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意外之人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592字
  • 2015-03-23 21:37:02

落在地上的,是一只巴掌大小的乌龟。乌龟通体雪白,就像是用白色的玉石雕成的一般,似乎是因为摔得疼了,肉乎乎的脑袋从龟壳中钻出来,缓慢地扫视着四周。

李逸云有些颤抖地伸出手将它捡了起来,将它伸到颛顼的面前问:“陛下,这是……?”颛顼笑了笑:“这是放勋养的白龟,名字叫小白,见笑了啊!”李逸云摇了摇头,小心地将白龟端到胸前,轻声说:“原来这就是白龟爷爷与我的初次相见呀!难得他还记得我呀!”一听这话,晶晶也凑了过来,好奇地问:“这就是苍梧之野的白龟?”

李逸云点了点头,一行泪水从眼角缓缓地滑落。见此情形,颛顼也微微动容,有些踟蹰地问:“你们在千年之后见过他?”李逸云擦干了泪水:“是啊!千年之后的白龟爷爷已经去世了,能这样见一面也实在是幸运了。”

“缘分这东西,可真难说呀!”一直坐在那里的曦摇晃起了脑袋,若有所思地笑着。这时,众人之中唯一与氛围不合的仓颉开口了:“好了好了!聊天的时间有的是!趁着现在放勋小子不在,我带你去参观一下我的研究屋,要不然等他回来又要跟着捣乱了!”说着也不等李逸云回答,拉起他和晶晶就向外走去。李逸云只好匆忙地朝着颛顼和曦挥手告别,又将白龟小心地在怀里放好。

仓颉带着李逸云和晶晶出了中军帐后走出老远,到了个较为偏僻的角落,一座颇为巨大的营帐立在那里。营帐占地十丈见方,而帐门前还有一片颇为宽阔的空地,两边摆着一些零散的器械。而此时,正有一个士兵手持着扫帚在帐门口附近打扫着。

到了空地之前,仓颉大手一挥:“看看,这就是我的营帐了,我研究法宝、器械,吃住都在这里,现在里面还住着一位对此感兴趣朋的友,另外就只有那一个负责打扫的士兵了。绝对安静!”李逸云点点头:“嗯,的确是研究的好处所,宽敞又安静!”

听了这话,仓颉很是开心地笑了笑,接着也不管旁人,自顾自地向帐篷门口走去。李逸云冲晶晶努了努嘴,两人便并肩向前,跟着仓颉朝着那大帐走了过去。接近帐门口的时候,便要与那打扫的士兵擦肩而过。可不料那士兵却上前一步,拦在李逸云的面前,仍是背对着他低头打扫。

李逸云见状赶忙向左方迈出一步,但见那士兵也朝相同的方向迈出一步,又拦到了李逸云的面前,连续数次,李逸云心中便知对方是诚心与自己作对。当下不悦道:“阁下因何对在下不满,不妨明说!”晶晶见状也是一副剑拔弩张的神色,随时准备出手。

而那士兵则缓缓地转过身,露出一张十七八岁干瘦的面孔,咧着嘴说:“呦!李公子,这么快就不记得我了?”说话的语气,却是低沉的中年男子之声。李逸云愣了愣,随即脑中一闪,想到了对方的身份,压低声音道:“岛主?您也到这儿来了?”晶晶听了李逸云这话,也明白了眼前人的身份,笑嘻嘻地走上前道:“原来是你啊!这也算是‘他乡遇故知’啦!哈哈!”

那人正是蓬莱岛主乔装而成的,只见他冷笑着说道:“要不是你们?我怎么会回到这莫名其妙的上古之世?我倒想问你们了,你们两人潜入蓬莱岛又是所为何来?说不清楚你们今天就别想善了!”

李逸云见他神色凶狠,想到此时没有熟人,正需与其搞好关系,连忙捡好听的说,将自己与楚戾等人的恩怨,以及在临淄听到张锋说要潜入蓬莱的话一五一十的道出,只是自己的身世不想提起,便说自己是见那宇宙轮奇异,可能正是张锋话中的目标,便潜入塔中探查。

好说歹说,蓬莱岛主总算神色稍敛。他挥挥手道:“如此我就勉强相信你吧。不过回岛之后你便住在岛上一段时日吧,等那贼人来了你与他算完账再走,正好我也能帮上忙。”李逸云心中叫苦,知道对方还是没有完全相信自己,想把自己软禁,但自己做事的确有些不当,却也不能怨对方,一时间没了脾气,只好诺诺称是。

见他言语谦恭,蓬莱岛主面色也一点点的缓和下来,他挥挥手道:“好了!你进去吧,不过别和别人说起我的事情,切记!”说着,闪身到了一旁,将道路让了开来。

李逸云此刻倒不想走了,他来到蓬莱岛主面前,轻声道:“岛主,我们三人之间,可以不受那宇宙轮法则的限制,将历史发生之事记得清楚,您知不知道宇宙轮制造的具体过程呢?如果知道的话我们不妨研究一下,说不定可以加快宇宙轮制造的速度呢!”

蓬莱岛主冷笑了两声说:“我怎么会知道那种事!而且就算知道了我也不会插手!你以为改变因果是什么好事情吗?加快进度?若是随意行动的话,不小心把你的祖先杀了怎么办?那你又将何在?也不想想,要是穿越时间这么好玩,怎么宇宙轮还会被禁用?哼!”说着,也不理呆愣的李逸云,挥舞着扫帚向前走去。

一番话说的李逸云目瞪口呆,他有些害怕地打量着自己,自己在这个世界若是随意行动,一个不慎的话……那自己会不会也跟着消失?他不愿意再想了,连忙拉着晶晶的袖子,两人走到营帐之前,撩开掌门,进入其中。

帐中窗口甚少,却并不黑暗,只见棚顶之上镶嵌着无数鹅蛋大小的宝石,正散发着温润的光芒,将帐篷照的很是明亮。而那光芒之下,摆着一列列长桌桌上放着格式器械,有不少都闪烁着灵力的光芒,应当是正在运行。

“你们进来啦?快过来快过来!”仓颉立刻热情地招呼他们。

顺着声音瞧过去,只见一张长桌之前,有两个人正埋头研究,一个正是那蓬头垢面的仓颉,只见他正用一根细针往一块玉石上雕镂着花纹,似乎是在篆刻法阵。而还有一个中年人坐在长桌的另一端,低着头不知在调配些什么,长桌上摆着各种瓶瓶罐罐,其中一个罐子被他架在铁架子上炙烤,丝丝缕缕的水汽上浮,从中散发出奇特的气味。

这时,晶晶突然叫道:“大哥,我怎么感觉那个人有些眼熟啊!”李逸云顺着他的手指瞧去,只见他指的正是那名身前堆着瓶罐的中年人。李逸云仔细瞧去,却有些眼熟,心想:难道是我认识的某人的先祖?于是开始在心中细细搜索。

这时,那人似乎调配好了手中的事物,长出口气抬起头来,目光中满是希冀之色。李逸云与晶晶同时惊呼一声,大声道:“彭前辈?”只见那人面白如玉,俊逸潇洒,一双剑眉高高入鬓,正是那与李逸云在苍梧之野初识,对李逸云关爱有加的彭祖!

那中年人听到李逸云呼喊显然一愣,随即向这边瞧来,仔细打量着李逸云,目光中却满是茫然的神色。他踟蹰一下,才挠挠头问道:“这位公子,你认识我?恕彭某脑力欠佳,还请公子提醒则个。”说这话时,神色间满是诚恳。

李逸云一愣,当时便奇怪起来:彭前辈与自己关系匪浅,这不过两年没见,怎么会不认得自己呢?更何况身边还有晶晶一起出现。正要出言提醒时,只见仓颉听到两人说话的声音,抬起头来。目露喜色的叫道:“彭老弟,我刚刚和你说的就是他们,来自后世的小子,哈哈!”

本是一句寒暄的话,但那彭祖一听此话,脸色顿时变得惨白。颤声向李逸云问道:“你们所属的年代距当今有多少年?”李逸云见他面色可怖,一连串的问题登时便问不出来了,连忙思索一番,答道:“大约……大约是一千二百年左右。”

哐当一声,彭祖手一颤,握着的陶罐登时倒在桌面上,险些掉到地上摔个粉碎。李逸云和晶晶见状顿时吓了一跳,只见彭祖喃喃地说:“一千二百年……一千二百年……”随后双目呆滞的向帐外走去,李逸云见他目光呆滞,也不敢上前阻拦,只好微微侧身,让过去路。

此时,仓颉倒是没受影响,见彭祖要向外走去,便问道:“彭老弟,你要走了?”彭祖仿佛丢了魂一样,头也不回,只淡淡的说了声:“嗯。”便已走出帐外,仓颉脾气古怪,见他离去也不挽留,低下头去继续研究他那手中的器械。

此时,李逸云终于回过神来,他连忙一个箭步蹿出帐外,四下搜寻彭祖的身影,却是一无所获,只能看见还在不远处打扫的蓬莱岛主,他忙走过去问道:“岛主,方才有个中年男子走出大帐,您可曾留意了?”

蓬莱岛主抬起头,拧着眉毛说道:“是有一个人出来了,没走几步就破空而去了,修为很强,至少也是造物境界后期的实力,只是一脸的绝望之色,瞧那样子八成是要去自杀吧?”听他说得难听,李逸云心下一怒,却也不好发作,只能拱了拱手,转身返回大帐。

刚一进帐,晶晶便好奇地问道:“大哥,怎么回事啊?那彭老头怎么不认识我们?难不成脑子摔坏了?”李逸云也满肚子疑惑,冲他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也不知缘由。

见仓颉仍在一旁专心捣鼓手中的物件,李逸云忍不住上前问道:“仓颉先生!仓颉先生!彭祖前辈是什么时候来这里的?”只见仓颉头也不抬的回答道:“你说那彭老弟呀?他大约是半年多以前来找的我,说是对我的研究很感兴趣,我跟着军队出征,他便也跟着一起来了。”一边说着,手中仍旧不停地摆弄着那些稀奇古怪的零件。

李逸云喃喃道:“奇怪,彭前辈什么时候也用了宇宙轮?难道是在认识我之前使用的?”这次仓颉的听力却瞬间变得灵敏了,他抬起头来目光炯炯的问:“他也是从后世来的?”李逸云点点头道:“应该……是吧?”仓颉满脸喜色的道:“哈哈!看来我在后世很有名啊!”说着,手上的动作越发迅捷,指尖的光彩也不断变化着颜色。

见了他这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李逸云更感郁闷。看来从他这儿是得不到什么有用的情报了,念及彭祖的奇怪行径,心中满是疑惑却又无计可施。只好与仓颉问了一些关于法宝器械的基本知识,之后便和晶晶在大帐中找了个角落,弄了几个简单的器械在那儿研究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