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萤烛之火,与日争辉(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468字
  • 2015-01-06 20:52:31

光芒一闪,通天教主恢复了人形。李逸云张大了嘴错愕地道:“前辈,您竟然……竟然……”通天教主笑道:“你也不相信吧?威震四方、纵横天下的通天教主,本体竟然是一只萤火虫?”

李逸云的确十分震惊,已经说不出话来,通天教主用有些虚无的手掌拍了拍他的肩头,接着说道:“我们族群,从幼年到成年需要数个月的时间,在这期间都是懵懂无知的,而成年之后,寿命便只剩下五天。我刚破蛹而出的时候,唯一的想法就是要活下去,因为从一开始,我就感到自己所剩不多的生命正在无法遏制地耗散着。白天,我拼命地捕食,希望自己能够多积累一些能量,夜晚,我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不发出光芒。就这样一直活过了五天,可到了第五天,和我一同出生的兄弟姐妹们全都在交配之后死去了。他们的尸体成群结队的被激荡的溪水冲刷的干干净净,只剩下了我一个。我瞬间感觉脑子里一片空白,整个世界只剩下了我一个,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选择活下去,真的对吗?”

听了这话,李逸云心中也是一痛,是啊。世界只剩下了自己一人,或者还有何益?此时,又听通天教主接着说道:“我漫无目的地飞着,飞过了不知多少条溪流,来到了那个被藤蔓遮挡着入口的山洞,我记得那天阳光格外明媚,藤蔓上结着星星点点的露水,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光芒。那一瞬间的美震撼了我,我不由自主地朝着山洞中飞去,想看看被这般美景遮挡着的,会是怎样一番景象?”

“进了洞中,借着挥洒而如的阳光,我便看见了洞壁上临近边缘的第一列字。按理说我那时并不能看懂文字,但我却偏偏看懂了。那句话我至今还记得——‘蜉蝣搅动乾坤反,萤火争得日月辉!’那一刻,前所未有的豪情充斥着我的心胸,我瞬间找到了我活下去的目的:我要在这个世界上留下属于我的,不灭的光辉!”

李逸云听的心情激荡,忍不住喝彩道:“前辈果然志气凌人,晚辈佩服!”通天教主却是苦涩一笑,有些落寞地说道:“可我临死前却又觉得,即使是这样又能如何?我在意的人还是一个个的离开了我,我到头来还是一个人!但这也都是我自己的选择,怪不了别人啊!”

他转头瞧向李逸云,目光变得犹豫了起来,最终还是说:“年轻人,我能不能求你帮我一个忙?”李逸云立刻道:“前辈请讲!晚辈定当全力以赴。”

通天教主沉吟片刻,开口说道:“我的爱人,当年为了救我,身受重伤无法医治,我只能把她封印起来,在慢慢寻找办法救治,可到了临死之前,也没能找到办法。这么多年,她恐怕还在苦苦地等着我。我想请你替我走一趟,告诉她我已经死了的消息。我封印她的地点在此地东北方五百里外的海上,那里原本有我创立的碧游宫,不过现在恐怕是见不到了。封印之处有我设下的法术掩饰,找寻起来恐怕是有些困难,还麻烦你多费心了。若是……若是她执意让你解除封印,你便为她解开吧。用《浩渺辉光诀》就行了。”

说完这些,通天教主仿佛终于放下了心中的包袱,神色变得轻松的多了。他的身体此时已经接近完全透明了,但仍旧潇洒的笑着对李逸云说:“好了,我想说的都说完了,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吗?”李逸云皱了皱眉,犹豫片刻还是说道:“前辈,我想知道白前辈和我的师门有什么关系?为何我觉得他们的关系十分复杂呢?”通天教主也一愣:“嗯?晓苏难道没有和灵宝那小子在一起吗?难道这丫头又哪根儿筋搭错了?”

李逸云也愣了:“这……这从何说起啊?您与元始天尊双双仙逝之后,白前辈便单人匹马硬闯昆仑山,一举制服昆仑十二仙中的十一位,后来又与灵宝道尊约战秦岭,大战三日不分胜负,之后便再无来往啦!难道,他们竟然是一对爱侣?”

通天教主点点头:“真是如此,说起来还是我们长辈耽误了他们呀!当年我和师兄因为在天下大势上意见不合,又恰逢寿元将尽,都想通过与对方的战斗得以突破,于是便掀起了封神之战。晓苏和灵宝见我们相互打杀,心中为难,便忍痛分手,并约定不得出现在双方的战场之上。可不料我与师兄大战的那天,灵宝这小子却突然出现了。他用的便是你那五行之术。一露面就是全力一掌!”

李逸云惊道:“前辈难道竟是遭了偷袭?”通天教主摇摇头:“灵宝打的不是我,是他的师父,我的师兄。”李逸云更迷糊了:“这……这是怎么回事?”通天教主摇摇头:“我也是至今蒙在鼓里。见那小子一掌打来,我与师兄本就没想生死相搏,便下意识的便撤回掌力让师兄躲闪,师兄这才闪过这一击。但我们正与彼此全力相拼,突然撤回掌力顿时便被反伤,因此便加快了寿元的耗尽。我们俩人的战斗无疾而终,而两派人马却是以师兄所率的人类修士占了上风,于是才有了封神之战的结果。至于灵宝,打完那一掌就神色慌张的离开了。之后我也未见过他。原本我想是他是为了晓苏,但后来一想,这小子不是那样的人,这其中恐怕是内有隐情啊!”李逸云沉默不语,听着通天教主的讲诉,他的心中细细思忖,有了些模糊的猜测。

这时,通天教主的身体已经完全失去了实质之感,只剩下一道隐约可见的光影。“能在最后的时间里遇到你这样的年轻人,也算是命运对我不薄啦!我要走了!去创造属于你的人生吧!最后一句话,别嫌老头子唠叨。我拜托你的事情,千万别忘了,什么时候有空的话,就帮帮忙吧。”说着,他的虚影突然间光芒大盛,射出比阳光还灿烂的光彩,整个星空都被这光彩映得雪亮。而他那微笑着的潇洒神色,便在这夺目的光芒中,“嘭”的炸开,化为无数的光点,须臾间划过天际。

看着通天教主留下的最后的光彩,李逸云心绪不由一阵激荡,原本据他在昆仑山上读书所知,通天教主应是个顽固不化、抱残守缺的人,因此才会支持商纣王负隅顽抗。而此时,通天教主在他心中的形象已经完全改变了,他高大、潇洒、练达、伟岸。有着超越常人的智慧与领悟,洒脱与不羁。想到这天地间的奇人就这样烟消云散,李逸云按捺不住心绪,朝着那些光点消失的方向躬身一拜,目中含着泪高喊道:“前辈走好!”

半晌,李逸云抬起头。通天教主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穷奇巨大的身躯还依旧匍匐在一旁,而之前一只限制着他的那股禁锢之力也已经消失不见。李逸云知道,他已经可以离开了。

心念一动,李逸云的魂魄便从这剑中空间抽离而去,重新回归到肉身之中。熟悉的五感相继传来。一阵微弱的闷热感从全身传来,李逸云睁开有些麻木的双眼,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手中紧握的长剑。与之前相比,诛仙剑也发生了不小的变化,首先是发出的光芒变的柔和了,那股肃杀之力也收敛回了剑中,但李逸云感觉得到,只要自己心念一动,这股气息便会即刻暴涨,比之之前犹有胜之,但却不再会伤到自己了。另一个变化则是在剑身之上,原本黑色的细小裂纹已经全部消失了。光滑的剑刃之上,一道道金色纹路也变得更加灿烂,如一条条金色的游龙般折转蜿蜒。

李逸云长出口气,知道这是因为神剑重新有了宿主,便能够自行吸收灵气修复自身的结果。这时,九婴的声音在脑中想起:“小子,你可算是醒了。可把我给闷死了!”李逸云轻笑道:“没那么夸张吧?我又没去多久!”九婴叫道:“没多久?你都在那剑中待了快三个月了!”李逸云惊呼:“什么?三个月?怎么这么久?”九婴没好气地说:“那你以为呢?赶紧出去看看吧,有人还在等着你呢!”

李逸云心念一动,长剑钻入体内。他快步走下楼梯,正要出门,却见厅堂的长桌之上,正有一人伏案熟睡,长长的银发披散着,半掩住稚嫩的脸庞,嘴角微微流着涎水。正是他的徒弟李聃。李逸云心中惊奇,忙紧走两步来到李聃身前,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头,笑着说:“快醒醒!太阳都晒屁股啦!”

李聃睡眼惺忪的睁开眼,揉了揉眼睛,看清了面前的人。立刻便跳了起来,一把抱住李逸云的大腿,惊喜的叫道:“师父!你终于醒过来啦!”李逸云摸了摸他贴在自己胸前的小脑袋,笑着说:“瞧你说的好像是为师睡了好久似的。你是什么时候来的啊?和谁一起来的?”

李聃松开双手,瞪大眼睛瞧着李逸云:“我从昆仑山回来,听将军们说你离开一段日子了,便有些担心,还好玉骥姐姐对我说她有搜寻你位置的方法,便带着我出来找你,到这儿已经有一个多月了。”李逸云点点头:“原来是玉骥驮你来的呀?那她现在在哪?”李聃拉起李逸云朝门外走去,边走边说:“白奶奶很喜欢玉骥姐姐,姐姐这几天都在陪着奶奶聊天。我们快出去看看吧,大家也都有些着急了呢!”李逸云任由他拉着,心中浮起一丝温暖,竟有那多人在担心自己啊!自己也算不枉此生了。

出了屋门,一股劲风迎面而来,清冷之下却又夹杂着一丝暖意。积雪已经消失得一干二净,一阵阵春天的温暖传入体内,春日已至,而他仍穿着冬季的棉衣,也难怪醒来便觉得闷热了。这时,他才真真切切的感到时光已经过了三月有余。他深深的吸一口气,便看到了依旧坐在竹椅上,在溪边临眺的白晓苏。但这次,她的身边还有一个身穿莹绿色长裙的少女,少女身量不高,正在白晓苏的指挥下不断地调整着手中钓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