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萤烛之火,与日争辉(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2845字
  • 2015-01-07 19:50:08

李聃迫不及待地跑了过去,边跑边喊:“奶奶!姐姐!我师父醒啦!”听到这话,两人齐齐回过头来,便瞧见了迎面而来的师徒两人。白晓苏轻轻一笑,笑容里满是欣慰之色。而那少女则瞪着两只明亮如月的大眼睛,惊喜的呼唤了一声:“主人!”

李逸云吃惊地瞧向少女,只见她长了张鸭蛋脸,看样子大概是十三四岁的光景。脸颊圆润可爱,带着点儿婴儿肥,一双柳眉弯弯的,配着她那眨巴眨巴的大眼睛,显得十分可爱。“你是玉骥?”李逸云问道。少女点点头,长长的睫毛也跟着轻轻晃动。李逸云皱着眉,半天憋出了一句话:“叫你平时吃那么多,你看吧。脸上的肉多多呀!”一句话出口,玉骥顿时反驳道:“才没有!才没有!”而白晓苏和李聃却都已笑得合不拢嘴了。

笑了半天,白晓苏慢慢停了下来,冲着李逸云说道:“你这马儿灵性十足,我瞧着喜欢,便随手指点了她一下,帮她修成人形。既然修成了人形,‘玉骥’这名字也不好用,你看看叫个什么好?”李逸云思索片刻,瞧着玉骥道:“即使这样,便取个谐音。叫玉绮如何?取绮罗芳香之意,至于姓氏,姓李?或是随白前辈姓白都好!玉绮你觉得呢?”玉绮高兴地点点头:“嗯!我愿意姓李!”

这时,一阵银铃般的声音传来:“李大哥,你出来了?”李逸云刚一回身,便被一阵香风撞进了怀中,阿彩紧紧地抱住了他,笑着说:“你终于醒啦!我都想死你啦!”白晓苏轻笑道:“这么多人呢!怎么没羞没臊的?”阿彩这才忙缩回了手,脸上满是红霞。

白晓苏也不去瞧她的窘样,拿过玉绮丢在地上的钓竿,冲着几人喊道:“好啦好啦!你们年轻人找个地方聚一聚、乐一乐吧。别在我老太婆这儿闹!小云,你明后日抽空单独过来一趟,我有些事想问问你。”李逸云知道她想问的事情定是与通天教主有关,不敢怠慢,郑重其事地说:“前辈放心,晚辈一定尽快。”白晓苏笑着挥了挥手,几人各施一礼,转身离去。

回到村中,李逸云立刻便遇到了金虎、何群以及村中众多的热情欢迎者,其中还包括不打不相识的老狼。他回屋换了身轻薄些的衣服,就被众人叫去欢饮达旦,村中破例召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宴会,庆贺李逸云归来。众人欢饮达旦,一直闹过了子时,李逸云不知被灌了多少酒,到最后,扶着松树呕吐的次数也记数不清了,好像连脏腑都要被吐出来似的。但回头以见众人热情的吆喝,他的不适立刻便被抛在了一边,端起酒碗继续狂饮不停。

第二日,李逸云一直睡到了下午才醒过来,额头中不断的传来一阵阵的刺痛,喝了阿彩为他准备的醒酒汤便又沉沉睡去了。直接睡到了第三日。毕竟修为精深,再度醒来之时,李逸云的不适之感已经涤荡无踪了。他想起与白晓苏的约定,忙起身端坐,运功几个周天,将真气调节到最佳的状态,这才下床洗漱一番,打理好仪容,独自一人往白晓苏住着的小楼行去。

来到小楼前,还没等他出言呼唤,木门一开,白晓苏便推门而出,向前几步,坐到了放在浮桥上的椅子中。李逸云惊讶的发现,不过一日不见,白晓苏竟然好像苍老了许多,之所以是“好像”,是因为她的容颜依旧是二十多岁,比李逸云稍大的样子,但她的神色却从骨子里透出一股疲惫之态,似乎有种生无可恋的感觉。

见李逸云走来,她漫不经心地点点头,开口便道:“和我打一场。”李逸云一愣,惶恐地说:“前辈,我哪儿是您的对手啊!前辈别开玩笑了!”白晓苏讪讪一笑,语气中满是懒散:“你放心,我不是要打你,我就坐在这儿不动。力道也会控制在打不死你的水准的,我只是想看看师父都教了你什么。出手吧。”

李逸云无可奈何,只好躬身一礼:“如此,晚辈便得罪了!”话音未落,身子便已弹射而出,手中碧光一闪,南斗剑气如一团捉摸不定的云气,朝着白晓苏探出锋芒。

白晓苏一动不动地坐着,直到剑芒距离自己仅有一丈远时,才轻轻地抬起了右手。她翘起小指,冲着李逸云的方向轻轻一点。李逸云的眼睛顿时瞪的老大。在他的面前,空间突然奇异的波动了一下,散布在空间中的灵力猛的凝聚成一股无色的柱体,如飞掷的长矛般对着他迎面而来。李逸云再也不敢怀着探试之心,双手连忙握住虚无的剑芒。手中剑气瞬间变得凝实,对着这好似无中生有的攻击迎面砸去。

“轰”的一声,剑芒与那琉璃般的透明柱体双双粉碎。李逸云被震得倒飞而出,全力才稳住身形。还没等回过神来,只见自己的左右两侧各有一道光芒射来,一道火红,充斥着火焰之力,一道银光闪烁,正是一缕闪电。

攻击已到身前,李逸云连忙展开“化人”之法,双掌灌足法力抹向这两股光柱。李逸云对火与电两种属性都十分熟悉,法力刚一接触,便依法操控,猛地用力想要将其分解。

可令他惊讶的是,两道光柱在他的“化人”之法下,竟纹丝不动,依旧义无反顾的对着他激射而来。此时躲闪已经来不及,他赶忙运起“化己”之法。胸口连同双肩瞬间化为无数的辉光,火焰与闪电从中贯穿而过,这些辉光却好似不受影响的纹丝不动。李逸云心念一动,它们又重新凝聚成身体,只是因为之前慢了一丝,他的左肩被火焰灼伤了一小块。

白晓苏左臂好整以暇的伸了个懒腰,右手则不停地变换着或简单或繁复的手印。一道道各色的光柱变从空间中不断的凝聚,纷纷对着李逸云激射而去。她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对着空中的人影说道:“不错,果然是师父的《浩渺辉光诀》,可师父没跟你说过,这招的风险么?‘化己’篇倒还好,‘化人’篇的关键便在于速度与控制力。你若是速度比不上对方,在你将他的攻击化解的瞬间,他可以立即重新操控那些辉光,组成新一轮的攻击,反而令你防不胜防。而若是遇到对法力的控制力远强于你的对手,便会像刚才的情形一样。根本毫无作用。”

说到这儿,白晓苏眯着的眼睛渐渐睁大了,她朗声道:“收起你的半吊子的《浩渺辉光诀》吧,然我看看,传到你手中的诛仙剑气,究竟还剩下几成功夫?”

而空中的李逸云,早已在白晓苏一轮快过一轮的攻势下,也变得越来越快,他的身体左避右闪,在空中宛若一道方向不定的电光,随着一道道光柱的射来,不断的变换着方位,在空中带出一道道残影。

说也奇怪,明明是狼狈不堪。李逸云却越发觉得心中舒爽,似乎多日以来的种种不快随着每一次电光火石般的攻防渐渐地被释放而出。真气如江河般奔涌流动。法术招式如同信手拈来般层出不同。一招一式无不给他带来一股欣喜畅快之感。

这时,白晓苏的话语传入了他的耳朵,一股冲天豪气顺势在他的心底如火山般喷薄而出。他猛的一挥手,一道璀璨的五彩光弧向身周扩散,将袭到身前的几道光柱击开。他背后双翼猛的一振,如飞蛾扑火般一往无前的撞向白晓苏,口中大喊道:“如您所愿!”

双手一上一下,在空中虚握,一道比日光还耀眼的赤红色光芒带着淡淡的金色在他的手中喷涌而出,化作长达丈余,宽及一尺的冲天剑芒。李逸云大喝一声,双手猛地下落,金红色的璀璨剑芒夹着开天辟地之势,对着白晓苏当头斩下。

白晓苏叫了声:“好!”仍是一动不动,双手齐出,手势连环变换。顷刻间,八道如通天巨柱般的光华在空中凝聚,对着李逸云的剑芒迎面而上。这些光柱,如火焰,如狂风,如闪电,如暴雨。而李逸云手中的剑芒,则如同霸绝天下、唯我独尊的那一轮烈日!

“轰”的一声,无比璀璨的光芒爆发开来,将整个天际染成了一片七彩之色,而两人的身影,也在这夺目的光彩中消失不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