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白发渔樵江渚上(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414字
  • 2014-12-21 21:03:34

何群不惊反笑,反问道:“哦?那李兄你瞧瞧,我是个什么东西?”李逸云没有笑,而是郑重其事地说:“若我看的不错,何兄的真身应当是一只白鹤吧!”何群哈哈大笑:“虽不中亦不远,区区不才,是只丹顶鹤。不瞒兄弟,这里住着的的确都是化作人形的妖。”

李逸云点点头:“这就难怪村中没有炊烟了,想必大家都是直接以天地灵气为食吧?”何群点点头:“正是如此,兄弟果然不是常人。对妖类竟然也一视同仁。嘿!我就说这事瞒不住兄弟,那老狼还自作聪明地说要躲一阵子!”李逸云脑中灵光一现,立刻想到了那曾与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把两匹巨狼收作徒弟的狼妖,想来就是何群口中的老狼了。

李逸云正想要问问他的情况,却又听何群接着说道:“不过也难怪,兄弟虽说算是个人类,可身体中也有我妖族的血脉,如此行事,倒也十分正常。”

“何兄,你说什么?”李逸云愣住了。何群茫然的道:“我说你有妖族血脉啊,难道有错吗?”李逸云哈哈大笑着说:“这不可能!我父母都是人类,我怎么可能有妖族血脉?”何群也愣了片刻,才思索着说道:“李兄弟你先别急,听我给你说。我们妖族呢,对同族天生便自然有一种亲近之感,当初我刚见到你时便有种相见恨晚之感,只是那时看你毫无修为,便觉得我们只是因为脾气相投。也现在看来,应当是那时候你的身体出了些岔子,无法发挥修为吧?也怪我后知后觉,否则早带你来这天池泡上一泡,说不定早就恢复修为了。”

李逸云到此时才知道自己泡的温泉名叫天池,却听何群接着说道:“我们这个村落,是由妖组成的,而妖未开灵智之时,便是那漫山遍野的禽兽。近日,有一支狄族部落大量杀伤野兽,若是在这样下去,山中的野兽就会被他们杀尽了,那又何来妖族?因此我便去对他们稍做惩戒,不料我赶到他们的聚居地时,只看到满地的死尸和鲜血。我正想离去之时,却突然在血腥气只见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气,我顺着香气找寻,便找到了昏迷着的你,这才把你带回来。你明白了吗?”

见李逸云一头雾水,何群不由得也有些急了:“你的血中蕴含着香气,而人类在达到造物境界之前是不可能做到的,能做到这点的,只有少数得到天地垂爱的高等妖族!所以我才能肯定,你的血脉中一定有妖族血脉!”

李逸云皱了皱眉:“你没闻错?”何群猛地跺了跺脚:“胡说!我这鼻子,隔着十条大街都能分出卖的是什么酒,怎么可能闻错?”李逸云眉头皱地更深了。眼见何群说的有理有据,难道自己真的有妖族血脉?那这血脉来自哪儿?穆王是不可能了,他跟本就是个常人,而且周王室最重正统,绝不可能让一个有妖族血脉的人继承王位。那难道是自己的母亲?可在记忆之中,母亲一直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柔弱女子啊?这又怎么可能?

正胡思乱想间,一道五彩斑斓的身影由远及近,倏忽间来到两人近前,李逸云刚想召出南斗剑,却猛然想起这里都是妖族,这样迅速也没什么。一边暗骂自己大惊小怪,一边上下打量着来人。只见来的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女,一头长发束成个马尾。用一条红绿相间的彩带扎着。身上穿的衣服也是多姿多彩。粉、蓝、红、绿,好像披着一道彩虹。

何群见了来人,笑道:“呦,阿彩,你也来了?是不是听说来了俊俏的小哥儿坐不住啦?不过你这次动作有点慢呀!”那姑娘的精致的鼻尖微微一皱,没好气地说:“你乱说什么呢?我才没那么花痴呢?”说着转向李逸云,笑着说:“这位便是原来的贵客吧,我叫阿彩,今后还请多多照料哦。”何群轻哼一声:“还说不是冲我兄弟来的?嘴都要咧到腮帮子了。”阿彩瞪了他一眼:“小哥儿长的本来就比你好看!不过这次我还真不是发花痴,是娘娘派我来的,我都找了你们一会儿了,娘娘说,要见这小哥儿一面。”

何群一愣:“你说,娘娘要见我兄弟?娘娘都好久没见过人了吧?有没有十年?怎么想起见我兄弟了?”阿彩做了个鬼脸:“我哪儿知道,我刚听说你救回来的小哥儿醒了,还没来得及去看,便被娘娘叫去了,娘娘问是不是有什么客人前来。我就说你带回来一个小哥儿,娘娘就非要见他一面,就这样啊。”

何群思索片刻,转头对李逸云说:“兄弟,既然是娘娘想见你,那你可得去见一见了,娘娘是我们这个村落的创始人,我们都拿她当母亲来看的。不过你别害怕,娘娘虽然看着严厉,但其实是很善良的,你到时候实话实说就行。”李逸云点点头,心里却浑不在意,他想:我连天子陛下都不怕,这个娘娘难道有三头六臂?

阿彩见他点头,笑着说了声:“那跟我来吧,何大哥,娘娘让你也一起来。”说着一拧腰,调头朝前走去。何群撇了撇嘴,冲李逸云使了个眼色。两人并肩跟在阿彩的身后,随着她朝前走。

从村落向北走出数里,穿过了一片林地,一条小溪横亘在几人眼前,岸边还覆盖着白雪,溪水却是潺潺流动,一尾尾银色的游鱼在水中若隐若现。阿彩向西一转,带着两人沿着溪水向上游走去。又走了二三里地,李逸云便影影绰绰地瞧见了一栋双层的木楼,简单而精致。木楼临近溪水的一侧凭空伸出一段木桩搭起的浮桥,隐约可见桥上正坐着一人,似乎正在临溪垂钓。

几人踏上浮桥,来到那人身后。李逸云放眼瞧去,那人连同头发,整个儿都罩在银色的棉袄之中,只伸出一只白玉似的手握紧钓竿,果然是在垂钓。阿彩与何群上前一步,躬身道:“拜见娘娘。”那人依旧背对着三人,声音从棉袄后传出:“来的还算快,跟你们来的这个就是新到的客人?”

一听到这声音,李逸云顿时便微微一愣了,这些年,他见过的美女不在少数,听过的动听的嗓音也有许多,但若与这人相比,便全都显得逊色了,这声音既像空谷清泉般清新悦耳,还蕴含着一股无法言说的威严,让人一听便生出恭敬之情。悦耳与威严,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就这样完美的被这个声音统一在了一起。让李逸云不觉一时失神。

“我来看看,来的是个什么人。”声音的主人再次开口道。与此同时,她站起身来,伸了下腰,棉袄上的兜帽垂落下来,露出一头通体银白,直垂腰际的长发。紧接着,那人足尖一拧,转过身来。

一幕惊心动魄的美映入了李逸云的眼睛,他好像见到了朝阳,那样圣洁,那样美丽。正对着李逸云的,是如无瑕的白玉般晶莹细腻的肌肤,银色的发丝将光洁额头半掩着。二月柳枝般的双眉下,一双明亮如水的杏眼略带好奇的打量着李逸云,长长的睫毛随着眼波的流动微微的颤动着。双眼正中,精致的如春笋般的鼻子恰到好处,增一分则多,减一分则少。而在那下方,嵌着如同雨后樱桃似的红唇,嘴角则挂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似快乐、似不屑、又似释然。让看着它的人心中荡起一缕缕的波澜。脸颊两旁,元宝状的双耳在寒气中微微有些泛红,显得格外好看。

奇怪的是,在这样的美貌之前,李逸云竟生不出一丝一毫的绮念,只觉得面对着这样的容颜,整个人都沉浸在了其中,心中传来一阵阵温暖宁静之感,心旷神怡。

瞧清了李逸云的模样,那人嘴角的笑意似乎变得更深了些,轻启朱唇抢先说:“小子,见了前辈,理应打声招呼吧。”一听这话,李逸云连忙低头敛目,恭恭敬敬地施礼道:“晚辈李逸云,见过前辈,前辈天人之姿为晚辈生平仅见,若有失礼之处,还请前辈见谅。”

“你是说我长得漂亮喽?”那女子问道。李逸云一时不知该怎样回答,突然想起了何**代他的要实话实说,连忙点头道:“正是。”“噗”那女子掩口轻笑一声:“倒是老实,免礼吧。”李逸云如释重负地抬起头,却又瞧见完美面容,一时不知该以怎样的眼神应对,又不能别开眼去。一时间稍稍有些尴尬。

那女子瞧见李逸云的窘迫之相,又轻笑了一下。突然,她的笑容凝固了,冷冽的声音从她的口中传出:“出来!”雪白的掌心转瞬间对上李逸云的额头,五指轻轻一扣。

李逸云的脑中又是一阵天翻地覆的变化,与之前的不同,这此的感觉好似有一股力量探入了他的魂魄之中,将其中的什么东西剥离而去。只是一瞬间,他便回过神来,然而,在他的面前,一条数丈长的九头大蛇虚影正在空中盘旋挣扎,它的身上正缠着一股股火焰形成的链条,链条的尽头连接着那女子的五指,女子冷笑一声,手腕轻动,眼看便要收紧五指。

“前辈住手!自己人!自己人啊!”慌乱之下,李逸云口不择言的脱口而出。女子听了李逸云这话,微微皱了皱眉,五指稍稍舒展,火焰链条放松了一些,却仍旧没有解除。

“你这小兔子!怎么这么莽撞,不弄清楚情况便动手!”九婴被困在半空,却依旧不肯服软,高声吼叫道。女子目光中露出一丝惊讶:“哦?竟然能看出我的真身?老家伙不简单呀?”她皱了皱眉,喃喃道:“九头一魂,你是九婴?”九婴傲然道:“自然是老夫!”

女子轻笑一声:“那倒是真的得罪了。”说罢手掌一收,火焰锁链顿时消散无踪,而从中脱身的九婴立刻便露出一丝疲态,连句话也来不及说,便“嗖”地一声,钻回李逸云的体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