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玉殒香消
  • 云起尘封
  • 慕笛
  • 4093字
  • 2015-03-12 21:18:09

“什么?”一道讶异的声音从屏风后传出,紧接着是一阵压抑不住的笑声。姬玉柳似乎是听到了什么滑稽的事情,格格的笑个不停,一边笑一边说:“这不是你最想要的东西吗?当年,你不是为了它连我都放弃了吗?怎么竟然不要了?是不是众叛亲离了?哈哈!对不住啊,李大人,哦不,李公子,我实在是觉得好笑。”说着又有些癫狂的笑了起来。

李逸云无奈的叹了口气,轻声道:“殿下,我今日来此。正是想向你解释一下当年的事情,当年的事情,其实是一个误会。”“误会?”姬玉柳厉声道:“你难道要跟我说你那天跟我说的话是梦话?或者说你现在后悔了,想求得我的原谅?姓李的!你未免也太无耻了吧?”

面对对方咄咄逼人的话语,李逸云无奈地摇摇头说:“公主,在下还没你想的那样不堪。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当年我之所以那样做的原因,是因为陛下告诉我,他是我的生身父亲!”

“什么?”比之前那句还要惊讶的呼喊声传了出来,不同的是,在这之后,跟着的是一阵长久的沉默,连同这呼吸声的逐渐沉重。半晌,姬玉柳的呼吸才趋于平缓,姬玉柳苦涩的声音从屏风后传出:“原来是这样,这都是命啊!”叹息后,姬玉柳柔声道:“原来我一直误会了你,这些年来,实在是委屈你了。你应该早向我说的。”话语中夹杂着一阵阵轻轻的抽泣声,似乎正在哭泣。

见她哭泣不止,李逸云心下感慨,颇犹豫了一番。但转念一想,觉得还是应该把真相告诉她。于是沉声道:“殿下,小人还有下情回禀。”姬玉柳似乎已经哭得没了力气,轻轻的说:“你说吧。”

李逸云也叹了口气,接着把心一横,直言道:“殿下,当年,我对陛下的说法是深信不疑,但经过我近日来的经历,陛下似乎也搞错了。我应当不是他的儿子!”

“你说什么?”姬玉柳第三次向李逸云问出了这样的话,而这次语气中带着的,却是满怀希望的狂喜。李逸云觉出她情绪有些不当,但还是实话实说,将自己在长白山如何被白晓苏指出有狐族血脉,回到昆仑山后师父如何证明自己的母亲没有狐族血脉,以及在天璇谷山洞中看到的溯源镜中的身影。

最后他说道:“所以,陛下便不可能是我的生身父亲。这一切,都只是个误会。”话音未落,屏风便已经轰然倒塌,露出了又哭又笑的姬玉柳。李逸云放眼瞧去,只见与几年前相比,她已经消瘦了许多,脸色也不复当年的红润,而显出一丝病态,那双原本就大的眼睛倒是显得更大了。

此时,姬玉柳直勾勾地瞧着李逸云,目光中满是激动之色。她颤抖着说道:“逸云……所以,所以你今天是来带我走的吗?你的法术已经恢复了是吗?我这就跟你走!没人能拦得住我们的!”说着,就要上前拉扯李逸云的衣袖。

然而,李逸云却如同四年前一般,轻轻地闪过身,避开了她抓来的手。拱手道:“公主殿下,往事已矣。到了如今,早已物是人非。我们都已回不去当年了!”

听了他这话,姬玉柳顿时愣在了当场,她的目光变得无比复杂,似嘲讽,似疯狂,似绝望……良久,她轻轻地闭起双眼,再睁开时目光已经变得平静。但眼中的光芒却像是熄灭了似的黯淡下去,涩然道:“是啊!都已经回不去了啊!”说着,缓缓地放下了举在空中的手臂,再度沉默了下来。

李逸云此刻也无话可说,便静静的站在女子的身边。终于,姬玉柳开口道:“我一年多以前听说,你娶亲了?”李逸云点点头。姬玉柳又道:“前些日子我又听说……”李逸云点点头,目光中透出一丝怅然,叹口气说:“是啊,她过世了!我对不住她!”

姬玉柳也涩声道:“每个人都有该受的苦啊!”说着,她眼中不住闪过的迷茫,痛苦之色,最终叹口气说:“唉!事到如今,我还有句话,必须要告诉你。”李逸云奇道:“哦?公主请讲。”姬玉柳挥挥手道:“别叫我公主,我们怎么也算朋友一场,又曾经被认为是姐妹,不如就将错就错,你若是愿意,便叫我声阿姐吧。”李逸云微微一笑,释然道:“阿姐请说。”

姬玉柳望着他的眼睛,郑重地说:“你该去找找沐翎妹子,也许你不知道,当年,她也是一直喜欢着你,并且,不比我喜欢你喜欢的少。”

听了这话,李逸云蓦然一愣,随即才真的相信,对方已然确实的原谅了自己。于是他点点头,笑着说:“阿姐请放心,我在前不久已经见到了她,他跟随我一起来了这里,如今在外面替我把风。”

一听这话,姬玉柳先是愣了片刻,之后露出了一种李逸云前所未见的复杂眼神。许久,她的神情才恢复平静,嘴角一勾,露出一抹典雅至极的微笑,微微仰起头说:“那就好,我们以后都要好好的生活,千万别让对方担心,好吗阿弟?”说着说着,眼泪已经不由自主地从眼角滑落。“好!”李逸云泫然欲泣地回答说。

“以后别来常见我了,但也别不来,隔个三五年来一趟就好。再来的时候白天走正门,好吗?”“好!”李逸云依旧点头。瞧着他的模样,姬玉柳笑了,这一瞬,她的神情与几年前那个天真无邪的少女别无二致,她朝着李逸云张开双臂:“最后再抱我一次好吗?不是当做姐姐。”这次李逸云没有回答,只是沉默着走到她面前,轻轻地伸出双臂……

“逸云小心!”风沐翎的惊呼声像雷鸣般撞入李逸云的耳朵,与此同时,李逸云身侧的墙壁轰然倒塌,一只碗口粗的黄金色光箭像奔驰的闪电般射向他的心口,所过之处,周遭的空气都被扭曲了起来。即便是如今的李逸云,如果被这样的攻击正面命中,也难逃一死。

原本以李逸云的实力,躲开它倒也有惊无险,但风沐翎的提醒几乎和箭矢同时出现,反而干扰了他的判断,而且在那一瞬间,他还担心那只箭会伤到姬玉柳,于是便错过了躲避的最佳时机。

但姬玉柳比他更快,她抓住李逸云的双臂,猛地一转身,将自己挡在了李逸云与光箭之间,接着猛地一推,将近在咫尺的李逸云远远地推了出去。下一刻,黄金色光箭已经伴随着她脸上的笑容,从背后洞穿了她的胸口。

“玉柳——”悲痛欲绝的呐喊声从光箭射来的方向穿出,精神恍惚的李逸云隐约辨别出声音的主人是姜不辰。话音未落,四道闪烁着各色光芒的身影已经从四个方向跃起,以半圆形的形状向他靠近,这四人都修为均在羽化境界之上,而且气势之强直追穆王身边的葛公公。

李逸云瞧着姬玉柳跌落的身体发愣之时,风沐翎已经赶了过来,抓着他的手臂喊道:“快走!”李逸云这才回过神,手掌一挥,一股柔劲托住姬玉柳的身体,让她轻轻地倒在地上。这才跟着风沐翎跃上屋顶,展开双翼向宫城外逃窜。后方四人自然紧追不舍,李逸云挥手一斩,长达百丈的金红色诛仙剑气横扫而出,顿时将两人扫落,另两人也不得不避其锋芒。趁着这个机会,风沐翎带着李逸云在空中全力飞奔,一口气逃出了包围圈。

此时天色已晚,除了城中心之外,别处都已是一片漆黑。两人落在城中的一处荒僻角落,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突然,李逸云挣脱了风沐翎的手,咬着牙怒吼道:“我要宰了他!”随着一转身,又要重回宫城。

“回来!”风沐翎朝着他的背影大喊:“你要杀谁?姜不辰比你更爱玉柳姐,如今他比你要痛苦的多,玉柳姐这一生其实是对不住他的,你此时再告诉他他杀错了人,让一个深爱玉柳姐的他自责一辈子,你就高兴了?当年你不是能为穆王背黑锅吗?再背一次又何妨?”

“啊——”李逸云发疯似的大喊,良久,他才安静下来,一挥手,还在胡吃海喝的晶晶便出现在他眼前。“我们走!”哑着嗓子的李逸云冲着晶晶说,随后一转身,自顾自地向前走去。

突然,李逸云神色一凛,侧过身子将自己藏入废弃房屋的阴影中。风沐翎和晶晶也如法炮制,片刻后,一个獐头鼠目的男人如风一般刮过他们身边的那条路,转眼间便消失在街道尽头。

“这便是那日随着楚怀义盗取法宝的张锋,你们先在这里等着,我跟上去瞧瞧。”李逸云生硬地说。话音未落,他便如一团暗影般融入夜色,消失在两人的眼前。

如一团云雾一般,李逸云远远地坠在张锋的身后,只见他在巷子间左绕右转,渐渐地深入了城市角落里那些黑暗的区域。最终,他在一座木屋前停下脚步,又仔细的辨认辨认,才轻轻地在门板上敲了三声。

门吱呀一声开了,一双阴鸷的眼睛出现在门后,看清了张峰的面貌,便一闪身,让他进得门来,之后又迅速将门关好。

李逸云身化烟雾,便要从门缝钻入屋中。却发现这屋子周围被人布下了一层结界,若是屋内的人不开门,屋外的人无法进入其中,他便只好趴在门口,听着屋中两人的对话。

只听一道声音问道:“你们那边情况怎样?”李逸云猜测是那开门的人,又听另一人答道:“我师父正是要我来知会你们,等用定影石复原了青玉龙佩,便立刻前往蓬莱岛,请你师父也做好准备。至于楚怀义那厮,这些日子正苦练功夫要寻仇,前些日子遇上个仇家,把他刺激到了。”听言语果然是那张锋。

李逸云心中讶然,难道张锋也是秦玄的徒弟。只听那屋中的人说道:“好!我知道了,不过我师父说也有话让你带给秦前辈。他老人家说要亲口对你说,你跟我来一下吧。”张锋说了声好,之后便有一道淡淡的法力波动从屋中传出。

李逸云暗叫一声不好,连忙手掌一挥,结界瞬间土崩瓦解。他一把将门推开,却见屋中已然空无一人。只好遗憾地摇摇头,转身朝来路返回。

回到原处,风沐翎和晶晶的位置丝毫未变。李逸云来到他们面前,摇摇头说:“他和另一个男人接头后,二人便启动法阵离去,没能留下他们。”

风沐翎柔声安慰道:“没什么,他们有两个人,你能安全回来就已经很好了。”瞧着她关切的眼神,李逸云苦笑了一下,随即正色道:“不过我听到他们说,他们的下一个目标是此处东方的蓬莱岛。”

风沐翎闻言一惊:“蓬莱仙岛?那可是个与世无争的门派,又怎么会惹上他们?”李逸云摇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既然知道他们下一步的目的地,我们便可以先一步潜入其中,来个守株待兔!”

风沐翎赞许道:“好!我与你一起去!”李逸云却是摇了摇头:“不,你要回去请救兵,我听他们说话的语气,此次事关重大,他们定会倾尽全力。我们也得早作准备才行!你得抓紧找到师父,请他老人家在仙岛附近做好准备。这样我们才能胜券在握。”

风沐翎担心的道:“那你一个人岂不是很危险?”李逸云沉声道:“没事,有他帮我,不会出大问题。”说着指了指一旁呆呆愣愣的晶晶,

“那……好吧,逸云,我刚刚话说重了,玉柳姐的事情,你可别太难过,也许她……也许她还没死呢!”“没关系,其实你说的一点没错,是我偏激。听说蓬莱景色优美,我也正好趁这个机会平复一下心境。”李逸云一边说着,一边任由眼角的泪水不停地滑落。

“那好!你和晶晶照顾好自己!”说着,风沐翎瞧了瞧还不知所措的晶晶,忍不住在心中怀疑:他……靠得住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