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羽化而登仙
  • 云起尘封
  • 慕笛
  • 4157字
  • 2015-02-28 20:44:07

漆黑的雷霆之中,李逸云清晰地感觉到,一股股磅礴的天地灵气,就这样经由雷霆之力,霸道地冲入他的体内,淬炼着他的身体和魂魄。经脉、血肉,都在这汹涌的力量之下不断地被摧毁着,却又借由他无穷无尽的五行生化在这雷霆中不断地重生,并且越发的坚韧;而他的魂魄,也在这雷劫之下,不停地涣散、凝聚、涣散、再凝聚,每一次的循环,带给他的都是如同醍醐灌顶般的通透领悟。

按说他已经渡过了太清雷劫,无需再进入这劫境。但或许是因为鲲鹏本体的能量实在太过庞大,引动的雷劫也远超一般的太清雷劫,这才将他一起纳入雷劫之中。

与前两次渡劫不同,这一次,他们周围连一团神元都没有。风沐翎化身的五彩光芒也没有丝毫黯淡的趋势,反而越发的明亮起来。在这光芒的映照中,李逸云眼中的景象却产生了变化。风沐翎化身的光芒如水般变化,顷刻间竟然变成了姬玉柳圆润的脸庞,朝着他俏皮一笑。忽而又转而变为刘蕊,温柔地注视着他。继而又转化为风沐翎本来的面貌,微垂着双眼,睫毛轻颤。三张脸庞在李逸云的眼前不住地变换,越来越快。李逸云的心绪也跟随着它的变换不停地起伏着,眼神也变的混乱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灵光突然闪过他的脑中。一瞬间,他的目光重又变得清澈坚定,而那不断变换着两副的容颜也随之在刹那间尽皆泯灭,重新定格成了风沐翎那张纤巧秀美的脸。紧接着两人周围的空间便轻轻一扭,元神重新回到了身体之中。

一时间,两人谁都没有说话,就那样在碧海中漂浮着,相互凝望着彼此,嘴角都不自觉的勾勒出一抹微笑,而在他们的感知中,身周的景象竟像是在不住变化着,时而是浩瀚无垠的天空,时而是白雪茫茫的雪山,时而又化作松涛阵阵的密林……而两人的魂魄,也在这时达到了一种通透之感,似乎在这一瞬间,两人心中所想,都一览无余的呈现在对方的心中,再分不出彼此。

雷霆渐渐地止息了,两人的身侧,依旧是流动不息的碧波。从乌云中钻出的阳光通过海水洒到两人的身上,给他们的身体镀上了一层金色。李逸云只觉脑中的元灵轻轻一跳,九婴的魂魄一下子便被迫出体外。李逸云顾不上瞧他,此时,他只觉一股澎湃的力量涌上心头,身体中的所有角落,都被力量灌满。而这些力量,都与周围空间中的灵气相互感应着,向四周散布。似乎李逸云挥手间,便能掌控这一方的天地。

这才是“法力”应有的威能吧?李逸云心中感叹着,依旧微笑着瞧着少女,风沐翎却是向上方努了努嘴,李逸云这才发现已经被驱出体外的九婴,忙收敛气息,陪笑着将他重新请了回去。

“不错不错,两个孩子做得很好!”一道清亮的声音从下方传来,李逸云和风沐翎齐齐一愣,因为这声音与之前虞鸢的相比,未免太稚嫩了些。两人忙转过头,一起向下看去,只见海水的深处,一个看着只有十岁上下的紫衣女孩正笑嘻嘻地瞧着他们,一对乌黑的辫子在耳朵两边轻轻地摇摆着。

“你、你是?”李逸云迟疑道。那女童露出一副鄙夷的表情:“你怎么这么笨呀!只不过是你们吸收的法力多了些,我的年纪也跟着变小了嘛!”李逸云和风沐翎两人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眼中瞧出震惊之色。李逸云忙拱手道:“前辈,实在抱歉,误了前辈修行。罪该万死!”

虞鸢相貌变小之后,性格似乎也随之改变了,她笑嘻嘻地说:“才没有呢!变得小一点,我才能更好地等到阿天的转世呀!况且我现在的力量倒也不比你们弱呢!你呀,哪儿都好!就是总有一副书呆子气!”

这话听得风沐翎也是抿嘴微笑,李逸云则是尴尬不堪。虞鸢接着道:“好啦!我要去找阿天的转世了!这法宝‘九重楼’就送给你们了!这是操控它的诀窍!”说着手指一勾,一道金光从她的额角挑出,被她抛了过来,落到了李逸云的手中。

“没什么事的话我就走啦!我要急着去找阿天,就不去参加你们的婚礼了!”说着身形一转,化为一道紫光窜上天际。风沐翎听了她这句话,俏脸透出一丝粉红,喃喃道:“前辈,您别乱说。”可虞鸢根本没有理她的意思,转眼间已经消失无踪了。

停在水中的两人颇显尴尬,隔了半晌,李逸云才轻咳一声说:“我们先上岸吧。”风沐翎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两人先后纵身而起,跃上岸来。

重新沐浴在阳光与空气之中,体内不住流淌的法力传来一股顾舒爽之感,李逸云禁不住长啸一声。发泄心中的畅快,风沐翎瞧着他,露出一丝笑意,却突然觉得一阵头晕袭来,险些便要跌倒,还好李逸云始终瞧着她,见状赶忙上前一步,扶住她的腰,扶着她轻轻的坐到水池边的石阶上,轻声问道:“怎么了?”

风沐翎摇摇头:“没什么,应当是渡劫后元婴自然的虚弱期,这次要比前两次弱得很多了呢,而且也不是雷劫刚结束就出现,我还以为沾了你元灵的光呢!”李逸云轻笑道:“哦,原来是这样。说到底,元婴终究是拔苗助长之法,比不上元灵的浑然天成,伏羲大神创出的这种修炼法,大概只适合于他们那样的天才吧。”

风沐翎点了点头,这才发现对方的手还轻轻的环在自己的腰上,脸上又现出一丝红润,轻轻挪了挪身子,避开李逸云的手,踟蹰道:“李大哥,我还没问你。你怎么会到这里来呢?嫂子她还好么?”

目光中闪过一丝无奈的悲哀之色,轻声道:“她已经去世了。”“啊?对不起……”风沐翎不知该说些什么,两人又陷入了沉默中。但只是片刻,李逸云的目光就重新变得清灵,他笑着说:“你居然知道我成亲的事呢?难不成你偷偷去看过我?”“我……”风沐翎只说了一个字,就涨红了脸,低下了头去。

李逸云沉默片刻,便自两人分离后说起,将自己所遭遇的事情自始至终讲述一遍,连当初放弃姬玉柳的原因也和盘托出。经过雷劫的洗礼,他现在的心境无比通透,即便说起自己发现刘蕊与其旧爱的往事是也是古井无波,却听得风沐翎神色复杂。一直说到自己受通天教主所托,来到这金鳌岛上连破封印。

说完之后,李逸云瞧向风沐翎。看着她那复杂的神色,开口问道:“怎么?你也觉得是我做得不对是吗?”李逸云并未点明何事,但风沐翎立刻便明了的答道:“我也说不清楚,我只是觉得你根本就不是真的喜欢刘姑娘,只是被她感动了才与她在一起。不知为什么,你一直都是那种别人真心的对你一分好,你别恨不得为他舍命的人。但这样的做法,不是用在什么地方都合适的。而你之后的所作所为,我也说不清好坏了。”

少女低着头,一口气说了这许多的话,才抬起头来,正瞧见眼睛瞪得老大的李逸云,有些不知所措的道:“那个……我也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要是不对的话你也别生气啊!”李逸云神色缓缓恢复正常,摇摇头道:“不,你说的很对。我只是没想到你竟然比我自己还了解我,若是早听你说这些,那许多事都不会发生了。”说罢,他轻轻地叹了口气。

“我确实是错了。”李逸云转过头来,目光灼灼的瞧着少女:“现在的我才知道,当年,我并不是想我想的那样喜欢玉柳,只不过是因为他给了我久违的温暖,我才以为自己情根深种;而之后身世之事浮出水面,我更是没有在这个时机看透本心,却又和刘蕊在一起,才造成了她的悲剧。现在的我终于看清了自己的本心,但却也许已失去了说这句话的资格,但我依旧要说。”

此时,无数的往事闪过李逸云的脑海,太古密林中的嬉戏打闹,南疆化外的悉心呵护,塞外荒原的相互扶持……这一切化为一股暖流流过他的心间。他鼓起最后的力气说出了这样的话:“沐翎,原来在我心中刻着的,始终是你。”

少女的眼睛瞬间瞪大,嘴也微微的张着,脸上泛起阵阵绯红,愣在了当场。半晌,她才转过头,瞧着空旷的天空。轻轻地说:“自从你在我面前说出宁愿一死将剑灵送我,我便喜欢上了你。当我发现你和玉柳姐姐相互爱慕之后,我试过放弃,可始终做不到。”

“后来,我将这股感情隐藏起来,专注于修炼之道。这时,我遇到了楚怀义。他说他喜欢我,还为我感到不值得。我知道自己不可能喜欢他,但还是被他打动,传了他需要童男童女共同修炼的,可以迅速提升修为的两仪乾坤诀,与他一同修炼,但却没想到他居然用这些力量来对付你。说来,罪责还是在我。”

“你修为尽失之后,我觉得再没有面目见你。便返回族中,想就此终老一生。可是一年以前,当初被灭掉的五毒妖族居然卷土重来,而且领头的还是一名达到了太乙境界的神秘人。原本我想一死了之的,可我娘打晕了我,让江大哥带着我逃走。等我醒来之后,见到的,便是遍地死尸的荒野了。”

沉默了许久,少女接着说道:“江大哥当时的眼神很可怕,他说他会复仇,之后便不知去了哪里。我也觉心灰意冷,竟又生出了去找你的心思,但当我见到你的时候,赶上的正好是你成亲的日子。”

“那之后,我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便一直向北,一直向北,来到这茫茫的大海上,突然就遭遇到了一场颇为庞大的风暴,我当时灵力枯竭,被风暴卷入海中失去知觉,醒来之后便到了这海底之下。据虞鸢前辈所说,这封印历经百年,偶尔会出现一些裂缝,我便是从裂缝中跌入其中。而之后,裂缝又会迅速复原,所以我也就无法出去。”

“我想着即使出去了我也不知该去哪儿,便安心地待了下来。前辈的毒咒与你当年所中有些类似,你知道,我会一门能够凝神静气的功法,便拿它来帮助前辈压制发作的毒咒,倒也有些作用。只是我因为称呼的不同,一直没能想到前辈的爱人就是通天前辈,倒真是太笨了些。”

“前些时日,前辈感应到封印被解,便高高兴兴的说是他的爱人来找她了,我便也陪着他高兴,我们就这样一直等,一直等,最终等来的却是你……”

说到这儿,少女再也抑制不住,两行热泪从脸颊悄然滑落,她那瘦弱的身体也随着难以抑制的啜泣轻轻的颤抖着。李逸云的目光变得如水般温柔,他轻轻的探出手,揽过她消瘦的肩膀。风沐翎顺势将头靠在了他的肩上,用闪着泪光的双眼灼灼的看着他。“你居然让我等了这么久,这么久……”她哭着说道。

李逸云更加用力的将她揽在怀中,柔声道:“我会用我剩下的一生,来弥补我的过错,我会让你今后的每一天都快乐,不会再让你伤心……”

“别再说了,都过去了。”“是啊,都过去了。”

泪水渐渐的止住,风沐翎倚着李逸云,望着天空虞鸢消失的方向,喃喃道:“你觉得前辈能找到爱人的转世吗??”

李逸云沉默片刻,轻声道:“其实我是不想看见她放弃希望啊。转世之理,你也明白,七魄与天地两魂均是重新生成,与前世毫无关联,只有承载记忆的命魂仍在,却也会在转世之时被清空记忆。说实在的,转世之后的人与原来之人很难相似,甚至可能完全相反。若真要找寻起来,实在是……”

“我可没问那么多,我只是问,你觉得前辈能找到吗?”风沐翎依旧如此问。

“能!”李逸云毫不犹豫地答道。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露出一丝幸福的微笑,也不再说话。就这样相互依偎着,看着太阳缓缓地落下山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