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太古神族(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910字
  • 2014-06-15 21:04:05

“喂!能不能停一下?我有几句话想说!”李逸云颇为无奈地说道。两人从黑火宗脱身后,少女便自顾自地一路向南。李逸云也只好跟在她后面。从傍晚时分一直走到了月上中天,少女始终不发一言,李逸云实在忍不住了,于是伸手拦在她的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少女眨着眼睛瞧了瞧李逸云,之后又转头向后方瞧了瞧,这才半自言自语地说道:“嗯,走了这么远,他们应该追不上了,歇一歇没什么问题。”说着将手掌一挥,掌风将地面上水缸大小的一块区域的沙尘吹去,露出坚硬光滑的岩石。接着她便蹲下身,盘起双腿坐到了这块区域中的一侧,后背靠着粗壮的树干之上,伸出手朝李逸云招呼道:“你也坐呀!”

李逸云微撇着嘴坐到了她的对面,刚想埋怨她两句,一阵清风便将少女身上的淡淡的清香气吹入了他的鼻中。心神一荡,原打算咄咄逼人的语气立刻软了下来,他轻声问道:“姑娘,你到底是谁?和我在一起的那位姑娘被你带到哪儿去了?”

少女思忖了片刻,抬起头瞧着他的双眸说:“那位姐姐的下落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不过你放心,她应该比我们安全得多。至于我嘛,我的名字叫风沐翎,如沐春风的沐,孔雀翎羽的翎。”

“风、沐、翎。”李逸云念了一遍,接着说道:“姑娘的姓氏倒是很少见啊!在下李逸云,有礼了。”说着朝风沐翎拱手施了个礼。但接着,李逸云的眼神变得严肃了起来,他沉声道:“沐翎姑娘,恕在下无礼。只是姑娘这一段时间的行径实在太过古怪,不知能否解释一下,帮在下解开心中的疑惑呢?”

听了李逸云的询问,风沐翎并不意外。只是神色变得有些迟疑,半晌,她才咬了咬嘴唇说:“公子,你听说过太古神族吗?”“太古神族?恕我孤陋寡闻。”李如云茫然的摇了摇头。

听他这样一说,风沐翎的神色却反而变得轻松了,她微笑着说:“那公子,你总知道伏羲,女娲吧?”李逸云立刻来了精神:“那我哪能不知道?这两位可是太古之时的绝顶高手,更是如今修道者主流修炼体系的创造者!不知道他们我还算修道者吗?”

点了点头,风沐翎轻声道:“公子说的不错。他们二位的确是冠绝天下的人物,我们一族作为他们的后人,实在是有些辱没祖先了!”李如云恍然大悟:“你们一族……你是说你们一族是他们两位大能的直系后人,太古神族,难道就是源自太古伏羲、女娲的一族?失敬失敬啊!”

风沐翎摇了摇头:“公子说笑了。我们一族受先祖荫蔽,的确在很长的一段时期内出现过不少风华绝代的高手。但数千年来,族人们不思进取,懒散倦怠,早已不复当年的光景了。比起如今执牛耳于天下的玉虚宫来,实在是不值一提!”

“哪里哪里!”李逸云下意识地笑着说道。但神情随后僵在了那里。沉默了片刻,他挥了挥手说:“别提玉虚宫了!沐翎姑娘,你一心想让在下跟着你走,你到底想做什么?”

风沐翎又皱着眉迟疑了片刻,之后才开口道:“这个……说起来有些长,我先给你讲个故事吧!”李逸云先是愣了愣,随后笑了:“好啊!我自从十岁之后几乎就没听过什么故事了。姑娘请讲。”说着他伸出手掌,做了个请的姿势。

风沐翎清了清嗓子,开始了讲述:“数千年前,羲皇与混沌兽大战,混沌兽乃古今第一凶兽,以整个世界的恶念为力量之源,到处兴风作浪,屠害生灵……最终,羲皇制服了混沌兽,却无法将它彻底毁灭。此时,以善念为力量源泉的神兽吉光站了出来,它自愿牺牲自己将其毁灭,于是羲皇施展了阴阳相合的绝世法术,想利用二者截然相反的特质使它们相互抹消。但令人惊讶的是,两者相互对抗,最终却并没有消失,而是诞生了一种全新的生命体,羲皇为它起名为‘曦’。”

喘了口气,她接着说:“后来羲皇、娲皇先后仙逝,我们全族迁往了南疆的神渊,曦一直跟随着我们。自那时起,曦便成为我们一族的守护神兽,世世代代守护着我们。曦每二百年重生一次,每次重生之前,他的肉体与灵魂都会完全湮灭,而后再重新的无中生有,塑造出全新的生命来。然而,这次重生却出了问题。按照以往的时间来计算,半个月之前就该是曦破壳重生之日,可直到我几天前出发时,仍然是毫无动静。而我之所以来到映月湖,是因为几位长老合力用族中的上古神器的占卜,预测到此处面世的神器拥有帮助曦破壳重生的能力。可惜的是经过这次占卜,神器也彻底的耗尽了它的能量,变成了一堆粉末。不过还好,我已见到你使用那剑灵的力量,其中的确含有一种消解万物的力量,想来斩开曦的蛋壳应该不成问题。”

李逸云点了点头,风沐翎所感受到的那种力量,应当是自剑灵还以开天斧的身份存在之时便拥有着的,分解万物的力量,若非如此,盘古又怎么可能用它斩开混在一处的天地?只是不知如今没有了形体的剑灵还能否拥有当初的能力。

“所以说,你后来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让我跟着你去神渊,帮助曦完成重生?”李逸云明悟地说道。风沐翎的眼中闪过一丝难得一见的兴奋,用力地点了点头。但随后,这一丝兴奋便又散去,回复了她惯常的淡然,还带着一丝担忧,她微蹙双眉向李逸云问道:“那你能跟我一起回去吗?你能……帮我这个忙吗?”

李逸云撇了撇嘴,露出一丝无可奈何的模样:“你都把我带到这儿了,我怎么能不去呢?其实你早先直接跟我说就好,我又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陪你走一趟就当游山玩水了吧!”

“真的?谢谢你!”风沐翎第一次在李逸云面前笑得咧开了嘴,露出她那洁白如玉的贝齿。李逸云瞧着她这副神情,不由得“对嘛!笑起来多漂亮啊!以后就要多笑笑才好!”听了这话,风沐翎脸色微微一红,露出一丝羞怯。

但李逸云的神情却又再次变得严肃起来。他微垂下头,双目紧盯着风沐翎沉声说:“沐翎姑娘,你之前在客栈劫持的那位姑娘到底被你送到哪儿去了?我如今已经答应帮你的忙,总应该告诉我了吧?”

风沐翎愣了愣,随后莞尔一笑:“别担心,我当时只是让她沉睡而已,你离开客栈之后,我就绕路回到了客栈,把她放回了她的床上,连姿势都没变。”

“什么?”李逸云瞪大了双眼:“她自己一个人在客栈?这安全吗?”语气中不觉间透出了一丝责怪。瞧着他的双眼,风沐翎露出了一丝不知所措的神情,她垂下头,双手抓住衣襟一下下地扭着,有些怯怯地说:“一个人有什么不妥的吗?我……我一直都是一个人啊!”

原本李逸云想斥责风沐翎几句,然后扭头就走。但她的这句话却像是一盆冷水,瞬间浇灭了他的满腔怒火。瞧着眼前的这不过十五岁的少女,一股疼惜之感从他的心中升起。“她一直都是一个人?究竟要怎样的孤独,才会让她习惯始终一个人的生活啊?”李逸云想着,手掌已经先于他的思维伸了出来,似乎想把少女揽入怀中,不过最终只是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头,表示安慰。

“好啦好啦,别放在心上!”李逸云摆出若无其事的表情说着。听见这话,风沐翎慢慢地抬起头,双眼像受惊的小兽般闪着可怜的目光,想了想,说道:“要不我们现在回去一趟?也许她还在那里?”

李逸云摇了摇头:“算上今天,我们离开已经有五天了,她就是没什么意外,十有八九也不在那里了。不用白费气力了!”说着,他心中叫起了苦:“那个任性的公主该不会以为我是蓄意逃走的吧?那样的话再见到她我岂不是没命了?算了……以后也未必有机会能再见面,想这么多做什么?”

风沐翎自然不知道她在想什么,瞧着他不断变幻着的神情,她再度露出了不安之色,踟蹰着说道:“对……对不住啊!是我做事莽撞了!我只是怕你不愿意帮我的忙,所以我才……对不起……”说着,她的声音变得哽咽了起来,晶莹的泪花在眼中不住地打转。

“诶!你别哭啊!”李逸云有一种想把自己的脑袋挖出来的冲动。灵机一动,他伸手抓起身旁的一株野花,双手在风沐翎眼前一晃,这株野花便消失不见。

“来!猜猜看花在哪只手里?”李逸云俏皮地说。受他的情绪感染,风沐翎止住眼泪,有些不屑地说:“这种游戏我五岁就不玩了!在你的右手里!”“是吗?”李逸云笑着张开了手掌,空无一物。

“怎么可能?我明明看见你把它放在右手里的!”风沐翎惊讶地叫道。李逸云笑着伸出手来,指了指她的头顶。风沐翎伸出手向自己的头顶一摸,顿时瞪大了双眼,缓缓地将手放下,掌心中握着一朵桃红色的野花。

“你是怎么做到的?这是什么法术?”风沐翎双眼溢满好奇地说。李逸云不由得露出得意的神情,此时风沐翎的泪水已经完全止住了,他也就不卖关子,爽快地说:“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法术?只是一种特殊的手法而已,在我摊开手掌之时,用这手法将它藏到了袖子里,而指着你头顶的时候,趁着你转移注意力,我才将它放到了你的头上。”

听他这样一说,风沐翎露出了一丝赞许的神色:“你这手法真奇妙!我们族中的乾坤手可以说是极为玄妙的手法了,但却依旧无法做到这样的效果。”李逸云也来了兴致:“乾坤手?就是那天你在客栈用来破解我‘天地融融’的那招?其实我这手法也没什么,只是用技巧挡住人的部分视线罢了,我当初倒也被唬得一愣愣的。你要是想学的话,我可以教你!”

“真的啊?”风沐翎眼中满是期待:“那可说好,一定得教我,来而不往非礼也,嗯……我把乾坤手教给你吧!”“啊?这样好吗?”李逸云吃惊地说:“那可是你们族中的秘传啊!”风沐翎耸了耸肩:“这套手法本来已经失传了,是我从前人的遗典中重新发现的,族中除了我已经没人会用了,他们也不知道我会,我想教给谁就教给谁!”不知不觉间,她的话变得多了起来,神态也所有变化,李逸云最初在她身上感受到的空灵之气变得淡了,但又多了分单纯可爱。

“好好好!大小姐!你说了算!”李逸云长长的打了个哈欠:“我太累了,先睡了。有事等明天再说吧!”说着便笔直地向后倒了下去。“等等!”风沐翎叫住他:“我有帐篷。”说着一挥手,两团黑影从她腰间的布袋中钻出,瞬间化作两顶厚实的牛皮帐篷,平稳地落在地上。

“备的还真齐全!那我不客气啦!”李逸云惊喜地站起来,挑开门帘,走入其中的一个帐篷中,之后又把头伸到了外面,瞧着同样钻进帐篷的的风沐翎,李逸云说道:“晚安!”

“晚安!”风沐翎回应道。两人相视一笑,钻入了各自的帐篷之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