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虎鹤双形(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420字
  • 2014-12-23 19:17:11

见虎鹤由上下两路分袭而来,李逸云脚尖一点浮桥,纵身而起,切入到两者之间。他在空中一拧身,顿时变作了头下脚上的姿态。手中长剑光芒暴涨,借着旋转之势砍向虎妖,举在空中的右脚向后一拉,如同锤子般捣向何群的心口。

何群瞧着李逸云闪烁着彩光的脚尖,连忙将双掌虎口相交,在自己的心口向外一推,“嘭”的迎上了李逸云踢来的脚尖。两人掌脚之间,并未实打实的接在一起,而是隔着双方的法力相互倾轧。何群的法力呈现的是一种白里透红的颜色,它与李逸云的五彩法力接触在一起,便发出腐蚀般的“嗞嗞”之声,而一股烟雾也从两人法力的交界处弥漫开去。

“他也用毒?”李逸云心中一惊。得知自己法力中拥有毒质之后,李逸云特意花心思练习了一番,虽然时日较短,但也已能自主的操控发出法力中蕴含毒质的多少。击向虎妖的一剑其实是诱敌之计,李逸云想做的,便是双方法力相接的机会用毒制住何群,这样只剩一个敌人就好对付的多了。却不料何群的法力中也具有不弱的毒属性,两人以毒攻毒,一时间难分桎梏。

不等李逸云多想,下方虎妖的攻势也已经到了。虎妖的双臂都闪耀着灿金色的光芒,在十指的尽头又弹射出十根寸余长好似利爪的光芒。这对比真正的虎爪可怕的多的利爪,闪耀着刺目的光芒,径直扑在了李逸云的剑光之上。

掌剑相交,以神剑之利竟也无法阻挡片刻,李逸云上半身立刻便被向上抛起,身子以腰为轴在空中再度掉了个个儿。又重新变作了头上脚下的直立之态。这一下撞得李逸云头脑有些发晕,却也算因祸得福,摆脱了与何群的僵持之态。

李逸云在空中一拧身,右手随着肩头拧动,将腰部的力量也都集中到剑锋之上,一剑横斩而出,这次的目标却是与他同在空中的何群。长剑的光影在何群的眼中放大,他不慌不忙地将胸前的双手探出,这次却是拇指相勾,手掌外翻。

耀眼的白光中,一只额头正中闪烁着红芒的丹顶鹤从它的手掌中钻出,如同天外陨石般撞向李逸云的剑芒。“轰”的一声,强劲的气浪从中炸开,李逸云被气浪冲击的向后飞退,而仙鹤的光芒也黯淡了许多,它在空中一个回旋,乳燕还巢般落入何群的手中,化为一杆通体亮银的长兵器,兵刃的前端,则是一只缩小版的仙鹤,长长的喙笔直探出,如同长矛的矛尖一般。尖峰两侧,散发着金属光泽的银色双翼分立左右,一根根银色的羽毛鳞次栉比地排列着,闪着慑人魂魄的寒光。

还没等李逸云将这柄兵刃的全貌看得仔细,虎妖的攻势便又到了,这次是自下而上,一道金色的光芒冲天而起,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似乎要将对手贯穿。而他扑过来的招式除了角度之外,与之前几乎完全相同,只是速度更快、力量更强。

李逸云本想先试探一番,这下再不敢留手,手中长剑瞬间收回,真气凝聚,五彩的双翼在背后飞扬般的展开,七彩光轮浮现在他的背后,旋转着将一股股灵力吸入体内。李逸云双翅一振,猛地向上窜去,与虎妖拉开了一段距离,闪耀五彩光芒的手掌向下一罩,李逸云大喊一声:“封!”无数的碧色光点从他的体内钻出,在空中划过一道道玄妙奇诡的弧线,从四面八方向着虎妖袭取。

继与楚戾之战后,李逸云再度施展开南斗星阵,只是更加自然,轻松。无数的光芒相互勾连,组成了弥漫空际的天罗地网,将冲天而至的虎妖罩在其中,虎妖左支右绌,可碧色星芒却似无穷无尽,一时间难以脱身。李逸云趁机一转身形,身剑合一,再度冲着何群一剑刺去。

何群不禁大叫一声:“兄弟你怎么还认定我啦?”丝毫不敢怠慢,肩头轻晃,一对长达丈余的白色羽翼从背后舒展开来。羽翼根根雪白,尖端却是漆黑如墨。翅膀舒展开来,何群的气质也随之一变,一股潇洒出尘之态自他的身上弥漫开来,向四周扩散,李逸云的心神也为之一夺。

何群嘴角勾起一抹潇洒的笑容,背后双翅一振,便如一道清风般,无声无息却又快似闪电的迎着李逸云冲了过去,速度之快,令李逸云险些看不清他的身形。

“锵、锵、锵。”金属的碰撞声从两人的兵器间频繁传出,顷刻间两人便相互交击了十数次。若不是李逸云仗着南斗剑的威力,每次都能将何群的兵刃磕出去少许,减慢了一些他的速度。现在他早就被何群揍得满头是包了。“怎么可能这么快?”李逸云在心中狂叫着。而这时,虎妖也已然摆脱了南斗星阵额纠缠,他连翅膀也不用,只是双掌对着身下的虚空一击,身形便弹射而起,冲着两人的战团激射而来。

李逸云心中生出一股绝望,原本他与这两人的修为就在伯仲之间,强的话也只是稍胜半筹,一对一的比试也不能稳胜,更何况是两人夹击?而且这虎、鹤两人看似各自为战,却无形间相互补充,均将自身的优势完美的展现而出,虎的力量,鹤的速度,哪一样单拿出来都够他喝一壶的,更何况是一起来。虽然表面上看着他还没落下风,但李逸云自己清楚,从开始到现在,他连一口气都没喘过,法力也一直在持续消耗,若是在这样下去,用不了几个回合,自己就将完全处于劣势,失去所有的机会。

想到这儿,李逸云把心一横。有些酸痛的手腕猛地用力一挥,将合群的兵器击出两尺有余,他趁机一个跳跃,升到了更高的空中。将右手一抬,掌心向天伸出,背后用来加持的的彩色光轮“滴溜溜”一转,来到了他的掌心。

“去!”李逸云大喝一声,手臂带动着整个身子向下一冲,手中光轮则顺势朝下方的两人飞掷而出,雄浑的气势瞬间封锁了两人周围的空间,令他们避无可避。可就在这时,李逸云心中一凛,因为在他的感知中,光轮前方的气息只剩下了一个。心中警兆升起,他猛地一回头,只见一身白衣的何群正高举手中的亮银长刃,那银色的白鹤正在自己的眼中不停地放大、放大。

“他竟然快到这样的地步?”李逸云心想。不过他此时已经无法闪避了,刚刚发出“周天一掷”的他,被这招强大的能量所影响,一时间无法停下身体的前冲之势。而另一边,虎妖失去了同伴,难以独自面对李逸云的倾力一击,释放的防护瞬间破碎,眼看便要在这光轮中消散为尘埃。

“停!”清冷的声音响起。李逸云惊讶的发现,距离他已经咫尺之遥的何群就那样停在空中,连同他高举的兵刃,而另一边预想中的爆炸也没有发生,李逸云想转头去看,却发现,原来自己的身体也已经无法动弹。

李逸云的光轮还在缓缓旋转着,却也停在了空中不再上前。“过来!”白晓苏的声音再次响起。光轮调转了方向,如同一道长虹一般,轻飘飘地落到了她的掌中。威力无匹的光轮此时就像是一只乖巧的小猫儿一样,在白晓苏的掌中缓缓转动着。

白晓苏笑了笑,空出的手掌轻轻挥动,被定在空中的几人缓缓下落,直到双脚再度落在浮桥之上。白晓苏“刷”地收回手掌,几人顿觉周围空间一阵波动,随即恢复了行动的能力,却不得不继续着之前没有完成的动作。虎妖倒是依旧站着,李逸云则因为之前掷出光轮的去势未绝,向前冲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形,而何群则将手中的兵刃重重砸下,将浮桥砸地摇晃了一下,他自己也因为用错了力,一时脸色铁青,说不出话来。

白晓苏也不抬头,只是若有所思的瞧着掌中的光轮,半晌才道:“你们昆仑山,现在还在学这老掉牙的招数呢?”李逸云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是对他问话,忙施礼答道:“禀前辈,晚辈是因为身体条件特异才修习这门法术。至于昆仑山,因为这门法术所修成的元灵,在一些方面实在无法与元婴相比拟,所以恐怕修习这门法术的人,只有晚辈一个了。”

“这样才像话!”白晓苏轻笑道。说着手腕一抖,光轮旋转着反射而出,向着李逸云靠近。李逸云连忙挥手一招,光轮在空中拉抻变化,化为一道光芒钻入他的体内。

白晓苏又沉吟片刻,这才开口道:“这次的结果,若是我不阻止的话,阿虎肯定挡不住这一招,八成就会命丧当场。小云你也躲不开阿鹤的一击,一定会重伤,而重伤的你面对阿鹤也是必死无疑,我说的可对?”

何群这时也已经恢复了过来,三人均点头表示赞同。白晓苏见状接着说道:“按理说阿虎身死,小云重伤,应当是小云占了上风,可这次我们原本说的便是以一敌二,那便算平手如何?”

虎、鹤两人低头不语,李逸云则拱了拱手:“一切由前辈定夺!”白晓苏又一次笑得花枝乱颤,半晌才止住笑声:“哈哈,那好,依我之言。你若是想接受我师父的传承,那便明天与他两人再次比过,这次若是再不能胜了,那便说明你实力不足,你便离去吧。记住,平手是不算胜了的。”李逸云闻言苦笑一下,拱拱手表示顺从。

白晓苏又朝着虎、鹤两人说道:“你们两个,也太给我丢人了!两个打一个还不能稳胜,下次若还是这样。我便罚你们禁足半年!记住,打成平手,我也罚!”两人对视一眼,低下头去,何群是一副无奈的神色,阿虎的目光中却隐含着一丝不甘和决心。

“好啦好啦,没事情的话就都走吧,明天辰时再过来,别在这儿烦我!”白晓苏挥挥手,又转头去研究她的钓竿了。几人见状也不敢多留,施了个礼便转身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