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惊变(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134字
  • 2014-06-17 21:43:59

两人步上了石阶,风沐翎开口道:“你觉得齐越大哥人怎么样?”李逸云愣了愣,随后说道:“我也不知他平时为人如何。不过看上去很是气度不凡,有机会我倒想结交一下。不过你之前不是告诉过我,你们族人的姓氏是风雷二姓吗?”

风沐翎点了点头:“我们本族人的姓氏的确只有风雷二姓,齐越大哥是少数的外姓人。我们一族,大多是组中的男女通婚,只有少数人例外,奇越大哥的父亲是就是姓齐的外姓人,不过齐越大哥实在是很值得敬佩,无论是为人处事还是修炼成就……”

说着,两人已经来到了厚重的木门前,风沐翎突然停下脚步,目光闪烁地瞧向李逸云,吞吞吐吐地说:“那个……我们一族常年闭塞,在礼仪上很是落后……也不太懂得华夏如今的人情世故。一会儿若是族中长老有什么失礼之处,还请李大哥谅解一下。”

李逸云哈哈一笑:“我是晚辈,哪有指责长老们的道理。你放心吧。”风沐翎点了点头,又接着说:“还,还有,我为了请你来假装劫持姬姑娘的事情,你能不能别在长老们面前提起。”说着,她低下了头,双眼向上瞧着李逸云,满是可怜之色。

瞧见他的模样,李逸云想笑又不敢笑,于是只好认真地点了点头。见他点头同意,风沐翎这才长出了口气,整理了一下衣装,轻轻用手敲了敲木门,之后端正了身体,面对着木门拱手道:“几位长老,风沐翎归来求见。”静默片刻,之前传出过的女子声音再次响起:“进来吧!”语气淡漠不辨喜怒。

风沐翎吐了吐舌头,一副无奈的表情,随后再度端正神情。轻推开门,示意李逸云先行入内,自己则跟随在他的后面,迈着四平八稳的步子进入大殿。

进入大殿的李逸云抬眼四顾,只见七张椅子在殿堂中央围成了个半圆形,椅子上的人年纪都不小,最小的也看着接近了四十岁。中央的椅子上,坐着一位身着白色长袍的中年妇人,抬眼间,李逸云便在她身上发现了些微的熟悉之感,之后又恍然大悟,原来风沐翎眉眼生的与她颇为相似。只是那妇人的神色间满是庄重之色,不怒自威。

绕过李逸云,风沐翎走上前来,右手置于左胸前深施一礼,朗声道:“各位长老,沐翎幸不辱命,今已寻至缥缈剑主李逸云前来,襄助神兽脱困。”

坐在中央的那妇人点了点头,上下打量了李逸云一番,其他六人也都如法炮制。之后,他开口道:“李公子一路辛苦,实在是有劳您了。”李逸云赶忙拱手应道:“前辈客气了,能够来到这世外的神渊中大开眼界,实在是晚辈的荣幸啊!”

那女子点了点头,露出一丝喜色说:“公子一路跋涉,不可是否劳累?如果辛苦的话不妨歇息一日,明日在前往神兽所在的太极洞吧?”这时,李逸云想起不知如何的姬玉柳,便想着早日赶回去,于是笑着应道:“前辈无妨,晚辈并不劳累,若是能今日前往的话自然最好,只是不知那太极洞中是否要消耗灵力,若是那样的话恐怕就不得不休息一日了。”

“哦?这样啊!”那女子的显出了满意的神情,赞叹道:“公子果然是无私之人,那也好,事情已经很是紧急,公子能越早助神兽脱困就越好,那就恕我无礼,请公子即可动身了。公子请放心,事后定有重谢!”说着站起身来,拱手施了个礼。

李逸云忙回礼,一板一眼地回答:“哪里,长老客气了,能帮上你们的忙是我的荣幸,李逸云当即刻动身,为长老排忧解难。”那女子点了点头:“如此便多谢了。”说着,她露出一丝踟蹰之色,接着说道:“只是,太极洞中有些许奇异之处,非得心志坚定之人才能通过,公子对自己的心志可有信心?”

李逸云想了想。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前辈放心,原本我的意志的确不怎么样。不过到了现在,我倒是很有信心。”一抹隐约的光华在他双眼中轻轻一闪,消失不见。

“这样就好。”那女子点头道:“洞中设有禁制,我们无法进入。沐翎,带李公子前往太极洞。并将洞中的详情讲述给他!”风沐翎再施一礼道“是!”随即转过身,向李逸云做了个手势。李逸云也施了一礼,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出了殿外。

与此同时,村落之外,石林旁的树林中。两个声音透过密布的枝叶隐约的传出来。他们都显得很是急切。“不能等下去了,如果曦一旦重生,一切都没有机会了,必须行动了。”其中一个声音说。“那你说什么时候?”另一个声音反问道。“现在,马上!四大妖王正在赶来的路上。”另一个声音犹豫了片刻,咬着牙狠狠地说:“好,我先回去伺机行动,妖王一旦到齐,立刻进攻!”“一言为定!”一阵劲风吹过,两个声音消失不见。

走出了大殿,李逸云跟着风沐翎经过大殿旁旋转的小径,走上了通往山洞的石桥。风沐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真不好意思,我跟你说过的,我们一族闭塞落后,不是很懂人情世故,失礼了……”李逸云摇摇头:“没有没有,前辈们都很亲切呀!是我想早点将事件解决的。”

风沐翎轻哼一声“哼!那也不该让人刚来就开始忙呀!真不知道我娘她们急什么?不是还有三天时间呢嘛!”李逸云一惊:“你娘?大长老?”“对!她正式场合从来不允许我叫她娘,只能叫大长老。”她吐了吐舌头,双眉轻轻皱起,嘴上没说什么。但那神情分明在说着:“这个老太婆……”

李逸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难怪呢!我说你们两个眉眼怎么那么像呢!”风沐翎没好气地说:“我才不愿意像她!”李逸云微微一笑不做理会。接着,他转而问道:“咦?刚刚伯母说让你将太极洞中的奇异之处的具体情况告知我,不知其中到底是什么情况?”

一听这话,风沐翎神色顿时变得有些黯然。她停了片刻才说道:“第一点,太极洞在神兽重生过程中是不允许羽化境界以上的修道者进入的,所以我娘她们进不来。这一点你不用担心,你要注意的是第二点,那就是一旦进入太极洞中,你内心最深处的执念会被立刻挖掘出来,抽丝剥茧的展现在你的面前,大多是些痛苦的事情,意志不坚的人承受不住这样的痛苦,便会在这种力量下崩溃。你……确定没问题吗?”

“内心最深处的痛苦……”李逸云咀嚼着这句话,半晌不语,最终露出一丝淡淡的苦笑:“放心吧,我知道我会想起什么来。那种痛苦,应该没有第一次那样痛了吧?我还承受得住!”风沐翎瞧着他,神色显得有些怀疑,但还是点点头说:“那就好!”说着,两人已经来到了石桥的尽头,三两步间,便跨过了洞口,进入了这悬在半空的太极洞中。

与此同时,在他们离开的大殿之中。与两人有过一面之缘的齐越正跪在长老殿中央,手托放着七杯茶水的托盘,向着长老们说着:“齐越目光短浅,提出的建议更是大逆不道,如今沐翎妹子找到了解救神兽的方法,更是证明了我的错误!请几位长老责罚。”

风沐翎的母亲还没没说话,一位年纪更大些的老妪露出不忍的神情,忍不住开口道:“齐越呀,你快起来吧,我们知道你是为了族人担心,年轻人不够稳重,也无可厚非,起来吧。”齐越固执的摇了摇头:“齐越此次罪责非小,还请长老喝了这杯请罪茶。”一位白发白须的老者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孩子真固执,就依你吧。”说罢端起一杯茶,一饮而尽。那老妪也笑了笑,依着样子饮了一杯……

奇越最后来到风沐翎母亲面前:“瑾炎长老,还请您接受弟子的歉意。”风瑾炎直视着他:“齐越,这次的事情要说罪过倒也谈不上,不过错误是肯定的,希望你今后能记住这次的教训,引以为戒。”说罢缓缓端起茶杯,移到嘴边喝了一小口,又将茶杯放下来。

奇越见状,立刻露出了微笑:“多谢大长老。”说着站起身,向几位长老各自施了一礼,之后端起托盘往门外走。但他刚打开殿门,一个身穿黑色劲装的精壮青年便从门外跑了进来,神色惊慌地喊着:“不好了,长老们,不好了,不好了……”

风瑾炎喝了一声:“别慌慌张张的,到底怎么了?”那青年喘着气说:“蛇王反叛,联合四大妖王发起进攻,已经突破了石林!”“什么?”几大长老几乎同时大喝道。风瑾炎最先回过神来,转头冲着齐越说:“齐越,你马上带领族中幼童前往避难。”齐越一拱手:“请大长老放心。”说着放下茶盘,转身迅速奔出。接着,风瑾炎又下令道:“六大长老随我迎战,阿鹏。”她对着那精壮青年说:“召集所有十六岁以上的族人,势必扫荡群妖!”“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