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以毒引毒(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537字
  • 2015-02-03 21:48:43

没等李逸云和风沐翎开口,那长椅上的女子已经霍然起身。瞪着李逸云喝道:“你是谁?为什么能破解阿天的封印?”

顾盼之间,李逸云已经明白了这人的身份。连忙毕恭毕敬地施礼道:“晚辈李逸云,正是奉了通天前辈之命,前来探望。见过前辈了!”那女子听了这话,神情稍稍安定下来,语气放轻问道:“哦,原来如此。那他自己为什么不来?难道是有什么事情脱不开身?亦或是受了伤?”说到这儿,她的神色中带上了一丝忧虑。

听了这话,李逸云心中黯然,但沉默片刻后,还是如实答道:“通天前辈已于三月前仙去,还请前辈节哀。”

此言一出,那女子顿时便愣住了。她睁大了眼睛瞧着李逸云,半晌才道:“你在骗我,是不是?阿天他天下无敌,怎么会死?你在骗我,你在骗我……”喃喃间,那女子的双目猛然间变得血红,她大吼一声:“我杀了你!”手掌一挥,血红色的掌风袭向洞口的李逸云。

浓重的杀气瞬时便将李逸云笼罩在内,凛冽的掌风也已经到了他的面前。他正想后退躲避,却见洞内的风沐翎已经冲了上去。李逸云心中担忧,于是不进反退,身形一转,从掌风的边缘穿梭而过,冲进了洞中。

刚一进洞,李逸云便惊讶地发现,这个洞中竟然是没有水的。一股奇妙的力量将所有的海水隔绝在外,营造出这一片独特之境。

形势紧急,李来不及细看,忙集中精神,准备应付女子的下一波攻势,却见风沐翎正将手掌贴在女子的后背之处,竟似乎在往她体内输送灵力,而那女子的神色也变得时而狰狞,时而清明,似乎在不断的挣扎着。

李逸云立刻想起了自己当年被五毒咒所困的情景,心中一动:难道这位前辈所中的毒咒也是这一类的?此时,只听风沐翎有些吃力的说道:“前辈,你冷静一下。千万不要被杀念吞噬了意志。”

坐实了猜想,李逸云也立刻出手,双目奇光闪动,一缕魂魄之力经由女子的双目,探入她的魂魄之中。只见魂魄的中心,两股绝强之力正在相互倾轧,一股呈现淡蓝之色,透露出淡淡的水属气息,而另一股则是一团血红的光芒,充斥着嗜血的气息,两股力量相互倾轧着,血红色能量明显占了上风,只是另一股力量却不时的闪烁出一道道银光,削弱着它的力量,但这银光的作用,却似乎越来越小了。

原本以女子的修为,李逸云是没有机会侵入她魂魄深处的,但如今她自顾不暇,这才给了李逸云机会。心念一动,李逸云施展开久已不用的“九幽搜魂”之术,并且是经由“浩渺辉光诀”强化之后的九幽搜魂。

依照浩渺辉光诀对天地能量的认知,李逸云又将它推广到了魂魄之力上,所谓的情绪,不过是魂魄之力的不同组合、作用方式罢了,而有着九幽搜魂的基础,李逸云分析起着魂魄之力来更是驾轻就熟。

五彩的魂魄之力一卷,顿时便裹住了血红光芒的一角,五彩光芒如同旋风般一搅,被它裹住的血红光芒顿时便散做无数的光点,并在他的照耀下迅速改变了颜色。

此消彼长,女子本身的魂魄之力顿时占了上风,几番冲击后,便将血红光芒打得七零八落,而李逸云的魂魄之力则迅速席卷,将这些被分解的碎片转化为其他属性,防止它再度重聚。不多时,那血红光芒便只剩下一个核心,李逸云魂魄之力再度席卷而上,想要将其绞碎,这团光芒却突然生出一张大口,一口便将李逸云魂魄之力咬为两截。李逸云赶忙将魂魄之力后撤,眼睁睁地看着这股力量逃入了灵魂深处。

收回魂魄之力,李逸云向前瞧去,只见面前的女子一张俏脸已经变得苍白无色,仿佛一位久病之人。“前辈,晚辈斗胆请问,您可是中了什么影响情绪的毒咒吗?”李逸云关切的问道。风沐翎此时也将手掌收回,悄悄地擦了擦额角的汗水。

那女子并不回答李逸云的问话,转而问道:“他……是怎么死的?”李逸云道:“其实,通天前辈因为种族的原因,百年以前便已接近了大限,又与元始天尊前辈大战一场,这才双双仙去,晚辈所见到的,也只是前辈的残余命魂罢了。”

那女子的眼神瞬间变得灰暗了,仿佛丧失了一切的力量般颓然坐下,喃喃道:“原来是这样。”沉默半晌,又接着说:“那他托你来此,是想让你帮我解除封印喽?”说着抬起头来,眼中透出悲伤却又释然的神情。

看着这样的目光,李逸云立便察觉到了女子的死志,到了嘴边的话立刻改了模样:“不,通天前辈再三嘱咐,要晚辈尽全力解决前辈所中的毒咒,还前辈以自由。”

“哈哈哈!”听了这话,那女子竟疯狂的笑了起来。“他要你帮我解决毒咒?他死了,我一个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再说,以他的能力都无能为力,难道你一个小孩儿会有办法?”李逸云却是毫不动容,淡淡道:“前辈,术业有专攻。修为高低并不能代表一切,至于通天前辈……晚辈有八个字相告前辈:今生虽尽,尚有来世!”

女子的笑声止息了,她瞪大了眼睛,喃喃道:“尚有来世,尚有来世……”突然,她转过身一把抓住李逸云的手臂,目光灼灼地道:“孩子,你说得对。我可以等他的来世。那你快看看,我的毒咒能不能解?”

见对方变脸之快,李逸云有些哭笑不得,忙请她重新坐下,将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详细说来。女子似乎有些心急,对于李逸云与风沐翎的关系也没有深问,只是得知了两人是旧识之后便开始了她的讲述。

又是一桩百多年前的旧事。通天教主的爱侣名叫虞鸢。当年,通天教主欲铸诛仙剑,需要有强大的剑灵注入其中。两人四处寻觅,终于在一处无名的上古封印之中发现了一只已奄奄一息的凶兽穷奇。两人仗着均以臻至羽化境界的修为,也未多想便开启了封印。不料被困多年的穷奇依旧是实力强横。两人用尽底牌才将穷其肉身焚毁,魂魄收入铸剑用的陨铁之内。

在打斗之时,虞鸢曾经中了穷奇的一招魂魄攻击,除了当时有些头晕外却也没什么不适,于是两人便都未在意。不料数日之后,问题便暴露了出来。虞鸢渐渐发现,自己变得越来越爱发怒,而且有失控的迹象,通天教主也发现了这一点,两人仔细探查,便在虞鸢的魂魄之中发现了一股充斥着嗜血、暴虐的力量。

而这股力量又极为奇特,仿佛是具有生命一般,遇到魂魄之力便能够吞噬吸收,不断地壮大自己,两人试了几次,都无法从根本上将其消除。后来,虞鸢的情况越发严重,发作之时甚至自己攻击自己,通天教主没有其他办法,只好借着海中与虞鸢本质相合的水属灵力、并在虞鸢魂魄中设下封印,才勉强压制住暴虐的嗜血之力。之后,又强行在洞穴口设下只对虞鸢有效的封印,防止其擅自离开。

最后,通天教主还将自己的法宝“九重楼”,化作这沉在海中的九重封印以及支撑着四周的岩石层,九重楼中有着通天教主早年囚禁的一些为恶的妖族,正好用来当作守卫。不过,随着虞鸢毒咒的一次次爆发,海底渐渐开始充斥着这股暴虐的精神之力,那些妖兽本就残忍好杀,在这股力量的催化下便尽皆变成了杀戮的机器。

听到这儿,李逸云不由出言问道:“前辈,晚辈斗胆问一句。其他妖兽也就罢了,最后一层的神龙难道也是邪恶之辈吗?据典籍记载,形容龙族的词语,可都是正直、勇敢之类的呀!是典籍在骗人么?”虞鸢淡淡道:“孩子,典籍说的呢,应该是对的,至少我见过的龙族便都是善良之辈。不过你难道没发现么?这条龙早就已经死了呀?”

“什么?”李逸云惊叫道。虞鸢点点头:“这条龙当年为了救阿天,被一个人类修道者杀害,阿天为了怀念它,才将他收入‘九重楼’中,保持尸身不腐。至于你对战的,不过是被那股散逸出来的暴虐之力操控着的傀儡罢了,否则,你又怎能战胜?”

听着这话,李逸云点了点头,原本对通天教主的些微怨怼之情消弭无踪。又听虞鸢叹了口气,有些自嘲地道:“若真是条神龙,又怎会受散逸出的微末邪力影响?说不定还有办法帮助我呢?”说罢,目光有些茫然,似乎又陷入了回忆之中。

这时,坐在李逸云身边的风沐翎终于有了插话的机会,她轻轻地扯了扯他的衣袖,低声道:“李大哥,你的修为都恢复了么?五毒咒还发作么?”李逸云笑了笑道:“不仅恢复了还有所提升呢!五毒咒也已经彻底好了!”风沐翎似乎有些惊讶,半晌才道:“这样……真好!”言语中透着抑制不住的喜悦。接着,她又问:“大哥,虞前辈的咒你能解码?”

李逸云拍了拍她的手,轻轻地说:“我有个办法,倒是可以一试。”说着轻咳一声打断了虞鸢的思索,沉声道:“前辈,关于您的毒咒,晚辈倒是的确有一个方法,不过未必能成功,不知前辈可愿一试?”

虞鸢听了这话,眼神顿时亮了起来,忙问道:“你真有办法?快说说!”李逸云道:“如今的问题,主要是这股魂魄之力擅于逃窜且难以根除,晚辈的体内也有一股与之相似的能量,晚辈想的是,利用晚辈的这股力量将它吸引出来,然后晚辈再将它反引到晚辈体内,这样前辈的毒咒便可根除。”

“如此……岂不是换你中了咒?”虞鸢迟疑道。风沐翎也担心地说:“李大哥,这样不行!”李逸云轻笑道:“前辈,妹子请放心。若是在前辈的体内我还对它无可奈何,可要是到了我的体内,管教它服服帖帖。成为我的力量!”

两人看了他信心满满的表情,犹豫片刻,终于还是双双点了点头。李逸云笑道:“那前辈,我们这便开始,请前辈放开对魂魄之力的约束,方便晚辈的魂魄之力进入,妹子,一会儿还请你护好前辈的心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