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天璇之谷显神通(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271字
  • 2015-03-06 20:53:03

李逸云正踌躇间,只见木屋的门缓缓地推开,一个身穿黑色皮袄的老者从屋中走出,老者须发皆白,脸上的皮肤干瘪枯槁,布满皱纹,竟似有百岁高龄。一双如鹰隼的眼睛定定地瞧着李逸云。他沉默了片刻,忽然探出手指指向李逸云,朗声道:“好!那我就给你个机会!”

闻听此言,李逸云心中一动,上前一步道:“还请前辈明示!”老者冷冷一笑:“很简单!我拿出三件法宝,你若能将其一一破解,我便承认你能够善用法宝。将‘溯源镜’借给你,若是不能,那便速速离去吧!”

“如此!便请前辈赐教了!”李逸云聚气凝神,严阵以待着。一阵阵忐忑在他心中浮动,毕竟在如今的时代,自己所见的法宝与老者相比可谓九牛一毛,不知老者会拿出怎样玄妙的法宝。

“那你就看着吧!”老者冷冷地说。紧接着猛然断喝一声:“定!”李逸云下意识便要向旁闪身,但在他的身前却已然凭空出现了三个露出一半的光环,三个闪烁着七彩光芒的光环自上而下,分别拦在他的颈、腰、膝三处,还没等李逸云再有所动作,光芒便猛地一收。而李逸云的后背,随着光环的收拢,立刻便抵在了一根柱子上。

他正想从后背处弹出法力,却感到柱子上传来一股诡异的灵力,从他的脖颈一直透到他的尾椎,侵占了他的整个督脉。这还不算完,这股灵力沿着经脉游走,转瞬间便覆盖了全部的经脉,之后,又闪电般的沿着经脉四散开去。仅仅是片刻间,李逸云就发现,自己的体内的所有法力,就这样莫名的被封住了。

光环紧紧地勒住他的颈、腰和膝盖,连同双臂也绑缚在其中。一阵阵压迫感不断传来,尤其是勃颈处的压迫,令李逸云有些窒息的感觉。

木屋前的老者看着他,淡漠地说:“这是当年文殊天尊的法宝遁龙桩,你便先试试能不能破解它吧?”说完,老者一转身,竟瞧也不瞧李逸云,径直地回到了屋中。

见老者如此轻视,被绑缚着的李逸云心中生出一股怒火。当下便要操控法力强行突破,但身上的法力却是毫无反应,只是白白的将脸涨了个通红。渐渐的从愤怒中冷静下来,李逸云开始思考。他并没有向吴尘求助,因为他猜到,以老者的古怪脾气,若是向人求助,即使破解了法宝,他也不会认可自己。

心绪归为沉静,李逸云感受着这遁龙桩的状态,只觉这法宝散发的气息非但没有减弱,反而有所加强,但奇怪的是,无论强弱,束缚着自己的三道光环始终没有变化,既不勒紧也不放松。李逸云心念电转:无论什么法宝,总需要有法力注入才能起作用,而若是停止注入法力,那么法宝的力量便会逐渐减弱。而那老者显然再出手后便没有再注入法力,那么这种情况只可能是……

灵光一闪,李逸云已有了计较。七彩光华从额间射出,就在他面前的空地之上凝成了一个与他长相相同的人。正是他元神离体后的状态。到了羽化境界后,李逸云的元灵也终于能够施展元神出窍了。

只见出了窍的元神探出手指,点中了自己本体的眉心。磅礴的法力从眉心中钻出,潮水般的涌向元神所凝成的身影。而那三道光环,也随着法力的涌出,变得越发黯淡,最终完全消失了。

失去了支撑,李逸云那空挡的肉体便要向前跌倒。他的元神赶忙重新化为流光钻回体内,控制着身体用力一踏地面,稳住了身形。而他身后的遁龙桩飞速缩小,化为巴掌大,钻入木屋的窗口。老者的声音也随之传出:“勉强算是通过了吧!不过我要提醒你,若是生死相搏,你早就被杀了!”

面对老者的讥讽,李逸云只是笑笑道:“不断地抽取绑缚者自身的法力维持束缚,遁龙桩果然名不虚传。”他没有说出口的是,若是生死相搏,在光环出现的一瞬间他早就斩出诛仙剑气了,那时用元神操控遁龙桩的老者,说不定便会被诛仙剑气瞬间震伤元神。

老者冷哼一声道:“少说废话,接我第二件法宝吧!”说着,只见一道灰暗的光芒掠出窗口,迎风见长,在李逸云的眼中瞬间化为一颗长宽达数十丈的巨大方形玺印。玺印顶端盘踞着一只张牙舞爪的怪兽,四周雕刻着玄妙的花纹。还没等李逸云看清图案,玺印已然从天而降,由上至下的向他压下。

一股天地初开般的洪荒之气深深的渗入李逸云的魂魄,他精神一震,将这股压抑之感暂时驱除。大喝一声,双手向上一举,接住了这遮天蔽日的庞然大物。

眼前一黑,李逸云险些喷出一口血。无可比拟的压力由上至下而来,压得他的身体不住的发出令人心悸的“咔嚓”声,好像骨头就要折断一般。不用老者说,李逸云也知道,拥有这般无比力量的,只可能是广成子的成名法宝翻天印。当年的封神之战,多少实力超群之辈便在这一印之下,被砸为了一滩肉泥。

而此刻,尽管老者并未出全力,但李逸云却也已渐渐难以支撑,若在这样下去,他势必也会步前人后尘。思绪如闪电般变换着,李逸云心中焦急:怎么办怎么办?若是我脱身逃走,倒可以解除困境,但那却是承认了无法破解此印。该如何破解?翻天印,翻天……

心念一动,李逸云双手用力,猛的向上一推。身体也在这一推力之下站直起来。元灵之力运转,体内的法力随之变化。淘沙似的分成轻重两部分,质轻的部分在元灵的操控下向下沉去,而质重的部分却反而上升。而这一番颠倒似乎也费了他不少的力气,手腕眼看便要撑不住上方的石印。

就在这时,石印却突然停止了下压的势头,转而飞跃而起,从李逸云的身侧猛地砸入地底,李逸云大笑着展开羽翼腾身而起。而那翻天印则从他的脚下破土而去,由下至上的袭向他。

心念又是一转,李逸云体内法力轻重之态又是一变,变为上轻下重之态。而那飞掠而至的翻天印则随着猛地止住势头,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又换为由上至下的姿态砸向李逸云的头顶。而石印刚一接近,李逸云体内的法力又是一变……

就这样几轮下来,翻天印的势头渐渐的减弱了,而李逸云却是毫无损耗的凌空而立,随心所欲的操纵着石印的轨迹。“罢了罢了!这第二关也算你过了!”老者从木屋中走出来,手掌轻轻一招,翻天印化为一道流光,在空中不住缩小,重又化为三寸见方,落到老者手上。

光芒一闪,印玺在老者掌中消失,老者赞许道:“清者为天,浊者为地,你能这么快的领悟翻天印利用清浊相引之理发挥威能,实在难得。”接着又叹了口气:“若是当年也能有人如你般,那该多好!”说着,老者似乎回忆起了什么,再度沉默了起来。

半晌,他的双目才重新变得有神。他将手掌一翻,一柄闪着淡淡光华的金斗被他操在手中。他目光凝重的瞧着李逸云道:“娃娃,我先说清。这件法宝叫做混元金斗,当年是通天教主门下云霄、琼霄、碧霄三姐妹一同炼制,内藏宇宙乾坤,进入其中,便于外界完全相隔,他人的力量完全帮不上忙,若是不能破解其中纷繁复杂的星阵,即使是我,也只能等你的法力耗尽后,才能将你放出。当年昆仑山的祖师们便有数位法力尽失,若非元始祖师的大神通,便将终身难复。你可还想尝试?”

“老三,别试了。我们再想其他办法!”一直不说话的吴尘突然开口道。李逸云回头瞧去,只见一向淡然的师父眼中竟出现了急切之色。他又转头瞧了瞧老者手中的混元金斗,心中也开始犹豫起来,自己对于星象之学,除了那“南斗封神”之外,便一无所知,实在是毫无机会去破解这件绝世法宝,当下便要出言放弃。

可就在这时,一股奇异的感觉穿越了空间的阻碍,径直透入他的魂魄中。李逸云愣了一愣,随即嘴角勾起一抹微笑。他背对着吴尘道:“师父!你放心,我一定可以破解!”语气中溢满了自信。说着,他朝老者拱了拱手:“前辈请赐教。”

老者郑重地说:“你决定了?”李逸云笑了笑:“那是自然!”“好!”老者大声喝道。手中的混元金斗猛的闪耀起光芒,一股密布着银芒的吸力从斗****去,将李逸云席卷在内,转眼间便将他吸入其中。

一片寂静,吴尘目光焦急的盯着斗口,连那冷漠老者也凝视着它,可那金斗却是安安静静,毫无反应。

突然,一道金光从斗口喷吐而出,落到地上,凝聚出李逸云的身影。而他的神色,也变得有些奇怪,他不去看那惊讶无比的老者,也不去看满脸欣喜的吴尘,而是将目光投向谷口,看着那里缓缓走来的身影,笑着说:“多年不见,你可还安好?”

回应他的,是一个完全相同的声音:“哈哈!怎能不好?比起你被困在名利之中,我可是舒坦的多了!”李逸云嘴角的弧度扬的更高,由衷的羡慕道:“还是你走运啊!早知道当初就让你去做那个让人心烦的诸侯了。你可是欠了我一个人情哦,李玉龙!”

“嘿嘿!就算是这样,刚刚我们也扯平了!”阳光下,来人露出一张与李逸云一模一样的脸,笑着回应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