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洞中无日月(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828字
  • 2015-01-05 18:47:58

通天教主看得不住赞叹:“年轻人法子就是多,直接感应剑灵的核心,不错!”说着,他缓步走到匍匐着的穷奇面前,叹了口气。转头郑重地瞧向李逸云:“年轻人,看你之前修炼南斗剑气的方法,我觉得最快让你修炼成这诛仙剑气的方法就是让你成为它的主人,融合这剑灵的精神核心。但有一点小麻烦,这诛仙剑严格的来不算是无主之物,因为我的这缕魂魄还盘踞其中,而又无处可去,所以你若将魂魄与剑灵融合,它必然会因为我的原因对你全力反抗,你必须先制服它,才能与它融合。”

瞧着李逸云面带恐惧的盯着穷奇,通天教主微微一笑:“你也不用太担心,穷奇这样的上古凶兽,最大的优势在于他们强大的肉体,灵魂力量远不足同级别的其他族类。而它如今又只剩下连魂魄都不算的灵魂体,实力更是渺小的可怜。只要小心应付,应当不会有危险。与它的精神融合之后,你便可以依照刚刚的方法,修炼出诛仙剑气。说起来,诛仙剑气的复杂程度远远比不上你的南斗剑气,只是消耗大些,对你来说应当是毫无难度的。”

听了这些,李逸云脸色才稍稍好了一些,要知道穷奇那可是在上古四凶兽中也能排在第二位的狠角色,实力足以匹敌太乙境界巅峰的修士,若是自己要面对全盛力量的它,倒不如自杀算了,还能留个全尸。

此时,通天教主已经跃上穷奇的额头,向下俯视着李逸云:“年轻人你听好,我与这穷奇剑灵互为生克,将它唤醒,我便会暂时消失,不能提供给你任何帮助了。你要所有准备!”李逸云深吸一口气,仰头道:“前辈,我准备好了!”通天教主微微一笑:“那好,我们一会儿见。”说着手掌中金光一闪,修长的手掌猛地按在了穷奇的头顶处,通天教主的身躯笼罩在金光之中,化为丝丝缕缕融入穷奇的头顶,而那匍匐着的巨兽,则在这金光的照耀下,缓缓地睁开了它硕大的双眼。

“吼!”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声猛地爆发而出,磅礴的气浪冲击着李逸云,但他却岿然不动,任由气浪将衣袍刮的猎猎作响。而另一边,吼声才刚发出,张着血盆大口的穷奇,便朝着李逸云猛扑过来。

李逸云手捏法诀,一根根粗壮的藤条从广袤空旷的原野中破土而出,转瞬间将穷奇的四足紧紧缚住,藤条之上又抽枝般生出许多木刺,深深地刺向穷奇皮肉轻薄的关节处。而与此同时,李逸云已经纵身而起,羽化神甲覆盖全身,背后五彩的双翼伸展到极致,双手高举着一团巨大的火红光焰,对着穷奇的头顶砸了下去。

四足被缚的穷奇又猛地大吼一声,背后的骨翼用力一扇,巨大的身体腾跃而起,拔草似的扯断了李逸云用来绑缚它四足的藤条。他摇晃着巨大的头颅,如同一座小山一般对着空中李逸云撞了过去。转眼间便道了他的面前。一股浓烈的血腥之气迎面而来,李逸云赶忙将双手一分,火红的烈焰顿时转化为五彩的护罩,五行元素源源不绝的循环往复,挡在了李逸云与穷奇之间。

“嘭”的一声,李逸云毫无停留地被撞飞了出去,还好胸前的护罩还剩下稀薄一层,勉强的挡住了穷奇的撞击。否则这一招下来,李逸云便已经重伤了。而被这反冲之力一震,穷奇也微微下落了一些,但随即扇动双翼,再度冲了过来。

李逸云心念急转:通天前辈说了,只要小心应付,便不会有危险。应当是我的战术有误!那又该采取什么战术呢?这时,身在下方的穷奇张开大口,一团白色的光芒从中喷吐而出,拖着长长的尾焰冲向李逸云。李逸云感知之下,竟然把握不到这团光芒的属性,能感受到的只是无边无际的毁灭气息。

如此一来,“化人”之法便毫无作用,李逸云指端碧光弹出,运起了刚刚习得的南斗剑气,手腕自上而下如开天辟地的一斩而下!那白色光团顿时散成两半,李逸云不退反进,背后光翼一拍,迎面朝着穷奇飞了过去。

穷奇怒吼一声,似乎对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颇为不满,高高的昂起头,口中聚集起了更加强烈的光团,光团光芒一闪,以比之前更迅捷的速度向李逸云冲了过去。被这白色光芒拦在中央,穷奇再也见不到李逸云的身影。见此情形,李逸云的嘴角浮起一丝笑容,他的身子便在白光的照耀中瞬间消失了。

“砰”的一声,正等着看敌人炸开的穷奇突然感到额头一阵剧痛,他忍痛回过头去,只见刚刚还在他面前的小个子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他的头顶,他刚想奋力反击,却在那小子的一个有些奇怪的眼神中,思绪开始混乱起来。

李逸云站在穷奇的头顶,瞧着它缓缓落到地上,双眼茫然的盯着虚空。释然地拍了拍手,长出了一口气。他之前借着穷奇的白光掩护,使了一招《易经》中的“天山遁”。这招可以通过在空间中留下的某种印记,在一定的范围内实现跨越宇的功效,李逸云平日也未曾练习,施展开来威能自然是弱的可怜,但出其不意却也是足够了。

而之后,他则趁着穷奇惊讶间精神产生的波动,瞬间运足魂魄之力便来了一招“水山蹇”,因为他想到通天教主所说的上古凶兽魂魄之力较弱的特性。于是依言一试,果然是立竿见影。制住了这庞然大物。

水山蹇的威力依据受者心结多少而定,能维持多久谁也难说。李逸云不敢怠慢,立刻伸出左掌按在穷奇的头顶正中,一缕魂魄之力探入,迅速地搜索到穷奇灵魂体精神核心的存在,魂魄之力一下子将其裹住,闪电般的返回自己的魂魄之内。一股汹涌澎湃的力量瞬间爆发开来。尽管这力量现在已经属于李逸云,不会再对他造成伤害,但他仍旧不免一阵惊叹。

这股力量在李逸云的魂魄深处,不断地燃烧、爆炸,散成无数细小的光点再缓缓聚合,然后便是又一轮的燃烧、爆炸。李逸云只觉得自己的三魂七魄也跟着这股能量不断地炸开、聚合、炸开、聚合。无数次的轮转中,一股自心底发出的豪情汹涌而出,仿佛要翻覆天地,将日月踩于脚下。而伴着这股豪情,一缕自然而生发出力量由他的魂魄中涌出,“嗤”的一声,一道数尺长的红色光芒从他的掌心射出。一股霸绝天下的威势瞬间从中扩散而出,正是诛仙剑气!

李逸云刚一高兴,红色的剑芒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好像未曾出现一般。而一阵强烈的虚弱之感也随之袭来,李逸云跌坐在地上险些晕倒,半晌神智才重新恢复清明。

“没事吧?”一声熟悉的呼唤从身边传来,李逸云惊喜地转过头,通天教主已经重新出现在了他的身侧。李逸云见状激动地说:“前辈你刚刚看到了吗?我已经能施展诛仙剑气了!”通天教主点点头:“做得很好!果然没让我失望!”

李逸云点点头,瞧了瞧此时满眼温顺地瞧着自己的穷奇,正想调笑几句,却见通天教主的身体正缓慢地变得透明起来。“前辈?你怎么了?”李逸云有些担忧地问道。

通天教主爽朗一笑:“我本就是一缕即将散逸的残魂,借着这剑灵之力才残喘至今,如今剑灵之力已归你所有,我自然便要去我该去的地方啦!”“前辈!”李逸云大叫道:“前辈你为何不早说,我若是知道这样的结果,我……”

通天教主摆了摆手:“年轻人别自责,你知道轮回之理吧?”李逸云点点头。所谓轮回,指的便是生命体在死亡之时,体内的七魄随着肉体的消亡而消散,天魂化为清气,地魂化为浊气,承载记忆的命魂则在宇宙的灵气之间消磨掉所有的记忆,重新寻找一缕清气,一缕浊气聚成三魂进入母体之中,再依据身体特性生成七魄,由此完成生命的循环。

通天教主随即道:“你现在看到的只是我的命魂,我的其他魂魄早已经在与师兄一战后不久,消散在天地之间了。即使没有你,当剑中储备的灵气耗尽,我还是会彻底消散的。趁着还有些时间,我不妨给你说些故事!嗯……也还不算无聊吧?”说着,身体变得有些透明的通天教主席地而坐,拍了拍身旁的土地,李逸云见状也只好坐下。

“你知道我的师兄是谁吧?”通天教主问道。李逸云点点头:“晚辈知道,前辈的师兄便是昆仑山的祖师元始天尊。”通天教主笑着说:“没错!那就是我师兄,说起来他的法宝还真是厉害,尤其是那有无之匣,简直是夺天地之造化啊!对了孩子,你都用些什么法宝啊?”

李逸云挠挠头:“我不用法宝的,而且整个昆仑山也没有几个用法宝的,大家更重视修炼法力。”通天教主冷哼一声:“真是胡扯!论正面战斗力,有几个能像灵宝那样和我们妖族正面相抗,看来自从封神之战妖族战败之后,人类修士便忘了居安思危了。才一百年,便成了这个样子,若是此时再来一场封神大战……算了,妖族当年已经被彻底打散了筋骨,再难恢复势力了!而且,这和我也没什么关系了。”

长叹一声,通天教主接着说道:“我和师兄,我们师父的名讳,叫做鸿钧!”“嗯?”李逸云疑惑地道:“前辈恕我冒昧,鸿钧祖师不是夏朝时候的人吗?距今足有八百多年了,怎么会是您的师父呢?”

通天教主神秘一笑:“你一定猜不到。当年,师兄不过是个放牛的孩童,一次放牛不小心跌落了山谷,便发现了藏在山谷中的,记载着鸿钧毕生领悟的山洞,他的一身玄功造化,便是由此而来。”“那您呢?”李逸云好奇地问。通天狡黠一笑:“我看的是另一面。师父的确是个奇人,他刻在两面山壁之上的功法,竟然截然不同。所以我们师兄弟两人走的路子也就大相径庭。”

“说起师父,对我的意义绝对是非凡的。我们这一族寿命极短,虽说兽族的领悟力与寿命长短相反,可我们族群的寿命实在是太过短暂。因此在我之前,从未有同族能够摆脱兽形,化身为妖。而我若不是巧合间看了师父留下的手迹,在大限到达之前修成人形,那也就不会有之后的我了。”

李逸云好奇道:“前辈,说起来,您的本体到底是什么呀?我从来没听人提起过!”通天教主哈哈大笑:“那是因为他们不敢、或者是不相信。年轻人你很不错,挺对我脾气的。今日我就破个例,让你见识见识我的本体!”

说着,通天教主全身闪耀起耀眼的光芒,如同平地间升起一轮太阳一般,刺得李逸云睁不开眼。闪耀了好一阵,光芒渐渐收敛,李逸云撤回遮着眼睛的手掌,抬眼去看,顿时错愕的愣住了。一团指甲大小的金光在他的面前微微闪烁。光芒正中,一只琥珀般半透明的萤火虫正扇动翅膀,在空中轻轻的舞动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