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决死之战(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2664字
  • 2014-12-15 21:13:18

“你果然来了呀!”白石带着笑意的声音弥散开来,他的身体也像幻影般闪烁着,瞬间移开五六丈,避开了那道剑光。李逸云与吴悠的禁制也同时消失不见。而那道五彩的剑芒则似乎想停在刘甫身边,但却始终被白石隔空发出的攻击一次次地拦截,于是那道剑芒在空中一转,来到了与白石相对的另一侧,距离刘甫同样五丈远的地方停住,变花成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你这不是废话吗?我当然要来了呀!”高大的男人爽朗地笑着,但眼中却满是杀机。

吴悠和李逸云同时愣住了,接着两人又同时显出狂喜的神情,吴悠紧跟着高喊道:“师父!”李逸云却没有作声,反而神情变得复杂起来,低下头沉默不语。

“等会儿再跟你们说话!老三,先别走!”吴尘背对着他们挥了挥手,仍直视着白石:“我今天有些忙,我小徒弟还在昆仑山渡劫。咱们就快着点,一招定胜负怎么样?”白石点点头:“看出来了!连真身都没来。不过你只用元神化身跟我打,能稳胜我吗?”

吴尘哈哈一笑:“稳胜有什么意思?就是要有点悬念才好玩呀!开始啦!”说着他高举手臂,手指直刺苍穹。原本还算晴朗的天空刹那间堆满了漆黑如墨的乌云,一道道闪烁着七彩光华的雷电在云层间若隐若现,像一条条被束缚着的蛟龙,亟待着挣脱枷锁,发出愤怒的咆哮。而吴尘的身上,原本如文人般的蓝色长衫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身极尽尊贵的华服。灿金色的布料上,各种色彩如游龙般纵横交错,并伴着他的呼吸不断地变化着,时而勾勒出一朵朵怒放的牡丹,时而描绘出一条腾跃的神龙……看得人目眩神迷。

而白石的造物仙衣则刚好相反,整套衣服只有黑白两色,像是一幅极淡的水墨画,在他的身上勾勒出一幅高山飞瀑的静谧之景。而在他的手掌中,托着一颗淡白色的圆球,无数的光芒从他脚下的大地中升起,不断地涌入那淡白色的光球之中,有些奇异的是,随着那一道道光芒的涌入,光球的颜色不但没有加深,反而变得越来越淡,最后竟呈现出接近透明的颜色,缓缓地旋转着。

“几年不见,这招社稷乾坤练到这样的地步了?果然值得我太乙雷剑一试呀!老大!带老三躲远点!”说完最后一个字,吴尘的手臂猛然劈下,那漫天的雷光刹那间挣脱了束缚,顺着他手臂下挥的方向咆哮着冲出,凝聚成一柄闪着长达十丈的七彩光剑,笔直地斩向白石的头顶。几乎是同时,白石手腕一转,那近乎透明的光球顿时旋转着飞出,应向吴尘斩下的剑光。

两道光芒相触,先是微微停顿了一下,紧接着便爆发出比飓风强出不知多少倍的气浪。周围百丈以内的人们全都被抛了起来,像被弹弓弹出的石子般飞了出去,就连事先得到预警的李逸云和吴悠,也仅仅是擦着气浪的边缘,勉强避开了冲击。

等到气浪消散之时,以刑台为中央径长百丈之内的所有事物,都已经不见了,地面上出现了一个方圆百丈的深坑,深度看上去大概有十余丈。在这片区域中唯一完好的,却是位于吴尘与白石中央的刑台,刘甫依旧跪坐在那里,除了头发有些散乱之外,连一点擦伤都没有。

“很遗憾!你输了呀!”白石在周围隐约的惨叫声中开口说道,他的脸色有些苍白,但神情却露出掩不住的兴奋。而他对面的吴尘,此时的身影已经有些虚幻了,他点了点头,笑着说:“是啊!我输了!不过你想要完成任务,可还得加把劲儿呀!老二!休息了这么长时间,可以了吧?”

白石一愣,瞪着眼睛猛地转向刘甫的方向,只见刘甫慢慢地坐直了身子,像抖落灰尘那样抖开身上的锁链站了起来。他扭了扭头,晃了晃胳膊,摆出与吴尘无比神似的笑容说:“师父!您老人家回去歇着吧!这儿不用您操心了!”

“好!那我先走了!你们抓点紧!”说着,吴尘的身影化作一道光芒,径直朝着西方射去。而刘甫一抬脚,便出现在了吴尘之前的位置。他微微一笑,对着白石一躬到底,直起身来时,一身月白色的造物仙衣已经取代了原本的囚衣。优雅的兰花从他的腰间生发,在胸口处绽放,一片片狭长的花叶蜿蜒盘旋,延伸到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天!造物境界!”“如此年轻就达到造物境界?假的吧?”一阵阵惊呼声从不知敌友的人口中不断地发出,原本见刘甫脱困,还有些人想要上前阻拦,但一见他那造物仙衣,顿时就避之不及了。一个个紧绷起身体,做好了随时逃跑的准备。

“白前辈!你还想阻拦晚辈吗?”刘甫笑着说。白石摇摇头,伸手擦去嘴角的一丝血迹,颇为遗憾地说:“没办法,按说吴尘废了这么大的力气帮你解开禁制,我也该放你一马。但今天你走了,大周王朝可能会立刻崩毁,我绝不能背弃我的使命,想要走,就先打败我吧!”

刘甫点点头,双目如刀地说:“那就得罪了,按说前辈刚刚与师尊相斗受了些伤,晚辈就算赢了也胜之不武,但晚辈尚且贪生,所以也只好做一次小人了!不过为了避免伤及无辜,我们到这里打如何?”说着,刘甫信手一挥,一道空间之门出现在他的身旁,绚丽的光芒从其中不住涌现。

“去你的内宇宙里面动手?那你可是要吃亏的呀!”白石颇为惊讶地说。刘甫笑了笑:“不就是没法利用内宇宙进行空间移动了吗?反正晚辈平时和人动手也不愿意躲!”“好!那请了!”说着,白石纵身一跃,消失在那空间之门之中。刘甫冲着李逸云和吴悠笑了笑:“大哥,老三,等我一下!”说着也一闪身,钻入了空间之门。在他钻入之后,那道门轻轻一晃,消失不见。

周围陷入一片诡异的寂静之中,原本剑拔弩张的人们都安静了下来,因为谁都知道,刘甫与白石的决战才是关键,就算外面打的再热闹,决定胜负的依旧是从空间中走出来的那个人。造物境界,已经不是人数可以对抗的力量了。而李逸云则趁机寻找犬戎五王,这才察觉他们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想来是趁着之前的混乱逃之夭夭了。

过了许久,就在人们的等待已经接近极限的时候,刑台上方的空间轻轻一抖,一道身影被吐了出来,他无力地跌倒在刑台之上,试着要爬起来,但尝试了几次也没能成功,最后只好颓然地仰面躺下,无力地看着天空。

瞧清那人的长相后,包括李逸云在内的许多人们顿时忍不住欢呼出声,而另一群人则露出颓唐的表情,还有些人话也不说便头也不回地逃离。下一刻,空间之门再次开启,刘甫迈着稳健的脚步从其中走了出来。他对着躺在地上的白石拱了拱手:“白前辈!承让了!”

白石无力地笑笑:“我可没让着你!是你让了我吧?只废了我的修为,留了我这条命。唉!你走吧!看来大周的这场劫难是避免不了的啦!”

刘甫歉然一笑:“前辈抱歉,不过不管您相不相信,晚辈在这里向您保证,只要我还活着,就一定会尽力阻止这场劫难,弥补我的错误!告辞!”说着,他一转身,招呼着李逸云和吴悠说:“大哥!老三!跟我走!”说着他一纵身,眨眼间来到李逸云和吴悠的面前,一手抓起一个。周围的空间微微一晃,就要施展空间移动的法术离开。

但这时,姬伊扈的声音却陡然从他们背后传来:“刘甫!你看看这是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