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造化之域
  • 云起尘封
  • 慕笛
  • 4260字
  • 2015-03-31 11:53:02

眼见着日向西垂,李逸云便拉着早已疲倦不堪的晶晶,到附近为他们搭建的帐篷去睡了。第二日用过早饭,军中依旧没有命令传来,蓬莱岛主也不知道了哪里去。李逸云闲来无事,也不理晶晶,自行往放勋帐篷的方向行去,到的近前,便见一身金甲的放勋正用难得的严肃表情严肃的监督着士兵的训练。

快走几步来到近前,李逸云拱手道:“放勋公子,你回来了?追击敌人可还顺利?”听到有人招呼,放勋连忙转过头来,见是李逸云前来,立刻笑道:“原来是李公子,有劳挂心了,一切顺利!就是……丢了点东西!”

李逸云伸手入怀,将白龟从怀中捧出来,笑着说:“是不是这件事物?”放勋顿时瞪大了眼睛,神情激动地接过了白龟连连道谢。李逸云好不容易让他停下感谢的话语,插话说:“公子,不知你现下可有空闲?我有些问题想要请教一下。”放勋瞧了瞧没人注意这边,撇了撇嘴道:“不瞒你说,我从一大早就在这练兵,早就心里烦闷了,我们找个地方好好歇歇!”说着,他拉起李逸云的胳膊,两人一前一后,朝着营帐的偏僻之处行去。

走了一会儿,两人便到了个无人踏足的死角,放勋转到一座帐篷的后面,噗通一声坐在地上。李逸云也在军营中混过,自然不是什么讲究人,见放勋已经大大咧咧地坐了下来,便也随之席地而坐,毫不在乎衣衫上沾上泥土。

放勋从怀中掏出一把瓜子,递给了李逸云,一边嗑着瓜子一边说:“能与兄弟这千年之后的人物相识,可真是缘分了!”接着,他没等李逸云发问,便抢先说道:“冒昧的问一句,不知公子因何会回到这里?难道公子想从这千年前的往事里翻找些什么真相?”

李逸云叹口气道:“实话跟你说了吧,这其实是场意外,我原本只是打算回到我出生前不久的那段时光,但在使用宇宙轮之时与人相斗,拨乱了指针,这才来到这里。不过这上古之世,当真令我大开眼界啊!”但凡涉及宇宙轮的事,并不受那奇特法则的限制,因而李逸云才能慨然回答。

放勋哈哈一笑:“既然如此公子就在这儿多看看,多玩玩!”“那是自然,不过公子,我有一事想请教。昨日我见一些勇士在打斗之时身体展现出部分异兽的特征但又并非变化术,而他们又不是妖族。这是为何呀?”

放勋疑惑地瞧了他一眼,随即若有所悟的道:“看来这炼化兽丹的手段,到了一千年后是失传了。难怪你竟不识得。嘿!不过这也算是好事!”李逸云不解,继续问道:“何为炼化兽丹?”

放勋灌了口酒道:“你也应当知道,我是妖族出身。我们妖族无论何种类别,在修为不足之时智慧都远不及人族,但天道恒在,我们的体魄要比他们强得多,于是人族便想出个法子,他们将那些强大异兽的内丹纳入体内,以特殊的方式炼化吸收,便能够让自己的肉身具有异兽的种种能力,你看到的那些‘变身’,便是由此而来。”

李逸云大为赞叹:“还有这种手段?”随即叹道:“可是这样一来,势必为引起人族的野心,想必会有不少的异兽无端遭祸了!”放勋竖起大拇指道:“公子果然好见识!自打数十年前,先祖轩辕黄帝便诏令天下,禁制无辜猎杀兽类取其内丹,而今我叔父颛顼陛下更是将妖族人族一视同仁,因此才会有这样多的妖族勇士愿意为他效命!”

李逸云嘿嘿一笑,谦虚道:“我这点微末见识,怎敢与两位陛下相比?说实话我也有一部分妖族血统,所以也不算是个纯粹的人族啦!哈哈!”

一听这话,放勋顿时来了精神。拉着李逸云站起来说:“兄弟你居然有妖族血统,我还没怎么见识过妖族的能力呢!眼下刚好得闲,来!我们切磋一下,让我开开眼界。”

一句话把李逸云说愣了,他连忙摆手道:“公子,还是算了吧。刀剑无眼,伤了人就不好了。”可放勋却是十分坚决,摇摇头说:“诶!勿需担心,我们不过点到为止,能有什么差池?”

李逸云听了这话,也动了心思,他也颇想亲身体会一下上古修道者的战斗之法,又见放勋的神色颇为坚决,便轻笑道:“如此恭敬不如从命喽!还请放勋公子先行部下结界,以免伤及无辜。”说着站起身来,跟随放勋走到了不远处的一块空地。

见对方同意了自己的请求,放勋满脸喜色,笑吟吟地走到空地边缘。双掌向上一托,一层金光在他的掌心荡漾开去,如水波般流动开来,转眼间便化作一个高达十丈的金色护罩,将李逸云和他罩在当中。瞬间,外界的一切声音、光亮都被阻挡在外,眼前所剩除了彼此便只剩下那发着金色光芒的结界。

接着,放勋双臂一阵,庞大的金色光芒自体内发出,转瞬间便布满了结界之内。这金色的光芒,充满了王者的尊贵之气。李逸云顿时便感到一股源自心灵深处的威严,气息一滞,法力的运转变得艰难,连同思维似乎也变得迟钝了。

“我这王道之域与叔父的绝天之域相比差了许多,让兄弟见笑了!”发招之后,放勋仍不忘出言提醒,显得十分大气。李逸云哈哈大笑,周身光芒鼓荡,运转出“化天地”的功法,将身周的区域化为五行灵气充裕的地带,将那结界阻挡在外。朗声道:“公子切勿妄自菲薄,陛下自然神功盖世,但公子年富力强,来日方长,未必便不能胜过陛下!”

放勋听了他的话,面露喜色,又问道:“你施展的并非领域吧?这应当是莫种法术,为何不直接用领域对抗?也好让在下见识见识!”李逸云微微一笑:“公子有所不知,我这领域其实已经施展出来了,只是有些特别,不能从空间上与您相抗罢了,至于是何领域,就让我卖个关子,保持神秘吧。”

“好!”放勋大喝一声,手中金光射出,化作一柄金色长戟,双臂一环摆出个守势,羽化神甲也已罩在身上。他朝李逸云喊道:“远来是客,你先请吧!”

李逸云一抬右手,南斗剑气向前直指,羽化神甲将身体紧紧护住。“如此,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说罢,李逸云脚尖一点地,双翅用力一扇,贴着地面激射而出,一招长虹贯日,剑芒由下至上划个弧线,又由上至下坠落,越过金色长戟,向着放勋的头顶击落。

放勋轻勾嘴角,双臂一挥,长戟扫出一道金芒,击在李逸云的剑芒之上,强大的力量顿时震得李逸云手臂发麻,而这还不算完,没等他撤回剑气,放勋手中的长戟已然顺着他的剑气横扫而下,反过来向着他的头顶击落。

此时,一条藤蔓突然从一旁的土地上破土而出,旋风般缠住李逸云的腰际,将他拉到一边,正是木遁之术!而李逸云借着腾蔓的拉扯之势也已脱出长戟的攻击,他此时距地面数尺距离,手中剑芒暴涨,由上至下对着放勋再度刺去。

之前的一击,放勋虽未尽全力,可也使出七八分力道,见李逸云变招迅速,却无法撤回长戟,眼看剑芒就将临体,他突然探出左手,朝着李逸云推出一掌,口中喊道:“缚仙索!”一道金色的光链从他的掌心射出,如蟒蛇一般将李逸云连同手脚捆了个结结实实。李逸云正要发力挣脱,却发现这绳索竟似与之前尝试过的遁龙桩相似,靠吸取自身法力来束缚自己。

心念一动,放勋已然再度攻来,手中长戟轻颤,锋利的尖刺朝着李逸云的咽喉刺来。李逸云见一时无法挣脱锁链,只好脚尖点地,再度贴着地面倒飞而出,而放勋也是一踏地面,如流星赶月般追着他射了出去。

长戟锋芒的气息顿时便将李逸云身周的范围全部笼罩在内,而李逸云受缚仙索的束缚,速度自然受到影响,那长戟与他的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见此情形,放勋也不禁露出一丝得胜的喜悦。

突然,一块巨石出现在两人前去的方向上,刚好给李逸云一脚踏中,朝着追着他的放勋滚去,放勋全副精力都放在李逸云身上,哪有功夫去理会地面,立刻便绊在了这块石头上,身形一歪,险些摔倒。不过以他的法力自然没什么,稍稍一稳身形便站稳脚步,但还是给了李逸云片刻的喘息时间。

李逸云连忙如之前应付遁龙桩一般,将法力全部导入元神之中,从而脱困。只是这次的元神是在体内吸取法力,不如上次那般炫耀。

稳住身形,放勋暗运法力,身上的羽化神甲变得越来越闪亮,他高举双手,金色长戟直指苍穹,一股恐怖的气息从他身上发出。李逸云见状,知道他要下一式必然是石破天惊,连忙一转手腕,金红色光芒在掌中爆开,挥舞着诛仙剑气纵身而去,朝着放勋挥斩而出。

而此时,放勋也纵身而起,比李逸云更高,身体居高临下,双臂挥舞着长戟向下砸去,只见他全身的金光全部涌入长戟之中,一声雷鸣般的巨吼声的,一条金色的巨龙从他的长戟间咆哮而出,迎上了李逸云那转而向上的诛仙剑气。

“轰”的一声,一声惊天的爆破声从中心传来,放勋布下的结界也随着这一式的对撞不住的摇晃。两人各自弹开,李逸云算是稍占上风,可放勋不退反进,猛然大吼一声,便擦着气浪的边缘再度冲来,向李逸云斩出一道金色的弧线。

李逸云连忙调理法力,使之迅速平稳下来,施展开剑法与其抗衡。如今,李逸云的剑法早已不限于自身所学的昆仑剑法,而是融汇了太古擒拿术,天火圣典以及其他所学招式的全新剑术,自然是不同凡响,但在攻击力之上,却仍旧无法与放勋的戟法相比,而放勋也已发觉李逸云善于用巧,当下以力破巧,逼到李逸云近前。一招招好如骤雨般的密集攻势压得李逸云喘不过气,无暇施展法术。

放勋又暗自高兴,却陡然胸口一痛,法力顿时一滞,低头瞧去,只见那是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块,应是刚刚两人对拼之时被气浪冲上天空所致。而李逸云见他攻击突然有了漏洞,连忙乘势猛攻,南斗剑气大开大阖,将他的攻势逼退。

这次,放勋没有急着再次进攻,他站在原地将气息调匀,这才正色道:“这不对呀!我怎么感觉我今天运气特别的差?连续两次,都被恰巧出现的石块攻击。这是什么原因?”

李逸云听了这话,目光中露出一丝狡黠,喘匀气息道:“实不相瞒,这并非巧合。刚刚您不是问我的领域之事吗?这便是我的领域了!它无形无质,能与所有的领域相融,我叫它——造化之域!”

接着,李逸云的神色又变的不羁起来,调侃道:“说白了我的领域就是增强我的运气,削弱敌人的运气。所以刚刚那些石头才会都找上你!”

“竟然是这样?”放勋惊讶道:“公子果然是奇人,领域也这样的奇特!”随即自顾自地解说道:“凡天下之事,都逃不出造化二字,你可以用你的实力战胜困难,却不能阻止它的出现。你可以坚持‘人定胜天’的原则,却不能否认那天意的存在。好!好一个造化之域!”

李逸云给他说的也是一愣愣的,原本他颇以为自己的领域是个废物,因为每个人天生都具有一定的运道,而刚刚达到羽化境界时造化之域对运道的增减程度太低,根本就起不到明显的作用,连李逸云自己都没意识到它的存在,这才误以为自己没有领域。意识到它的存在,是在踏上蓬莱岛前后,若不是它有一个独特之处——不需消耗法力,李逸云可能也不会在与放勋的对战中将它施展出来了。

可没想到的是,随着他的修为加深,这次自身的领域竟能够起到不小的作用,而且听着放勋的话,对自己的领域好像颇为推崇。李逸云顿时便有些喜上眉梢。

“李公子!来!再让我试试你这造化之域!”放勋此时已然调息完毕,他重又擎起那杆两丈长戟,向着李逸云发出了邀战的信息。李逸云此时也是斗志正酣,早已把吃饭的事情抛到了脑后,微微一笑,便又展开剑气,与放勋战在了一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