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海底九重天(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338字
  • 2015-01-10 20:05:42

这时,众多来往的妖族听到了两只鱼妖的叫喊,也已都瞧见了鳝妖被李逸云制住的情形。“快放开我们大王!不然对你不客气!”“大家快上!救我们大王!”众妖族七嘴八舌地叫喊着,狼奔豕突地冲了过来。

见此情景,李逸云暗运法力,仰天发出一声长啸,强横的法力运转之下,啸声如瀚海龙吟般扩散开去,一瞬间便将众妖族的呼喊声尽数压下。多数妖众被这雷霆巨吼吓得纷纷瑟缩起来,但仍有少数妖族强打精神,不管不顾地继续前冲。

“都给我停下!停下!”金鳝妖大声吼道。自从被李逸云制住后,他便丝毫没有反抗,因为那近在咫尺的南斗剑气让他意识到,身后的人若是愿意,可以轻而易举的将在场的妖众全部抹杀!也正是因此,他才发出令妖众止步的命令。

众妖听了金鳝的话,都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是听令站在了原地。金鳝见状,似乎略微松了口气,低声对李逸云说:“这位仙长,您的神通小的佩服,只是不知小的究竟何时开罪于您?还请明言。若是属实,小的任您处置。另外,这些妖众都是无辜之人,还请您不要难为他们。”

李逸云老脸一红,他本以为这雄踞一方的妖族首领是蛮不讲理之辈,这才想着用武力震慑住他,才好完成通天教主的托付,没想到对方如此明理且又心系妖众,倒是自己做了小人了。心下愧疚,李逸云不好意思地说:“大王误会了,我和您无怨无仇,只是我有要事在身,事急从权,鲁莽之处还请见谅,若是大王不介意,我们不妨找个地方详细谈谈。”说着指尖一颤,碧色剑气如灵蛇入洞般缩回体内。

金鳝见状愣了愣,随即紧绷的神情也放松下来,他冲着众妖挥了挥手,释然道:“误会!误会!大家都别看着了,各忙各的去吧,我和这位仙长有些事要谈谈。”说着朝李逸云摆了个“请”的手势,两人一前一后,朝着有些残破的金色大殿走去。

到了大殿之中,金鳝请李逸云坐到主位,李逸云却是微微一笑,只是坐到了侧面的一把椅子上。金鳝见状,也不到阶梯上方的主位落座,而是隔着桌子坐到了李逸云的身侧,微笑着开口问道:“仙长今日造访,定是有什么事情吧?不知小的可有能帮得上忙的地方?”李逸云点点头:“确实如此,尽然大王如此爽快,那我也就不绕弯子了。我此次来,是奉了这碧游宫原本主人的托付,来这里了却一桩夙愿。”

金鳝“腾”地站起身,神色激动地说:“难道是通天前辈?”李逸云略带惊讶地点点头:“正是!大王为何如此激动?”金鳝叹道:“仙长您有所不知,小妖我的这身修为虽然微末,却也是得来不易。原本像我这样的低等族群因为天资所限,是没有机会顿悟成妖、修习法术的。当年,正是看到了一块被通天前辈刻了字的石头,我这才一朝顿悟,脱离了形骸的束缚。不光是我,岛上还有许多妖族,也都受到了前辈他老人家的遗泽。”

李逸云目露欣喜:“既是如此,那这件事可就有劳大王多多帮忙了!”听了这话,金鳝的目光也变得郑重:“仙长请讲。”李逸云略微整理了一下思路,便将如何与通天教主命魂相遇、如何接受通天教主托付的事情,简明扼要的说了一遍。

听完了李逸云的讲述,金鳝略带羡慕地说道:“仙长真是好福气,真可惜我没有机会与前辈相见,当面聆听他的教诲啊!”接着,他用力地拍了拍胸膛,坚定的说:“仙长放心,前辈的事情我一定竭尽全力!”李逸云微笑着点点头:“如此我便先谢过大王了。那么请问大王,您可知前辈所说的封印之地所在何处啊?”

金鳝有些迟疑地道:“封印,我倒是知道一处,不过……算了,我一会儿带您去看看吧。”说着,他双眉陡然一立,冲着殿外吼道:“虾大虾二,你们两个给我滚进来,鬼鬼祟祟地躲着干什么?”话音未落,两个尖头尖脑的妖族便从殿门外小跑着奔进殿来,一直来到两人面前,朝着金鳝拱手道:“大王赎罪,这位……这位仙长实在是神通广大,我们大家都很担心你啊,这才让我们两个过来看一眼。”

金鳝哼了一声:“你们担心有个屁用?以这位仙长的神通,你们那几下子三脚猫的功夫怎能瞒过他?还自作聪明的藏着作甚?”李逸云不置可否,只是微笑着说:“两位来了大概有一盏茶的光景了吧。”一句话出口,两个虾妖便被惊的张大了嘴,没等他们的嘴闭上,李逸云又接着说:“两位修炼的应当是火属性的灵力吧?我这有门还过得去的火属性内功法门,若是不嫌弃,得了空儿我便传授给你们,如何?”

见两人还在发愣,金鳝忙喊道:“你们两个还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快谢谢仙长?”两人这才反应过来,忙躬身拜道:“多谢仙长!”李逸云笑着摆了摆手。金鳝叱道:“赶紧下去吧!对了,让和子上殿来一下。”

两人应声下殿,金鳝转向李逸云,嘴角露出一丝揶揄的笑:“仙长,带您去封印之处前,我先让您见个人。”说着,只见殿门外缓缓走来了一个小小的身影,距离太远,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形状。金鳝笑眯眯地招了招手说:“和子,快到这儿来!”那身影渐渐走得近了,李逸云终于看清了来人。走过来的,是一个只有五六岁大小的女童,头上扎着两个圆圆的丫髻,胖胖的小手随着走动不停地摇晃着。女童的整个人裹在白色的衣袍之中,就像一个圆滚滚的雪团,看着煞是可爱。

李逸云心中却猛然一凛,全身在一瞬间便进入了戒备的状态,金红色的诛仙剑气在指尖悄然闪亮起来,一出手便会是全力一击。因为他从这女童的外貌上,竟看不出一丝妖族本体的痕迹。要知道,即使是何群、阿彩这样上清雷劫的妖族,在装束、衣着上。也留有一些本体的特征。在李逸云见过的所有妖族中,能做到外貌与常人全无二致的,只有白晓苏、通天教主等几人而已。

李逸云这边满身戒备,女童却是恍若未觉的笑着走来,她怀中还抱着一柄连柄带鞘黑漆漆的纤细长刀,刀长超过了四尺,比她的身子还要高上许多。她来到金鳝面前,又瞧了眼李逸云,才用她那稚嫩的童声说道:“金叔叔,叫和子来,有什么事吗?”

此时,李逸云才放下心来,诛仙剑气缓缓收回体内。因为从这女童身上,他感应不到丝毫的能量波动,再看她深一脚浅一脚毫无章法的的步子,这明显便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女童啊!想到这些,李逸云心中又转为疑惑:一个人类女童怎么会出现在这满是妖类的岛上呢?

他带着问询的眼光瞧向金鳝,只见金鳝抚摸着女童的头,有些伤感的道:“这女娃是去年的时候坐着个木筏从南边漂来的,我们发现她时她好像是受了什么刺激,有些痴痴傻傻的,所用的语言也与我们从前辈遗篇中学到的华夏语言有所差别。我们花了大半年的时间才教会她说华夏语,她的痴傻之症也渐渐的好了起来。据她说,她与父母原本住在此处南方隔海的一个岛国之上,她生来就患有一种怪病,试了多种方法也不奏效,她的父亲为了给她治病,便采摘了岛上的圣物给她吃。病治好了,但她一家人也因此被驱逐出境。她的父母带着他漂洋出海寻找落脚之处,不料途中遇到妖兽,她的父母为了保护她便……”

金鳝摸了摸和子的头表示安慰,见和子并未十分伤心,才又接着说道:“我寻思着,我们这儿的人虽然都很喜欢她,但毕竟我们都是妖族,总和我们在一起也不是很合适。正好仙长您来了,等这次的事情结束之后,便请您将她带走,可好?”听了这话,李逸云心念一动,微笑着冲着女童招招手:“和子,你过来!”

和子瞧了金鳝一眼,在得到后者鼓励的眼神后,才怯生生地走到李逸云面前,李逸云俯下身,与她面对面的说道:“和子,你愿不愿意让我做你的师父呀?”和子晃了晃头,瞪着可爱的大眼睛说:“什么是师父呀?”李逸云笑了笑:“师父就是教你读书、练功、带你吃好吃的的人呀!”

没等他说完,和子的口水便顺着嘴边流了出来。她也顾不上擦,急忙说道:“有好吃的吃,和子愿意!”李逸云又气又笑,撇撇嘴道:“你那跪下给我磕个头,叫我一声,便行了!”和子连忙跪下,用力的磕了个头,脆生生地喊道:“师父!”

李逸云点点头,将她扶起来拉到自己身边,还没等他说话,和子便迫不及待的问:“师父,我们什么时候吃好吃的呀?”李逸云轻轻地敲了一下她的头,没好气地说:“就知道吃!这才刚到辰时,等午时的!”接着,他沉吟片刻,又道:“和子,你姓什么呀?”和子瞪大了好奇的眼睛:“什么是姓?”

李逸云无奈的解释道:“就像师父的全名是李逸云,这‘李’就是师父的姓啊!和子姓什么?”和子摇摇头:“和子就叫和子,没有姓!”李逸云追问道:“那和子的爹娘又叫什么呀?”和子还是摇头:“爹就是爹,娘就是娘,和子不知道他们叫什么名字!”金鳝也插话道:“仙长,这孩子的姓氏确已无法查证,我们发现她时,她的身上就没有任何信物。依我看,现在您已经是她的师父了,不妨就由您赐予她姓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