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前往碧游宫(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2854字
  • 2015-01-09 20:59:22

白晓苏轻轻颤抖着,涩声道:“这怎么可能?当年,我与他一起见到封神之战下生灵涂炭之景,我心生愧疚。对他说‘天下人都因为我们的师长陷入水深火热之中,我们又有何颜面享乐?’随后我们便约定终身不得相见,也不得参与到战事之中,否则便要亲手杀死对方。之后不久,就传来师父与师伯决战,他突然闯入,师父师伯两人重伤垂死的消息。我急忙赶到碧游宫,赶到之时,师父刚刚过世,他的弟子们死的死跑的跑,一个都不剩。”

白晓苏极力抑制着自己的哭泣:“难道,竟不是他偷袭师父?可他又有何理由去攻击自己的师长呢?”李逸云见她悲痛欲绝的神色,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前辈,晚辈觉得若晚辈是灵宝前辈,说不定也会打那一掌。”白晓苏瞪大眼睛道:“这是为何,你快说!”

李逸云沉吟道:“据晚辈了解,通天前辈虽然表面威武霸气,但内心十分看重情义,因此他在看到灵宝前辈打向元始前辈时才会撤招。而据晚辈猜测,元始祖师是个以大局为重的人,若灵宝前辈打的是通天前辈,他一定不会停手!”

见白晓苏一脸迷茫,李逸云摇摇头,有些苦涩地道:“前辈,我觉得灵宝前辈不是要帮他们中的任何一个,而只是要阻止这场战事啊!”

刹那间,一道灵光闪过白晓苏的灵魂,热泪不受控制的流淌下来,她竟然笑了:“是啊!阻止这场战争的唯一方法,就是双方首领双双受伤,不能再战。因此他才会去打他的师父,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啊!”李逸云点点头:“没错,灵宝前辈唯一没有想到的,大概便是他们两人都因此伤重不治,双双谢世了吧?”

白晓苏无声的笑着,泪水不住的划过脸颊:“我当初还因此记恨于他,去昆仑山难为他的师兄弟们,还和他在秦岭大战一场,将不还手的他打成了重伤!二十几年前,他来这儿看我,我也赌气的不去见他。不久就传来了他的死讯。没想到,竟是这样,竟是这样啊!”

说到这儿,白晓苏再难以抑制悲痛,嚎啕大哭起来。李逸云无奈的摇摇头,不发一言,只是静静的站着。半晌,白晓苏终于止住哭声。瞧着李逸云道:“孩子,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让我在有生之年还能解开心中的一个疑团。”

“你很像他!”白晓苏突然道:“不是相貌,是那股气质。他这一生应当是很不快乐,希望你过得快乐。”说完这些,白晓苏垂下头去,似乎有些累了。李逸云等了片刻,见她再不说话,便躬身施礼:“前辈,晚辈这就启程了。前辈还请保重!”直起身来,李逸云背后双翼展开,带起一道流光,冲着东北方飞掠而去。

一路疾驰,李逸云的脚下渐渐由土地变为了无边无际的海洋。他按着白晓苏给他的地图的指示,继续向前飞行。在他的脚下,洋流呼吸般自然的流逝着。一块块浮冰被渐渐变暖海流带动起来,由北及南,又在流动的过程中逐渐减小、消失。

逆着这股洋流而上,无数的浮冰从李逸云脚下掠过,去向他的身后。辽阔的天地间,李逸云生出一种在时光的长河中逆流而上的错觉。二十余年的往事由近及远,开始一幕幕呈现在他的眼前。有喜有悲,有爱有恨。在这空无一人的宇宙间,他的心境一层层的抽丝剥茧,在这清净的世界中渐渐的升华着。

又走了好远,一个椭圆形的小岛在他的眼中渐渐的被放大了。李逸云放眼瞧去,小岛南北狭长,南段还多出一块,正像一只匍匐着的巨龟。李逸云知道,目的地到了,这便是他要找寻的金鳌岛。看着岛的形状,李逸云突然便想到了苍梧之野的白龟,心中不由唏嘘一阵,从贴身处拿出白龟留下的龟壳,细细的把玩着。

这时,他已经到了金鳌岛的正上方。岛上生长着参天的树木,阻隔住了他的视线。李逸云按下身形,缓缓的向下落着。突然间,他感受到两股气息正伏在树下,看他们魂魄散发的波动,应当尚未达到玉清雷劫的水平。

李逸云心中暗笑,故意装作没发现对方的样子,依旧笔直的向下落去。果然,他双脚刚刚踏上地面,便觉后方两道劲风袭来,直插自己的双腿。李逸云心道:“还不坏!一上来没下死手!”早已准备的双手猛地探出,一把便抓住了两根锐利的长矛。手腕借力一带,将两道身影拉至身前。却是两只圆头圆脑的鱼精,耳边还残留着鱼鳃的特征,化形化的还不是很彻底。

两个鱼精在李逸云一带之下,顿时失去平衡,跌坐在地,手中的长矛也松了开来。李逸云手腕一转,两根长矛顿时掉了个个儿,锋利的矛尖直指着两个鱼精的胸膛。低喝道:“想活的话就别叫!”两个鱼精张大了嘴刚想呼喊,被李逸云这一喝顿时将他们的话吓回了嘴里,二人喊也不是,不喊也不是,一时间脸被憋得通红。

“向前走!”李逸云将长矛架在他们的勃颈上,推着他们向前走了一段,深入密林中无人之处,这才用矛尖轻轻的点了下他们的脖子,真气从中透入,封住了他们的经脉,使其无法动弹。

李逸云将长矛扔到一旁的草地中,坐到两人的身前,打量了两人几眼。装出一副凶狠的样子,冷冷的问:“这岛上不应该是通天教主的碧游宫吗?你们又是从何而来?”两个鱼精都有些惊魂未定,听了李逸云的问话,其中的一个强打精神道:“回……回大爷,那都是百多年前的光景了,如今的碧游宫,是我们金鳝大王的领地,我们都是大王的手下!”

李逸云点点头,又问:“那你们这金鳝大王的修为,达到了什么水平?”两人转动眼珠相互瞧了瞧,齐声道:“不知道。”李逸云无奈的摇摇头,瞧两人呆头呆脑的样子,大概是真不知道。只好换了个说法问:“那这金鳝大王模样如何?”

两人一听这话来了精神,抢着说道“我们大王长得瘦啊!”“不光瘦,脸色还很黄!”“恩恩……还有呢……”李逸云怒喝一声“停!谁再多嘴我就割了它的舌头!”两只鱼精顿时吓得不敢再说话。

李逸云手掌挥动,如同扇耳光一般将他们的经脉解开,冷冷道:“带我去碧游宫见你们大王!”听了两个鱼精的话,他心里大大的有了底,因为妖族修为越高,本体在相貌上所留下的痕迹便会越少。而这金鳝精显然是没什么本事。

“这……大王说不经他的允许,不许我们带外人进宫,这怎么办?”李逸云敲了他的头一下:“这还不简单?看我的!”说着,他双手一捏法诀,身体便消失在了空中。

两个鱼精愣了一愣,捡起地上的长矛便要跑。突然,他们都像是被无形的手拉扯住了,再难移动半分。李逸云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往哪儿跑?慢点走!”两人回过头来,却仍是空无一物,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将头点的如同小鸡啄米一般。

李逸云放开双手,越发觉得这《浩渺辉光诀》的妙用无穷了,只是将自己身周的灵气结构改变一番,自己在别人眼中就如同消失了一般,这可真是神奇呀。

心里得意着,他跟着两个鱼精一路向北,左绕右转了好半天,这才来到一片相对开阔的土地之上。空旷的地上到处都是残垣断壁,只有正中靠后的位置,还立着几座金色的殿堂,但那金色也已经脱落的斑斑点点,露出内里的木质。

三三两两的妖怪来来往往着,也都不是什么修为高强之辈,不少只是半个身子变成了人,还顶着一颗鱼头。不少则是拖着长长的尾巴。李逸云正暗自叹息,却听两个鱼精没命的大喊道:“大王救我!”“大王救我!”再向前一看,一个身形瘦长,面色蜡黄的青年男子正从中央的大殿中缓步走出。

李逸云再不犹豫,还处于伪装之中的身体腾跃而起,如利剑般射向了前方的金鳝大王!那金鳝精还没等反应过来自己的手下在呼喊些什么,一道清凉的剑气便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别动!”李逸云在他背后现出身形,冷冷地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