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前往碧游宫(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079字
  • 2015-01-08 20:23:34

足足有一盏茶的时间,光芒才逐渐散去。暴露在阳光下的李逸云浑身湿漉漉的,身上的衣袍多处破损。并且已经全部湿透了。一股股的水流流过脸颊,分不清哪些是激荡起来的溪水,那些是从体内流出的汗水。

浮桥上面,已经被炸得破烂不堪,大大小小的空洞布满桥面,看上去令人触目惊心。桥下的溪水已经被搅得天翻地覆,无数的漩涡疯狂地旋转着,宣泄着溪水之前所受到的冲击力。

唯一不同的,只是白晓苏坐着的位置。所有的混乱都被阻隔在她身周三尺远的范围外,她那绝美的双目依旧慵懒地眯着,嘴角还微微带着笑。“还算不错!”她的嘴唇轻轻开阖,带动着身上的衣领微微一动。一缕数寸长的银色发丝突然从勃颈处断裂开来,落到地上,断口平整如镜。她愣了一愣,随即轻轻地说:“看来比我预想的还要好许多呀!”

这时,数到闪着各色光彩的身影由远及近,几个呼吸间便来到了白晓苏近前。正是阿彩、何群、玉绮等人,几人目瞪口呆地瞧了瞧淡然自若的白晓苏,和已经满身是水的李逸云,顿时觉得摸不着头脑。还是何群先回过神来,向白晓苏拱手道:“娘娘,我们见这边方才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还以为有什么意外,便急忙赶来,村中其余人也都在路上。”说这话的时候,只见远处的空中已经出现了无数的光点。

白晓苏斥道:“大惊小怪的。不过是我指导一下后辈修行嘛!没见过世面,让他们都回去吧!省的碍眼!”何群答应一声,忙振翅而起,在空中截住了赶来的众人。与他们交谈一番,这才又纷纷退走,再度化为光点消失在远处。

阿彩有些紧张地走过去搀扶李逸云,李逸云借着她的力量坐在地上,开始运功恢复起来。诛仙剑气威力巨大,消耗同样也是可怕的。只是一剑,便将李逸云所剩的近一半的法力耗个干干净净,体力消耗更是可怕,一剑斩出,他连飞行也无法维持。

盘膝运功半晌,李逸云才睁开眼,站起身来对着白晓苏施了一礼。白晓苏微微一笑,手指朝他轻轻一点,李逸云的身上立刻变得清爽如初,所有的水渍都消失不见,而他的衣服也都恢复完好。李逸云心中佩服,要知道这可不是什么幻术,而是实实在在的转化事物,而像这样信手拈来,只有将类似五行遁术的化生法术练到巅峰境界才能办到。

李逸云抬眼看去,溪水已经重新平缓,浮桥也已经变得光滑平整,就好像之前的一战不曾存在过一样。他朗声道:“前辈,晚辈今日到此,还有一件事。便是晚辈要暂时离开一段时间,这两个孩子还请前辈帮忙看顾一段时日。”说着将玉绮和刚刚赶过来的李聃推到面前。

白晓苏不以为意:“就让阿彩陪他们玩吧,不过,你是要急着去哪儿呢?”李逸云便将通天教主所托付之事诉说一遍。白晓苏听了之后有些惊讶:“师父的爱侣?那应当是在他收我们做徒弟之前了吧?反正我是从未见过。既是如此,你便去吧。我本来也应当前往,为师父尽一下心,但我最近不大爱动,你便自行上路吧!对了,我再把碧游宫的具体位置告诉你,免得你费力寻找,不过自打百余年前师父仙去之后那儿便没人住了,如今大概早就塌了吧?”

说着,他手指在额角一勾,一点金芒便凝聚在指尖。手腕一抖,金芒越过了几张的距离,“嗖”地钻入了李逸云的额头,一幅极为清晰地图呈现在李逸云的脑海中,从这脚下的长白山一直蔓延到五百里外的东北方。

李逸云又拱了拱手:“前辈,还有一事。我既已修得诛仙剑气,这柄诛仙剑我带着也用处不大,我想着还是应该归还前辈。”说着手中红光一闪,那柄四丈长的红色巨剑便被他用双手捧在了掌心,朝着白晓苏递了过去。

白晓苏摇摇头:“既然师父给了你,那就是你的。我也不稀罕这东西,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我管不着!”说着竟然微微别过头去,爱答不理地翘起了二郎腿。

李逸云心中为难,转头猛地瞧见了身边的阿彩,嬉笑着走了过去:“阿彩妹妹,这几****也算颇为照顾我。这剑就送你了可好?”阿彩吓了一跳:“李大哥,这……我可不能收啊!太贵重了!”李逸云摇摇头,目光变得很是坚定:“不行,我带着也是累赘,你必须收下!”

阿彩这才惴惴不安地接过长剑,李逸云在额头一抹,一道红芒便从他的额头钻出,射入剑中。李逸云拍拍手:“我已经把它的精神本源还回去啦!现在他可是实打实的无主之物了,你赶紧归化了它吧!”阿彩点点头,魂魄探入剑中。此时的诛仙剑已经成了完全的无主之物,剑灵也沉睡着,根本不会反抗,片刻间,一道红芒从剑身经阿彩手臂进入她的魂魄,完成了归化的过程。

阿彩摆弄着手中的长剑,轻叹道:“只是这剑我使来未免有些太大了,不太顺手!”李逸云笑道:“这还不容易,诛仙如此神剑,又怎能没有变换大小之能,你如今是它的主人,在心中想着让它变细小些,它自然就会变的。”

阿彩疑惑地道:“真的?”心念一动,便觉手中一阵温热传来,低头去看,手中的巨剑转眼间已经变为三尺长,三指宽的一柄长剑,剑身纤细修长,剑身的红色因为缩小的原因变的更浓郁了些。金色纹路却是丝毫不少,依旧显露出一派古朴的味道。阿彩欣喜的挥舞着新得的长剑,笑得合不拢嘴。

这时,白晓苏插嘴道:“对了。小云,我还要与你说件事。”说着一指李聃:“你这弟子先天便具有一股灵力,他那天生的白发便是因此而来。我估摸着是你收他为徒时修为还不够,而近来又没有探查过他的身体。我想帮他将这股力量开发出来,虽然按他此时的修为,这股力量并不能帮他提升很多,但力量被开发出之后,将大大提升他的修炼速度。你意下如何?”

李逸云连忙接口:“晚辈愚钝,险些误人子弟,多谢前辈相助!还不谢谢奶奶?”李聃乖巧地行了个礼:“谢谢奶奶!”白晓苏见状赶忙满是怜爱地扶起李聃,满意地点了点头。

李逸云沉吟片刻,忽然低下头看着李聃:“聃儿,师父问你个问题,你要老实回答。不用害怕。”李聃好奇地问:“师父你想问什么?”李逸云说:“若是你有一日有了足够强大的力量,你会不会杀了熊渠给你父亲报仇?”

李聃愣了愣,反问道:“杀了他我父亲就能活过来吗?”李逸云摇摇头:“不能,死去的人,无论用什么办法,都不能再活过来了!”李聃有些沮丧地低下头,嘟着嘴轻声道:“那我不会!”

李逸云目中闪亮,追问道:“为什么?”李聃瞪着眼睛抬起头:“因为即使杀了他,我的父亲也不能活过来了。而且,我见过熊康哥哥,他人很好,我不想让他伤心。我父亲死的时候,我就很伤心。既然我父亲活不过来,我又为什么还要让别人这样伤心呢?”

听了这话,李逸云忍不住大叫一声:“好!”手中碧芒闪过,南斗剑被他捧在手中,随后如法炮制,释放了南斗剑灵。

他双手捧着南斗剑递给李聃,沉声道:“聃儿,这柄剑名叫南斗,跟随为师多年,为师今天就把它送给你了。你要记住,这柄剑的意义在于‘守护’,你要用它守护自己,守护大家,明白了吗?”李聃的神情也郑重起来,他严肃地点点头,双掌平伸,将手中的剑牢牢握住。

看了看玉绮,李逸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没啥东西了,今天就先欠着。改日再送你份大礼好啦!”玉绮笑道:“主人我不要礼物!”李逸云斥道:“跟你说过多少次叫我哥哥就好!”“哥……哥哥。”“这就对了嘛!”

谈笑间,李逸云突然想起一事,对着几人说道:“你们先回去,我还有几句话要跟前辈说,之后我就直接走,估计几天就回来了,不用担心。玉绮,李聃,在这儿可要听话哦!阿彩妹子,再会喽!”说着挥了挥手,半赶着几个人走远了。

见他们走远,白晓苏有些好奇地问:“你想跟我说什么?还弄得挺神秘的!”李逸云犹豫片刻,方才开口道:“前辈,此事我也不知该不该与您讲,但我觉得无论如何,还是让您知道为好!”白晓苏依旧是一副懒散的样子,“你说!”她轻轻地道。

“灵宝道尊当年出手攻击的,是元始天尊!”“砰”的一声,白晓苏脚下的木桩随着李逸云的这句话猛的断成了两截。“你说的是真的?”白晓苏有些颤抖地说。李逸云点点头:“这是通天前辈在剑中之时,亲口告诉我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