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前尘(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071字
  • 2014-06-19 21:38:29

脚步声在坚硬的岩石地面上响起,向着漫长甬道的另一端传递着,尽头处那依稀可见的一抹淡淡的光影,似乎被脚步声扰动,轻轻地摇晃着。

踏入了昏暗的洞穴中的李逸云眨了眨眼,朝尽头处那一抹光影仔细瞧去,光影呈现着柔和的金色,瞧着令人很是舒服。但突然间,他眼前的景物似乎被一层雾气笼罩了,变得模糊不清起来。他转头瞧向身旁的风沐翎,少女张着嘴,似乎在说着什么。但那话语也随着她的形貌一起变得模糊不辨,须臾间便彻底消失了。

此时,李逸云的周围已经尽数被雾气般的事物充满,无论是身边的少女,脚下的岩石,还是远处的光影,全都消失不见,他好像悬在空中的某处,与世间所有的一切都失去了联系。

接着,他眼前的雾气翻涌了起来,如同打开了一扇窗子般向两旁分开,显露出了一段宛若发生在李逸云眼前的场景。惊讶地瞪大了眼,李逸云神色复杂的停住了脚步,看着这令他熟悉而又陌生的情景。

从雾气中浮现出的,是个子小小的自己。脸的形状还是圆圆的,像一颗熟透了的苹果,穿着铁锤哥新婚妻子给他做的棉衣,圆滚滚的像只小猪。

那应该是刚到玉虚宫月余,刚刚过完八岁生日的时候吧?八岁的李逸云晃着一双胖乎乎的小腿,在白雪皑皑的山上兴高采烈地跑着,一路跑到师父的住所门前,挥舞着拳头用力砸着房门,高叫道:“师父!师父!我来啦!”

两扇门向旁一分,一身墨绿色长袍的吴尘走了出来,长长地打了气哈欠,似乎还有些没睡醒。李逸云仰起头,笑着说:“师父!我听二哥说您找我?有什么事呀?”“我找你?”吴尘愣了愣,随后拍着脑袋恍然大悟道:“哦,我想起来了。阿云啊,你也练了几个月的拳了,今天就开始炼气吧。”说着一伸手,从怀中掏出一本有些发黄的帛书,递了过去。

李逸云瞪着大眼睛接过书,翻看了一番,挠着头问:“师父,那你什么时候教我啊?”吴尘皱起了眉,满脸的狐疑之色:“教?你不是认识字嘛,自己读去呗!看不懂就去问你二哥!”“啊?”……

光影一闪,眼前的情形产生了变化。画面中李逸云已经长高了不少,眉眼间也成熟了些。“师父。”他苦着脸说:“今天中午,二哥觉得大哥做的饭太难吃了,他就亲自动手了,我没拦住。”吴尘挑起了眉头:“饭糊了?”李逸云摇摇头:“锅漏了。厨房差点少没了!”“这个兔崽子!”吴尘咬着牙说,然后他转了转眼珠,似乎思考了一番,接着说:“不过午饭也真是个问题,嗯……以后就由你来做吧。”李逸云连忙摆手:“我、我不会啊!”吴尘没好气地说:“你二哥不是会教吗?说起来头头是道,做起来狗屁不如!”“那……好吧。”李逸云无奈地说……

纷繁的光影在他的眼前一闪而过,记录着他这十年来成长的点点滴滴,每一次满心喜悦的欢笑,每一次肆无忌惮的大哭。无论是哭还是笑,都给他烙上了成长的印记,永远不会磨灭。但是最终,光影闪烁间,那被李逸云藏在心中的,最不想再翻出来的东西,还是显露了出现,分毫不差的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那是他十七岁生日的那天,大哥二哥和小弟小妹一起给他做了一大锅的长寿面。他当然吃不完,于是就想把它端给师父尝尝。双手捧着海碗,借着明亮的月光走到师父门前,他刚要敲门,就听见里面传来了两个人的对话,一段令他永远都不会忘记的对话。

“师兄,你那个三徒弟挺不错的啊,在弟子大试中表现的灵巧机变,小小年纪就自创招式,他日定有大成啊!”“唉!”出乎意料的,吴尘长叹一声。“这孩子的未来……他的情况我当初跟你说过的,你忘了吗?”“哦?他是八年前的那个孩子?奇怪,当年他母亲的死不是已经导致他魂魄崩溃了吗?他怎么……”“……我用法力暂时稳定住了他的身体,聚拢了他即将逸散的三魂七魄。然后……”“哦!难怪你传他有凝聚魂魄功效的《七曜谱》,让他在炼气的过程中治愈伤势。但……这样的话怕还是治标不治本啊!恐怕……”“

呵,的确呀!想要根治他的隐疾,除非他自身达到元神境界才能使魂魄稳定,但是灵魂的逸散又导致他无法练成元婴。最近……这孩子不停的做噩梦,灵魂的混乱波动越来越频繁,恐怕活不过二十岁了吧……”“师兄,别难过,我们一起想办法,一定有办法的。““唉!如果可以,我愿意付出一切来让他活下去,我对不起他呀!他的母亲,是死在我的手里的啊!”……

“啊!“旁观着的李逸云纵声狂呼了起来,他扔下了画面中那目瞪口呆,僵硬地走回房间的自己,没命地向前奔跑着。那一天,他失去了一切,失去了多年视作生父的师尊,失去了已经被他当作家园的师门,失去了手足般的师兄弟……那天夜里,他趁着子时玉虚宫护山法阵最弱的时刻,破开了所有阻拦他的法阵,头也不回地逃下了山,之后像一个鬼魂般四处游荡,直到来到了候武的客栈,才住了下来,在那之后又过了一段日子,他的情绪才渐渐平复下来,至少在表面上恢复了原本的开朗。

听了风沐翎讲述太极洞的奥秘后,他已经知道自己要回想起的是什么。但即便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他终于也无法将这件事视作等闲,只能用奔跑与呐喊来消除心底的郁结。

在四周弥漫的雾气中奔跑、奔跑,那铭刻于心的话语不断地在他的耳中回响着,一层层缠上了他的心。李逸云什么也做不了,只能不断的奔跑呼喊,宣泄着自己的心绪。

不知过了多久,他已经耗光了所有的力气,张着的嘴也没了声音。摇晃着,他颓然地跌坐在地上,泪水已经溢满了脸颊。“啊、啊、啊……”他哑着嗓子咿呀着,最后终于凝聚成了两个字:“师父……”这一刻他彻底的明白了,自己之所以到现在还依旧无法接受这件事,就是因为,他还爱着那个名叫吴尘的男人,即使他是自己的杀母仇人。

在他含泪的轻唤声中,弥漫在他身周的雾气渐渐地消散,露出了被遮挡着的景象。在他跌坐的地面之上,两块分别呈现黑、白二色的玉石成阴阳鱼的形状嵌在一起,铺满了整个地面。在阴阳鱼的中央,则有一颗一颗闪烁着淡淡的莹黄,西瓜大小的蛋,静静地躺在那里。

脚步声传入李逸云的耳中,风沐翎从一旁走了过来。她伸手搭在李逸云的肩头,轻声道:“别难过,一切都会过去的。”泪水已经流出了许多,李逸云的情绪也缓和了下来,他点了点头,顺着少女的搀扶站起身来,哑着嗓子说:“我该怎么做?”

风沐翎朝着那金色的单指了指说:“这就是曦大人了,接下来就要靠你了,直接用缥缈剑气劈斩就好,只是出剑时要注意不要夹杂着其他的属性。否则可能会失败。”“我知道了。”李逸云点了点头,走上前来,手掌一挥,一道三尺长的白色光华从掌中喷吐而出,轻轻的闪动着。

双手将剑举头顶,李逸云的神识尽数集中到剑上,抛却之前的纷繁思绪,缓缓下劈,剑光轻轻地落到了蛋壳之上。没有想象中的碰撞,蛋壳在剑光下就那么无声的融化了,李逸云吓了一跳,赶忙收起剑芒。目之所及,淡淡的金色光芒如烛火般在中央燃烧着,又渐渐熄灭。一只莹黄色的生物躺在那里,身躯有规律的起伏,睡得正酣。

顿时,李逸云之前的哀伤之色一扫而空。他露出一副既惊讶又爱怜的表情,指着那只小兽,语无伦次地说:“它它它……”风沐翎嫣然一笑:“曦大人的形象是有点可爱啦!”“哪是有点啊?实在是太可爱了!我要抱抱!”说着也不等风沐翎说话,伸手抱起了那只黄色的小兽,边看边说:“好像一只小猫啊,就是耳朵没有那么尖,还有一对白色的小翅膀,真可爱。咦?这是什么?”他朝地上看去,一块莹黄色的晶体静静地躺在那里。

李逸云伸手拾起它来,摇了摇,没有声音发出,他瞧着风沐翎说:“这是曦的蛋壳化成的晶体吧?怎么处理?”风沐翎皱了皱眉,道:“从前都是曦大人自行重生,蛋壳被撑破时化为能量消散了,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李逸云露出一丝坏笑:“不如把它送给我吧,留个纪念。”闻言,风沐翎也有些狡黠地说:“好啊,反正长老们也看不见,就送你啦!”“多谢沐翎妹子!”李逸云单手做了个致谢的手势,兴高采烈地将这块晶体收入了怀中的布袋之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