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天门今始为君开(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190字
  • 2014-12-26 21:00:34

不知过了多久,李逸云体内的法力已经恢复完全,一股股磅礴的力量在经脉中奔涌流动,传来一阵阵的充实之感。李逸云站起身来,双目发出阳光般的灿烂光芒,他朝着白晓苏拱了拱手:“前辈,我准备好了!”

白晓苏瞧着李逸云的眼神,竟然兀自呆了一呆,不过瞬间便回过神来,她朝李逸云招了招手:“跟我来吧。”说着转身推开木楼的门,径直走了进去。李逸云稍稍整理了一下发髻,紧跟其后,进入了这外形古朴的木楼之中。

一进门,是一个不大的厅堂,中间放着一张长桌,似乎有许久没有用过了。而白晓苏毫不停留的走到一旁的楼梯之上,向上走去,李逸云也只好紧走两步,跟上她的步伐。

来到楼上,李逸云已经不用指示,一抬眼便看到了那柄传说中的神剑,那是一柄通体暗红的长剑,也是由类似半透明的晶体铸造而成,但却与南斗剑的温润流畅不同,剑身从头到尾都透露着无比的锋锐、肃杀之气。剑刃的长度接近四尺,宽度也超过半尺,李逸云的南斗剑在它的面前就像是小孩子的玩具一样。长剑浑然一体,剑锷连同剑柄都毫无装饰,只是隐约可见一丝丝天然生成的纹路,显得古朴、自然。

长剑就那样空悬在半空,四周毫无依凭,暗红色的光芒不断地向四周发散着,且随着李逸云的接近越来越浓重,剑上散发的肃杀之气也越来越重。两人在距离长剑两尺外的地方停住了脚步。李逸云被这肃杀之气压制的有些呼吸急促,他疑惑地问:“前辈,这诛仙剑就放在这儿?不怕被人盗走吗?”白晓苏呵呵一笑,指了指一旁被帘子遮住的屋子:“我就住在那儿,这些年也没怎么出过门?好像还没碰见过胆子那么大的人呢!”李逸云恍然大悟,连忙点了点头,继续观察起这柄长剑来。

仔细瞧去,只见宽阔的剑身之上,一道道黑色、金色的纹路相互交织着,布满了整个剑刃,李逸云正瞧得出神,却见白晓苏玉手轻轻抚上剑刃上的一道黑色纹路,轻叹道:“多日未注意,这剑上的裂痕又多了不少啊!”李逸云一愣,忙重新审视,这才发现那些黑色的“纹路”其实是一道道细微的裂缝。李逸云惊讶的道“白前辈,这诛仙神剑怎也会出现裂纹?”

白晓苏微微一笑,手掌依旧抚在剑刃之上。长剑自从她的手掌碰触之后,便发出刺眼的光芒,她手掌覆盖的位置尤甚,洪荒般的气息犹浪潮般袭来,谁都能看出这柄神剑正对她疯狂的攻击,可她却一如平常。“再强的神剑,也抵不过时光的磨砺啊!”她对李逸云说着。

白晓苏收回手掌,长剑上的光芒也减弱了下去。他瞧着李逸云,却又像什么也没瞧,幽幽叹道:“这柄剑自从师父仙逝,便没了主人,一柄无主之剑,无法通过主人吸取灵气,剑内蕴含的能量是自然日渐稀少,而这样的神器,又都是身气合一的,随着能量的消耗,剑身自然也就开始破损了!”听着这话,李逸云又想到了鸿钧为防止缥缈剑灵能量散逸而设下的封印,便明了地点了点头。再瞧着眼前这发着红光的长剑,心中不由想到:经历了百余年,诛仙剑竟仍有这般威势,当年全盛之时的威力究竟有多强呢?

“小云,注意听我接下来的话。”白晓苏的语气变得郑重了,李逸云也赶忙集中精神,回应道:“前辈请讲!”白晓苏定定地瞧着他:“这柄剑如今是无主之物,师父的那一缕魂魄早已与剑灵融为一体,你现在要做的,就是以魂魄潜入剑中,然后你应该便能见到师父魂魄的化身,之后的事情,听他老人家的就好了。需要注意的是,魂魄进入剑时会遭到较强的抵抗,你要小心一些。至于魂魄潜入的方法,你用右手握住剑柄,即可运转魂魄之力入内一探了。你已经有与你魂魄相融的兵器,这点想必你也有经验,我也就不多说了。”说着,白晓苏后退一步,让出了诛仙剑前方的空地。

李逸云看向与自己毫无阻隔的长剑,剑身上的光芒忽明忽暗,依着某种节奏轻轻律动着。他把心一横。深吸了一口气,右手闪电般探出,紧紧地抓住了悬在空中的剑柄。

一股灼烧般的疼痛瞬间从掌中传来,直抵魂魄深处。李逸云险些痛呼出声,忙将法力顺着手臂涌出,抵在诛仙剑柄之上,但疼痛感却丝毫没有减轻,仍是一个劲儿的传入魂魄深处。李逸云登时省悟:“这是直接攻击魂魄的精神攻击!”

想通了这一层,李逸云立即作出应对,不顾灵魂深处的剧痛,强行将元灵之力聚为一体,心念一动,整个元灵挟裹着他的三魂七魄,顺着连着剑柄的手臂,笔直地冲向诛仙剑内!

“轰”的一声,李逸云的魂魄好像爆炸了一般。随着他魂魄的抽离,他的感觉也已经脱离肉身的环境,自然的转化为他魂魄所处的境地。他此时正置身于滔天的巨浪中,远处水天交接之处,闪耀着一团颜色莫辨的耀眼光芒。一股股浪头迎面而来,无穷无尽;而他则逆流而上,不断地前进、前进、被击退、再前进、再被击退……也不知过了多久,巨浪的势头忽然一减,李逸云忙抓紧机会,一个跳跃摆脱了巨浪的纠缠,冲入了那团刺眼的光芒之中。而在他肉身所处的环境之中,诛仙剑刺眼的光芒倏忽间变得柔和了,柔和的红光散布开来,将李逸云身体整个笼罩在内,形成了一个球形的屏障。白晓苏看着这一切,嘴角微微一笑,轻轻点了点头。

一瞬间,李逸云的思绪变成了空白,好像整个世界都已不存在一样。这种感觉,在他第一次以灵魂形态在自己魂魄深处见到九婴之时便曾感受过,因此也不着急。好整以暇的等待着感知的恢复。

果然,只是一瞬间,所有的感知便恢复如初。李逸云发现自己——准确的说是自己的魂魄,正站在一片星空之下,与自己与九婴见面时不同,李逸云不再是以类似于光影的形式存在,而更像是真实的人,连身上的衣着也与外界肉身所穿的相同。李逸云向上望去,空中群星璀璨,散发着的却是五颜六色的光芒,显得绚烂夺目。他正望着星空出神,却听一道清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终于有人来了?可真让老夫好等啊!”

惊讶间,李逸云转过身子,只见星空之下趴着一只猛兽,猛兽此时正闭目酣睡,它的体型十分巨大,即使是趴着的高度也达到了两丈多高,这只猛兽与老虎有些类似,偏偏头顶又生着两只锋利的犄角,而在身侧。两只展开接近十丈的巨大骨翼垂在身侧,白骨之间有血红的翼膜相连。看着这猛兽的长相,李逸云心中发出一声惊呼:这难道是传说中四大凶兽之一的穷奇?

而在这只猛兽的头顶,施施然坐着一个中年男子,那男子穿了一身乌金色长袍,一道道金线在袍袖间纵横挥洒。明亮的星目之下,一副黑色的胡须生得极为潇洒,随着微风轻轻飘动,显露出一副风流潇洒之态。

“晚辈李逸云,拜见通天前辈!”李逸云自然知道眼前的这人是谁,忙躬身施礼。通天教主轻轻一挥手,李逸云便不由自主的直起身来。通天教主上下打量着李逸云:“嗯,不错不错,小小年纪便达到了羽化的境界。咦?你只有少许的妖族血脉?看来我的担心多余了,晓苏也不是认死理的人!说说吧,你是怎么来这儿的?你之前是跟晓苏学的本事吗?”通天教主语气随意地问道。

李逸云却不敢怠慢,连忙将自己的身世、来历,以及如何打赢虎、鹤两人进入剑中的事情,言简意赅的说了一番。通天教主一直等到他说完,这才开口问道:“这么说?晓苏是因为诛仙剑发出嘶鸣声才认定是我选定了你?”李逸云点点头:“正是啊!”

通天教主苦笑一下:“这个傻孩子,也怪我临死前没说清楚,我根本就没有在剑中设下什么选择传人的法术啊!诛仙剑嘶鸣的原因,只是因为它感到有不弱于它的神兵临近的反应,八成就是你的那柄南斗剑。我的意思是叫她帮我物色一个传人,直接送进来就好啦!唉!这丫头也真倔!因为觉得对不起我就连魂魄进入剑中探查一番也不来,否则也不会耽误这么久的时间了!白费我等了这么多年啊!”

李逸云眼睛瞪得老大,原来自己能进来完全是一场误会,他连忙施礼道:“通天前辈,那……要不要我出去告诉白前辈这些,让她在妖族中再找更合适的人选?”

通天教主摇了摇头:“不必了!妖族人族又有何妨?我还没在意你昆仑山弟子的身份呢!在我眼中最重要的,是将我的‘道’传承下去,这样就够了。你能用一天时间就想出打败虎、鹤两人的战术,悟性必然不弱,况且我魂魄之力也已所剩不多,恐怕经不起折腾了!”

说着,他轻轻一抖袍袖,身子羽毛般飞起,落到李逸云面前,淡然地瞧着他:“既然你能到这里,就是一种缘分,不换了不换了,就是你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