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海外仙岛(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515字
  • 2015-03-13 21:07:57

清晨,天幕经历了黎明前最黑暗的一刻,正从遥远的地平线出扯开一丝裂缝,透出细丝般柔弱的光。那光芒闪烁着、闪烁着,跳跃似得将黑暗的一点点的撕开,渐渐弥漫了东方的天际。

此时,海面上的晨雾也已渐渐散去,露出了那轻轻浮动着的水浪,睡眠在阳光的照耀下镀上了一缕缕的金色,显现出一派波光粼粼的景象。

而在那波光粼粼的水面之上,一点七彩的光芒从海的远处闪亮起来,飞速地向岸边靠近,渐渐的,光芒越发的近了,可以看得出那是一道七彩的拱桥。拱桥通透闪亮,便如同彩虹一般,只是要凝实的多。而在那七彩光芒的最前头,两个身穿白袍的少年人负手而立,均是一副神采飞扬的模样。

不多时,七彩的虹桥便延伸到了海岸边,向下扎入了海岸边的沙滩之中。两个少年也先后走下桥来,背对着海面立在桥头的两边,有些不耐烦地瞧着远处,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不多时,只见一个身穿青衣的少年从远处的一处丘陵之后现出身形,朝这边匆匆跑来,身边还跟着一只棕黄色的小猫。少年跑到两人近前,气喘吁吁地拱手施礼:“周师兄,陈师兄,我来晚了,让你们久等实在是不好意思。”

那周师兄哼了一声,便再不说话,而那陈师兄则是皱了皱眉,婉言道:“小吕呀,等你一会儿倒是没什么,不过可别怪师兄多嘴。你瞧瞧大家修炼都多认真?你本来就差一些,还总想着回家探亲,这一去就是半个月,不知道又被大家落下多少,再过半年就是大比,到时候要是被赶出师门可别怪师兄没提醒你哦!”

那小吕听到“大比”两个字,目光登时便是一黯。小声道:“多谢陈师兄提醒,我晓得了!”那陈师兄点了点头,转身一指彩虹桥说:“好啦,快走吧,一会儿若是早课迟到了又该挨罚了!咦?这只小猫是你带来的?”他瞧着趴在小吕脚边的小黄猫说。小吕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说:“这是我姐姐出嫁时送给我的礼物,非让我带在身边。”

陈师兄闻言目中闪过一丝不屑,但还是点点头道:“那就带着吧。”说罢,便与周姓青年一先一后的踏上虹桥。而那小吕也赶忙抱起小猫疾跑两步,跌跌撞撞地踏上那亦真亦幻的桥面。而那虹桥便在他的身后一点一点的向回缩着,始终距离他的脚步三尺左右。小吕见虹桥始终稳稳地载着他,露出了一丝憨厚的笑容,但眼神却在一瞬间闪过一丝狡黠之色。

这小吕正是李逸云假扮,那只猫儿便是晶晶了。自打昨夜从张锋与人的对话中听到他们下一处目的地在蓬莱岛后,李逸云便开始想办法潜入岛上。

对这座孤悬海外的仙岛,李逸云早就有所耳闻。说它是一座岛屿并不准确,确切的说它是由五座岛屿聚合而成的,以蓬莱为本岛,四周连接着岱舆、员峤、方壶、瀛洲四座小岛,更为奇特的是,这四座小岛是悬在海面之上的。

据传它们本是在海中飘荡无根的,是上古时的一位大能偶然起意,又借助一次难得德天地灵气暴涌的时机,才施展法力将四座浮岛与蓬莱岛连在一起,而那位大能的传人便是在这蓬莱岛上修成一身神通,之后便自号蓬莱尊者,开创了蓬莱一派。

自开创一来,蓬莱派便奉行与世隔绝的行事准绳,就连百年前的商周之交的封神大战,蓬莱派也没有一位传人现世,若不是偶尔有蓬莱岛仙长将谁家的孩童收为弟子的消息传出,众人可能都会怀疑这个门派已经无声无息的消亡了。

昨夜,李逸云便带着晶晶,依照记载中所说的蓬莱岛的位置,连夜赶到了位于临淄东北方的海岸边。他想要连夜潜入,但两人从海面向着四周飞出数百里,也未曾见到一块岛屿的影子。他用元灵之力探查一番后,倒是隐约地觉察出一道结界,但穷尽法力之后,连结界的具体位置也判断不出,更不用说破解了。

也是他运气不错,就在他想要放弃的时候,却见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驾驭着飞剑赶到了海岸边,之后便静静的坐到沙滩上,似乎在等待着什么。李逸云心中好奇,便出手制住少年。那少年不过丹成前后的实力,对上李逸云自然是有输无赢,他甚至都没看到李逸云的模样,便被李逸云用封住魂魄,失去了知觉。

之后,李逸云便施展出九幽搜魂大法,元灵之力渗入少年魂魄深处。进入羽化境界后,元灵破茧蜕变般的变化使得所有的魂魄类法术都跟着水涨船高,九幽搜魂大法已不只能调和情绪,还能深入对方魂魄深处,抽取记忆。

得到少年的记忆之后,李逸云惊喜地发现,这名少年就是蓬莱岛的一名三代弟子,半月前告假归家探亲,今日正要返回岛上。而从他的记忆里,李逸云得知,蓬莱岛的结界若想在岛外需要将蓬莱岛的“宇宙诀”练至七层之上,整个岛上只有岛主和“宇”、“宙”两院的首座长老能够达到。其余的人若想进岛,若不是有接近造物境界的修为,便只能依靠岛上的人操纵着七彩虹桥穿出结界,前来接引。

得知了这一切后,李逸云便将少年封住全身经脉,使其陷入龟息的状态,再将他放入白龟留下的龟甲之中。之后,他便运转浩渺乾坤诀,将自身幻化成与少年的形貌完全相同的样子,法力也伪装成与少年相仿的水平,之后便坐在石丘后等待。

在这个过程中,他又将少年在蓬莱岛生活的经历反复咀嚼,以防露出马脚,所幸少年在岛上待了不过三四年,性格又较为木讷,与人交往不多,没让李逸云太过头疼。这样,他在见了两名来接引的青年之时才能准确叫出对方的身份。

而以浩渺辉光诀的神妙,配合李逸云羽化境界的修为,只要不是造物境界的高手,根本就瞧不出任何端倪,两个青年不过是元神级别的修为,自然是毫无察觉。

此时,三人已走上了虹桥的最高点,一道透明的光幕正屹立在桥头,将桥分成了两半。光幕轻轻地波动着,如水般透明,却又将另一端的事物尽皆隐藏起来,给人感觉好像是到了世界尽头般空无一物。

两个青年疾走几步,便撞上了那面光幕,他们的身影如水波般摇晃了两下,便消失无踪。李逸云知道这就是蓬莱岛隔绝外界的结界,心中浮起一丝忐忑,生怕结界有识别的功能,但瞧着背后不住缩短的虹桥,还是咬了咬牙,抱着晶晶一头撞上了结界。

周遭的天地如水雾般朦胧起来,李逸云的身体也似乎瞬间变得如水般具有了流动性。不过刹那之后,这感觉就消失无踪。李逸云眼前重新变得清明,两位带路的青年依旧走在前方,脚下的虹桥则开始向下弯曲。而在那虹桥的尽头,便连接着那灵气浓郁的仙岛。

此时,李逸云正站在百丈高的空中。向下看去,只见一座方圆百里的巨大岛屿坐落在虹桥的尽头。岛屿的外形如同一颗巨大的扇贝,围绕着岛屿周围,无数高达数十丈的树木葱茏的林立着,引着许多羽毛艳丽的飞鸟在树枝间鸣叫徘徊。

而岛屿的中央,则点缀着着一座座典雅高贵的殿堂。中央的位置,矗立着一座灿金色的大殿,大殿的外形呈正方形,却如第二颗太阳般,与空中的那轮艳互为表里。大殿的后方,通过长廊连缀着一座黑色的高塔,黑塔足有七层,外形古朴大方,给人一种飘然出尘之感。

金色大殿的两旁,又有两座位置对称的殿堂,左边的那座是一座八角形的朱红色大殿,右侧的大殿却是一个标准的圆形,颜色被漆成少见的白色,显得很有特点。

而岛屿那如扇形展开的边缘,则又有四道如星芒连缀的光路,连接着远处那四座形态各异的岛屿,四座岛屿上隐约可见有星罗棋布的房间,那便是弟子们的居所,岛上还有些其他的事物,远远地看不清形状。

李逸云看着这春意盎然又超然世外的美景,心中不住赞叹,回头瞧了一眼,只见那水幕般的结界便屹立在身后不远的位置,将远处的世界隔绝在外,而那虹桥也已经缩到了结界之内。至此,这内外空间便完全的被阻隔开来。

加快脚步,李逸云跟上了前方的两人,三人不多时便走下虹桥,向右一转,朝着那白色的圆形大殿走去。大殿门前是一个宽阔的广场,此时,数百名十多岁的少男少女正在广场上聚成数十个队伍,穿着整齐划一的白袍,歪歪斜斜的坐在蒲团上,有的正三五成群的热烈谈论着,有的则神色困顿的打着哈欠。而每一队的旁边,都有一个身穿藏青色长袍的成年人,有男有女,年纪在二十多岁到三十多岁不等。

周、陈两人领着李逸云来到了一位三十多岁的中年人面前,那人身形高瘦,颧骨突出,长长的黑须垂到胸前。两人来到近前,躬身施礼道:“师尊,我们已经把小吕带回来了,特前来复命。”李逸云从那小吕的记忆中得知,这中年男子正是他的师父洪翼,连忙将晶晶放到地上,躬身施礼道:“弟子从家中归来,拜见师父。”

那洪翼眼神一亮,李逸云顿时觉的心中一寒,立刻便感知到这人的修为不在自己之下。他连忙聚敛心神,将法力隐藏的更加隐秘,心中惴惴的低着头。偷眼向上瞧着。

他的担心显然是多余了,那洪翼只是瞟了他一眼,便摆了摆手道:“赶紧回到座位,早课马上就开始了!”三人施了一礼,急匆匆的走进队伍,李逸云开始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往何处,突然伸过一只胖胖的手臂,轻轻地拉了拉他,李逸云这才瞧见那空着的蒲团,他赶忙坐了过去,又朝着拉他的那个小胖子笑了笑,因为那是他假扮的吕仁为数不多的好友刘方。

这时,只听一阵激越的钟声响起,这蓬莱岛的早课便开始了,只见一位身穿黑色长袍的五十余岁老者从大殿中走出,登上众人前方的高台,沉声道:“今天,我们要讲的内容,是五行遁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