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镇岛之宝(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234字
  • 2015-03-15 22:21:04

第二日的早课,李逸云便见到了那脸色仍有些发白的高彪。高彪见了“吕仁”,脸色立刻变得铁青,别过头去不敢朝这边看。李逸云则是淡淡一笑,径直坐到自己的蒲团上不去理他。

少年人之间本就难有秘密,不到一日,“吕仁”将高彪打败的消息便旋风般的扩散开来,少年们看向李逸云的眼神顿时有了变化。因为在他们的印象吕仁本是个怯懦胆小,有没什么本事的人,不料竟能打败飞扬跋扈的高彪,令大家觉得不可思议。

李逸云自然是懒得搭理他们,对于少年人的这种心性他如今着实觉得幼稚,不过吕仁本就沉默寡言,不愿意与人沟通,倒也没什么不妥。

唯一有些麻烦的是被困在龟壳中的真正的吕仁,这小子修为浅薄,自然无法长时间辟谷,李逸云只好在吃饭的时候偷偷的省下些食物,抽空带给他吃。

闲得无聊了,李逸云也会假装入定,元神潜入龟壳和那吕仁交流。这少年却是怯懦胆小,不管李逸云如何的露出一副慈眉善目的的样子,他还是不时地吓得发抖,连大声说话都不敢。

对自己的行为,李逸云总觉得心中有愧,想指点一下吕仁,补偿一下他。可那少年在李逸云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出,更别说出手施展法术。急的李逸云抓耳挠腮,最后实在没办法,干脆直接将自己的一部分法术以及对其的感悟烙印在少年的魂魄之中,任其自生自灭了。

假扮少年的生活虽然乏味,可李逸云也从中收获了点东西,那就是关于“道”和“术”的主从问题。玉虚宫尽管因被尊为国教,沉沦于世俗,致使精研法术者寥寥,更多的是如天璇宫般钻研一些能够为国效力的本事。可毕竟还是以法术为起点,有了一定的基础后,再去研习它物。

而蓬莱岛的授业体系却是极为相反,他们认为法术为“末”,心中的“道”才是本。例如那“宇”、“宙”两派的区别,便在于二者所坚持的道不同,“宇”派中贯彻的,是对世间诸般事物的掌控之道;而“宙”派却认为,这一切在时间的长河中不过过眼云烟,他们重视的,是能够历经千百年的传承之物。

而两派首座辖下的二代弟子,虽然在道的方向上相同,但落到具体的事情上,却又大相径庭。例如对于思想传承一事,有的二代弟子认为应当付诸具体的文字、制度;而反对者则认为这些事物虽然有效但却是浮于表面,很容易随着改朝换代等变故而断绝,真正的传承要无形的渗入到人们的生活中才能奏效……

类似这样的相反意见还有不少,而他们选拔弟子,也不是全看修为,修为固然重要,但他们更为看重却是弟子们在“道”上的领悟,若有一人的领悟十分符合师长的要求,远强于他人,即使他的修为再差,也不会被淘汰掉。

只有岛主是个例外,据说,历代岛主都是当代弟子中实力最强之人,以此来保障门派的安全。

而这些天,李逸云照例每日放晶晶在岛上闲逛,四处寻找是否有外人潜入的痕迹,他想着,秦玄等人虽然实力强横,但毕竟势单力孤,总不可能大摇大摆的打破结界,因此一定会施展法术偷偷潜入,但几日下来,却一直是毫无收获。

第三日的夜里,李逸云正翻来覆去的睡不踏实,忽然听到一声呼唤:“老三!出来!到屋后来!”李逸云心中一惊,听出是师父吴尘的声音,便立刻假装着起夜,轻手轻脚地走出门来,绕道屋子后面。

只见四周空无一人,一片月明星稀之景。李逸云正自疑惑,却见一缕缕淡白色的光华在他的面前如烟雾般聚在一起,凝聚成吴尘那淡定自若的面容,李逸云喜道:“师父!这是你的元神分身?”

吴尘点了点头:“正是。这蓬莱岛的结界十分奇妙,若是肉身进入难免被发现,我只好先用元神潜入,和你打个招呼。”李逸云目光中满是羡慕之色,能够将元神渗入此等结界之中,这样的本事自己可是望尘莫及。

不过他只是迟疑片刻,便立刻问道:“师父。那三个孩子没跟着来吧?”吴尘一脸不屑道:“师父有那么不知轻重吗?他们是吵着要来的,可我哪儿能同意?放心,他们都留在昆仑山了。你那玉绮妹妹也留下来照顾他们,你师弟我也没让他来。”李逸云这才放下心来,这次潜入蓬莱岛人手贵精不贵多,实力不够反而是累赘。

此时,吴尘突然神秘的笑了笑,说道:“不过我还带了个人来,也算是你的熟人了。你想不想见一见?”李逸云奇道:“是谁呀?”这时,就见吴尘的那张脸的一边,银白色的光芒缓缓聚集,凝成了另一张的脸,李逸云立刻惊呼道:“呀!白前辈,竟然是您?”

那张脸却正是白晓苏,只见她似乎比前些日子更苍老了,眼角也开始生出皱纹,但脸上的神色却再没有当初的隐藏着的忧郁之情,想来是心结都已解开。她瞧着李逸云道:“说来,这些年我在山中待得实在也有些腻了。师父留下的传承被你接受后,我也就没什么牵挂了,便想着多瞧瞧外面的风物。正巧这几日带着阿彩在临淄游玩,便遇上你师父,听说他是来找你,我瞧着阿彩那丫头一听你的名字立刻有些焦急了,便也跟过来了。”说到这儿,目光中不由得生出一丝揶揄的神情。

李逸云略微尴尬地笑了笑:“前辈别开玩笑了!不知阿彩姑娘今日可好?”一听这话,白晓苏陡然正色道:“孩子,我跟你说真的,我们阿彩可是很喜欢你啊。你应该也看得出来,我知道你已经娶了姓风的丫头了,不过男人三妻四妾的也正常,要不你考虑考虑,把我们阿彩也娶了?”

说着这番话时,白晓苏依旧是那副霸气凌人的神色,令李逸云心中惴惴,但他对阿彩只是关怀,毫无情愫,这种事情又怎么能答应?当下想拒绝,却又有些害怕瞧她,低着头道:“前辈……此事,您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

白晓苏一摆手:“别废话了!不同意是吧,那就算了。不过以后你要是后悔可没机会了!”李逸云连忙摇头:“不敢,不敢!”白晓苏轻哼一声:“那我先休息了,你们师徒俩聊着!”说着银光涌动,转眼散于无形。

剩下师徒两人,吴尘问道:“老三,你要和你媳妇说说话不?可以用我的元神承载着她的元神进入这结界之中。”李逸云正要答应,却瞧见师父嘴角那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这才想到若是依他所言,自己与妻子的对话便全会被他听到,这才忙不迭的挥手:“不用!不用!师父你早些歇着吧!”

吴尘哈哈大笑:“那好!我这就去去歇着了。”接着,一道白光从他的脸庞中分离出来,落到李逸云的掌心,融入其中。李逸云立刻便感觉到掌心有一股力量盘踞。吴尘道:“若是有变,就将这缕元神之力逼出体外,到时我们便即刻赶来!”

李逸云抬手感受了一下这股力量,随即笑道:“我记得了,师父你也难得出门,就在齐国好好玩一玩。”吴尘点了点头,最后满眼关切的说道:“你要保重。”见李逸云点了点头,这才重新化为淡淡的白光,消失在空中。

这次李逸云心中更加有底了,有师父和白晓苏两人帮忙,还有什么问题解决不了。满身轻松地回到卧房,将占据了中心地带的晶晶挤到床边,放心地睡了过去。

次日,早课结束得早,那叫刘方的胖子也不缠着他。李逸云闲着无事,便一路逛到方壶岛上的演武场。蓬莱岛的演武场也是完全开放的,允许弟子们在这里切磋法术,以术证道。

此时,但见两个十四五岁的少年男子正在场中打斗。一人施展的是火属性的法术,另一人则使出高彪相同的雷属性灵力。两人各展其能,斗了个难解难分。

可李逸云放眼瞧去,却发现许多古怪。那施展火属法术的少年,有许多次都能够击中对方的后背取得胜利,但他却屡屡放弃机会,直到对方转过身来才继续出招。而那挥舞雷电的少年则是每招每式必然依照套路施展,有许多次只要重新施展上一招便能取胜,他却仍自顾自的打将下去。

李逸云摇摇头,心想:这般不知变通怎能成器?却听已有少年先他开口道:“诶!他太笨了!打他后背不就赢了吗?”却听一群人反驳道:“你这叫什么话?君子怎么能从背后偷袭?”

李逸云循声瞧去,只见那群人却是与“自己”同一个师父的师兄弟,而在仔细一看,那操纵火焰的也是“自己”的师兄弟。他心中暗道:若都按他们师父教的,倒是都能长成个好人,不过,这样单纯的想法若是不加变通恐怕是难以在世上立足。

这时,另一边也有人指责道:“换一招对付他呀!怎么总是按顺序出招呀?”反驳他的同样有一群人:“若是不按次序出招,那又成何体统?岂不是冬夏交替,日月颠倒了吗?”

李逸云听着觉得好笑,却又转念想道:“人人都说学法术的目的是为了求道,那像他们这样将道贯彻到法术之中,为了心中的‘道’放弃胜负难道不应该吗?若是这样看来,倒是我们这些人走上歧途了才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