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洞中无日月(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304字
  • 2015-01-04 21:10:57

李逸云不知道自己应该高兴还是发愁,高兴的事情自然有不少:比如说遇到了传说中的人物,并且还学到了其他人梦寐以求的神功。可只有一点,通天教主对李逸云说:“你若是学不会便出不去,这是我在当初注入魂魄之力时便预设好的。”而李逸云又觉得,这门功法实在是难度不小。

通天教主传给李逸云的,是他集大成的一门法术《浩渺辉光诀》。法术分为三篇:化人、化己、化天地。传功之前,通天教主先为李逸云讲解了他关于天地领悟,给李逸云展现出了一个崭新的世界。

依着通天教主所说,天地间的一切,包括五行、阴阳……所有的一切,都是由一种相同的极小的、没有属性的物质组合而成的,只不过组成的方式千变万化,所以事物才呈现出了冷热、软硬等不同的性质。而《浩渺辉光诀》的效用,便是直接操控这种极小的物质,从而达到翻覆天地、逆转乾坤之功效。

李逸云听的直乍舌,瞧着他有些半信半疑,通天教主立刻为他做出了示范。李逸云从双手发出的火焰和水波,经通天教主手掌一挥,便在一瞬间化为了一些完全相同的,细小到不施展法术便看不到的白色光点。至此,李逸云才渐渐地相信了这对他来说,颠覆认知的理论。

《浩渺辉光诀》的修炼初期,与《七曜谱》有些类似,只不过感知这种被通天教主称为辉光的事物,要比感应五行元素难了不止十倍,所幸修炼《七曜谱》的经验还可以借鉴,因此倒还不算无从下手。

这奇异的空间之中,没有日月升降,因此李逸云也不知用了多长时间,只知道尝试的次数已经难以计数了。终于,经过不知多少次的练习,他已能将自己擅长的几种法力熟练地分解成一粒粒的“辉光”,也能勉强分解一些其他的常见法力,通天教主这才开始传授他第一篇的功法。

“化人”,顾名思义,就是转化他人的意思。这篇功法的宗旨在于通过法力的接触,将敌人法力中的辉光结构打散,转化为一群单个儿的辉光,从而令他它们失去效用,就像通天教主给李逸云做示范时所做的一样。

李逸云道理听得很明白,可动起手来就总有些捉襟见肘,通天教主故意放得很慢的招式,他也要用法力探寻好一会儿才能将其化解。但所幸通天教主对他的要求也不高,倒也能勉强合格。

据通天教主所说,“化人”篇对于同级别的敌人效用不大,因为双方实力相差无几,而“化人”之法所消耗的法力也不算少,与其费尽心思化解对方攻势,不如简简单单的直接对攻。这一篇的主要目的,是提供一种对敌的方式,而李逸云所学招式已经不少,便不太需要这招了。至于碰上了级别高于自己的敌人,那掉头就跑才是关键,就别提什么对敌了。

但李逸云却不这样想,他认为“化人”的强大之处,便在于这个“化”字,若是遇见法力属性克制自己的敌人,那么对攻之时定然会处处受限,而这“化人”之法却能够无视属性相克,直接化个干净!更重要的是,若是练到大成,即使遇上像“五毒咒”、“雷风恒”这样奇异诡谲的招数,也有可能让它们完全失效。只是自己几经练习,仍是进步缓慢,只好听从通天教主的建议,直接进入了“化己”篇的学习。

与化人篇截然相反,“化己”篇操控的是自身。这门功法的目的是通过改变自身的辉光结构,达到自由变化自身包括身体在内的一切的刑台、性质……直接的效果便是能够自由变化形态,千变万化,随心所欲。更可以通过将身体暂时化为辉光,避开敌人的攻势。李逸云原本自创的五行变化之术在“化己”篇的面前,根本什么都不是。

也许是受了血脉中的天赋所影响,再加上五行变化术的根基,李逸云在这一篇的练习上有着一日千里的速度,原本通天教主只打算让他练的小成就算了,可见他进步迅速,又多等了他一段光景,李逸云不负所托,直接将这一篇练到了大成的境界,心念一动,身体便随之变化,虚实转换,和光同尘。

洞中无日月,李逸云也感觉不到疲惫。“化己”篇之后,便进入到了最后的“化天地”。听了通天教主关于“化天地”的讲解,李逸云这才理解了为什么通天教主之前说“化人”的作用不大了,因为掌握化天地之后,“化人”根本就用不上了。

“化天地”是一种类似于领域的能力,不过领域的觉醒是随机的,虽然肯定会对所有者有所助益,但增益的方向确实不可控的。而“化天地”则不同,它是通过自身法力连接周围的宇,通过控制周遭宇中灵气的辉光构成,而人为的改变灵气的属性。这样一来,可以直接将宇中对对手有利的灵气转变成对自己有利的灵气,没了相应灵气的支持,再好的招数也必然无法施展,也就不用去化解了。

自然,这绝世的法术修炼起来的难度也是巨大的。在旁人看来高绝的羽化境界,在这“化天地”的法术面前,不过是修炼的最低要求。凭着“化己”篇的基础,李逸云摸索出一丝门道,一番刻苦之下,勉强地能够在身周一丈的范围内操控灵气在自己熟悉的属性间转换。但随着他不断地感受宇中灵气的属性,他渐渐对一些往日不熟悉的属性也有所认识。“化人”、“化己”之术也都水涨船高,威力逐步提升。

又练习了一段光景,渐渐地开始再难寸进了。见此情形,通天教主开口道:“好了,停下吧。以你的修为练到这个程度也算接近极限了,别再勉强了!”李逸云这才有些恋恋不舍地睁开眼睛,停止了对宇中灵气的感知。

“《浩渺辉光诀》就修炼到这儿吧,接下来我来教你下一样东西。想必你也见过诛仙剑了,那是我在羽化境界之时,采天外陨铁,用三昧真火煅烧了七天七夜,又寻上古凶兽穷奇之魂注入其中,方才冶炼而成,不夸张地说,单论攻击力,它应是当世第一的利器。”

李逸云听得直点头,却听通天教主接着道:“可是,在我臻至太乙境界后,却发现,诛仙剑固然威力强大,却也因为外形的限制,攻击时难以做到细致入微,但改变其外形却又将削弱它的威力。为此,我在海边枯坐三日,却始终没有想出办法。”

说到这儿,通天教主目光变得有些迷离,似乎是陷入了回忆之中:“第三天夜里,突然便下起了雨。雨点如黄豆般大小,接连不断的下了一夜,连海面都涨高了一些。第二天黎明,雨水渐渐止息了。而当阳光从海平面跃出的那一瞬,一道七彩的光芒找到了我的脸上,我一抬头,只见一道耀眼的彩虹正挂在天边。刹那间,一道灵光闪过我的灵魂,我哈哈大笑起来。我怎么那么蠢?既然有形的剑不能面面俱到,那就用剑气好了吗?”

“什么?”李逸云惊叫道:“可是,剑气不是但凡有些修为的人都能用的吗?又怎么能和诛仙剑想必呢?”通天教主哈哈大笑,目光中带了一丝狡黠:“我猜你就会这么说!不过,一般人所用的剑气,都只是将他们的法力外放变形而成,这样的话,剑气的属性、威能自然由所修炼的法力相同,但我这诛仙剑气,却是截然不同。我问你,就拿你的南斗剑举例来说,你用它攻击之时,靠的是它本身的锋利吗?”

李逸云不假思索地说道:“当然不是,再锋利的剑也抵不住高手相争时的法力撞击。我使用它之时是将真气注入长剑,利用它的独有属性产生具有威力的剑气,再……”李逸云不再说话了。他瞪大了眼睛,呆呆地瞧着通天教主。通天教主一拍手掌:“没错!你用来攻击的,也不过是南斗剑的剑气,只要你能依照南斗剑的特性,用法力模拟出与它完全相同的剑气,那为何还要用它呢?而说到模拟出性质相同的剑气,以前的你或许做不到,不过如今你已掌握了《浩渺辉光诀》自然可以将这不可能,化为可能!”

“请前辈赐教!”李逸云恭恭敬敬的施礼道。通天教主呵呵一笑:“莫急莫急,你的南斗剑气也别具特色,原属于缥缈剑的剑灵更是得天独厚,攻击力上虽及不上诛仙,但在层次上却已不处劣势,只是更侧重于辅助。你先试着炼出与它相同的剑气,一方面为接下来修炼诛仙剑气做准备,另一方面说不定还能想办法让两种剑气结合,创出独属于你的绝技!”

一番话说得李逸云心痒难耐,立刻按着《浩渺辉光诀》的法门,开始探索南斗剑气的辉光结构。南斗剑气的性质果然是艰深繁复,尽管李逸云已使用了数年,却还是对它难以捉摸,而且根据使用方式的不同,南斗剑的剑气还会产生不同的变化,李逸云更感到头大。直到后来,他灵机一动。抛下剑气不管,直接探索起与自己魂魄相融的剑灵的精神核心,感受与自己魂魄相连的这一丝能量的变化波动。

这一奇招果然奏效,很快李逸云便找出了南斗剑气的运行、变化的规律,虽然没能穷尽剑气的变化,但掌握了蕴含在剑灵核心中的变化之理后,这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再结合他已经有所成就的“化己”之法,试验数次,终于在空荡荡的手掌中,成功的凝聚出了一道带着一缕金线的碧色光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