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天璇之谷显神通(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699字
  • 2015-03-05 21:16:44

金色的光罩如同一只倒扣着的巨碗,将一座座浩大雄伟的殿堂罩在下面,将凛冽的的寒风阻挡在外。阳光透过似真似幻的光罩洒下,立刻便被殿堂顶端镶嵌的一颗颗西瓜大小的透明圆球吸引过去,化为一缕缕光带沿着殿堂的墙壁流淌下去,将温暖传递到每一间房屋。

这便是昆仑山第二宫,天璇宫。

百多年前封神之战后,元始天尊仙逝,灵宝道尊失踪。昆仑十二仙中的四人为求大道,也先后离去。而剩下的文殊、太乙、黄龙、道行、普贤、玉鼎、广成七位真人,便在这昆仑山上广收门徒,创建了昆仑七宫。

而后,真人们由封神之战的经历中悟出:法宝的存在,是一柄双刃剑,一件强大的法宝甚至能够跨越修为境界的差距。若是这样的法宝落在宵小手中,后果不堪设想。于是,众人将他们所用的法宝全部封存,以防被人利用,枉造杀孽。

但他们没想到的是,他们的这一举动,对后辈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弟子们见师尊纷纷将法宝封存,便也竞相效仿。到后来竟流传出:“法宝的存在,会使修道者产生依赖。影响他们对大道的体悟。”

众真人听了这话哭笑不得,法宝会影响体悟天地的说法不可谓不对,但却是针对他们这些修为高深者来说的。真人们原想出言语喝止,可见弟子们封存法宝后果然更加专心的体悟天地之道后,便又改了主意,不加点破。

直到真人们的弥留之际,他们才将这件事解释给弟子们听,但当时风气已然形成,三代弟子们大多数根本就不再炼制法宝,因此,才有了如今修道者法宝寥寥的场面。

而那些封存着真人们与其弟子们法宝的地方,便是天璇宫。

此时,天璇宫的正门处,掌门人白明子正从殿内走了出来,冲着迎面而来的一行人中的当先者拱了拱手,摆出一副有些机械的笑容道:“吴尘师弟,别来无恙啊!外面寒冷,快请进殿内说话。”说着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将几人让进

这些人正是吴尘、李逸云一行人,原本此事只需师徒两人前来即可,但其他人想到两人走了没处吃东西,便也跟着两人出了山谷,想混口饭吃。于是除了依旧修炼的柳鸣外,其余人一个不少,都来到了这里。

吴尘走在最前,一边走着,一边对身旁的白发老者说:“白师兄一向可好?师弟有礼了!”白明子捋着胡须道:“师弟别说客套话,有什么事?直说好了!”吴尘微微一笑,指了指李逸云道。“不瞒师兄,我这弟子的身世有些问题,想借太乙真人所留的法宝‘溯源镜’探查一番,不知师兄能否帮忙?”

白明子原本笑着的脸色骤然一僵,眉毛微微皱了起来,踟蹰道:“师弟。不是师兄不帮忙,你也知道,所有的法宝都被封在天璇山谷之中,而那个地方,近年来可是由师叔祖看护,他老人家可有点……”说着,眼神中透露出为难之色。

吴尘笑了笑:“无妨,只要师兄允许我带着小徒去那儿看看便可,不成的话那也怪不得师兄。”白明子点点头:“师弟这么说就好办了!来,先坐下歇歇。”几人此时已经走入了大殿,听了白明子的话,便纷纷坐了下来。吴尘借机把一行人一一引荐给白明子。

李逸云用眼角余光瞧去,只见天璇宫中弟子来来往往,似乎很是忙碌,连走路都不愿意浪费时间。而一旁的偏殿中,一身白衣的弟子们三五成群的围在一些奇形怪状的器械周围,不知在探讨些什么。

白明子瞧见李逸云的眼神,眼中一亮,出言道:“师侄,你可是对这些器械有些兴趣?”李逸云见对方询问,忙礼貌地点了点头,称赞道:“师伯处的这些器械的确很是神奇,记得小的时候我就很是好奇,但师兄们就是不肯让我靠近,可能是怕我弄坏了吧?”

白明子眼中闪过一丝不满,哼了一声道:“这些没出息的,怎么能这样敝帚自珍呢!技艺只有不断交流才能发展嘛!来,师侄。我给你说说,我们天璇宫呢,从祖师太乙真人起,便追求格物致知之学,我们的修炼也是从格物之中领悟天道。你看这些器械啊,别看它们看着不起眼,可都有囊括宇宙之功啊!那边的那个长条形的……”

老者捋着雪白的胡须,一件一件的对李逸云讲说起这些器械的用途,开始的时候,李逸云还能饶有兴趣地听着。但越听脑子越乱,到了后来,便只剩下了点头,还有一副装出来的认真聆听的表情。白明子却依旧自顾自地说着。也不知过了多久,老者终于长出口气,结束了他的长篇大论。李逸云也擦了擦额角的汗水,露出了一丝真心的笑容。

抬起头看了看太阳,竟已到了中午,白明子无奈的摇摇头道:“唉!光阴如箭呀!本想和师侄多谈谈的,竟然到了吃饭的时间了!小轮!”随着这一声呼喊,一个白袍的青年跑进屋来,白色的衣服上满是些五颜六色的事物,进门后朝着白明子施了一礼道:“师父!”

白明子皱了皱眉:“又出什么岔子了?弄得全身都脏兮兮的,这是开阳宫的吴尘师叔,李逸云师兄,还有你师兄的几位朋友。”小轮这才转头瞧向几人,依次打过招呼。白明子挥挥手:“你找几个人,端些饭菜上来,快着些,你师叔和师兄一会儿还有事情。”

小轮转身下去,不一会儿,便和另外两个少年每人端着个食盒走了上来。几人腹中早已饥饿,见饭菜上来自然是十分期待,尤其是晶晶与和子,就差没流出口水了。

可盒盖掀开后,众人却是一片失望之色。盒中所摆放的食物,大多是干粮之类,易于保存却毫无滋味,晶晶顿时便露出一丝嫌恶之色,李逸云心中生疑,以为是白明子是有意给众人难堪,却见老者早已拿起一张烙饼大口的吃了起来。

见主人吃的有滋有味,众人也不好拒绝,再加上为了填饱肚子,便也纷纷吃了起来。吃了两张烙饼后,吴尘开口道:“师兄,吃过饭我便和如云前往天璇山谷,你看可好?”白明子点了点头:“嗯,其他的几位就先留在这里吧,师叔祖他老人家喜欢清静,人去的多了容易惹他烦!”

这时,几人也都相继吃完了饭。吴尘和李逸云站起身来,后者冲着白明子施礼道:“师叔。那我和师父就先去了!这几个人就托你照看了!”白明子点点头道:“你放心吧!我叫人带你们过去啊!小轮!小轮!”

连叫了几声,之前的少年才再次出现,这次他变得更加不堪,不光身上的衣服破了好几个洞,头发也乱糟糟的,还发出淡淡的焦糊气味。白明子又是一顿臭骂:“你怎么弄的?做事情毛手毛脚的!仪器没坏吧?”见小轮摇了摇头才微微舒缓了眉头,随后没好气的说:“你把手边的事情放一放,先带你师叔和师兄去一趟后山山谷!”

小轮躬身一礼道:“是!”随后朝着吴尘师徒做出个“请”的手势,带着两人走出殿门。李逸云偷眼瞧着留在殿中的几人,目光中露出一丝深深地同情,风沐翎眼尖,看到了他的眼神还没等细想,李逸云便已快步离去。

而之后,白明子中气十足的声音便开始传出殿外:“侄媳妇?别瞧了,他们一会儿就回来了!嘿嘿,小伙子,小丫头,都往这边看,你们看这个器械……你们用心看,你看三个孩子都比你们认真……”

而摆脱噩梦的李逸云,则与吴尘并肩前行,跟随着小轮穿过了数重大殿,一路向北行去。每一重大殿之中,都聚集着或多或少的青年弟子,其中不少人的身上,也都像小轮似的,弄得乱七八糟。而他们的卧房,就围绕着这一座座大殿而建,往返倒是十分便利。

还没等李逸云感慨他们这孜孜以求的精神,三人便已穿过了大殿,顺着条小路向下走去。小路蜿蜒曲折,一株株梅树被植在路旁,在雪白中点缀出一丝丝的鲜艳之色。

师徒二人跟着小轮快步向前。渐渐的,梅树将身后的层层大殿遮了住。而几人的面前却是豁然开朗,目的地已经出现在了三人的面前。这里已经接近了遮挡寒风的结界边缘,又没有大殿顶聚集阳光的球体,尽管寒风依旧无法透入,但身周的气温却已经低了不少。而在几人的面前,一个葫芦形的山谷便呈现在这一方宁静的天地之间。

山谷先宽后窄,中部的两侧都有着弧形的过渡,若是从上方俯瞰,便如同一个葫芦嘴儿远离几人的葫芦形状。而在那细小的葫芦嘴儿处,一道紧闭的师门清晰可见,石门的一侧,则坐落着一间矮小的木屋,颇有遗世而独立之感。

小轮停住脚步,冲着两人拱了拱手说:“师叔,师兄。我便送你们到这儿了。前面就是封存法宝的山洞,太师叔祖就住在木屋之中。我就不过去了。”吴尘点点头道:“嗯,你就先回去吧!替我谢过你师父。”小轮点了点头,便快步往回走去。

师徒二人相视一笑,并肩向着木屋行去。到了距离木屋大约三十丈处,便听屋中传来一声略带不满的询问:“是我打扰我清修啊?有什么事?快说!”吴尘苦笑一下,示意李逸云停下脚步。朗声道:“师叔祖!我是开阳宫的吴尘,我的徒弟想借您守护的‘溯源镜’一用,探查一下身世,还请您帮帮忙!”

“什么?要借法宝?不行不行!自从我师父等人仙逝之后,修道者早已忘却法宝之道,现在的年轻人更是一无所知,借给他们不是玷污法器吗?不行不行!你们走吧!”苍老而执拗的声音从门中传出。

李逸云一下子便急了,身世之谜对他来说异常重要,又听师父说溯源镜几乎是唯一的手段,又怎能忍受连尝试的机会都没有就宣告失败,当即大喊道:“太师叔祖!晚辈因身世之事,已屡遭造化戏弄!此事对晚辈异常重要,还望太师叔祖成全!”

木屋中老者的声音再度传出:“你口口声声要借法宝,你有怎能证明你能够善用这些法宝?而不是使其蒙尘?有本事,自己也造一面‘溯源镜’出来呀!”

李逸云心绪难平,脱口而出:“若我真的要造,给我几十载的光阴未尝不能成功,但前辈连尝试的机会都不给我,又怎知我不能善用法宝?守着这些宝器不让它们为他人解决难题?究竟是谁使法宝蒙尘?”

一番话出口,李逸云心中的抑郁之气消散了许多,但一股后悔之感袭上心间。自己这样一闹,岂不是更借不到法宝?而随着他的这些话,木屋中却是安静了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