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颠倒因果宇宙轮(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421字
  • 2015-03-17 21:59:56

蓬莱岛的岛主,便常住在那高塔之中。但李逸云却一点也不焦急,因为他从吕仁那里得知,每年的七月初九,岛主都会外出一整天,一般到次日午后才会返回,而如今已经是七月初六了。

耐心的等候了三天,终于到了初九这天的早晨,李逸云壮着胆子驱使元神之力靠近黑塔。果不其然,原本稍稍接近便感到惊惧的那道气息已然消失无踪,剩下的仅是那股让晶晶感到困惑的气息,只是不知是不是那宇宙轮。

机会宝贵,李逸云瞧着四周没人,立刻施展法术,身化一缕清风,带着晶晶一道,朝着黑塔的正门掠去。谁知刚到门口,却见一个身穿黑袍的男子从另一个方向赶了过来,正是那宙派的首座。他似乎有所察觉,猛的转头瞧向李逸云所化的气流所在的方向。

李逸云赶忙收敛气息,将法术的运转控制到最慢的速度。几日下来,李逸云已经大致摸清了这首座的实力,若说他达到了太乙的境界倒还差些,可却是实实在在的羽化境界的巅峰,触摸到了太乙境界的边缘。

若是真刀真枪的打上一场李逸云倒也不怕他,毕竟他也是羽化境界,晶晶与他不相上下,两人施展融合之技足以与他一拼,不过那样一来势必惊动众人,不消说实力与宙派首座相仿的宇派首座,只是那二十余名羽化初期的二代弟子便足以让李逸云身死道消了。

瞧了一眼虚无的空中,宙派首座皱了皱眉,终究推开塔门,但随后便将塔门紧闭,一股结界之力也同时弥散开来,令李逸云趁机潜入的计划落空。

无计可施的李逸云只好隐身在塔门一侧的阴影里,焦急地等待着。从上午等到中午,又从中午等到傍晚,那黑衣首座却始终没有出来。转眼间,月华初上,已经入夜。一天未食对李逸云来说影响倒是不大,不过他的心中却是无比的焦急,眼看着宝贵的时光一点点的过去,他心中一横,便要冒险进塔。

而这时,塔门却轻轻地从内推开了,吓得正要扑上的李逸云心中一颤,还好他始终没有解除隐身的状态,否则就要被人抓个正着。只见那黑衣首座伸了个长长的懒腰,满脸的疲惫之色,将塔门轻轻的关闭,便朝远处走去。

李逸云舒了口气,耐心的等着他的身影消失在远处的黑暗中,这才小心地走到塔门之前,现出身形,轻轻将手掌按上塔门,那看似沉重的塔门便在李逸云的面前无声的打开了,露出门后的一片黑暗。

想起在天璇宫山洞中的经历,李逸云生怕脚步声引起光亮导致被发现,立刻运转法力,身体浮在地面之上一尺有余,这才一手托着晶晶,迅速的掠入门中,又立刻挥手将门轻轻带上。

黑暗之中,伸手不见五指,李逸云心念一动,将法力聚集在双眼,双目中闪烁出淡淡的荧光,而晶晶的双眼则是自然而然的便发出光芒,将四周的景色缓缓的照亮。

只见这是一个空旷的大厅,顶棚距离地面两丈有余,平整如镜的地面是由一整块岩石构成,毫无拼接的痕迹,地面之上刻画着无数的印记,似乎是许多叠在一起的法阵。而一旁的角落里,则矗立着通往上层的楼梯。

晶晶用爪子摆出个手势,示意那令他困惑的感应还在上层,李逸云见这层没什么可看的,便带着他轻飘飘的掠上楼梯,向上攀去。

之后的二、三、四层,都是一些厚重的竹简,应当便是蓬莱岛的典籍之类。时间宝贵,李逸云不敢耽搁,立刻带着晶晶继续向上,来到了摆放法宝的五六层。

不用如何仔细查看,只是用眼睛扫视一番便知道这些东西中绝不会有那上古宝物。晶晶也依旧说那股奇异的感觉来自更上层。于是,两人来到了最高的第七层。

目光刚浮上第七层的地面,李逸云的目光便呆住了,只见第七层依旧是有些空旷的样子。只是在正中的位置摆放着一只巨大的轮盘,径长达一丈有余,轮盘呈现出灿金之色,仿佛由黄金铸就。宽阔的边缘之上,铭刻着一列列古老的文字,隐约可以辨认得出是天干地支的名称。而轮盘的中央,则是镂空的。一团淡淡的光芒在中央盘旋着,便如浩渺辉光诀的所操控的辉光一般,只是结构似乎更为繁琐。

此时,晶晶也瞧见了这金色轮盘,立刻兴奋的低呼道:“就是它!那股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就是从它身上传出来的!”

李逸云点了点头,心想果然是这源自上古的宇宙轮与晶晶有些渊源。于是他来到近前,按着记得的使用之法计算好时间,拨动嵌套着的数层轮盘,让镶在轮盘上的指针正对着自己出生之时的戊辰年八月初六,旋即,他又心想,若是自己刚出生时便与父母离散又该如何,于是将时间再度向前拨了两个多月,拨到了六月初三的位置。

而后,他又在脑中想象神州大地的地图,只见那漂浮在轮盘中央的光团果然随之变化,离散的光点凝聚起来。顷刻间便形成了神州大地的轮廓。

李逸云心中惊喜,正待伸手点向自己故乡的位置,完成穿梭前的最后一步,却听一道冷冷的声音从他背后响起:“阁下,这是我派镇派之宝,阁下未经许可便擅自动用怕是有失礼数吧!”

心中一惊,李逸云猛地一转身,只见从窗口洒下的月光中,有一黑袍人长身而立,目光灼灼地瞧着他,却是宙派的王长老去而复返。李逸云心中一动,还想伪装成吕仁的身份虚与委蛇,却见那长老指着他怒道:“你这贼子,我上午进塔之时便有所察觉,故意拖到夜里才出塔,没想到你仍旧贼心不死!还敢假扮我门派弟子,快说!你将这名弟子如何了?”

李逸云见身份败露,倒定下心来,身周光芒一闪恢复了原貌。淡然道:“前辈息怒,那少年便在此处。”说着手掌按在怀中,一道光芒吞吐而出,将吕仁从龟甲中弹射到地面之上。

那少年刚一落到地面,便如箭般弹起,躲到王长老的身后大声道:“长老!就是他把我关起来,一直在冒充我!”此言一出,王长老气得须发皆张。指着李逸云大喝一声:“你这贼子,冒充我门下弟子究竟意欲何为?还不束手就擒?”说着也不听李逸云解释,双掌鼓动,推动出一团朦朦胧胧的光芒,向李逸云身前击去。

李逸云双眉一立,心中瞬间做了决断,宇宙轮便在眼前,他实在不想错失良机。那唯一的选择就是在其他高手赶来之前将面前的敌人解决掉。

向晶晶传达了一个意念,李逸云不退反进,迎着王长老的攻势冲了过去,同时手中碧色剑芒一振,抖出数点星芒,将团光华包裹其中,向一旁带去。而晶晶则全身闪烁出熔金般的灿烂光彩,如同熔化般的融入李逸云的体内。

顿时,一股掌控天地的感觉浮现在李逸云的心头,他的身体仿佛在这一刻变成了黑洞一样,毫无止歇地吸收着方圆数丈的天地灵气,而那一身晶莹如玉的羽化神甲也是自动浮出体外,而甲胄上散发的光华,则比以往强了不止一筹。

身体沐浴在太阳般耀眼的光芒中,李逸云禁不住轻啸一声,手中的剑芒转瞬间化为炽热的金红色,双手虚握,朝着王长老直劈而去。

以诛仙剑气之威,那王长老也是瞬间感到一阵心悸。身上银光浮现,一身银色甲胄裹住身形。双手向上一托,托起一轮银色的光轮,光轮周围荡漾着繁复的符号,竟与那宇宙轮颇为相似。

诛仙剑气刚刚沾到光轮所发银色光芒的边缘,李逸云便觉出一丝奇怪。只见那无往不利的剑芒竟变得如同龟爬般缓慢,甚至还有向上弹起的趋势,但他却丝毫感不到阻力。

想到老者的身份,李逸云灵光一闪,便明白了对手招式的奥秘,对方身为宙派的首座,此招自然便与时间有关,那不断旋转着的轮盘,正是能够在附近的区域产生一定的时光倒流的效用,李逸云这边不住的用力下劈,却又被对方不断地将剑锋所在之处的时间逆转到前一瞬。这样才使那剑芒丝毫没有下落的趋势。

想通了这一点,李逸云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手中的剑芒猛的闪烁起一道光芒,只见那不住旋转的银色轮盘瞬间便被染上了金红色的光彩,旋转之势也瞬间凝固下来。随即便“嘭”地一声,化为了漫天的碎片,而那闪耀着的剑芒,也随之当头斩下。

作为通天教主突破太乙境界后才悟出的法术,诛仙剑气又岂是仅仅威力强大那样简单?“破法”便是这剑芒的特效之一,任何法术只要直接与剑芒接触,便可以发动破法的特效使其瞬间失去效果,只能以单纯的法力形式相抗,这样一来,那失去玄妙的光轮,又怎能抵过剑芒之利?

王长老见自己的法术被破,神色大惊,忙借着反冲之势向后退去,但还是被那剑芒的边缘扫中,顿时双眼一凸,仰面喷出一股鲜血。李逸云乘胜追击,向前一纵身,再度来到对方面前,手腕一拧,金红色剑芒便朝着对手拦腰斩去。

王长老识得剑芒的厉害,忙向一边闪身,堪堪躲闪开来。剑芒落空,余势登时落到地面之上,“嘭”的一声,砸的整个塔也跟着摇晃起来。

见老者躲开,李逸云连忙再度上前,左劈右斩,又是斩出数道剑芒,但那老者的身法却十分灵巧,而李逸云却因为剑芒的威力巨大,而自身肉身强度不够,反而对身体造成了负担,限制了他的速度。因此数次出手,都是以毫厘之差被老者躲过。

李逸云心中焦急,以他与晶晶融合之技所拥有的法力,再加上远超以往水平调运天地灵气的能力,诛仙剑气倒还是能维持一段时间。可几番对打,已经发出数次响动,想必须臾间岛上诸人便会发现,那时就万事休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