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万宝尽出争高下(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547字
  • 2015-03-09 22:26:28

还未站稳脚步,李逸云便冷冰冰地喝道:“楚戾你好大的胆子,居然还敢潜入天璇宫,有何阴谋?”楚戾狞笑道:“你好没眼色啊!现在可是二对一啊!张锋,一起宰了他。这次的功劳都归你。”

话音未落,他身边的张锋已然一跃而起,光芒闪烁间,一身精干利落的羽化神甲将身体裹得严严实实,只剩双眼裸露在外,右掌一伸,一根数丈长的漆黑长鞭便落入掌中,对着李逸云当头劈下。

光芒一闪,李逸云的羽化神甲也已罩在身上,只是洞内狭小,便未将羽翼展开。手掌一挥,南斗剑气横斩而出,劈向鞭子的中部。

“嘭”地一声闷响,李逸云倒退一步,那人却也倒飞而出。李逸云正要追击,一身幽绿神甲的楚戾已然仗着三尺剑气袭至眼前。那剑气漆黑中带着些惨绿,散发着如同地狱中恶鬼般的气息,如李逸云的南斗剑气交击在一处。

两股截然相反的力道撞在一处,顿时生出一股极强的斥力。两人手腕抖动,分别展开了自己最拿手的剑法。两人的剑法源自同门,虽招式不同但意境相近。刹那间,两股好似代表了生与死,善与恶的剑芒便如闪电般的交击了无数次。

这时,被击飞的张锋已然再度冲到面前。一振手中长鞭,朝李逸云兜头盖脸地砸去。李逸云心中一凛,手中莹碧色剑芒倏忽间缩回掌心,炽烈的金红色剑芒喷吐而出,由下至上的先后斩上楚戾的剑气和张锋的长鞭。

诛仙剑气暴烈的法力立刻便掀起了一股强大的气浪,由中央向四周炸去,三人的身体也都被抛飞了起来。而那些陈列着法宝的木架也纷纷被波及,不少法宝都散落在地。

李逸云诛仙剑气一出,法力登时便耗了近三成。见脱开对手包围,他正要用天火同人将李玉龙召唤进洞,却见那张锋身影在空中轻轻一扭曲,便已再度出现在他的面前三丈之处,身上被诛仙剑气斩开的羽化神甲也已经复原。

尽管都是羽化境界,但此时李逸云面对的这两人可是王宫中那些人没法比拟的。同样的诛仙剑气,可以一击重伤王宫中的两位宿老,但张锋看似却是之受了一点轻伤,而楚戾伤势重些,已经口喷鲜血,但却尚未丧失战力。两人身形电转,再一次对李逸云形成合围之势。

李逸云心中焦急,诛仙剑气仅能再用两次,而对方此次已然有了防备,他可没有丝毫把握能在两招间收拾了两人。而对方步步紧逼,又根本不给他召唤帮手的机会。

目光突然扫到了身旁的一道金光,李逸云脑中灵光一闪。顺手一抄,将身侧木架上的一柄鎏金剪刀抓在手中,法力便灌入其中。瞬间,金光大方,尺余长的剪刀在光芒中迅速延展,化为两条数丈长的金色蛟龙,呼啸着冲向楚戾和张锋。

两人显然被这突然的变化吓了一跳,张锋忙纵身跃到一旁,躲开金色蛟龙的袭击,而楚戾却在躲闪之时顺手捡起地上的一根银色丝绦,法力灌注下用力一抖,丝绦立刻伸长到十数丈长,将两条蛟龙裹在一起,两条蛟龙立刻拼命地挣扎着,但丝绦却越缩越紧,两条蛟龙不住的缩小,转眼便重新化为鎏金剪刀,安静下来。

这满洞的法宝,都已是无主之物。除开少数几件,大多都不需要口诀心法,法力灌注之下便可发挥效用。李逸云见这“金蛟剪”被收服,立刻又想操起另一件法宝。但只见楚戾掌中银芒一闪,一股出资本能的危机感袭上心头,李逸云毫不犹豫地运起法力。

胸中一寒,李逸云低头看出,只见自己的心口已经被洞穿了一个碗口大的窟窿,透过窟窿可以看到,一颗黑黝黝的钉子钉在了他身后的木架上。

楚戾一阵狞笑:“李逸云!死在这钻心钉下也算不委屈你了!你就闭眼吧!哈哈!”李逸云却依旧淡然道:“这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楚戾瞪大了眼睛,这时他才发现,李逸云的伤口处没有一丝血迹。而在他的眼中,一颗颗细小的光点从四周汇聚到李逸云的心口,重新凝聚成他的血肉,完好无缺。

李逸云在一瞬间施展出了《浩渺辉光诀》,将全身都化为细小的辉光,这才躲过一劫。此时他乘着对方发愣之时,又抄起一件法宝,迅速朝其中注入法力。火红的烈焰在掌中升腾着,这件如一只大碗般的法宝裹着火焰冲天而起,向楚戾和张锋两人倒扣而去,火焰升腾间,九条火龙从碗中钻出,对着两人咆哮而下。

两人连忙运气法术相抗。李逸云正想逃脱,可那张锋却也趁之前的机会捡了件法宝,在火龙压顶之前朝李逸云扔了出去。那是柄金光闪闪的钢鞭,刚一接近李逸云便感到自己的元神传来一阵阵恐惧之感。他赶忙一挥手腕,南斗剑气顿时便向着钢鞭斩去。

但剑气刚碰上钢鞭,李逸云便失去了对它的控制。失去控制的剑气在空中化为一股无主的灵气,渐渐地消散了。李逸云这时猜到,这便是当年姜太公所用的打神鞭,专门针对修道者的元神攻击,同时任何附在法力上的意念都会被吞噬。

对付他最好的方式是用神兵,可李逸云的南斗、诛仙两柄剑都已先后送人,只好用五行之术凝出一柄长剑,对着打神鞭劈斩,但此剑仅是凡物铸就,威力平平,劈斩了好半天才终于将打神鞭停下,而这时,楚戾和张锋也已解决了那九条火龙,破解了那件法宝。

就这样,双方在这不甚宽阔的洞穴之中运起各式法宝,光芒四射,一时间眼花缭乱。李逸云一心想脱身求救,而楚戾则想将他斩杀当场,往往是李逸云刚施展法宝困住对方奔出几步,便被对方寄出的法宝又逼回原地。

这样的拉锯中,双方的法力也在不断的消耗着,眼看着再久一些,李逸云便要饮恨当场。终于,李逸云抓起了一枚带着翅膀的铜钱,法力注入其中,铜钱冲天而起,却不攻向对方,而是向上飞去,将楚戾寄出的捆仙绳击落在地。

击落了对方的法宝后,铜钱又飞到李逸云的肩头,轻轻地左右摇晃着,似乎是在炫耀。李逸云立刻猜出这铜钱的功效是击落法宝,当下心中大喜,一转身,飞也似的朝着洞口掠去。

两人见他要跑,忙探出双手,抓起一件又一件的法宝朝李逸云掷出,可都纷纷被那小巧的铜钱击落在地。眼看李逸云便要冲出洞口,两人对视一眼,目露凶芒。各自纵身而起,向李逸云背后追去。

楚戾高举着那墨绿色的剑气,剑芒在他的头顶不停地幻化出恶鬼的形状,每一张面孔无不透着凶狠。而张锋的手中,则捧着一个黑漆漆的球状物,黑球之中,隐隐有一条似龙似蛇的猛兽盘踞,似乎不住的想要钻出那球来。

两人来到李逸云头顶,大喝一声,用尽全力将手中的剑芒、黑球向着面前人击出。李逸云猛的一回身,双手已经握紧了金红色的剑芒,从右向左一扫,不分先后的撞上了楚戾的幽绿色剑芒和张锋那已钻出球体的凶恶兽首。

金红色的光芒瞬间将二者掩盖了。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李逸云被气浪一下子冲出了洞外,而另两人则被炸进了洞中。半空中的李逸云正要跌倒,后背已经被人伸手扶住,接着他便瞧见了吴尘那熟悉的脸。

而另一边,黑衣老者已经化为一道乌光掠入洞中。吴尘确定了李逸云并无大碍,便将他放在地上,也随之闪电般的窜入洞内。李逸云缓了口气,也重新走入洞内,只见洞中一片狼藉,却不见楚、张两人,而黑衣老者与吴尘正站在一处仔细的瞧着地面上一个隐约可见的法阵。想是那两人便是借着这个法阵逃脱。

看着地上不少损毁的法宝,李逸云连忙向老者致歉,老者却似乎不在意,神色间竟颇有些释然之感。在几人的法术下,洞中很快被收拾干净,包括溯源镜在内的几件法宝,都已彻底毁坏,无法修复。而在清点了一番法宝之后,老者得出了结论:有一样叫做“定影石”的法宝丢失了。

据老者所说,这件法宝的功效在于将某件事物的状态,恢复到之前的某个时间点,多用来修复事物。这件法宝的能力并不很是强大,但有着绝对有效的的特点,可以用来修复一些无法用法术修复的特殊事物。

而楚戾、或者说秦玄要这法宝有什么用则是毫无头绪。要知道,昆仑山即使到了如今,也是充满着层层叠叠的结界,以楚、张两人的实力,想要施展法阵潜入根本不可能,而熟悉昆仑山法阵、实力足够、又有理由这样做的人只有秦玄。想必定是他在不远处的某地维持法阵,才能然两人来去自如。

没有头绪,吴尘师徒只能放弃。老者也不客气,当下便下了逐客令,两人只好灰溜溜的往前山走去。

路上,李逸云不由好奇的问:“师父,这太师叔祖究竟是何许人呀?”吴尘笑了笑:“我也不知,原本也没和他打过交道。只知这师叔祖脾气古怪,但如今,我却是有了些猜测。”

李逸云忙道:“师父快说。”吴尘不急不缓地说:“你还记得吗?他在你破解翻天印后说了句‘若是当初也有这样聪明的人就好了’,还有他对滥用法宝的深恶痛绝,最关键的一点,在他窜入洞穴之时,为师在他的肩膀处看到了两个碗口大小的疤痕。你猜到他是谁了吗?”

李逸云惊叫一声,随后压低声音道:“难道是前朝纣王的太子殷郊?据传他幼年时,纣王受妲己蛊惑,处死太子生母,又追杀他,被广成子所救,收为门徒,后来奉师父之命下山辅佐武王,却反被人规劝重投朝歌,他仗着三头六臂的法身,手持翻天印杀了不少西周勇士,后来被众仙定住,广成子亲手用铁犁犁下了他的头,杀死了他。难道他当初没有死?”

吴尘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也许吧!你的父母都能变来变去,还有什么事情不可能发生?”李逸云一撇嘴:“师父你又拿我说笑。”说着想到一事,不由笑了起来:“师父,你说被我们留在白前辈那儿的人们会不会烦死?”“应该……会吧?”

说着,两人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