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遂古之初(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578字
  • 2015-03-21 22:00:44

放勋目光疑惑地瞧着他,见他神色郑重不似作伪。思索片刻,才叹了口气道:“看来是这天地法则的限制啊!令兄弟你这来自未来的人无法改变过去的进程。否则一切还不取决于兄弟你了?”说着释然地笑了笑,带着李逸云接续向前走着。

一路向营帐中央行去,穿过数重大帐,李逸云便瞧见了那顶金黄色的帅帐。硕大的帐篷占地十数丈,高达五丈。周围的帐篷都如同众星拱月一般,烘托着这顶大帐。

来到大帐之前,放勋朝帐门口士兵打了个招呼,那两名士兵便向两边一闪身道:“公子,陛下已经在帐内等候了,请进!”放勋点了点头,一挑起帐门,迈进帐中。李逸云和晶晶赶忙跟随而上。

只见大帐之中陈设极其简略,中央一个四方的桌子,上面的事物李逸云倒是识得,那正是个巨大的沙盘,想来这千年来此物的变化倒是甚小。

就在那沙盘之后,正对着帐门坐着一人,只见他身穿一身金色铠甲,看不出又何种材质铸成。相貌在四十左右岁的年纪,圆脸膛上镌刻着一双虎目。此时,这人正饶有兴趣的看着进门来的李逸云,不过饶是如此,神色间仍隐隐透出一股囊括四海的宏大气势。

而在他的身侧,则蹲坐着一只全身灿金的猛兽,坐在那里高度也已达到丈余。头颅如虎,耳朵却又略尖,双目之间又生着树立着的紫金色纹路,便好似第三只眼一般。而在他的背后,则生着均已过丈的三对淡金色的羽翼,此时正轻轻轻轻地垂在身侧。

不用放勋介绍,李逸云也瞬间便猜到了面前一人一兽的身份,赶忙躬身施礼道:“晚辈李逸云,拜见颛顼陛下,拜见曦前辈!”晶晶却是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只是见到曦背后的三对羽翼时,目光中露出羡慕之色。

颛顼帝微微一笑,挥挥手道:“李公子这也算是远道而来,就免了礼数吧。”而随着他手掌的轻挥,一股轻柔的、却不可反驳的力量由下至上托住了李逸云的身体,令他直起身来。

见对方出手不凡,李逸云面露崇敬道:“陛下果然神通不凡,晚辈佩服。”颛顼帝哈哈一笑:“雕虫小技何足挂齿?公子请坐,放勋,你也坐了吧。”说着手掌一挥,两道光芒分射李逸云、放勋的身后,化作三只长椅。见两人落座,颛顼帝又指了指身旁的巨兽道:“这次是曦大人感应到了你们的到来,先听他说几句吧。”

听了他的话,那巨兽微微颔首,随即身上金光闪耀,化作了一个身穿金袍的中年男子,见他如此,晶晶也是一扭身子,化为了十六七岁的少年之态,两人相顾而立,尽管年龄有所差距,但相貌仍有诸多相似之处,瞧的在场几人心中不住感叹。

曦先对李逸云点了点头,随即转头瞧着晶晶说:“千年以后的我,你好!”晶晶也难得的施了个礼说:“你好!”但却接着说:“不过你是你,我是我。我可和你不是一个人!”

曦轻轻的笑了笑:“因果轮回,各有所见。你这样说也没什么错。”说着便问道:“你们是如何来到这里的?还有其他人和你们一起来吗?”晶晶叹了口气说:“嗨!还不是用你们那个什么仓颉造出的宇宙轮来的?当时我记得蓬莱岛的岛主也在我们身边,只是不知被没被卷入,别人的话,就没有了。”

“哦?原来是宇宙轮。”曦和颛顼帝对视一眼,目光中露出些许震撼。接着,曦略一踟蹰,又开口问道:“你似乎失去了已往的记忆,这又是为何?”晶晶正想开口,却又发现自己将这件事忘了个精光,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道:“对不住啊,我忘了。”

李逸云见曦面色不善,连忙出来打圆场道:“前辈,不瞒您说。我们好像受到了某种限制,一旦被问到如今之后所发生的事情,便会顷刻忘个一干二净。我也不知是什么原因。也许是天地法则的安排,不让我们来影响既定的历史吧?”

晶晶连忙点头附和:“对对!就是这样!”颛顼和曦两人又对视一眼,目光中带着些无奈的表情,颛顼随即淡然一笑:“天道渺茫,想要预知未来本就是奢求,求之不得却又有什么遗憾呢?话说回来,若是早早的便知晓了未来一切,那人生岂不是很无聊?”

可一旁的曦却是依旧苦着张脸,叹口气道:“本来以为你们能知道些什么。我好知道什么时候这神州大地能国泰民安,之后我好回去照料羲皇大人的另一支血脉。唉!没想到你们什么忙也帮不上!”

李逸云不禁苦笑一阵,却也无言以对。曦却还不死心,又反复尝试了各种手段,包括把想法写到纸上,用元神交流等等,但无一例外,一说到这个时候尚未发生的那些事,李逸云和晶晶的脑子就变得一片空白,唯一还记得的便是那送他们来的宇宙轮。

反复尝试了许久,曦终于死了心,满脸颓然地坐到身旁的椅子上,苦笑的瞧着颛顼道:“看来我还得跟着你一段时间了。”颛顼露出一副谦恭的笑容道:“烦劳大人您了。”

这时,只听帐外传来一阵骚乱。颛顼帝目中闪过一丝不悦,正待询问,却见一个蓬头垢面的身影已经冲了进来。那人也不行礼,开门见山的问颛顼帝说:“陛下,我听说,有来自未来的人到这里了?”颛顼帝原本恼怒的表情换成了挂在脸上的无奈,他撇了撇嘴道:“仓颉叔叔,您是不是也多少收拾收拾,洗个脸再出来?”接着无可奈何的朝李逸云和晶晶的方向努了努嘴说:“就是他们啦!”

那人猛地转回头,直勾勾地瞧向李逸云和晶晶,一双原本混沌的眼睛顿时变得雪亮。他三两步奔到两人面前,绕着两人不住的转圈,眼中的神采也越来越亮。

瞧着那人的眼神,李逸云不禁想起天璇宫的那位师伯提到那些器械之时的狂热之色,而此人眼中的狂热,比自己的师伯强盛了何止百倍?他忍不住传音向放勋问道:“公子,这是谁呀?”放勋苦笑一下道:“这便是造出宇宙轮的仓颉爷爷了。”

李逸云心中一惊,却见仓颉猛地探出手抓住了他的衣袍,双目灼灼的问道:“你们来自后世对吧?那你知不知道,我的宇宙轮造成了没有?”李逸云吓了一跳,平复下心情才回答说:“前辈的神器自然是造成了,我们正是通过宇宙轮才来到这里的。”

听了这话,那人立刻手舞足蹈的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说:“我就说我能成功嘛!哈哈!”颛顼帝见他实在有些失态,便喝了一声:“仓颉叔叔!你先停下,我给你介绍介绍这两位。”

仓颉这才止住笑声,神色郑重的将脸前的头发撩到一边,正色道:“嗯,这见证了我伟大创造的后辈的确应该认识认识!”颛顼帝轻哼一声,先后指着李逸云和晶晶说道:“这位,叫做李逸云,是后世难得的才俊。这位,诨名唤作晶晶,是曦大人千年后的转生之体。”

仓颉听了连连点头,口中不住道:“了不起!了不起!竟能使用宇宙轮来到这里。”接着,他突然大叫一声,跳到晶晶面前,抑制不住兴奋的问道:“你是晶晶大人千年后的转生之体?”

晶晶被他这一惊一乍的行为,吓得脸都白了,支支吾吾地说:“是、我是。你要怎样?”那仓颉听了后又是一阵大笑,这才转头对曦说道:“曦大人我想与你求一件事物。”

听他突然郑重恳求,曦眼中闪过一丝讶异,奇道:“你要什么?”仓颉朗声道:“我想求您的一根带有法力的羽毛。”曦的眉头登时皱起道:“哦?你要此物又有何用?”仓颉笑了笑道:“不才研制宇宙轮,一直未能成功,思考至今,我觉得我所欠缺的就是一样能够囊括过去未来的事物,现在想来,若是用您的一根羽毛与您千年后之体的一根羽毛合二为一,定能够大功告成,完成这旷古未有的神器。”接着,他又转过头来,目光灼灼地瞧着晶晶道:“还请大人赐予羽毛一根。”

晶晶刚刚被他吓得依旧没有缓过来,连忙哆哆嗦嗦说:“你要我的羽毛?我给你就是了,你、你可别过来啊!”说着背后光芒一闪,右侧的一只羽翼伸展开来,映出一片金色。他颤着手拔掉了上面的一根金羽,远远地抛给仓颉,生怕他靠近。

仓颉有些狼狈的接住金羽,又转头满脸期待的瞧着曦。曦摇了摇头,也如晶晶一般摘下一根长羽,他将羽毛递给仓颉,却是瞧着晶晶说道:“我在这羽毛中注入了关于天地大道的领悟,你回到千年后时,便可把它重新收回体内,我们本就是一体,这些领悟想必你能够尽数吸纳,让你节省下不少的时间。”

这时,仓颉已经高兴地拿着羽毛跑得没影了。李逸云心中一动,便开口问道:“前辈,那样的话,宇宙轮这件旷世法宝岂不是就这样毁了?这可是仓颉前辈的心血啊!”

没等曦开口,颛顼帝已然摇了摇头道:“我这位叔叔呀,一心只想着穷尽万事之理,却不想一想,我们只是天地间渺小的芥子,又怎能穷尽天地?尤其是这茫不可测的未来之道。若我猜得不错,你们回去之后,这件宇宙轮便会自行毁灭吧……因你们而成,又在你们之后而逝,这才符合因果轮回之理。”

李逸云听的懵懵懂懂,但直觉却又意识到对方所说的却是极为可能是至理,一时心下怅然。这时,只听帐外又传来一阵骚乱之声,除了颛顼外的几人连忙纷纷站起,朝帐门外瞧去。

只见帐门猛地被掀开,一身戎装的士兵踏进帐来,向颛顼帝躬身施礼道:“禀告陛下,共工的残余队伍突然翻越了邙山,从我军后方急袭而来,羿将军已经带兵冲了上去,派小将回来求援,还请陛下速派兵增援。”

颛顼帝无奈地摇摇头:“共工的士兵果然勇猛,不过共工已死,群龙无首的队伍也就没什么作为的了。放勋!这件事交给你,争取把他们尽数招降了吧!”

“是!”放勋朗声答道。随后转身出帐而去。就在这时,一件事物从他的怀中掉了出来,顺着他的衣服滚落到地上,李逸云刚好瞧见,正要开口提醒他,但却突然瞪大了双眼,愣在了那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