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决死之战(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2994字
  • 2014-12-13 22:20:52

“大胆逆贼!还不束手就擒?”一声尖锐的喊声由下至上传来。将李逸云的低喝淹没。李逸云向下一看,只见又一队金盔金甲的人马正驱散人群,来到了高台之前。队伍中央,一辆由八匹马拉着的巨大战车,同样是从上到下的金碧辉煌之色,烘托出一派唯我独尊的威严。车上坐着一名三十余岁的男子,正用一丝冷冷的笑容向上望着,而在他的身边则站着一个面白无须的中年人,刚刚的叫喊正是由他发出的。

那人正是赵祗,见他此时的模样,李逸云顿时想起从前对他还算不错的印象,反而加倍恼怒。高声回应道:“你这个男不男女不女的杂种也敢在这儿多嘴?”说着右手一挥,一道掌风横扫而出,直落在赵祗的一侧脸上,“啪”地一声,赵祗应声飞出,从车上摔落在地,跌了个狗吃屎。

赵祗刚刚跌落,那名坐在战车中央的人就开口了:“辽公,你又何必拿赵祇出气?他不过是听命行事而已,在大势所趋之下,不是每个人都能随心所欲的。”李逸云哈哈一笑,直视着对方的双眼吼道:“姬伊扈!你身为太子,国家危难之际不但不挺身而出,反而与各个贵族沆瀣一气。你敢向百姓们说说我今早向你禀报军情的时候你说了什么吗?你敢说说为何陛下前几日还生龙活虎,现在却突然病倒了呢?”

姬伊扈冷冷一笑:“辽文公,我还没追究你临阵脱逃之罪,你倒质问起我来了。没错,你今早来报告说已经打退了叛军,并要觐见父王。可大家都知道,一直到昨天,传来的战报还是你带领的军队战事越发吃紧,眼看便要被打败,这一夜之间怎么就会有如此大的变化?我看,是你因为贪生怕死,私自逃回镐京的吧?”

不等李逸云回答,姬伊扈继续说道:“至于父王的病情,父王年纪大了,病了又有什么奇怪的?至于你说的觐见父王为刘甫求情,这个我想无需父王出面了。像刘甫这样祸国殃民的罪人,可杀而不可留!大家说是吗?”百姓们也被煽动了起来,纷纷喊道:“可杀不可留!可杀不可留!”

“你!”李逸云指着姬伊扈大吼道,但他的声音却被百姓们如潮的声浪瞬间淹没了。李逸云双眼瞪地老大,姬伊扈勾结贵族与叛军的目的他自然猜得到,无非就是为了借机架空穆王,提早上位。想到这儿,李逸云的心中越发苦闷,为了权力,便可以罔顾良知,甚至连自己的亲生父亲也设计暗害。

而转念想到自己,连在公开场合叫自己的父亲一声也办不到,却又因为血亲的缘故失去了自己的挚爱,李逸云再也把持不住,仰天发出一声长啸!

“啊——”的一声,百姓的呼喊瞬间被压了下去,等他的啸声止息,场中仍是一片寂静。之前厮杀着的双方也都停下来,有些惊诧地瞧着中央的刑台。

姬伊扈的神色倒是始终不变,等到李逸云啸声止息,他依旧淡淡地说:“辽公,念在你往日功勋卓著,只要你现在放下人犯,认罪伏法。我可以从轻发落,留你一命。若是在不知悔改,可别怪我无情啊!”李逸云哈哈一笑,五行轮旋转着浮现在脑后。朗声道:“要战便战!何须多言?”姬伊扈点点头,冷冷道:“既如此,张老,黑鬼,杀了他!”

话音刚落,围着李逸云的两人便同时动了。那姓张的老者又是同样的一招挥出漫天银光,单比之前的数量更要多上数倍。而那全身漆黑的人则从腰间抽出一条软鞭,软鞭在空中一晃,好像一条蛇一般向李逸云撕咬而来。

与此同时,李逸云周遭的空间也产生了变化,靠近老者的一边,乌云沉沉的天幕变成了群星璀璨的夜空,除了星光以外的能量几乎被抽离一空,而漫天的星光,则纷纷融入老者的体内,恢复着他的消耗。而靠近黑衣人的一边则完全是一片漆黑,而其中的能量则像是全部消失了一样,连分毫也感觉不到。

领域!李逸云心中一惊,这是羽化境界的高手才拥有的能力,能够衍化出一个独立于天地外的宇宙,平时存在于自己体内,对敌时释放出来。修道者的领域是由他们修炼的法力属性、法术种类决定的,每个领域的能力几乎都不同,但毫无例外的,都有着“损人利己”的作用,削弱敌方,增强自身。但李逸云却有些例外,他虽说突破了羽化境界,但却始终没能掌握领域,也不只是为何。

双重领域释放,李逸云立刻觉出危机,领域中的能量属性与自己的法力格格不入,自己几乎得不到任何补充。但他也庆幸一件事,这两人的领域属性相生而非相克,因此能在交界处相安无事,若是领域相克制,交界处便会如同法力相撞般相互倾轧,那就不用他两人动手,光是领域的交错便足以将李逸云逼入死地了。

凝神静气,李逸云单手掐诀,脑后的光轮随之而变,中央黑白两色的阴阳鱼飞速旋转,化为了最初时嵌套着日月的形态。紧接着,代表月的银蓝色光芒大放,一轮满月凭空而现在老者的星空之中。月光好像将周围的星光也吸收了不少,银光下撒,一分不差的落在李逸云的身上,将他的身形映照得璀璨明亮。

李逸云的月法远远及不上他在五行、阴阳方面的造诣,原本他早已不打算再使用。但如今在老者星空般的的领域之下,月法却因为属性想通,恰好能发挥出绝大的作用,因此李逸云才施展出来。这一招出手,果然形势大为改观,借助月法幻化的满月,李逸云也可以吸收老者领域中的能量,并且能削弱领域对老者的增幅,可谓是一举两得。看了眼惊讶的张老,李逸云不喜不怒,背后的双翅用力一闪,便冲着一身银袍的张老飞掠而去。

瞧着手中光华闪动的李逸云,张老凛然低喝一声,右手捏成剑指,无数颗星辰便像扑火的飞蛾般聚集在他的指尖,凝聚成一道银色的剑芒。李逸云此时也已经到了眼前,张老一拧手腕,银色的剑芒便与李逸云手中的南斗剑交织在了一起。银色剑芒不断地被南斗剑斩出一个个缺口,但漫天的星辰却以更快的速度迅速的补充上来,继续抵挡着李逸云狂风般的击打。

二人还在僵持,黑鬼的长鞭已经到了。鞭稍在空中呼啸着抽向李逸云的头颅。李逸云听到声响,正要闪身躲避,脑中却突然灵光一闪。他竟然不闪不避,并且主动伸出手掌抓向从天而降的长鞭。

长鞭临体的一瞬间,李逸云背后光芒一闪,一只翅膀收入了体内,而他伸出的左手,却出现了两尺见方的龟甲形光华,将他的半根手臂完全笼罩在内。这是李逸云早年在苍梧之野同白龟学到的龟甲盾,是用来硬接对方的攻击的笨法子,李逸云之前从未用过。

“嘭”地一声,长鞭砸在李逸云的龟甲盾上,立刻便将它砸了个粉碎,可也耗尽了力气。李逸云从与长老的纠缠中一跃而出,右掌在虚空中一抹,而左手则一把抓紧了长鞭,用力向张老所在的方向一拉!

李逸云右掌的一抹,其实用上的也是幻术,只不过效果却要小得多,仅仅能够干扰对手的视觉,按理说敌人比他修为稍高,这招是不可能奏效的。但李逸云施展之处正好是两人领域的交界处,这个位置两人的领域相互接触,互相抵消了效用,可以说是一块“三不管”的地界,李逸云在此处施展法术自然是占了便宜。

而且两人尽管修为高出李逸云一截,但却都不擅长精神类的法术,李逸云手掌一抹,两人的眼前顿时模糊了一下,两人心中一慌,但模糊之感又立即消失了,而在他们眼中,李逸云此时已近在眼前了,老者双掌齐出,而被李逸云抓住鞭稍的黑鬼则用空出的手掌骈出一指,闪电般向前刺出。而两人的攻击眼看便要落在“李逸云”身上之时,两人眼前之景又突然一变,“李逸云”从他们眼前消失了,他们即将迎上的,是彼此全力的一击!

“嘭”的一声,两人应声飞出,向着相反的方向弹射而去。两人的领域也随之撕裂,灰蒙蒙的天空再次显露了出来。站在一旁的李逸云不敢怠慢,打起精神,双翅再度展开,用力一扇,便冲向刘甫。

“小子敢尔!”后退着的张老怒吼一声,手掌向下一拍,止住自己的后退。随后袍袖一振,便如一颗银色流星般朝着李如云飞射而去,而黑鬼却是不发一言,身形在空中一转,便化为一柄缭绕着黑焰的巨型长刀,刺向李逸云的后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