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剑影乾坤殿(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430字
  • 2015-03-01 22:02:25

空旷的大殿在十数盏长明灯的映照下,闪动着有些黯淡的金色光芒,大殿的最深处,一个三十多岁的华服男子正独自坐在长椅之上,翻看着几案上的一卷卷竹简,不时地皱着眉。

这时,一道消瘦的身影从门口走进来,端着一个方形的托盘,托盘之上陈列着全套的茶具,一股股清香之气从茶壶中缓缓飘出,散逸道四周。来人的身影在烛火下缓缓的摇晃着,来到了男子的近前,俯身放下托盘,施礼道:“殿下,您要的碧螺春。”

男子挥挥了手,依旧看着竹简。轻声道:“放下吧,没什么事你可以回去歇了!”那人又施了一礼,后退着下了台阶,这才转过身走出殿外。

将面前长达数尺的竹简通读一遍,男子的眉毛又一次纠结在一起。他喃喃道:“这徐国最近的作为可有些不寻常呢?难道是有谋逆之心?”说着,他将竹简重新翻到开头,打算再看一遍。

突然,殿中的烛影猛地一晃,似乎连带着周围的空间也摇晃了一下,男子惊愕的将头抬起,只见空气扭曲了一下,一点璀璨的碧色光芒,已经到了他的眼前。而在他身侧的黑暗处,一道仿佛从阴影中钻出的身影也已如闪电般窜出,紫黑色的羽化神甲瞬间裹住全身,迎向了那碧色光芒。

“砰”地一声,两道光芒撞在一起,瞬间又分离开来,驾驭着它们的二人也弹了开来。那来袭的之人浑身笼罩在玉色神甲之中,一双巨大的羽翼甚是耀眼,此时之间他手腕一转,手中的碧光向侧后方的地面一戳,便借着这股反弹之力弹出,朝着那紫黑色的身影再度冲去。

那人目光中闪过一丝厉芒,全身瞬间笼罩上了一股漆黑如墨的光华,而他那本就笼罩在紫黑色盔甲中的双手,也变得更加修长锋利。顷刻间,他挥动双爪,在空中划过眼花缭乱的轨迹,与那碧色剑芒不住地碰撞着,发出如金铁交击的铿锵之声。

“有刺客!快来人!来人!”那华服男子此时也是回过神来,忙大声的呼喊起来。

焦急的呼喊在这寂静的夜晚中清晰地传向远处,仅仅是刹那之后,夜空中便出现了数十道各色的光点,由小至大的向着这边飞掠而来,其中一银一蓝的两道光芒速度极快,几个呼吸间便来到了大殿门口,向着那碧色与黑芒的交战处奔袭而去。

而此时,又一道紫金色的倩影,从门外的角落钻出,如一条游鱼般灵巧地插入奔行来的二人与交战两人之间,双手从中向两边一分,一道紫金色的光带便浮现而出,挡住了两人的去路。

这两人均是须发皆白的老者,见面前有人阻拦,立刻大吼一声,各自击出一拳,澎湃的法力爆发而出,一人的拳锋萦绕着璀璨的星辰,另一人则是在拳头之上凝住了一道锋利的冰锥。光华闪过,两颗重拳已是不分先后地落到了那紫金光带之上。

“嗯?”两个老者的眼中瞬间闪过一丝疑惑,那光带似水非水,流淌之间便将两人的劲力尽数卸走,从中还发出一股莫名的吸力,通过法力的连接,将两人的身形也吸在当地,难以动弹。而没等他们出手应付,对面那身着紫金色神甲的倩影已然出声喊道:“逸云,速战速决。”

蓦然间,一股危机感在两人心中升起,只见那女子后方的战场已然突变,那来袭之人手中的碧色剑芒在刹那间变成了金红色。无尽的威压瞬间弥漫了整个大殿,连那些尚未到达殿门的支援者也受到了波及,许多修为差的甚至直接惊呼一声失去了意识,从空中跌落下去。

而正面迎击剑芒的那人,更是感到一股前所未见的威慑之感,就如同面对着洪荒巨兽一般。他毫不犹豫的施展出自己最强的法术,双手合握,一颗黑色的龙头在在中央吞吐而出,瞬间将他的双手笼罩在内,而他那一身紫黑色的羽化神甲也立刻被他催动到了极致,发出耀眼的光芒。他双臂一动,停在胸口的双手闪电般探出,推动着黑色的龙头,影响那从天而降的金红色剑芒。

“轰”地一声,两色光芒碰撞在了一起。黑色龙首瞬间土崩瓦解,金红色剑芒带着无坚不摧的气势斩到了黑衣人的肩头,羽化神甲瞬间便如布帛般碎裂。黑衣人如一块被击飞了的岩石般重重地砸到背后的墙壁上,又顺着墙滑落下来。还在空中的时候,他就已仰天喷出一口鲜血,而在他身上,自肩头斜到腹部,被划开了一道长长的血痕,正不住地向外涌着血,他那之前用来抵挡剑芒的双手,更是已经血肉模糊。

咚的一声砸在地上,黑衣人顿时没了声息。而李逸云自从挥出剑芒之后,便看也不看对手一眼,纵身一跃,便来到了被风沐翎拦住的两位老者上空。双手已经高高举起,一上一下的虚握着。

此时,两位老者看清了李逸云的模样,眼睛已是瞪得目眦欲裂,二人一起大吼一声,空出来的手掌一起对着李逸云一推。汹涌的法力顿时在掌心凝聚,点点的星芒勾勒出一幅星空之图,而在那星空中,一条冰蓝色的巨龙如同具有生命般蜿蜒盘旋,咆哮着挟裹起漫天的星芒向李逸云冲去。

面对这两人的合力一击,李逸云却是冷然一笑,他再非当日任人宰割之辈,虚握的双手中,金红色的光芒如烈日般闪耀出唯我独尊的光芒,李逸云擎着这灿烂的光芒,双臂陡然一挥,将这金红色的光芒斩向了那迎面而来的星空巨龙。

“嘭”的一声,冰蓝色的巨龙在剑芒之下顿时碎裂成了无数的冰屑,而那点点的星芒,也已尽数粉碎,化为了更细小的光华,散入空气之中。而那斩落的金红色剑芒也随即炸开,磅礴的力量瞬间便将两个老者抛飞到空中,如黑衣人一样的砸到墙壁之上。“噗通”、“噗通”,两人纷纷跪倒地上,各自吐出一口鲜血,银色、蓝色的羽化神甲瞬间消弭无形。两人只觉全身经脉已然被之前一击炸出了无数的裂痕,再难动用法力。

诛仙剑气极耗法力,斩出两次之后,李逸云体内的法力也只剩下三成左右。但此时,已然没人能拦住他了。他嘴角微微上挑,露出一丝冷酷的笑意,缓缓走到华服男子面前,冷冷地盯着他说:“姬伊扈,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此时,那些跟随者到来的人们也来到了殿门口,还未等进殿,他们便在殿门外发现了大殿护卫们的尸体,均是咽喉细细的一线,一剑封喉。而他们再抬眼一看,顿时迎上了风沐翎如刀般的眼神,那无疑是在告诉着他们:这些人都是我杀的,你们有胆子上来试试?又见两位老者都已经跪地不起,众人顿时吓得再不敢近前,一时间站在殿门口不知所措。

听见李逸云询问姬伊扈的话语,那一身白袍的老者硬撑着抬起头来,嘶声道:“李国主,你!你竟敢刺杀殿下!你就不怕被叛逆罪株连九族吗?你也是修道者,你就不怕枉造杀孽,遭到天下修道者群起而攻之吗?”

李逸云哈哈大笑:“张老!我早就不是什么辽国国主了!半月以前我就已经不干了!株连九族嘛,你们要是还能查到我的九族就尽管株连,就怕查到最后没人敢办!至于什么天下群起而攻?我还真没放在眼里!”

一番话说的众人目瞪口呆,李逸云上前一步,手中金碧色剑芒探出三尺有余,紧紧地贴在姬伊扈的胸口。他冷冷地说:“太子殿下,杀人偿命!如今到了你还债的时候了!你可还有要说的话?”

到了这时,姬伊扈反倒冷静下来,他坐直了身子,毫无回避地望向李逸云,沉声道:“李大人,不,李公子。事已至此,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求你不要伤及无辜,饶了长老和黑鬼的命。他们都只是听我的命令行事,一切的罪责都在我自己。”说着,他瞧了瞧白衣咳血的老者和那昏迷不醒的黑衣人。

李逸云冷笑着低声道:“少在那儿假仁假义了!你放心,就连门口的卫士我也没杀,沐翎只是定了他们的身,在伪装一下吓唬吓唬其他人罢了。我倒是想问你,你把陛下囚禁在哪儿了?”

姬伊扈的神色一瞬间变得惊讶了,回过神来。他竟然也轻轻地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说:“你竟然……竟然……哈哈,好吧,父王就在他自己的寝宫,你若是过去自然见得到。”说着这番话,他的眼中闪过一丝诡异的神色,似悲凉,似嘲讽,又似无奈。

李逸云瞧着他的神色也觉奇怪,但刘甫的死状霎时在脑中升起。他双目一凛:“姬伊扈,受死吧!”说着手腕向后微微一退,碧色剑芒呼啸而出,便要将面前人的胸膛刺穿。

“砰”地一声,一道暗金色的光芒突然从殿门的方向射来,击中了李逸云剑芒的侧面。两道光华呼啸着击打在墙壁之上,将数尺后的墙壁斩出了一条巨大的裂缝。汹涌的劲气令李逸云也退后了几步才站稳身形,还未等他转头去瞧出手之人,便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住手!”一声呼喊从远处传来,并不十分嘹亮,甚至带着些病态。但它却让李逸云一瞬间戴在了那里。他转过头看,只见一个略微发福的年老内侍,正搀扶着一个同样年迈的老人走进殿中,老人一身金色的袍服,脊背有些佝偻,走起路来也有些不利索,但一双虎目却依旧是炯炯有神,顾盼之间,便露出无尽的威严。李逸云的眼睛不觉微微有些湿润,手中的光华瞬间熄灭了,李逸云单膝跪倒,朗声道:“参见陛下!”

除了依然昏迷的黑鬼,其余的人都朝着穆王跪倒在地,风沐翎想到了李逸云的身世,也轻轻地对穆王鞠了个躬,但目光却是警惕地盯着穆王身边的那个老年内侍,因为他清楚地看见,之前击退李逸云剑气的那道光芒,正是出自老内侍之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