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天门今始为君开(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434字
  • 2014-12-26 20:59:34

辰时将至,天色有些阴沉。金虎与何群两人已经站在了木屋前的溪水边。各怀心事的等待着。金虎是一心想打败李逸云一雪前耻,何群想的却是快点结束好回去接着睡觉。白晓苏仍是在木屋门口摆了把高脚椅,施施然坐在上面,似睡非睡地瞧着远处。

乌云更重了,阳光被挤得只剩下一条缝。这时,只见远远的天边并肩走来两人,施施然由远及近,正是李逸云和阿彩。李逸云的发髻有些散乱,一双清亮的眸子却闪烁着自信的光芒。而一边的阿彩,则微微低着头,衣衫有些不整,脸上也带着少许的红晕。何群见状立刻调笑道:“呦!阿彩,瞧这样子我兄弟昨天晚上被你拿下了?”阿彩脸变地更红了,支支吾吾地说:“你、你别乱说!”李逸云接过话头,拱手道:“何兄别开玩笑,昨夜阿彩妹子带我去看了看火山,也多亏了这一趟,我才找到了对付两位的法子!”

“你觉得你能胜?”没等何群说话,金虎抢先开口道。李逸云淡淡一笑:“试试看呗?”说着双脚一分,阿彩见状便退到一旁,将他身前的空地让了出来。

李逸云自信满满的姿态顿时将金虎眼中的战意点燃了,就连何群也饶有兴致的走了过来。两人对望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跃跃欲试,两人缓缓点了点头,大喝一声,再一次对着李逸云冲了过去。

依旧是一上一下,不同的是,刚一出手,金虎的身上便严严实实的罩上了灿烂的金色铠甲,而何群则在背后展开双翼的同时,将他那杆惊鸿高高举起。

眼看着金虎的双爪与何群的惊鸿便要打到李逸云的身上,李逸云却依旧微微笑着。突然,他的身影“嗖”的一声,在两人的眼前消失了。而两人的攻击已来不及收回,“砰砰”两声,打在了身前的空处。

“他钻到地下去了!”眼见的何群立刻叫道。可还没等他说完,身披羽化神甲的李逸云便已经出现在两人的身后,蓄满劲气的一拳击出,澎湃的热浪左右一分,随着咆哮而出的两条火龙分袭两人。

金虎一震双臂,一只金色的巨虎从他的身上蹿了出来,对着火龙直冲过去,一下子便将龙头从中刨开,火焰去势不绝,依旧向前冲去,射向他的身体两侧;而另一边的何群,则将手中的惊鸿挥舞的连影子也瞧不清,张牙舞爪的火龙转瞬间便被他切成了无数的碎片,环绕在他的身侧无法靠近。

瞧着自己的攻势瓦解,李逸云脸上的笑意却更加明显了。他打出的拳受到胸前,拇指扣住中指与无名指,掐了个法诀。那火红的烈焰顿时便了模样,火焰的大小缩小了许多,但却变的如液体般具有了实质。还没等虎、鹤两人有所反应,这股分布在他们身周的黏稠热浪猛的向内一收,瞬间结成了暗红色的胶状体,一片片地贴向他们。

变故陡生,两人忙各展神通,纷纷击打这些事物,可这胶状体特性奇异,一旦碰上事物便会牢牢地贴住,两人击出的手臂、兵刃上霎时被这些东西黏了个严严实实。手臂上的关节被这一片片的糊状物黏住,便再难以动作,而胶状体的袭击仍在继续。两人还未等再做应对,便被这奇异的胶状体覆满了全身。

一股股灼热之感从胶状体上传来,两人身体表面都有羽化神甲护体,这倒是没有什么。但是两人随即发现,他们的行动,因为这胶状体的限制,已经收到了极大的影响。金虎还好一些,胶状物只是集中在上半身的两侧,可何群因为之前在抵挡火龙之时将火焰搅得太过分散,所以此时被胶状体贴合的也是遍布全身。连一些关节处都糊的滴水不漏。

李逸云丝毫不敢懈怠,又施展开土遁之术,一下子便消失在地面上,又转瞬出现在何群的身侧,手中碧光一涨,长剑对着何群笔直刺去。何群连忙挥起惊鸿抵挡长剑,原本何群的速度远远快于李逸云,但在这样的情形下,又能发挥出几成速度?

惊鸿与南斗剑撞击在一起,何群手腕处被黏住,再难凭借转动卸去力道,他只感到一股澎湃之力从对方的长剑上袭来,惊鸿随即便被弹开,而不及他收回兵刃,李逸云接踵而至的长剑便从他双手间的空处刺入。

“嗷”的一声,金虎发出一声长啸,身周金光大盛,胶状体瞬间破碎成无数的粉末,四散开去。可还是晚了一步,此时,李逸云的剑尖已经停在了何群的咽喉之处。

李逸云冲着惊愕的何群微微一笑,迅捷地一拧身,避开金虎猛扑而来的一击。随后,他双脚左奔右踏,迈开玄妙的步伐,身影如同一团雾气般捉摸不定,与金虎捉起了迷藏。

金虎的每一击,都隐隐带出呼啸之声,但也只能挂到李逸云的几片衣角。而李逸云的长剑看似漫不经心的偶尔刺出,却总能恰巧击在金虎每一击的薄弱之处,令他不得不变换招式,难以将实力完全施展开来。李逸云虽然用的是长剑,但出招的依据,却是太古神裔的擒拿之术,每一剑都直击对方招式中的枢纽。令对方渐渐陷入自己的掌控之中。

又过了几个回合,金虎见久攻不下,不免有些急躁。他眼中精光暴涨,猛的一拧身,一道乌金色的弧形光芒从他的身后甩出,直抽向李逸云的面门。乌金光芒一出,一股强横的威压同时袭向李逸云,封锁住了他的身形。

李逸云依旧保持着微笑,他轻轻向左一拧身,侧对着金虎,身体后仰,无依无靠的倒了下去,右手的长剑向地面一插,斜斜地撑住身形,而他的左手,则捏个剑诀,一道五彩剑光从食、中两指的指尖射出,袭向金虎的腰间。

“嗤”的一声,五彩剑光后发先至,瞬间击碎了金虎的护体真气,戳中了他的腰间。金虎之前的那招,正是从虎的甩尾本能中衍化出的一招,也是他威力最强的一击,而这招的攻击虽说是由尾部发出,但力道的枢纽却在腰间,腰部一被戳中,聚集的所有力量全都消散的一干二净,灿金色的羽化神甲散成了一片片碎屑。金虎不甘心地瞧着距离李逸云脸颊仅有存于的乌光,“噗”的咳出一口鲜血,仰面摔倒在地,乌光也随之消失。

李逸云用力一撑长剑,歪斜的身子直立起来,呼呼地喘了一阵,苍白的脸色才又浮现出红润之色。他走上前来,将金虎扶了起来,满怀歉意的道:“金虎大哥,小弟下手没轻没重,您别见怪啊!伤势不要紧吧?”金虎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低声道:“无妨,皮糙肉厚的不打紧。只是日后若有机会,还希望能够多讨教讨教!”李逸云连忙摆手道:“这个以后再说,以后再说!”

这时,何群也终于将身上的胶状物清理干净了。他没有金虎的力量,只能等它们凝固后,一片片的往下揭。他满脸不服气的瞧着李逸云大声道:“兄弟你这手段耍的有点阴啊!一上来就用这黏糊糊的东西往人身上粘,我的实力根本没发挥出来嘛!我不服,我不服啊!娘娘,你让我们再打一场吧!我们肯定能赢!”

白晓苏眯着双眼,没好气的说:“阿鹤,输了就输了,别找借口。若是生死之战,人家会管你实力发没发挥出来?人家这就是针对你们弱点的战术,打得漂亮,你要不是仗着自己动作快,把火焰打得那么散,也不会别粘的全身都是了。”

说完,他又瞧向金虎:“阿虎,我再说说你,你自己也知道,你的优势在于攻击强劲,劣势在于速度有所欠缺。那你怎么还傻傻的和他对冲,站在原地等着他攻过来,再故意漏个破绽引他上钩,最后一击制敌不救好了嘛!你看你,被人耍的团团转!”

最后,她瞧向李逸云,一双秀目微微闪光:“小云嘛,打得还不错。算是过关了!”李逸云连忙施礼道:“多谢前辈谬赞!”何群嬉笑着道:“娘娘,没我们什么事儿吧?那我们……就先走了啊!”说着拉起站在原地的金虎就要快步离去。白晓苏笑道:“想赖账,门儿都没有,从即日起半年之内,你们两个不准离开村子一步,阿鹤,你是一年!”“是!”何群耷拉着脑袋没精打采的答道。金虎还想施礼,没等转身就被何群连拉带拽地拖走了。

阿彩这时笑嘻嘻地走了过来,白晓苏弹了一下她的额头,调笑道:“你昨天带小云去看火山了?真是女生外向!留不住啊!”阿彩扯着白晓苏的袖子道:“娘娘,你说什么呢?”白晓苏笑着瞧向李逸云:“小云你刚刚限制住他们的那招便是从火山中悟出来的吧?”李逸云点点头:“前辈果然慧眼如炬,正是如此!”白晓苏扬了扬眉梢,笑着说:“小家伙就会说好听的!好啦,你抓紧时间调息一下,等恢复到全盛状态我便带你去拿诛仙剑。”

李逸云郑重地点了点头,飞身跃到浮桥之上盘膝坐下,运起功法开始恢复着之前的消耗。这一战,对他的好处也是巨大的。在火山之前,李逸云因为阿彩的话醒悟到自己的优势在于风格多变,而不应与虎鹤在某一方面硬拼,自己最常用的战斗方式尽管威力巨大,但往往被对方所克制,发挥不出效果,而一些自己不以为意的招式却往往能克制对方,从而出奇制胜。

之后,他又在一夜的时间里,将火山喷发时的种种变化与自己的五行遁术相结合,领悟出之前的那招,这才能转瞬解决何群,没能让昨日的情形重演。而与金虎对阵之时,他又灵光一闪,将擒拿之法与剑法相融,这才避重就轻的制服金虎。而这一切,此刻正在李逸云的脑中反复上演着,李逸云渐渐感觉得到,若是将自己所有的能力都以某种方式结合在一起,那自己的实力必将到达一个非凡的高度。可具体如何相融,却是毫无头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