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杀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499字
  • 2014-12-17 20:24:26

淡蓝色的天幕下,一片雪白。这是茫茫雪原之中的一处平坦的山谷,一支三千多人的狄族部落在这里搭起了一座座的帐篷。明月将升,人们点起了一堆堆篝火,烤炙着各种野味。浓郁的香味随风飘散,一点点的沉淀到了人们的心间。

作为部落的首领,阿里兴可是十分的得意。前几天,他带领着部落中的千名壮年闯进了辽国的国都辽阳城,虽然不到两日就被赶了出来,可也趁机抢了不少的东西,人马也没什么损伤。更关键的是,他这一举可是大大的赚了名声啊。

自从那个不知道叫什么的辽国国主来到辽河。只要他兵锋所向,大大小小的狄族部落便跟老鼠见了猫似的,见到辽国的旗号就望风而逃。而几个月前,更是因为一些狄族人打伤了辽国百姓,狄族整个儿便被辽军向北驱逐了数十里。在这样的前提下,阿里兴这一闯入辽阳城,顿时便给所有的狄族人都争了口气,俨然成了狄族人心中的英雄。

接过妻妾为他烤制的羊腿,阿里兴大大地咬了一口,正要出口称赞。却遥遥地望见遍布风雪的山谷之外,正慢慢地走来一个人。说也奇怪,那人看似步速缓慢,但几个呼吸之间,就已经到了部落帐篷的边缘,而此时,阿里兴口中的羊肉还没来得及咽下。

阿里兴放眼瞧去,只见站着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男子,身穿一身素白的棉布小袄,双手露在袖外,垂放在身侧。见阿里兴瞧来,青年挑了挑眉毛,开口说了一句话。原本两人距离还很远,大声呼喊也不一定听得清,但青年一开口,看上去也没费什么力气,阿里兴却听得清清楚楚,他华夏语虽不精通,却也听懂了年轻人的话:“前几天是你领人闯入辽阳城的吗?”

一提到这事儿,阿里兴顿时兴奋了起来,手舞足蹈的用不甚流利说道:“辽阳城,纸做的老虎。我们狄族,勇士,我阿里兴,勇士的头领,哈哈!”青年人眉梢一挑,又说了句阿里兴听的清楚却听不懂的话,他说的是:“这样说来,九婴找的果然不错。”

这人自然是李逸云。他一边说着,一边迈步上前。碧光一闪,南斗剑直指向前,剑气升腾而上,显露出前所未有的锋芒。阿里兴见李逸云握剑在手,先是一愣,随即露出一副蔑视的神色,没等他发话,他身边坐着的两名汉子已经拔刀而起,狂叫着冲向李逸云。阿里兴眯起眼睛,等着看李逸云被拦腰斩断的情景,他身边的两个女人则装作害怕的样子,将头埋在阿里兴的怀中,暗中却瞪大了眼睛,满是兴奋地向外瞧,惹得阿里兴哈哈大笑。

李逸云冷冷一笑,微微收拢手肘,随即一挥手腕,长剑由左至右划过一道闪电,冲来的两个男子刚刚举起手中的弯刀,便已经飞射而回,而且比来时的速度更快。而在他们的胸前,一道两尺多长的伤痕斜斜地划过胸腹间,伤口的缝隙之间,被震得粉碎的内脏清晰可见。

“砰、砰”两声尸体落地的声音响起,整个山谷突然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仅有的声音便是篝火“噼啪”的燃烧声,还有李逸云轻踏着雪地,向前行走着的声音。

“啊!”“啊!”寂静之声被无数女人和小孩儿的尖叫声打破了,之前还满脸笑容的人们,此时仿佛见到了地狱中的恶鬼一般,瞧着李逸云尖叫颤抖着。

阿里兴到还算镇定,见这情景也知道遇到了不得了的麻烦,当下推开怀中的女人,起身命令道:“女人和十六岁以下的孩子先走,其余的勇士们!随我杀了这恶魔!”说着,他也拔出了腰间的弯刀,冲着天空高高举起。

“杀!”在震动天地的呼喊声,千余名身穿兽皮的狄族男子,挥舞着手动的长刀,如同奔涌的浪潮,向着李逸云冲了过去。李逸云冷哼了一声,手中长剑再度挥出,一起奔来的五六人顿时跌倒在地,而李逸云连看也不看,剑光又向左一圈,又砍翻了从左边杀来的两人。眼见着李逸云如同砍瓜切菜般的杀人,狄族的男子却依旧悍不畏死的向前冲着,在他们的身后,女人与孩子们正赶着牲畜快速的远离着。

狄族的人不停地向上冲,李逸云也就不停地劈斩。每一剑斩出,都会带出大片的鲜血。有些狄族人没有被一剑杀死,仍是不管不顾的向前冲着,似乎想在死前啃掉李逸云身上的一块肉。还有的被斩断了双腿或者拦腰斩断的人,他们在地上爬着,手中还挥舞着刀砍向李逸云,李逸云看也不看,一脚踏过,便将他们踩得脑浆迸裂。

李逸云的眼神始终空洞无神,他就这样不停的劈砍着,也不知砍了多久,南斗剑上已经浸满了暗红色,将原本的碧色完全覆盖了。白色的棉衣也被染的通体血红。而随着他几乎无意识的劈斩,南斗剑发出轻微的嘶鸣声,仿佛有人在轻轻哭泣。声音丝丝缕缕传入了李逸云的耳中,他回过神来,不由得瞧了眼满是鲜血的剑身,在心中叹息道:“南斗啊南斗,铸造你之日,我以南斗将你命名,却不想多年来所做的,竟全是伤人性命之事,实在是有愧于你啊!”

他这一失神,立刻便有两人不畏生死的冲了过来,李逸云赶忙横剑招架,一剑横扫,两人手中弯刀应声而断,长剑划过他们的咽喉,结束了他们的生命。李逸云却也被两人的这一击震得后退几步,膝盖一软,单膝跪在了地上,他连忙运气提身,站了起来。此时他也发现,自己体内的法力已经所剩无几,连御空飞行也做不到了。

“我就要被耗死了吗?”李逸云心想。在昆仑山之时,吴尘就曾经说过,修道者虽然神通广大,但只要还没达到造物的境界,那么只要有足够多的人,就能够把修道者活活累死,但这种情况也是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因为谁也不会画上成百上千,甚至上万的性命去杀一个人,而且一旦修道者觉察体力不济,可以立刻飞天逃走,因此完全不必担心这种事的发生。

原本以李逸云羽化境界的修为,即使是再多一些人,应付起来也应不成问题,但他为了追踪这群人,已经足足三天不眠不休,全靠意志支撑,这样一来,才陷入了如今油尽灯枯的境地。而此时围攻他的狄族人,还剩下五六十人。

“他不行啦!快宰了他,给弟兄们报仇!”阿里兴此时也已经红了眼,他跳着指着李逸云大吼。剩下狄族勇士们也都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们的眼中也闪出希望的光芒,“杀!”数十人狂叫一声,挥起弯刀,一齐向着单膝跪倒的李逸云冲去。

“我就要死在这里了吗?”望着奔跑而来的众人,李逸云心想。他的眼光扫过阿里兴那沾满了鲜血的脸庞。“至少得杀了这个首恶!”他心里想着,手腕用力,拄着长剑直起身来。

这时,当先的两人已经一左一右冲了过来,李逸云“啊!”的大喝一声,手腕一抖,用剑使出了一招烘云托月,长剑挽起令人眼花缭乱的剑花,映入两人的眼中,两人连忙奋力寻找着长剑的真身,可还没等他们找到,他们便觉得胸前一凉,随后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跌倒在地。

李逸云一振长剑,也如狄族战士一般,奔跑着前冲而去。迎上了接踵而至的四名战士,四人一上一下,一左一右,四柄弯刀向李逸云劈斩而来。李逸云长剑一圈,依旧用烘云托月的招式,将四柄弯刀拨的偏离了方向,又闪电般的点出四剑,将四人的咽喉割开。但此时的他已经筋疲力尽,到底没能完全挡开左侧袭来的长刀,在他刺中对方的同时,他的腰间也被划开了一道一寸深的伤口。

剧痛使李逸云浑身一阵战栗,双腿又一次传来无力之感。他振奋精神,这才站稳身体。而这时,又有五个挥舞着弯刀的男子冲到了他的眼前……

终于,李逸云面前只剩下阿里兴和他身边的两个人了。而此时,他的身上也已经布满伤痕,其中一道斜斜的劈过前胸,已经能看得到雪白的肋骨了。李逸云笑了笑,他已经看不清眼前的景象,只能看得到模模糊糊的三个人影,他摇摇晃晃的,朝着人影慢慢走去。

“啊!”狂叫一声,阿里兴左侧的汉子举刀冲上,一刀由上至下,对着李逸云斩下。李逸云尽力向右侧身,手中长剑笔直地刺向那人的心口。“噗”的一声,那汉子的心口被李逸云一剑贯穿,顿时失去了力气。但他手中的刀也顺势跌落,直直的砍到了李逸云的左肩之上,嵌在了那里。而他则带着李逸云的长剑,仰面跌倒在地。

没等李逸云将南斗剑拾起,阿里兴的另一个护卫也已经冲了过来,他横着挥舞着弯刀,一刀向李逸云拦腰斩去。李逸云抬起没受伤的左脚,一脚踢出,正中那人的手腕,弯刀斜飞而出,而李逸云则像感觉不到疼痛似的,右手一把将嵌在自己肩头的弯刀拔起,带起一蓬鲜血。他手腕一抖,弯刀带着血线横扫而出,一下子将眼前的敌人头颅斩落。

“噌”地一声,李逸云探手从之前倒下的尸体上拔下南斗剑,一瘸一拐地向着阿里兴的方向走去。阿里兴浑身上下也早已沾满了鲜血,左手也早被李逸云在混战中砍断了两根手指。见李逸云走来,他大叫一声,双手握紧弯刀,一跃而起,如同雄鹰搏兔一般,向着李逸云飞身而去。李逸云已经没有力气大吼了,他只是同样的双脚用力一踏,也带着满是鲜血的身子凌空跃起。

“锵”的一声,光芒闪过,两人均落到了对方的身后,李逸云“噗通”一声,直接跪倒在地,而阿里兴则依旧笔直地站着。他转过身,似乎想走向李逸云,可刚迈出一步,便“轰”的一声,砸在了地面之上,他的胸口之处,一道伤痕贯穿了前后,血从身下涌出,将他身下的白雪染红了。而背对着他的李逸云则释然地笑了笑,手腕一松,南斗剑“当啷”一声落在地面,他的身子也随着砸在地上,再不动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