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万宝尽出争高下(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236字
  • 2015-03-09 22:25:55

吴尘和那耄耋老者瞧着李玉龙从谷口走入,都已惊的目瞪口呆。以两人的修为自然看得出,这人身上的法力自成体系,与李逸云截然不同,如此便不是常识中的分身,但两人长相又完全相同,气息之间还有隐约可察的玄妙联系。实在是令人奇怪。

不过吴尘随即想到,这定是李逸云与他提过的,用天火同人所造出的人,神色淡然下来,剩下黑衣老者独自站在原地悬揣着。

李玉龙的身边,还跟着一位青年女子,女子容貌倒也平常,肤色也稍有些黑。不过神色间甚是温柔,明媚的眼神如同阳光一般温暖着身旁的人。李逸云笑着瞧了她一眼,转头对李玉龙说:“你小子不错嘛,居然还把弟妹带回来了!”李玉龙哼了一声:“为什么是弟妹?不是嫂子?谁承认你大了?”那女子却是微笑着施了个礼,轻声道:“见过大哥。”话语中带着些古怪的口音。

李逸云哈哈大笑道:“瞧!还是弟妹明事理,一会儿我也叫你瞧瞧你嫂子,这时候她还在外边,这儿的前辈不喜欢人多……”这时,他面容一僵,神色尴尬地转过头,冲着黑衣老者赔罪道:“太师叔祖,打扰您的修行实在不好意思。我这就让他们走!”

黑衣老者却是挥了挥手,面带好奇地盯着李玉龙说:“这都是些细枝末节,我倒是更想知道。他究竟是怎么回事呢?不是你的分身,但好像又是一个人。不知你能否相告?”

李逸云微微一笑,便将天火同人之法说了一遍。老者听的频频点头,赞许道:“想来方才便是由他利用天火同人的相互间的召唤之术,将你拉出混元金斗吧?有这样的奇术在身,还有什么法宝能困住你?”一听这话,李逸云笑了,礼貌地回道:“前辈谬赞了!”

黑衣老者一挥袍袖,叹道:“罢了!这宝库便随你进入好了,记得不要损坏其中的法宝,否则惟你是问。”说着一转身,再度走入那木屋之中。

终究是有了个结果,李逸云长舒口气。来到这阔别多年的“兄弟”面前,相互讲诉着分别后的历程。自打与李逸云分别后,李玉龙便一路向西南而行,还跨越了一座不亚于昆仑山的,被当地人称为“喜马拉雅”的巨大山脉。之后到了名叫“身毒”的国家,那里的文化与华夏截然不同,李逸云便在那里一直住了下来,感受文化,体悟天道。而他的妻子也来自于身毒国。

半年前,李逸云通过服用丹药恢复修为,他便已通过天火同人造就的两人间的联系感知到,只是无法确定李逸云的方位。而到了不久前李逸云吸纳鲲鹏法力之时,他的感受则更加强烈了,同时连对方的方位也可以确定。于是他便动身返回中土,但因为妻子身无修为,不能承受太快的速度,才行进的十分缓慢。

当他从上空掠过昆仑山时,两人已十分接近,相互间顿生感应。李逸云那时正在为难是否放弃挑战混元金斗。感受到他的存在后立刻发出让他赶来的信息,李玉龙这才穿越结界来到天璇宫,而宫中的那些人都忙着各自研究,他问路也没人愿意理他,更不用说有人来盘问。于是他便径直来到了这宫殿后方的山谷,利用天火同人将李逸云从混元金斗中召唤而出。

而之后,听了李逸云讲述前来天璇宫的缘由,李玉龙不由开玩笑的说道:“啧啧,原来我还抱怨我的来历呢,现在看看。我还是蛮不错的,你瞧你,还得为自己的父母是谁纠结。”李逸云也笑了,他瞧着对方挤了挤眼睛:“那我让你再舒坦些可好?”

说着伸出食指,指尖光芒闪烁间,缓缓地戳在李玉龙的额头上。李玉龙不知他搞什么名堂,目光狐疑地瞧着他。随着李逸云指尖的点中,一道淡淡的光纹从李玉龙眉心处亮了起来,伴着李逸云指尖的闪烁逐渐放射出刺目的光芒,正是天火同人的卦象。

李逸云轻轻地抽回食指,而那上白下红的印记,也随着他食指的抽动渐渐地脱离开李玉龙的眉心。当印记完全剥离他的眉心后,立刻便化为一道流光,钻入李逸云的体内。而李玉龙的眉心之处,只剩下一个淡淡的无色印记,沉入眉心之中不见踪影。

李逸云依旧微笑着,李玉龙却已有些目光呆滞,他喃喃道:“你练到了第三层?”李逸云默默地点了点头。早在三年前彭祖交给他易经占卜之术之时,他便开始潜心体悟这“天火同人”之法,加上经年的体悟,在重获修为之时,便已将此招突破到了第二层,李玉龙的修为也随之提高到与他等同的水平。而随后的鲲鹏的强大法力,又让他触摸到了“我”的本质,从而成功的突破到了第三层的最高境界。

而此时,他便将这第三层的天火同人施展而出,驱除了李玉龙因为印记带来的限制。从此之后,两人间的一些联系都还在,只是李逸云若是身死,李玉龙不会再受影响,同时,李逸云也无法再控制他的行动。换言之,如今的李玉龙,已经成为了一个完全独立的人!

“我还以为,你这辈子也练不到第三层了呢!”李玉龙眼中似乎带着些泪花。李逸云则笑着轻拍他的肩头说:“你就这么瞧不起我?”李玉龙笑出了声,笑声中充满了轻松。

收回手臂,李逸云转头朝师父吴尘说:“师父,那我就先进洞去了。”吴尘点了点头。李逸云又朝李玉龙夫妻笑了笑,这才转身走向那封闭着的洞门。

轻轻的推开洞门,李逸云进入洞中。一股陈旧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他想起了多年前镐京的传道阁,只是这山洞给人的感觉还要更清净、出尘。

轻轻地关上石门,外界的声音顿时消失一空,洞门上传来细弱但连续的法力波动,显然是有隔绝声音之效。寂静无声的洞穴中,便如同自成宇宙一般。李逸云在这方天地间,不觉微微失神。

片刻后,他回过神来,定睛向洞内瞧出,只见他的眼前便陈列着数个架子,柔和的光芒从洞顶洒落,照亮了陈列在架子上的各式法宝。有生着翅膀的玉如意,精光闪闪的袖箭,精雕细琢的木匣;还有形似猛兽的玉雕,镶嵌宝石的指环,柔韧华贵的长绸;甚至还有摇骰子用的木盅。

各色的法宝看的李逸云眼花缭乱,许多奇形怪状的法宝层出不穷,有些连它的基本用途都猜不出来,李逸云心中好奇想拿来试试,但又怕时间过长被老者责怪,这才强忍好奇,对着法宝下方的铭牌寻找着自己的目标。

看了后他才发现,靠近洞口的架子上,摆的都是后辈弟子的法宝,于是他便从架子间的空隙向深处走去。随着他的深入,洞顶的光华也随之移动,总是刚好将他的四周照亮。李逸云也知道这无非是通过他的脚步声判断位置的照明法术,但仍是觉得有趣。

向内穿过了数十牌架子,前方景致陡然一变。不再有分成几层的高大木架,而换做了一座座精致的木质支架,支架上方或是托盘或是木扣,承托着一件件古朴的法宝。

就算是再不识货的人也知道这里摆着的都是些珍贵之物,李逸云见状忙走上前来,看向立在法宝旁,雕刻着文字的玉石。果不其然,这里存放的,大都是昆仑十二仙以及他们从别处得来的法宝。李逸云心中暗喜,放眼瞧去,很快便发现了自己的目标。

那是一个径长两尺的铜镜,镜面如水般光华,镜子的边缘雕镂着一丝丝美丽奥妙的花纹,在洞顶光华的照耀下缓缓的蠕动着。李逸云快步奔到他的面前,呼吸变得有些急促。向镜子旁看出,果然有着拳头大小的三个大字“溯源镜”。

迈步来到了铜镜面前,李逸云有些颤抖的展开左掌,将右手指尖在掌中轻轻一划,划出一道血痕,掌心倾斜,按照吴尘教给他的操作之法,将自己的血滴入镜子中央。红色的血珠落在镜子表面,便如同阴阳鱼般分成两股,各自旋转起来,镜中的影像也随之变化,鸿钧的面容变得模糊起来,一左一右的两个面容则渐渐地在铜镜的表面清晰起来。

镜子的左边,浮现的是一个容貌清翟的男子,消瘦的面容略带病态,满脸的书卷之气,而镜子的右侧,则显出一个略显丰腴的女子面容,女子柳眉弯弯,檀口朱红。一双凤目则是与李逸云如出一撤。

“都不一样!果然!这才是我的亲生父母吗?可笑我这二十几年居然连亲生父母是谁都不知晓!那我又是怎么和他们失散了的呢?难道他们抛弃了我?”李逸云此时满腹疑问,他紧紧地盯着镜中人物的两侧,等待着相关的说明。

镜中的文字渐渐地凝聚起了,隐约间已经可以辨别出几个字。可就在这时,一股凌厉的劲风突然射向他的后心,李逸云心中一惊,连忙一点足尖,身体如闪电般弹向一侧,但还是因为先前专心看镜中景象而晚了片刻,腰间的衣袍被刮开了口子。

而那道灿银的电光去势不绝,直接轰在了铜镜之上。“嘭”的一声,铜镜从中裂开,化为万千碎片。这件百多年的法宝便就此损毁。

李逸云心中惊怒交加,转头看去,却有两道身影正站在他不远处的身后。一个人獐头鼠目,一双三角眼精光闪闪,而另一个却是熟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