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溯源昆仑巅(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2065字
  • 2015-03-04 21:45:31

瞧李逸云皱着眉不住挠头,吴尘敲了一下他的头:“好了!想不明白就先别想,这些离你还远着呢!喝酒!”说着师徒两人将酒碗一撞,又是一饮而尽。无尘长吁口气,接着道:“修炼法力,按部就班就好。你现在要做的,是找到最适合自己的‘道’,将你的一身法术融为一炉,若不能做到这点,即使修为足够,也永远无法突破。你懂吗?”

这次李逸云点了点头,兀自红着眼睛说道:“我懂!通天前辈也和我说过,嗯……‘所有的法术、招式,都是为了在道的指引下,洗刷出一个完整的‘我’!’是吧?”吴尘一拍大腿:“通天前辈也这样说?果然是英雄所见略同!”话似乎有些狂妄,但李逸云却没有反驳,因为以他现在的眼界自然看得出,自己的师父或许比通天教主还差上一些,但那种差距却实在是很小的。

“你小子收的那两个徒弟都不错呀!”吴尘喝下一碗酒,又开口道:“聃儿再有最多两年就能修炼元神了。和子也很不错,都比你强!你可别偷懒,耽误了孩子!”李逸云端起酒碗和,皱着眉道:“放心吧!我再不济也比你强多了!你当初除了教我识字还教我什么了?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啰嗦?赶紧喝酒算了!”说着两人的酒杯又“叮”的撞在了一起……

等到风沐翎睡了一个时辰,回到屋中打算收拾碗筷之时,师徒两人便都趴在桌子上满身酒气地睡去了。看得她满脸无奈的将碗筷收走,向炉火中加了一股法力,又化出两张棉被披在两人身上,这才转身离去。

门合拢的声音传来,李逸云睁开眼,笑着对吴尘道:“师父。沐翎挺贤惠的吧?”原来听到风沐翎的脚步声,李逸云怕挨骂,便拉着师父一起装睡,此时人已经走了。李逸云忙把藏好的酒碗重新拿了出来,嘴里叫着:“师父!师父!”可吴尘却依旧睡着,呼吸也变得越发平缓。李逸云仔细瞧了瞧,不由得叹了口气:“居然真睡着了!那我也睡了吧!”说着将酒坛随手一抛,头倒在了石桌之上,沉沉睡去。

两人一直睡到了晚饭时分才醒了过来,然而依旧疼痛,洗漱一番后又回房睡下,还好吴尘早先便用五行法术造了几间新屋,这才不显得拥挤。

一直到次日的中午,两人这酒才算是醒了个七七八八,第三天的早晨,吴尘带着李逸云和刘甫的幼子刘云书拜祭了刘甫夫妇,其他几人也都跟着他们祭拜了一番。望着这冰冷的墓碑,李逸云脑中顿时浮现出熟悉的身影,再看看身边幼小的孩童,心中更是剧痛。而一旁的吴尘,双目中则不住地闪现泪花,李逸云听柳鸣说,吴忧捧回刘甫夫妇骨灰的第二天,吴尘那原本乌黑的须发,便白了近半。

逝者已矣,李逸云伤感了一番,便开始了复活九婴的工作。

依着九婴的方法,李逸云将八只海妖连同神龙的内丹吸出体外,运用《浩渺辉光诀》将九颗内丹分散为无数的颗粒,又重融为一体,据九婴说,鸿钧老祖当年也是用类似的方法造出了他。过程有些艰难,但好在有吴尘指点,倒也是有惊无险。只是年纪大了之后,吴尘越发的懒了,一下手也不伸,任由李逸云累的满头大汗。

炼制好内丹之后,李逸云又用类似的手段,将这九具尸体融为一体,以神龙的身体为主,最后形成了龙身九头的一具身体,八颗头颅形状各异,对称的分布在龙头的两侧,连接在龙身之上。之后,吴尘总算是出了份力,操纵着昆仑山巅的清气将尸体连同内丹净化了一番,将其中那隐藏着的嗜血之气清洗而去。

而后,九婴便从李逸云的身体中退了出来,钻入炼制好的内丹之中,之后操纵着内丹,融入九头的身体之中。而随着内丹和身体的融合,天上的乌云竟然逐渐凝结起来,巨大的雷霆在云端若隐若现。

九婴的复活直接引动了太清雷劫,正如晶晶当年所说,九婴原本的境界只有上清雷劫左右,但他只是在封印中便已有数百年的领悟,又跟随着李逸云奔走四方,自然早已脱胎换骨,渡过雷劫不过是须臾之间,而且也丝毫没有虚弱期的存在。

拥有实体的九婴,化为了一个须发浓密的中年男子,倒也不论辈分,直接称呼吴尘为“道兄”,叫起李逸云来依旧是“小子”,几人又是庆祝一番,之后便在开始吴尘的主持下,开始筹备李逸云与风沐翎的婚事。

吴尘费尽心思,还卜卦算了许久,这才选定了五日后的一天。同时施展法术,依照约好的方式叫回了大徒弟吴忧,几人在这雪山之上操办了一个简单而温馨的仪式,共同庆祝着这对新人的爱恋。

之后,众人又连续狂欢了几日,九婴便提出告辞,吴忧也说要继续游历,吴尘带着众人送他们到了山谷外,目送着他们离开。

山谷之中,再一次恢复了平静。吴尘似乎也有些累了,伸了个长长的懒腰,瞧着李逸云说:“老三,咱们再去小酌一点?”李逸云笑了笑,正要答应,心中却有一件事浮现,犹豫了片刻,他终于开口问:“师父,我娘有九尾狐族的血脉吗?”此话一出,吴尘也是愣了愣,随即才目光有些黯然地说:“没有吧,若是她有九尾狐族的血脉,估计就不会……”

李逸云心中一惊,接着问:“那我呢?”吴尘点点头:“你的确有九尾狐的血脉,大约占到四分之一,应当是从你父亲那儿继承而来的吧?”话音未落,李逸云立刻斩钉截铁地说:“我的父亲是穆王,他毫无修为!”

吴尘也愣了,两人对视着,目光中满是惊讶。半晌,吴尘才道:“这怎么可能?难道……”而在李逸云心中,同样令人震惊的答案也渐渐剥落覆盖着的外衣,显现在他眼前。而此时,吴尘已经将这个答案说出了口。

“难道你不是他们的儿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