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再相见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511字
  • 2015-03-12 21:17:26

回到前山,等在那里的众人早就受不了白明子的唠叨,尤其是晶晶,若不是风沐翎和李玉绮两人合力拉住他,他早就上前一拳将老头子的牙打掉了。

至于后来才到的李玉龙夫妻倒还能忍受,但神色间也是大有不耐。见到了吴尘师徒的人影,大家便立刻迎了出去。并催促着两人快些离开。吴尘也不愿听这位师兄罗唣,便以忙于修炼为由向白明子告辞。

一路上,罪魁祸首李逸云被大家揪了出来,也没人管他有没有彻底弄清父母的来历,上来便是一顿乱揍,连风沐翎也不阻拦,只是笑着在一旁看。

不久,众人回到了被称为开阳宫的那片木屋中。此时大家的气也消得差不多了,便将李逸云赶去煮饭,吴尘似乎见徒弟被欺负的实在可怜,不忍心再看下去,便和他一起进了厨房,忙活了半天,弄好了一桌菜。

众人大吃一顿,撑得肚皮鼓鼓的,便纷纷去睡了。又多了李玉龙夫妻,房间显得有些挤了,但以几人的修为,建几间房子还是容易得多的,几人一起出手,不多时便盖好了数间木屋,还顺便把原来的屋子也修缮了一下,显得不那么寒碜。

几人都去睡了后,只剩下李逸云夫妇和吴尘。李逸云被众人打了一路,胸中还有些不忿,见吴尘不去帮忙建房子只是一直微笑,立刻便将气撒在了他的身上,一边指责他当师父当的不合格,一方面有嘲笑他在房屋上的审美,气的老者连酒也不喝了,一甩袖子便回了卧房。

将人气走了,李逸云似乎出了口气,端起吴尘留在对面的酒碗,张口便一饮而尽。用力的将空碗扣在桌上,李逸云长长地吁了口气,似乎胸中的不快也随之吐了出来。但长出了这口气后,李逸云原本还算有精神的双目却变得无神了起来,他双眉微微一皱,露出一丝迷茫的表情。

这时,他感到自己垂在一侧的手掌被人轻轻握住了。转头一看,正是风沐翎。她瞧着李逸云,目光中满是关切。轻轻地说:“最终还是没有弄清亲生父母的身份,是不是有些失望?”

李逸云原本的确有些许失望之情,但见自己的妻子那温柔如水般的目光,这一丝些微的情绪登时一扫而空。他的目光重新亮了起来,微笑道:“我有什么好失望的呢?虽然我没能找到我的亲生父母,但我幼年有养育我的娘亲照顾,后来又有待我如亲子的师父关怀我,到了如今。我身边还有你的陪伴,人生如此幸运,我又有什么好失望的呢?”

风沐翎瞧着他那澄澈的目光,便知他心中确实是如此所想,心中也随着微微一荡,掠起一缕温暖,随即将手中的手掌握的更紧。

这时,李逸云突然一愣,随即神色变得有些尴尬,他转头瞧向风沐翎,露出一丝好似歉意的表情,踟蹰道:“沐翎,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风沐翎见他神色突变,顿时有些惊讶,忙问道:“什么事呀?这么吞吞吐吐的?”

李逸云咧了咧嘴道:“我就是觉得,当年我和公主的误会还是要澄清一下,毕竟是朋友一场,我也……不想让她一直恨我……”瞧着风沐翎不辨喜怒的神色,李逸云心中一惊,立刻保证道:“你可别想岔了!我现在的心里只有你,我只是想将误会解释一下啊!你要是不同意,我绝对不去!”

听完了这些话,风沐翎依旧不辨喜怒,仍是直勾勾的瞧着李逸云。李逸云慌了,忙环住妻子的双肩,好像怕她逃脱似的,一边还不住的哀求着:“沐翎,你别生气啊!我不去了!我不去了就是嘛!”一直木然的风沐翎瞧见他这惊慌的神色,终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李逸云见她发笑,也感到十分诧异,立刻停下了所有的动作,呆呆地瞧着她。

轻轻地敲了一下他的额头,风沐翎笑着说:“我不过是故意吓吓你,瞧给你吓的!我有那么小气嘛!的确应该去一趟吧,我也不能让我的相公落个无情无义的骂名呀!”李逸云擦擦额角的汗水,释然道:“原来你没生气呀,这把我吓的!”

风沐翎嘻嘻一笑,突然正色道:“去自然是可以,不过我有一个条件!”李逸云疑惑道:“嗯?什么条件?”“我必须跟着一起去!”风沐翎话中满是坚决的语气。李逸云爽快地道:“当然没问题!不过你还不放心你相公我?”风沐翎没好气地说:“谁叫你平时不检点,到处惹桃花!”两人笑着起身,相互搀扶着回房歇息去了。

第二日,两人收拾收拾便向众人告辞,准备出发,晶晶这些日子有些吃够了吴尘做的菜,正心里发闷,想出门散散心。见李逸云要走,忙哭着喊着要跟着一起去,李玉龙本也想带着妻子游览一下中土风光,但他的妻子原本就身体较弱,这些日子的长途跋涉更是十分疲惫,便只好留下来继续休息。柳鸣自然是不去的,而李玉绮则被李逸云留下来,和三个孩子不靠谱的师祖一起照顾他们。

晶晶本就没什么行李,也不需收拾,三人立刻出发,由昆仑山出发,不紧不慢地御空而行,到了傍晚时分便到达了几千里外的齐国国都临淄。

在李逸云去辽东之前,姬玉柳嫁给了齐国国主之子姜不辰,而在一年后,则有传来齐癸公过世,姜不辰继位称哀公的消息,李逸云当时还送去贺表。如今再找姬玉柳,自然便要来这临淄城的内宫中找寻。

刚一进临淄城,三人便被城中如若繁星的灯火深深地震撼住了。只见城中心几条大路的两旁,几乎每家每户的窗口都透出明亮的灯火,照的街道也是分外明亮,太阳已经沉了下去,但街道上依旧有不少小贩在呼喊叫卖。显示出一片繁荣的景象。

看着眼前的景象,李逸云不住地赞叹。齐国果然不愧被称为东方第一国呀,若论打仗,李逸云自信当年的辽国即使及不上齐国,但也不会逊色多少,但若要让他也让百姓如此富庶,恐怕再有二十年也难以办到。

晶晶立刻便被路边的一个卖打卤面的摊子吸引了过去,流着口水便要上前。李逸云见天色已晚,担心没有落脚的地方,忙将他拉住,待得找了个客栈定好房间后,才将他放开,三人重新回到街上,晶晶早已按捺不住,立刻便冲了上去,席卷过一个又一个美食的摊位。而李逸云和风沐翎两人只是简单的地了一些。

渐渐的,不少的摊位都收摊了,李逸云才终于将晶晶拉回了客栈,晶晶倒也随遇而安,回到客栈后一头栽在床上,倒头就睡。而李逸云夫妻两人则是待晶晶休息之后悄悄地探入内宫,将姬玉柳的住所确定下来。

两人如今的本事,若不是有意生事,就算镐京的王宫也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出入,更不用说这齐国的内宫,不过赶了一天的路又夜探深宫,两人也颇感疲劳,回房后躺下不久也都沉沉睡去。

第二天天光刚亮,晶晶便喊起两人,拉着他们走上街来,继续品尝美食。两人左右也无事,便索性依了他,三人大快朵颐,肆无忌惮的品尝着这齐国的美食,正吃着。却见一排铜锣开道,几名内侍走在最前方高叫道:“国主与国主夫人巡城,闲人避让。”

李逸云听地心中一动,只见两队盔明甲亮的士兵正从道路一端走来,将路上的行人拦在道路两边。而在士兵们的队伍之内。两张带着顶棚和底座的高背椅正一左一右的分别被四名壮汉抬着。椅子上端坐着一男一女两人,男的一身华服,神色威武,想来便是齐国国主姜不辰。而那女子二十余岁年纪,曾经圆润的脸颊如今却消瘦了许多,正是多年不见的姬玉柳。

李逸云正愁没法子与她约个时间,见她从面前经过自然是不肯放过机会。朝着风沐翎使了个眼色,便将早已准备好的字条团成一个纸团,屈指一弹便正好落入姬玉柳的手中,瞧着对方一惊之后不动神色的将纸团收起,李逸云便放下心来,低下头继续吃喝,瞧着人马逐渐远去。

字条上写的是:“酉时一刻来访。——故人李”。于是李逸云两人便在申酉之交之时收拾停当,又嘱咐好晶晶不要惹事,这才动身再度潜入内宫。

两人按着昨日探好的路途,一路来到了姬玉柳所住的宫殿,这时已然将近酉时一刻。两人伏在她的卧房顶上倾耳听去,只听姬玉柳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声音说道:“你下去吧,等我叫你再上来。”之后,一个宫女答道:“是!”便转身从屋中走去。屋中的气息便只剩下姬玉柳一人。

风沐翎做了个“我来把风”的手势后,又恶狠狠地瞪了李逸云一眼。李逸云瞧着一阵心惊,忙用眼神不住的保证了数次,这才轻手轻脚的跃下屋顶,来到屋门之前。

瞧着这紧闭的屋门,李逸云一阵头痛,他有些后悔自己来这里的决定了,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解释之后,会减轻对方的伤痛还是加重,但可以确定的是,尚未见面,自己便已然头痛不堪。

犹豫半晌,李逸云终究是咬了咬牙,双手抵在那厚实的红木门上,轻轻的向里一推。

“吱呀”一声,两扇门从中洞开,李逸云这时倒是毫不迟疑,迅速的迈到屋中,顺手将门关上。若是叫人发现了,他倒是可以逃脱,当姬玉柳的名声恐怕就受到影响了。

将门关好,内屋依旧是毫无动静,李逸云只好向前走了几步,来到了被屏风遮挡的内屋之前。咳嗽一声,轻声道:“公主殿下,故友来访。多年不见,不知殿下可否安好?”

一阵沉默,只隐约听到屏风后传来有些急促的呼吸声。渐渐地,呼吸声渐渐趋于平缓。一道压抑着的声音冷冷的从屏风后传出:“原来是辽国国主,不知阁下怎么如此清闲?居然有时间来敝国做客?”

李逸云摇了摇头,心知姬玉柳心中对自己恨之入骨,只好忽略掉对方的语气中的讽刺,语气如常的回答道:“不瞒殿下,月余之前在下已然挂冠而去,不再是什么辽国国主了。如今的我,只是个山野村夫,叫殿下笑话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