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破天之策
  • 云起尘封
  • 慕笛
  • 5855字
  • 2014-11-25 21:19:53

稀疏的火光静悄悄地悬浮着,一动不动。因为它们被放置的位置,在镐京城的地下。虽然空气并不畅通,但也没有特别刺鼻的气味,显然经常被打扫。在高悬着的火炬环绕下,幽深的长廊一眼望不到头,竟有些像传说中的阎罗殿堂,阴森可怖。

不过在这样的环境里,却很奇怪的有笑声从长廊深处传来:“哈哈哈!你们这群狗蛮子!吃食啦!哈哈!”“老刘你闹够了吧?这几年他们也被你整的够惨了,你不嫌烦呀!走了走了!”随着话声,两个身穿狱卒服装的人从黑暗中走出来,手里提着个破旧的食盒。但突然间,一道风一样的身影从两人身旁一闪而过,没入了长廊的黑暗中。而随着这道身影的掠过,两个人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一点声音也没有。

片刻后,五道魁梧的身影从黑暗中渐渐走出,他们身上满是日积月累的血污,但却无法掩盖从那五双眼睛里射出的凶猛的光芒。其中一个人微微一动手腕,黑光一闪,那姓刘的狱卒就被拦腰斩断,接着他们走到跟前,随意两脚把他们踢到了两旁。

“几位!别闹大了,别忘了你们可还答应了我一件事呢!”悦耳却又冰冷的声音从五人背后响起。五人的目光几乎同时一凛,接着,站在中央的那人也同样冷冰冰地回答道:“放心!李将军!”

高大的日晷倾斜地放在地上,指针指向的时辰已经到了正午,但天空依旧是一副灰蒙蒙的样子,乌云沉沉的压下来,仅有细微的阳光从它们的缝隙里钻出来,照到地面上。

镐京出了名的行刑台四周,此时已经被熙熙攘攘的人群围的密不透风。这个行刑台可不是一般的犯人能用的,只有够了品级的官员要被处刑时才会被安排在这里执行。

“咚、咚、咚……”代表着午时的七声铜钟声响起,一队身穿金甲士兵由北至南,一路押解着犯人拨开拥挤的人群,缓缓的向着黑石造就的八角行刑台走去。那犯人走在队伍的正中,手脚都被镣铐锁了个严严实实,他的步履有些蹒跚了,但腰杆却还挺得很直,一头黑发四散开来,将面容微微遮住。

“嘭”地一声,一大块烂菜叶从人群中被抛了出来,正砸在那犯人的头上,只是一片菜叶,那犯人却被砸的一个趔趄,险些栽倒。他一甩头发,露出一对布满血丝的眼睛,他望向菜叶飞来的方向,只见一个怒容满面的中年妇人正恶狠狠的瞪着他,一边瞪一边叫嚷道:“你这个龟孙看什么看?都是你定的什么新法令,我儿子就偷了几串铜钱,就被砍断了一只手!你叫他以后该怎么办?”说着一边尖叫着,一边又拿出些烂菜叶朝他扔去。

刘甫目不斜视的瞧着这妇人,朗声道:“大姐,您儿子可不只是偷窃那样简单,他在偷盗的过程中被主人发现,他不但不知悔改,还打了主人一顿,间接导致了老人家的去世,难道不该付出一些代价吗?若是做什么事都不需要付出代价,那人们又如何能记得住教训呢?”

他说的不卑不亢、有礼有节,只是这个时候,没有一个人会听他的话了,无数的烂菜叶,臭鸡蛋不停地砸向他的身上,人们也都纷纷向前挤着。四周的士兵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再次疏通道路,带着刘甫一路走上行刑台,走在他身边的士兵十分嫌恶的掏出抹布擦了擦身上被砸中的污渍,伸手用力一推,刘甫便跪到了石台之上,身前不远便是三尺多高凸起的斩头台。

刘甫直起上身,茫然地看着台下叫嚣着的百姓们,眼中第一次露出对自己深深的怀疑之色。站在他身边的士兵们纷纷走下台围着行刑台绕成一周,将围观的百姓全部拦在数丈之外。而这时的刘甫,已经无力的垂下了头,鬼使神差的,他轻轻地笑了起来,笑声中满是寂寥、萧索之情。“哈哈,看来我真的是罪有应得啊!哈哈。”刘甫喃喃道。

“大人,大人。”一阵呼唤传入正笑着的刘甫耳中,他抬起头。只见三个衣衫褴褛的瘦弱男子正站在他的面前,之前的呼唤便是来自他们中的中的一人。三人走上前来,当先一人从怀中掏出一个简陋的木盒,从中拿出了几个馒头,又端出两碟小菜。“大人,尝尝吧。饭菜简陋了些,但是是我们的一片心意,您吃饱了再上路。”

刘甫瞪大了眼睛,有颤抖着说:“我是罪人啊!我制定的新法伤害了那么多的人,你们不恨我?”三人摇摇头,左边的人说道:“大人,您可是我们的恩人啊!我们本是奴隶,成日受到主人的殴打羞辱,即使被杀了也不会有人管上一管。您的新法的颁布,给了我们活下去的机会,在我们心中,您就是我们的再生父母。”

另外一人指了指人群的一处,也开口了:“刘大人您看,不光是我们,那里的数百人都是和我们一样把您当做恩人的,只是因为官兵阻拦着,才不能一起来给您送行。”刘甫向他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见数百个或胖或瘦,衣着迥异的人正挤在人群中,不同于那些仇恨的眼光,而是面带忧伤的望着自己。

看着看着,刘甫的眼中重新有了光彩,他将上身挺得笔直,朗声喊道:“诸位来送我的朋友们,我刘甫谢谢大家啦!”这一次,他的声音无比洪亮,盖住了人群中的骚乱之声,向四周扩散开去。“我这一生,做过许许多多的事,有好事,有坏事,也有说不清好坏的事。新法的制定,责任全在我身,若是有对不住大家的地方,我在这里向诸位赔个不是,不过我就要死啦,也只能做到这儿了。”说着,他一躬到底,向着人群磕了一个头。

再度抬起头来,刘甫露出一丝微笑,朝着眼前的三人说道:“你们回去告诉大家,要好好的生活,可别让新法白费了呀!”三人目中都带了泪光,重重点头道:“大人,这话我们一定带到。”接着,他们又服侍刘甫吃了点馒头、小菜,最后端出一壶酒,敬了刘甫几杯。这时,有士兵上来宣告时间将至,这三人才收拾东西走回人群。

捧着大刀的刽子手也随即走上台来,半尺宽的刀刃闪着烁烁寒光,阴森森的笼罩着刘甫。刘甫却视而不见般的淡淡一笑,将头侧放在砍头台上,轻轻的闭上了眼。

“铛、铛、铛。”三声铜锣响起,标志着午时三刻已至。坐在刘甫对面高台的监斩官大喝一声“斩!”随手抛下一块令牌,刽子手的大刀几乎就在同时动了,刀锋由上至下划过一道弧线,斩向刘甫的脖颈。

“嘭”的一声,却并不是意料之中的人头落地,膀大腰圆的刽子手就在众人的眼下像一块石头一样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而那柄大刀也“当啷”一声落到地上。而在他的背后,六道被光芒裹缠着的身影,闪电一样朝着刘甫迎面而来。稍微落后的五个人都被相似的黑色光芒笼罩,就像五柄冰冷而锋利的长刀,而赶在最前面的那人,身上却闪耀着耀眼的七彩光芒,满含杀意的声音从他身上传了出来:“谁敢动我二哥?拿命来还!”

但他话音刚落,无数的身影从各个角落窜出来,密集的灵力像一张铺天盖地的大网,将冲来的六人尽数挡住,尽管这些阻拦在六人的攻势下不堪一击,但数量实在太多,若是一一冲破要耗费不少时间,但在行刑台上,另一名刽子手已经站在了刘甫的另一侧,高高地举起了手中的屠刀。

“住手!我宰了你!”被七彩光芒环绕着的李逸云嘶声狂吼,疯狂地用自己已经蜕变为法力的力量轰击着阻在自己前方的一切,但眼看着还是来不及那柄屠刀劈落之前赶到刘甫的身边。

就在这时,无数的轰鸣声从各个角落传来,同样数不胜数的灵力以各不相同的形态斩在那布满李逸云身前的层层阻碍上,将它们刹那间撕了粉碎。来不及回头去看,李逸云手中长剑一挥,金碧色光芒横空斩出,将那名刽子手远远地甩了出去,摔到地上不省人事。

有些好奇地转头四顾,李逸云便瞧见了从人群中钻出的成百上千的修道者,各色灵力在他们身上缠绕着,像一团团燃烧的火焰,飞速向他靠拢,嘈杂的声音也在同时涌入他的耳朵:“刘公子!还记得青羊山的兄弟们吗?”“刘公子,祁连山的往事你还记得吧?今天终于有机会报恩啦!”“这是刘公子的师弟李公子吧?李公子,今天有你振臂一呼,我们万死不辞呀!”

刹那间,李逸云已经热血沸腾,原本有些悲壮的思绪也瞬间化作了必胜的信念,他高举南斗剑大喊:“各位英雄,今日随小弟救出我二哥!闹他个天翻地覆!”“好!”千万个声音齐声回应。话音刚落,李逸云便又一马当先的冲上前去,而那些之前阻拦着他的攻击还没等发出,就被来自天南地北的修道者尽数挡住。

这时,之前被惊呆了的百姓们也终于回过神,发出了刺耳的惊呼声。有些年纪大的则打着颤指着那跟在李逸云的五个人,像见了鬼一样大喊着:“那是……那是犬戎人!”“没错!正是你们犬戎爷爷!”脾气火爆的圣五王高声回应。被李逸云从地牢里捞出来之后,他在镐京城里躲了整整一天,早就憋的心痒难耐。说这话,信手一挥扫出一阵旋风,掀翻了大片围观的百姓。

听到身后的惨叫声,李逸云不管不顾,依旧直奔着刘甫所在的行刑台冲过去。但这时,原本垂着头的刘甫却突然抬起头,目光炯炯地瞧着李逸云说:“老三,你怎么能把他们放出来了?你知道……”话没说完,就被李逸云的怒吼打断了:“我不管!只要能救出你,就算是地狱里的恶鬼我也一样放出来!”

说着,李逸云又进一步,距离行刑台已经不到十丈。但这时,一道尖锐的响动传入李逸云耳中。他心中一惊,忙一个旋身,侧过了身体,却还是被那道劲风斩中肩膀,整个人被斩飞了出去。

身在半空,李逸云脚尖轻点,一缕缕七彩气浪出现在他的脚下,他的身形也再度摆正,转眼看去。一名身着黄衣的中年人正脚踩长剑,站在刘甫倒地处的空中。而在他的左右侧也各有响动,李逸云用眼角的余光扫出,只见两个与面前的人身着相同服饰的两人分别停在他的左右后方,三人或成犄角,将他围在中央。

李逸云利用吴忧的丹药恢复修为以后,修为一下子突破了太清雷劫,但对于太清境界的诸多能力都还不太熟悉。而这三人的气势,给人的感觉也都在上清雷劫的巅峰,单对单的话李逸云有必胜的把握,但以一敌三就有些说不准了。不过此时李逸云也有些癫狂了,不去管这些。他伸出手将嘴角的血迹擦了一下,脚下彩光一闪,便朝着正面的中年人弹射而去。

中年人见他临近,屈指数弹,几点青色微光从他指尖弹出,流星般射向李逸云,封住了他的身形。李逸云右手搁在左侧腰际,自左至右一挥手,一道环绕着五彩光芒的碧色剑气横扫而出,剑气看似笔直,却在空中拐过诡异的几道弯曲,将青色的流星纷纷弹出。李逸云顺势打出左掌,闪烁着五彩光芒的手印向着对方的胸口印了过去。

谁知那人却不闪不避,任由李逸云法力幻化成的手印击中自己。李逸云刚觉得不对劲儿,却已经迟了。只见那人被李逸云一掌击中,却毫发无伤。而且,他的胸口还生出一股吸力,将李逸云的身体也定在了当地,动弹不得。而且,这股吸力还在不断的抽取着李逸云的法力。

“老二!老三!把这小子吸干!”吸着李逸云的那人吼道,李逸云左右的那两人闻声而动,箭矢般的弹至李逸云身体两侧,各自出手击向李逸云肩胛。李逸云一只手被吸住,又不能移动,仅靠单手迎敌,几招便露出破绽,被两人的手掌拍在了两侧肩膀上。顿时,体内的法力更快地向外宣泄着。同时,李逸云脑中思绪如电,转眼间也看出他们这招的奥秘。他们应当是用某种方法将对手的修为吸入自己的体内,但施展的过程也要不断消耗自身的大量灵力。若是一对一,李逸云完全可以和他们耗下去,但如今一对1的形势,越耗下去越是对自己不利。

李逸云正苦想着脱身之法,却见吸附着自己的三人脸上浮起一层绿光,接着又变成红光、紫光……五彩光华在他们的脸上依次出现,而他们的身体也开始颤抖起来,对李逸云的吸力越来越弱,李逸云瞅准时机,用力一挣,便挣开束缚,一跃上了半空。而再看这三人,眼睛已经鼓得像核桃大小,哇哇怪叫几声,便口吐白沫的跌倒在地。

李逸云十分诧异,但立即冲向行刑台,向刘甫伸出手去。

一只有些枯槁的手无声无息的拦在了他的面前,李逸云运足法力,嘭地击中来人,一股大力从中爆发开来,李逸云向后退了四五步,来人却只退了小半步。来人看了看手掌,盯着李逸云说道。“好厉害的毒!阁下与南疆五毒妖王有何渊源?”

李逸云心中奇怪:我的法力有毒?但他神情不变,冷哼着说:“少说废话,我和那几个老怪物有什么关系?识相的快点让开!”那老者淡淡一笑:“哦?那我也不废话了。”说罢双手一挥,一层淡淡的银色辉光从掌心亮起,随着老者双手的动作弥漫开来,在空中凝聚成无数的点银色光点,如同雨点般砸向李逸云。

李逸云眉头微皱,脚尖用力一拧,身体旋转着窜出,南斗剑也在这一瞬间被他握在手中,横剑一扫,一道螺旋状的碧光劈斩而出,像一条长绫似的,将无数的银芒裹挟在内。而他的身体也随着剑风向老者袭来,剑中夹掌,朝着老者发出狂风暴雨的攻势。

锋锐的剑气落到老者身上,却仿佛陷入了无边的虚空,老者双手一圈一绕,便将李逸云发出的一道道攻势纳入掌中,剑气掌风在老者的掌中化为一缕缕盘旋曲折的光芒,又四散开去,在空中化归无形。李逸云瞧的清楚,他知道这样打下去,自己的真气毫无用处,只会毫无意义的消耗。而对面的老者,却好像是漫无边际的天空一样,连身形都变得越发虚幻了。

“法力的攻击无效,那试试幻术!”李逸云心念一动,猛地一抬头,双眼中发出两道无形的波动,直射入老者的眼中。这招看似轻松,却是李逸云暗中蓄势已久的蹇卦,施展之后李逸云也立即感到一阵头晕。

这一招果然奏效,老者的双眼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他的动作也僵在原地。李逸云连忙趁着这个机会迅速向下一冲,伸手抓住刘甫的衣袖,挥剑朝着铁链斩去。

“小心!”被他抓在手中的刘甫突然叫道。李逸云定睛一看,一道漆黑的光芒在他的眼中迅速放大,一息之间便化为一颗巨大的拳头,将他的全身都笼罩在内。李逸云不敢怠慢,脚下光轮彩光大盛,空出的右手一拳击出,一颗大小相差无几的拳形光芒迎了上去,两团光芒在空中相撞,发出的并不是通常的爆炸,而是在光芒的相接处发出“嗞嗞”的声音,两团光芒好像液体一般,迅速的相互溶解消失了。

光芒散去,李逸云的对面出现了一个消瘦的身影。他整个人罩在一副漆黑的盔甲之中,从头到脚,只露出一双闪着寒光的眼睛。漆黑的盔甲十分纤细,紧紧地裹着他同样枯瘦的四肢,显得有些古怪。背后还探出两只苍蝇似的翅膀,轻微而又迅速的扇动着。李逸云的心往下一沉,因为他知道,这一身漆黑通透的盔甲和脚踏虚空的姿态,表明来人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太清雷劫之后的羽化境界!

没等李逸云缓口气,他的背后又传来一声轻啸,李逸云用眼角余光扫去,之前中了他幻术的老者已经停在了他身后不远的地方,而老者的身体,也笼罩在了一件晶莹剔透的银色盔甲之中。不用问,又是一名使出了羽化神甲的羽化境高手。

瞧清了两人的模样,刘甫皱了皱眉,接着朝李逸云低吼道:“别管我!快走!”李逸云不搭话,只是垂下头,带着七彩光晕的玉色光华在他身体表面升腾起来,刹那间化作一套玉石般的羽化神甲。

有些独特的,李逸云这身盔甲没有头盔,任由他那头黑色的长发披散到背后。两颗龙头分立双肩,龙颈在李逸云背后相交,交叉缠绕着布满他的上半身,龙尾的末端自然垂下,落在丹田的位置。龙尾的下方,两条藤蔓状花纹延伸出来,沿着盔甲的表面一路蜿蜒,最终落在李逸云脚面的位置,宛若具有生命一般轻轻地晃动着。

抬起头,李逸云盯着挡在面前的敌人,用低沉的声音说:“我要救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