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太古神族(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217字
  • 2014-06-16 22:07:45

第二天清晨,两人早早的从睡梦中醒来。在附近的山溪洗漱一番后,就开始继续赶路。

这一次,李逸云心中少了许多疑惑,心情也不像之前时那样沉郁。一边赶路,他开始一边熟悉着元灵的奥妙,果然如候武所说,元灵的灵活性比起典籍记载的元婴所具有的效果相去甚远。不过比起元婴来,多了一份自然稳固。

至于候武所说的雷风“恒”之封印,则与他从母亲留下的那神秘玉佩处继承来的两式相同,都是以一种固化的模式融入他的魂魄。法术的奥妙李逸云并没能体会,但使用的方式却宛若行走坐卧的本能。只是这招消耗的灵力太过庞大,以他如今的实力,还远远无法使用。

于是,李逸云便专心修炼《七曜谱》中记载的五行之术,而在他将那变戏法的手法教给风沐翎后,少女便如约将那被称作乾坤手的法门传授给他。这种法门也是以《易经》为源头,根据种种卦象变化衍生出一系列的手法诀窍,极适合于近身缠斗。两相比较,李逸云自然是占了大便宜,不过风沐翎倒是不以为意,还一副喜滋滋的神情。

两人的脚程都很快。按着风沐翎的指示一路南行,在穿过了数百里高低起伏的山路后,周围的环境便开始有了变化。树叶的黄色渐渐被绿色取代,地面上的植物也多了起来。原本已经快到中秋,但越往难走,秋季的影子就越浅,最后完全渐渐地看不到了。

在这恍若通往春天的道路上又前行了一日,在一起出发后的第四天午后,两人便进入了一片极为宽阔的密林。高大数十丈的古树直插云霄,几乎将天空完全遮蔽,阳光只能从树木的缝隙中散落在地上。即便是其中最细小的树木,李逸云也无法将它的树干用双手环抱。

在这不知存在了多少年的树林中穿行着,满眼都是望不到头的绿色。李逸云不禁生出一种渺小之感。他时不时的驾起七彩光轮上蹿下跳,摸摸这个碰碰那个,一次次地穿过树冠站上树顶向远处眺望。对那些他认识的、不认识的高大树木,不住地赞叹着。风沐翎则始终跟在他身边,瞧着他这副没见过世面的模样无声地微笑着。

日渐西落,光芒随之转为了柔和的金红色。林中的光线也渐渐地弱了下来。不过这时,两人已经来到了这片密林的边缘。远处已经能望见开阔的土地,只是在大地上,似乎影影绰绰地矗立着一些黑影,但显然已经不再是古木了。

瞧着快要到达的终点,李逸云心念一动,七彩光芒在脚下浮现,他一抬脚便要踏上光轮,加快速度飞过去。但这时,风沐翎纤细的手却抓住了他的手腕,阻止了他的行动。

“嗯?怎么了?”李逸云疑惑地问。风沐翎指了指前方那些黑影,神色庄重地说:“你看到那些影子了吗?着风沐翎的说法,那是娲皇先祖当年亲手布置的用来阻拦入侵者的法阵,据说是我们举族迁来神渊之时,族中前辈用囊括空间的法器将它整个儿的搬到了这里。法阵笼罩的范围是包括神渊在内的方圆数十里。在这个范围内,若是凌空飞行,将会立刻受到法阵的攻击。具体的威能大小我还不得而知,不过百年前,有三位羽化境界的修道者来犯,便是被族中长老引入法阵之中,最后无一幸存。”

听她这样一说,李逸云吐了吐舌头:“那我还是别飞了,我可还不想那么快去死啊!”说着收起了脚下的光华,迈开脚步向前走。

绕过了最后几棵高大的树木。两人终于来到了林子的边缘。在日光的照耀下,眼前堪称豁然开朗的景致顿时让李逸云精神为之一震。那是一片巨大石柱构成的石林,每一根石柱都高达十丈,足有水缸粗细。而在它们的表面上,则雕刻着李逸云只在书本上见过的各种洪荒异兽,栩栩如生。

浑厚的灵气在石林间震荡不休,不断地传出一波又一波的强横的威势,李逸云强打精神,才没有在这样的威势面前失态。看上去,这片石林四通八达,但仅凭着直觉李逸云便可以断定,若是胡乱闯进去可绝没有什么好下场。

而在石林之后,一座孤峰拔地而起,直插云霄,透过云彩的缝隙,依稀可以看见峰顶常年不化的白雪。越往下,山峰的绿色越浓,到了山脚下时已尽是是春色盎然之色。古朴的竹楼在孤峰下方林立着,高低错落,遍布了方圆数十里。

竹楼的中央,一座八卦形石台高高矗立着,石台两侧各有一座明显高于其他竹楼的建筑,左侧的是一座大殿,李逸云一眼望去,只觉威严之气涤荡而来,心中产生莫名的敬畏。右侧则是一座巨大的熔炉,炽热的火焰冲天而起,仿佛永远不会熄灭,虽说没有黑火那样暴虐,但还是会让人只是看着就能感受出它的热量。

在八卦石台远离两人的方向,则延伸出一道凌空的石桥,连接着孤峰中央的一个幽深的山洞,石桥下,一道小溪带着峰顶融化的雪水蜿蜒流过,直到石林边缘,打了个弯又流回村中,最终注入了竹楼间的一处水潭之中。

李逸云正被眼前的景色所吸引着,一个洪钟般的声音便传入了他的耳朵:“小翎儿,你回来啦?怎么还带了外人来?”李逸云朝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顿时吓了一跳,只见一颗两丈多宽的黑色头颅正停在距离他们头顶不到三尺的地方,两只金色的巨眼直直的注视视着他们。布满黑色鳞片的长尾拖在身后,缓缓地在地面摩挲着。

李逸云吓得发愣,风沐翎则微微施了一礼说:“黑伯,这位公子名叫李逸云,神器的新任主人,他是来帮我们族中解决神兽重生之事的。”“哦?看来这次不需要担心了,你快带他进去吧,长老们应该都等着急了。”说着,黑色巨蟒将头一摆,钻进了一旁高大的草丛中,不见了踪影。

看了眼一旁惊魂未定的李逸云,风沐翎笑着说:“我们一族自古就与蛇交好,巨蛇都是我们的伙伴,几千年来一直和我们和谐相处,你不用担心,他们不会攻击你的。”李逸云抚了抚胸口,道:“没事没事,我就是从没见过这么大的蛇,有些意外而已,放心吧,我胆子还没那么小。”

“嘻。”风沐翎又笑了笑,神色转为郑重:“一会儿进入石林的时候你可要跟紧我的脚步,要是走错了说不定会很麻烦的。”李逸云点点头:“这个不用你说我也知道,瞧这石林的灵气波动就不同凡响,我可不敢乱走。”说着,两人便一前一后的进入了石林。李逸云紧紧地跟在风沐翎的身后,随着她经过一条扭曲盘旋的道路,才终于来到了石林的另一边。

走出了石林后,二人便踏上了村中的小径。一路上遇到了许多熟人。风沐翎都亲切地与他们打着招呼,同时向其中好奇的人们简单地介绍了李逸云的来历。

但她似乎有些心急,并未与这些人们多做交谈,而是拉着李逸云急匆匆地穿过了来往的人流,走向那处在村落中央的的,位于八卦石台左侧的大殿。

两人刚走到殿门口,就听见里面传出了激烈的争吵声,一个威严十足的中年女子高声道:“齐越!你别再说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了!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能迁族!祖先留下的土地都守不住,还有何面目存活于世!”

相比之下,另一个年轻的男声十分冷静,语气完全不像是在吵架的样子:“大长老,您别生气,我只是提个建议而已,不过您想一想,如果曦大人在三日之内还不能得以重生,那么守护神渊的石林法阵就会渐渐失去作用,整个儿神渊内的五行循环就会混乱,泉水将枯竭,花草将凋谢,这里就不再适合生灵生存了,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早作打算。”

“你!出去!”中年女子怒不可遏地说道。那青年男子则淡然地应了句:“是。”之后,两扇高大的木门在刚刚来到门前的两人面前展开,一个青衣的年轻男子从门中走出,正好与李、风二人走了个面对面。

见了他,风沐翎立刻露出一丝开心的笑容,笑着说:“齐越大哥,几天不见,你可还好?”齐越也回以微笑,顿时给人一种春风拂面的感觉:“沐翎妹子,你回来啦?这位是?”风沐翎转过头瞧向李逸云说:“他叫李逸云,是缥缈剑的新任宿主,就是我这次出去寻找的神器。这下不用担心了,曦大人很快就可以重生了!”

“哦?那可太好了,看来我之前迁族的想法实在是杞人忧天了!”奇越脸上的笑容更加浓郁了,他向李逸云拱手施礼道:“李公子,有劳你了。”李逸云赶忙毕恭毕敬地回礼道:“哪里哪里,那个……路见不平,不对,是为朋友两肋插刀在所不惜,区区小事……总之我定当竭尽全力就是了!”

风沐翎扑哧一笑,轻声道:“现在没时间说这些客套话啦,办正事要紧。齐越哥我们先走啦!”说着笑着朝奇越挥了挥手,领着李逸云迈上石阶,朝大殿的正门走去。

直立着看着他们走向大殿,齐越脸上的笑容渐渐地凝固了,一抹深邃的光芒在他眼中一闪,他的身体便如一阵清风般,轻飘飘地朝相反的方向掠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