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定然粉身碎骨。就在这时,胡钧山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李逸云很是奇怪这样的时刻他还要用传音的方式说话,但还是尽量仔细地听着。

就听他说:“你注意到了没?之前你拔剑的过程太顺利了。很像是穷奇故意让你拔下来的,轩辕剑很可能是它的克星!用那把剑对付它!”

“我怎么没想到?”李逸云恍然大悟,随后双手一捏法诀,喝了声:“遁!”身周浮现出“天山遁”卦爻的图样,身体跟随着光芒一闪,如之前一般消失在了原地。

之前李逸云一直在逃命,穷奇根本没防备他会反击,此时见李逸云消失,穷奇心中一惊,随后就觉肩头一阵剧痛,忍不住仰天发出一声怒吼。金光一闪,他的左前爪已经满是鲜血的落到了地上,同时一股强大的吸力从李逸云手中的长剑上传来,将他体内的法力也拉扯而出,竟似要尽数吸收。穷奇连忙集中意念,血红的法力全力内缩,这才避免了被吸干法力的结局。

顺着长剑瞧去,只见此时李逸云正一手持着金色长剑,另一手掐着法诀,似乎随时都要发动攻势。

“我宰了你!”穷奇大吼一声,咆哮间便张着血盆大口朝李逸云当头咬下。而在这一瞬间,李逸云周身又一次闪烁起光芒,身体便在穷奇巨口到达的前一瞬消失,重新回到了胡钧山和仓颉的身侧。

而此时,穷奇距离几人的距离已经不足三十丈了,只见穷奇双翅一拍便腾身而起,三十丈的距离转眼即过。而身体犹在空中,便已笼罩在血红色光芒之内,接着化为了一名身高丈余的壮汉,左肩处则涌出一团血色雾气,雾气不断凝实,重新化为强壮的左臂。

“去死吧!”怒吼之中,十余丈长的血红刀光从人形穷奇的手中朝着几人拦腰斩来。“逸云,不用管别的!催动轩辕剑!”胡钧山大喝一声,向前踏上一步,挡在李逸云身前,仓颉也心领神会,一步来到李逸云面前,两人合力撑起一层护罩,与穷奇那血红的刀芒相抗。

“轰!”一声爆炸声中,双方的法力尽皆泯灭,如此可见穷奇的强悍之处,即使是负伤之身,仍能与两位造物境界的高手硬拼一记不落下风。

“逸云!出剑!”胡钧山再度喝道。然而这次,事情却没有按他预想的方向发展,只听李逸云高喊一声:“前辈!我法力不够啊!”胡钧山一愣,立刻如闪电般窜到李逸云背后,手掌抵上他的后背,输出法力。

感觉之下,胡钧山只觉法力源源不断地涌入李逸云的体内,又经过浩渺辉光诀转化后输入轩辕剑之中,而那金色长剑则是越发明亮,竟似丝毫没有尽头一般。

胡钧山心头大喜,一般的,无论是法宝还是法术,都有一个最大的威能界限,无论使用多少法力,也就仅仅能够达到这道界限,无法再提升。而轩辕剑的这种情况,却是极为特别的无限制类型,它的威力只由输入法力多少有关,输入的越多,威力便越大,永远没有止境。

想到这儿,他立刻朝李逸云喊道:“别担心,这柄剑会随着你输入法力的增多而不断提升威力,我们若是尽数将法力集中起来,说不定能够直接将这凶兽斩杀!”说着,又是一股法力输入李逸云体内,同时朝着前方的仓颉喊道:“仓颉先生,一起来!”

听了这话,仓颉立刻借着与穷奇对招后的反冲之力向后倒退数丈,而穷奇虽然实力强横,却也要受到这反震之力的影响,影响前进的速度。一时间,双方的距离竟然有越拉越远的趋势。

穷奇大怒,他仰天长啸一声,背后的血色光芒凝聚成他本体形态,接着双臂一振,那血红色的穷奇便从他的背后一扑而下,朝着仓颉咆哮着冲去。

仓颉抵挡了穷奇的数次攻击,早已有些精疲力竭,此时对方的攻势又陡然加强,怎能抵受得住?只见那血色巨兽如浪潮般飞扑而来,两爪立刻便将仓颉的护罩抓地粉碎,而那血色穷奇去势不绝,依旧朝着仓颉扑来,仓颉赶忙运起法力护体,但还是被它撞得倒飞而出,向后方飞去。

而另一边,李逸云却又动起了脑筋,借着此时的光景,他开始用浩渺辉光诀琢磨起这轩辕剑气的奥妙来,探查之下,只觉这轩辕剑气有着一股无所不容无所不包的磅礴之气,正如黄帝那囊括四海的志向一般。

但李逸云此时心念一动,却想起了另一件事:自打学会南斗、诛仙两种剑气之后,他便想着找到一种方法,将两者相融,创造出更加完美的剑气来,但两者性质极为不同,李逸云尝试了多种方式也毫无进展。如今,这轩辕剑气有着囊括万物的性质,不知能否帮助他实现这已然困扰他许久的心愿?

心念一动,李逸云将胡钧山传来的法力分出两股,分别凝成诛仙、南斗剑气,便从那金色的长剑两侧盘绕而上。

“嗡——”似乎有一阵轻响在李逸云的魂魄中响起,随着这声轻响,体内的法力疯狂的向那已经呈现三色光彩的长剑涌去。金红色与金碧色的剑气如同两条盘曲的蛟龙般缠绕在那金色的长剑两侧,蜿蜒着向上攀去,转眼间便到了剑刃一半多一点的位置。而这时,李逸云和胡钧山都惊讶地发现,两人体内的法力,已经尽数耗尽了。

“砰”的一声,仓颉已经跌落在李逸云的身旁,他挣扎着爬起身,嘴角已经溢出鲜血。没等李逸云说话,胡钧山便大声喊道:“快!快将法力全部输给逸云!”

失去了阻挡,穷奇已经近在眼前,仓颉听了这话连忙探出双手,分别搭在李逸云的双肩,磅礴的法力毫无保留朝李逸云的体内涌去。

仓颉的法力,是与胡钧山同样的造物境界。若是正常的情况,李逸云的身体必然早已被撑破。可此时他的身体就像一条空空的管子,所有输入的法力刚刚被转化,便被那三色的剑气吸纳一空。只见随着法力的注入,那金色长剑两侧的红、碧光芒迅速的盘旋而上,一尺、两尺……终于,随着少女们的一股法力,两道光芒一直延伸到剑锋之处,如同指尖相对般从两侧贴向长剑尖端,与那原本的尖端一起,形成了崭新的的锋芒。

“嗡——”又是一声蜂鸣之声,这次却是来自李逸云手中的三色长剑。胡钧山与仓颉均已脱力跌倒,只剩下他一人手握长剑直挺挺的站着。

握着这柄长剑,一股奇异的感觉浮上李逸云心头,就好像他俨然掌握了世间的所有变化,成为了那造物之主一般。

这时,穷奇已然来到李逸云的头顶,他双手将长刀高举,大喝道:“小杂碎!居然敢把我们穷奇一族炼化成剑气?受死吧!”叫喊声中,长刀已然直劈而下。

耳边不断地传来法力爆破的轰鸣声,李逸云却恍若未闻。他双眼微微一抬,迎上那穷奇的双目,一股莫名的危机感出现在穷奇心头,但此时想要撤招已经来不及,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劈下。

轻轻地挥动手腕,李逸云手中的三色长剑由下至上,如绸带般轻盈地迎上了那好似旋风的血红巨刃。“叮”的一声,血红长刀瞬间化作碎片,而那三色剑气则继续向上,如微风般刮过穷奇的身子。

“嘭”的一声,穷奇那壮硕的身体在这一剑之下炸成了漫天血雾。血雾散去,一团血红色的光芒在空中飘舞,穷奇那狰狞的面目在其中若隐若现,正是穷奇的魂魄。

“我要和你同归与尽!”穷奇的魂魄发出一声大喝,陡然亮起夺目的光华,立刻便要自爆。

只见李逸云微微一笑,长剑的顶端闪电般的窜出一道混合着三色光芒的光点,落到了穷奇的魂魄之上,穷奇那血红的魂魄转眼便被三色光芒渲染,他的叫声停止了,神情凝固了。魂魄的形态则渐渐化为一颗闪耀着三色光芒的珠子。

光芒渐渐变得黯了下来,那珠子也失去了飞行的能力,“嗖”的一声,便如寻常事物般从万丈高空跌入山脉之中,再也找寻不见。

最后一点三色光芒如同乳燕还巢般钻入体内,李逸云手中的剑光则消失得一干二净。他的眼神变得空洞而迷茫,像是耗尽了所有的精神一般。身体微微的晃动两下,突然间,他向后一仰,就这样直直的从万丈高空摔了下去。

这时,只见一道银光闪过,将他的身体裹住,银光中站着的,正是满脸书卷气的蓬莱岛主。他托着李逸云的身体,慢慢地飘回原处,稳稳地落在了太行山的土地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