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苦生乐死
  • 云起尘封
  • 慕笛
  • 4673字
  • 2014-12-16 19:44:25

三人各怀表情回过头去,顿时都愣在了当场。刘甫失声叫道:“阿韵!”只见站在姬伊扈身边的,正是刘甫的妻子姚氏,此时的她正被用绳子捆住了双手,嘴也被用白布堵了个严严实实。

“卑鄙!”李逸云叫道。姬伊扈冷冷一笑,使了个眼色,旁边的一名护卫立刻会意,顺手抽出腰间的佩刀架在姚氏的脖颈之上。姬伊扈冲着刘甫说道:“刘甫,想必你也知道。你制定的新法祸国殃民,险些给天下带来灭顶之灾,一定要付出些代价的。如果你不伏法,我就只好杀了你的妻子,也算是给天下一个交代!”

“你这个混账!这事关嫂子什么事?明明就是想拉拢贵族稳固你的地位,还说的这样清高?”李逸云愤怒地喊着,姬伊扈却不为所动,只是定定地看着刘甫,刘甫瞧着自己的妻子,姚氏也瞧着他,双眼中盈满了泪水,却一个劲儿的使眼色,似乎是叫他快些离去。

刘甫的目光平和了下来,他看着姬伊扈:“若是我死,你一定能放过我的妻子?”姬伊扈轻轻一笑:“那是自然,你认罪伏法,我又何苦累及他人?”刘甫也笑了:“你说得对,杀人对你没什么好处。”

“不!”李逸云大喝一声:“二哥你怎么能相信他的话?”说着转头瞧向刘甫,却见刘甫微笑着,一只手抵在心口,轻轻按了下去。

面对着李逸云的目光,刘甫微微一笑,往后便倒。李逸云赶忙伸手将他拦住,运上疗伤的法门,将体内的法力一个劲儿地往刘甫身体里面注入。“师弟,别白费力气了。心脉已经全部被震碎了,还是听听他最后的话吧。”吴悠颤抖着说。“不、不!”李逸云叫道,仍是不停地渡着法力。

刘甫倒在李逸云怀中,仰天笑道:“哈哈!浮生若梦啊!我这一生……咳咳,就要结束了,这一生,我有生死与共的兄弟,也有我爱如生命的妻子……咳咳,足够了。我死以后,定当名留青史,至于是非成败……咳咳,留给后人评说吧。”说着,他面带讥嘲的瞧向姬伊扈:“不知……太子殿下百年……之后,又会……如何呢?”说完这句话,刘甫的嘴角用力向上一扬,随后闭起了双目,停止了呼吸。

“不!”李逸云狂叫一声,便要向姬伊扈冲过去。一旁的吴悠见状,抡起手掌“啪”地给了他一个嘴巴。李逸云惊讶地转回头,只见吴悠目中带泪的瞧着他说:“你不准上去,你要知道,老二之所以选择死,是因为他将自己的妻子看得比自己生命还重,将保护她视作自己最重要的愿望。作为他的师弟,你要做的,就是守护住他的愿望,你明白吗?”

李逸云定在原地,不住地颤抖着。他猛地转回身,对着躺在吴悠怀中的刘甫大喊道:“师兄,你放心!我一定能保护好嫂子!”话一出口,立刻泪流满面。

姬伊扈瞧得清楚,但有些怀疑刘甫是否在装死。直到躺倒在地的白石长叹着说:“放心吧!他已经去了!”姬伊扈这才挥挥手说:“放人!”几名士兵解开姚氏身上的绳索,用力一推,将她推了出去。出人意料的,姚氏不哭不闹,走到吴悠身边接过刘甫,为他轻轻地理好发髻。李逸云看的心慌,轻轻地说:“嫂子,你要是想哭就哭出来吧。”姚氏转头一笑,摇了摇头:“我为什么要哭,我的相公,是顶天立地的英雄。且爱我如生命,能做他的妻子是我莫大的福分呢!为什么要哭?对了,锦书还好吧?”

李逸云点点头:“孩子一切都好。嫂子,我这就带你去见他。”姚氏摇了摇头:“不必了。知道他好就足够了,今后恐怕得多劳叔叔费心了。”说着,嘴角流出一缕鲜血,“噗通”一声,栽倒在刘甫的怀中。她的心口上,正插着一柄小巧的短刀。

“嫂子!”李逸云哭号道。姚氏看着她,眼中露出一丝愧疚,断断续续地说:“抱歉啦,小叔。抱歉啦,我相公他一个人……在那边一定……很孤单,我实在……放心不下他。锦书……只能请你……多照顾……照顾啦!”一边说着,一边用双手将刘甫抱到怀中,将脸贴在刘甫的脸上,喃喃道:“相公,我也……爱你如……生命啊!”头微微一垂,不再动弹。

“啊!”李逸云狂叫一声,南斗剑再一次高举。他目眦尽裂,嘴角、鼻孔都因为在伤重下还全力聚气而流出鲜血。“我杀了你!”他瞪着已经变得血红的双眸,朝着姬伊扈的位置不管不顾地冲了过去。

“嘭”地一声,李逸云倒飞而回,单膝跪在地上。“噗”地喷出一口鲜血,而在姬伊扈的车前,黑鬼正站在那里,单手抚胸,大口喘着气。

吴悠用力拉起他,尽力克制着自己,颤声说:“师弟,醍醐香效用将过,你现在杀不了他!来日方长,别让外人看笑话,先带他们走!”李逸云深吸一口气,用力地点点头,将刘甫与姚氏两人纠缠在一起的尸体一同抱起,愤恨地瞧了一眼姬伊扈,用力一跺脚,化作流光远遁,吴悠也赶忙一纵身,追着他远去。留下其他的人面面相觑。

李逸云不知道该将刘甫葬在哪里,按理说落叶归根,葬在家乡最为合适,但镐京之大,却似乎已没了他的容身之处。他和吴悠商讨之后,决定将刘甫与姚氏的尸体火化,骨灰由吴悠带回昆仑山,择一风景优美之处安葬。李逸云则里立刻返回洛邑,带军队离开,以免有变,而在是否告知刘锦书父母的死讯上,师兄弟两人又有了些微争执,李逸云最终听从了吴悠的建议,答应过些年孩子大些,再告知他此事。

回到洛邑,李逸云立即带领辽国两万人马向归程折返。本来这次出征也算得上一场胜仗,但将士们却发现他们的国主一点也没有高兴的意思,一路上连话也懒得说。原本高昂的士气被李逸云这么一弄,渐渐变得颓废起来。所幸一路上再无敌军的阻挠,士气低落些倒也无妨。

军队这样散散漫漫的走了将近半个月,终于穿过了燕国的山海关,进入了辽国的地界。穿过山海关之时,燕国还派人送来了新任国主姬远的国书,对王汉的叛变表达了歉意。李逸云倒是浑不在意,挥了挥手便打发了来人,带领军队继续上路。

又走了将近一日,大军已经能望见松锦城的城头了,士兵们也都纷纷露出一副轻松的神色,原本还算整齐的队伍开始散乱起来。但李逸云眼看城门在望,加上自己也无心约束,便由得他们去了。

忽然,松锦城的城门裂开了一条缝,一彪人马从城中奔出,看数量大约有几千人。队伍排成五列迎面而来,李逸云见了他们打着辽国的旗帜,便放下心来,下令队伍减慢速度,等待对面的队伍靠近。

两路人马相接,李逸云拨马缓缓走出队列,来到最前面。只见以王六为首的几乎所有将领竟然全部到场,见李逸云到来,将领们带头跪倒在地,后面的数千士兵也纷纷跪倒,黑压压的一片落在李逸云的面前。

李逸云原本没什么精神,但见将领们如此表现,心中生出一股不祥之感,忙打起精神问道:“你们这是做什么?起来说话!”王六低垂着头,有些颤抖着说:“大人,小人不敢起来,小人对不起您啊!”一股莫名之火从李逸云心中升起。他一扬手中马鞭,抽在了王六的后背之上,怒吼道:“什么事快说!别他妈绕弯子!”

王六忍住疼痛,涩声道:“大人,就在前几日。一支狄族部落趁着辽阳城内空虚,先派人潜入城中,之后里应外合闯入城内。末将尽了全力已于前日将他们驱逐出城,但还是晚了一步,夫人她……”

李逸云愣在了那儿,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脑子变成了一片空白,仿佛分成了两个人,一个自己默默地看着另一个自己。他竟然咧了咧嘴笑了起来。“没事,这不是你的错,你起来吧。”他听到自己这样说。“我得回去看看。”说着,他双脚用力一夹马腹,玉骥长嘶一声。如闪电般窜向远方。

王六刚从地上爬起来,便又被公孙篪打了个爆栗。公孙篪骑在马上吼道:“发什么呆,还不快追!”话音未落,人已经飞奔而出。王六也赶忙嘱咐了几句副将,转身上马便尾随而去,两万大军在各位副将的安置下,留下带伤劳累的一万余人,剩下的全部纵马疾驰,追随国主而去。

夜色已至,李逸云却毫无停留的意思,仍是一个劲儿的向前冲。玉骥也不发一言,只是在蹄上聚起狂风,全力飞奔着。将近子时的时候,李逸云便到了辽阳城。城上的士兵没认出来人,还没等出言盘问。李逸云已经在身周凝聚起五彩光芒,“嘭”的一声,用来拴城门的粗大松木直接断成了两端,一人一马毫不停留,冲着城中疾驰而去。士兵们正想阻拦时,有人认出了李逸云,高叫道:“别乱动,那是国主!”士兵们这才安静下来,默默地下了城去修缮被损坏的门栓。

来到自己的府邸,原本典雅宁静的院落已经一塌糊涂。院中李逸云亲手栽种的松柏都被砍倒,大门破破烂烂,门口的石狮子也被砸个粉碎。李逸云对这些却已视而不见了,他纵马奔入府门,便看到了了那高搭着的,白惨惨的灵棚。

踏入其中,管家王石拖着吊在脖子上的胳膊,快步迎了上来。哭着说道:“大人你可算是回来了!小的们该死!没能保护好夫人,请大人责罚!”李逸云直勾勾的看着前面,也不理他,径直的走到棺椁之前,瞧向馆中已经装束完毕的刘蕊。

刘蕊此时穿着的,是一件带着淡金色纹路的白色衣袍,但在李逸云眼中,这白色却仿佛化作了喜悦的红色,时光也回到了他们两个成亲的那天,刘蕊一袭红袄,在灯下臻首微笑。脑中的景象一转,又到了他离去的那日,刘蕊关切的喊着:“早些回来。”而他却只是冷冷地回应了一声“嗯”。这便是他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府中有个叫燕辉的护卫吧?他现在在哪儿?叫他过来!”李逸云怒吼道。他想亲口问问这个燕辉,既然爱着刘蕊,为什么没有保护好她。“大人,燕辉在贼人闯进城中之时,已经为了保护夫人被乱刀砍死了。他的尸体就在那边。”管家指了指院子的角落说道。

李逸云愣住了,原来人家早就做了自己能做的一切了啊!自己还想着去怪别人。想着想着,他不由仰天大笑起来,笑声中,泪水却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看的王六等人心惊胆战。

半晌,李逸云止住笑声,涩声问:“蕊儿是怎么死的?”王六躬身道:“禀大人,夫人是在贼人杀进府门之后,为防受辱服毒自尽而死,大人放心,我们这些人都可以作证,夫人的名节无损。”李逸云闻言苦笑一下:这些人啊,人都死了。还在意什么名节?他挥了挥手:“你们先都下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下人们陆陆续续地退了下去,李逸云独自站在棺材前,一股淡淡的腐败气味从棺中传出,尽管对尸体进行了处理,但刘蕊已经死了数日,仍是不可避免的开始腐烂了。李逸云毫不避讳的抚上她的脸颊,轻声道:“蕊儿,是我负了你啊!只是不知,唉!你究竟是想作为我的妻子入葬,还是他的。”李逸云叹了口气,垂下头去。

“嗯?”李逸云惊疑一声,目光朝着刘蕊攥成拳头的右手瞧去,只见一点青色琉璃般的光点在那儿微微的闪烁着。李逸云轻轻地抓过她的手,只见一支青色玉簪被她紧紧握在手中,好似已经长在了一起。而这支簪子,正是新婚之夜李逸云送给她的礼物。

“看来你是想作为我的妻子死去啊!”李逸云轻声道,泪水从眼中流下,打在刘蕊已经失去温度的脸颊之上。李逸云俯下身来,将脸颊贴在自己妻子冰冷的唇边,嘴角微微扬了一扬,想摆出一丝笑容。手掌轻轻抚着刘蕊的身体。“蕊儿,你安心的去吧。有我们尚未出生的孩子陪伴,或许你不会十分孤单。下一世,可千万不要在遇到我这样的人了呀!”说着说着,眼泪又止不住的滴落而下……

几日后,刘蕊在李逸云的主持之下下葬了。处理完一切,李逸云叫来王六、公孙篪等人,将一切事宜交由他们负责。对他们说自己要外出一段时间。当几人问及他什么时候回来。李逸云却只是沉默不言。打发走了几人,李逸云又叫来李聃,让他送刘锦书到昆仑山去找吴尘,又安排了一名得力的士兵去护送。李逸云在城头目送他们消失在视线之中,这才孤身折返而回。

他一路行至城北,来到了刘蕊的墓碑之前,停下脚步。向脑海中发出问询:“九婴,你出来一下。”而脑中那沉寂了多年的声音也缓缓响起:“呦!我还以为这三年没法见面,你把我忘了呢!”李逸云嘴角一勾:“别废话了,你有没有办法,找到那日闯入城中的那支队伍?”九婴淡淡地说:“当然有。不过你要做什么?难道要将那些人都杀了?他们也不见得都有罪呀。”

李逸云咬着牙说:“都杀了又如何?他们有没有罪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妻子有罪吗?我未出生的孩子有罪吗?我管不了什么谁是谁非了,我只知道,因为他们,我失去了深爱着我的妻子,他们必须付出代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