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溯源昆仑巅(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839字
  • 2015-03-03 21:33:07

万籁俱寂,白雪皑皑的昆仑山脉,如一条匍匐着的巨龙,静静地沉睡着。一阵寒风吹过,东方的天际间,淡淡的光芒穿越了浩瀚云海,轻柔的洒在那终年不化的白雪之上,像一层淡金色的薄纱。

此时,山顶平地处的空气轻轻一扭,一个身穿黑衣的身影无声地出现在了雪地中央。逆着如刀般的寒风,他轻轻一转手腕,一道银色的电光从他的手中绽出,对着面前的虚空猛地刺出。

“嘶”的一声,剑光发出有如击中实物般的响动,而没等这短促的声音消散,那道黑色的身影又转瞬间刺出数剑,纵横的剑光在空中交织出一幅玄妙的图案。而那嘶鸣之声,也一声声的衔接起来,渐渐的合成了一股声音。

“嘶——”一声长长的嘶鸣声中,黑影的动作定格在了手腕上举,剑光指向斜上的动作。他周围空气中,依稀有着挥剑所留下的一道道细微裂痕,展现着之前那些剑招的威能。有一阵冷风拂过,吹起了他额间的黑发,将他的面貌暴露在寒风之中。

那是一个未及弱冠的少年,皮肤白皙,一双星目如同两颗通透的黑宝石,闪着坚定执着的目光。手腕一振,手中的长剑化为流光消失在掌中,少年微皱起眉头,似乎对自己的招式还有些微不满。他转过身瞧着已经跃出云海的朝阳,长舒了口气,轻轻的闭上眼睛,让自己沐浴在这淡淡的金色光芒之下,一阵阵温暖从阳光中传来,少年紧绷的的嘴角也渐渐的勾起一丝笑意。

片刻后,少年睁开了眼睛,微笑的嘴角又重新紧绷起来。他最后瞧了眼正冉冉升起的朝阳,脚尖一动,便要纵下山去。

突然,一颗细小的光点出现在了照样的下方,光点如同米粒般大小,却闪烁着不容忽视的五彩光芒,背对着朝阳,向着少年所在的山峰飞掠而来。

“嗯?”少年心中惊疑,疑惑间,那颗光点已经转眼间变到了手掌大小,隐约可见那是两个人影,分别散发着玉色和紫金色的光芒,两人手掌相握,流星般朝少年靠近。

“何方道友来我昆仑山讨教?”少年大喝一声,长剑灵蛇般滑入掌中,银色的剑光自下而上挥出,带出一道丈余长的剑气,转瞬间朝着那两道身影当头罩下。

这时,只见那玉色的身影抬起空着的右掌,一团淡淡的金点从他的掌心散出,抹向银色的剑芒。奇诡的一幕便在少年的眼前上演,银色的剑芒一碰到那看似毫无力道的金色光点,便立刻消散成了碎片,同样化为了一团淡金色的光点,被那玉色的身影挥了挥手,驱散在了空中。

见对方实力强横,少年一咬牙,浑身气势暴涨,双手将长剑紧紧握住,便要使出杀招。却听一阵带着笑意的声音从那远处的身影处传来:“老四,我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就是这么欢迎我的?”

那少年听到这声音,原本蓄满气力的身体顿时僵住了,他瞪大眼睛瞧向那远处的身影,用力地喊道:“是三哥吗?”语气中满是惊讶与喜悦。

这时,那两道身影也已经到了距离少年不到百丈的距离了,两人的面目清晰的显现在少年的眼前,正是李逸云和风沐翎。两人手挽着手踏云而来,来到了距离少年几步远的地方。李逸云瞧着面前一身黑衣的小师弟柳鸣,眼中的笑意渐渐地蒙上一层水雾。他轻声道:“老四,你长大了。”

柳鸣已是不可抑制的留下了眼泪,他瞪大眼睛瞧着李逸云,颤声道:“三哥,你这一走就是六年多,我和师父都好想你啊!”李逸云对着风沐翎笑了笑,放开拉着她的手,走上前来,轻轻地拍了拍柳鸣的肩头,轻笑着说:“这么大的人还哭,也不嫌害臊。”

柳鸣被他这一拍,更是大声的呜咽起来。也不顾站在一边的风沐翎,一把便将李逸云抱住,紧紧地靠着他的肩头,放声大哭,一边哭一边说:“三哥,前些日子师侄们来了,带来了你的消息。我都有些不敢相信!你这么多年怎么一点消息也不往回带呢?我真怕你和二哥一样……”

李逸云听了这话,心中也是一阵阵哀痛,半晌才止住悲戚,拍着柳鸣的后背说:“好了好了,男子汉大丈夫,有泪不轻弹,你三嫂还在这儿呢,别让你三嫂笑话你!”柳鸣这才缓缓止住哭声,将李逸云放开,对着风沐翎行礼道:“小弟柳鸣,见过三嫂!”风沐翎俏脸微微一红,却也没出言反驳,只是微微地点点头。

李逸云哈哈一笑,重又拉起风沐翎,冲着柳鸣道:“走,带我去见师父吧。”柳鸣微微一笑,伸手朝着之前他现身的地方轻轻一推,空中便凭空打开了一扇大门,门的另一边,显露出那曾令李逸云魂牵梦绕的小小山谷。

山谷之内,此时是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几间木屋盖在一处避风的地方,在最大的那间木屋中,正凭空燃烧着火红的烈焰,火焰旁不大的石桌前,紧紧的围坐着五个人,其中一个十五六的少年已经吃的不亦乐乎,身旁一个比他略小些,身穿绿袄的少女不住的对他小声说着:“你慢点吃,太丢人了!”可他却毫不在乎。而另外三个孩童,此时正围坐在一个老者的周围,一个稍微年长的男孩银发白衣,有模有样地夹着菜,不紧不慢地吃着,而另两个一男一女的垂髫小童,却是一边拼命地往嘴里塞,一边还不住的吃老者用筷子递过来的肉。

这时,门“吱呀”一声开了,三道身影先后走入屋中。柳鸣对着老者施了个礼,轻声道:“师父,三哥回来了!”不用他说,老者早已目不转睛地盯住了李逸云,依旧明亮的双眼中闪过复杂的光芒,最后凝聚成无边的慈爱。

而对面的李逸云也同样如此,眼神不住的变幻着。最终定格在如同融化的雪水般的泪光之中。他瞧着面前长发已然花白的老者,涩声道:“师父,你老了许多!”这句话一出口,李逸云便知道,自己已经彻底原谅了面前的这个人,同时他也感觉,自己前些年的执拗,根本就是一场笑话。

听了他的话,吴尘轻轻地叹了口气:“谁又能不老呢?这算不得什么!”说着,他瞧向李逸云身边的风沐翎,露出一丝微笑道:“这姑娘是……”

李逸云连忙擦擦眼角,也笑着说:“师父,她叫风沐翎。我特意带回来让她见见您。”风沐翎赶忙施礼道:“见过吴前辈。”吴尘轻笑说:“姑娘,快起来,不用客气。”说着又转向李逸云,没好气地说:“你说你也老大不小的人了,娶媳妇还找我这老头子商量什么?不过这姑娘这么好,能瞧得上你吗?”

一句话让风沐翎羞得满脸通红,李逸云却笑着道:“瞧得上瞧得上的,师父你也对我太没信心了吧?”这话一说,众人顿时笑了起来,风沐翎则用力地掐了他一下,痛的他直咧嘴。一边笑着,吴尘一边捋着长长的胡须说:“是吗?姑娘,你能瞧得上他?”风沐翎听了这话,尽管羞涩,却还是点了点头。吴尘笑道:“那好,等过几天挑个好日子,就在这山上把事情办了,怎么样?”

一句话出口,孩子们倒还好些,李逸云登时便被惊地张大了嘴,柳鸣也露出一丝惊讶。而风沐翎最先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点点头,声如蚊呐地说:“全听前辈的好了。”吴尘却是一皱眉:“还叫前辈?”风沐翎脸又是一红,轻声道:“师父。”

吴尘笑的合不拢嘴,连忙招呼道:“快快!快过来一起吃饭。”说着手掌轻挥,石桌顿时便大了一圈,而几人坐着的座椅也随之移动,让开石桌扩大的路线,不多不少的三把座椅,也跟着出现在石桌旁。李逸云与风沐翎相视一笑,坐到了座椅上,吃了起来。

两人都已是饥肠辘辘,连风沐翎也不客气,大口地吃起了香喷喷的红烧肉,反倒是李逸云尝着这熟悉的味道,一阵阵回忆涌上心头,速度反而慢了下来。

不久,石桌上便已是杯盘狼藉,晶晶和和子早已撑得直打饱嗝,其他几人也都吃的饱足,便纷纷放下碗筷,风沐翎本要留下陪伴,但见她神色疲惫,吴尘便装着严厉的让她也去休息。屋中只剩下了吴尘和李逸云师徒两人。吴尘见众人散去,伸手往桌下一掏,变戏法似的捧出几坛美酒,冲李逸云挤了挤眼睛道:“这些东西可不能让小孩子们喝,咱们师徒俩喝点?”李逸云笑了笑:“好啊!”伸手将自己的碗递了过去。

一杯杯的喝着美酒,李逸云便缓缓地将这些年的遭遇叙述一遍,酒意上涌,令他的情绪有些失控,说道高兴时手舞足蹈,说道难过时眼中含泪,吴尘则是听的不住点头。

听他说完,吴尘面带笑意的说:“你这些年的经历倒也真算丰富了,不过总体还算顺遂的,至少找了这么好的媳妇,修炼上也没落下,不错不错。”李逸云面带醉意的笑道:“说来还得感谢那五大妖王,要不是他们给我下的五毒咒,我少说也得三十岁才有机会冲击太清雷劫。”

李逸云这话倒是一点也不假,元灵的修炼速度缓慢的不是一点半点,将五毒咒的灵力全部吸收之后,李逸云就知道,即使是他几年前的玉清、上清雷劫,也是依靠着五毒咒中灵力不断地融入自身,才能以不落后他人的时间先后突破,否则即使他再拼命修炼一些,以元灵那龟爬般的速度,如今也就是堪堪渡过玉清雷劫,绝不可能触摸到上清雷劫。

吴尘捋了捋胡须,另一只手掌搭上他的肩膀,瞪着通红的眼睛说:“凡事有弊就有利,你那元灵之法虽然前期修炼缓慢,但却能消除渡劫时的虚弱期,而且,到了羽化境界后因为更遵循自然之道,应当反而胜过元神了吧?”

李逸云点点头道:“没错。我和……和沐翎比过,我的元灵比她的元婴对天地间的灵气感应更强一些,调动起来要容易一些。而修炼的速度也不再弱于元婴。”

吴尘砸着嘴:“你看看,我说的没错吧!接下来师父给你指导一下羽化境界的修炼啊!羽化境界之后,你的体内已经满是法力,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继续吸收灵气,将体内法力不断压缩,让它变得更加浑厚,而随着法力的压缩,你操控天地灵气的能力也就越强,最后会达到施展一招法术,九成的能量都是来自天地灵气。这个过程急不得,师父当年用了五年多的时间完成,你可能会快一些,但也不能着急。”

李逸云连连点头:“师父,那之后呢?”吴尘笑道:“之后?之后便是等待着越发浑厚的法力达到临界点,最终在你的体内压缩出塌陷的内空间,到那个时候。你应该就快遭遇‘造物仙劫’了。若能渡的过,便能够达到造物的境界了。至于这‘造物仙劫’,则是全不同于雷劫,它没有具体所指,有时是一件事,有时是一个人,完成的对了,你就会当场顿悟,而且也能明白自己的劫数是什么,旁人则往往看得莫名其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